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风行录之风将起-> 第259章 留手

第259章 留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房间内,冷霜月抱着白狐怔怔出神。

    宁府禁足半年多,她早已习惯了这般什么也不想地静静发呆,不知不觉便是一天。

    “私自出谷,你好大的胆子!”

    房外突然有清冷女声响起。

    冷霜月猛地回过神来,心中却一颤,“母亲!”

    “你还知道我是你母亲。”房门咯吱一声自行打开,随即白衣女子面色冷然进入房间,“霞娘没有告诉你不许出谷吗?”

    “我……”冷霜月低下头,将怀中白狐抱得紧紧的。

    “那人是谁?”白衣女子漠然看冷霜月,问。

    冷霜月微微咬住下唇,一言不发。

    “呵,以为这般便能袒护了他?”女子冷笑了下。

    “呜!”白狐低低叫了声。

    “我……我跟您回去,以后再也不出来了,只求您能放过他。”冷霜月面色微变,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

    “天真!”女子漠然扫了眼冷霜月,将白狐从冷霜月那儿抱过来,又微微皱起眉头,将它举在面前打量了番,冰山面容上倏忽露出一抹浅笑,“该走了。”

    ……

    大清早上的,乱七八糟的事一个接一个,莫名其妙的,感觉真算不得多好。

    好在,之后,再没了其他风波。

    似乎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般一番闲聊,一伙儿人终于吃上了早饭。

    “萧哥哥,这次出去要给我买小狗。”没吃几口,洛天怡忽然含含糊糊说。

    “嗯。”萧风喝着米粥,微微点了下头。

    “食不言。”林浩然在一旁拿筷子点点洛天怡,说。

    “还寝不语呢,可你晚上不还是说梦话?”萧天月笑嘻嘻怼林浩然,又装模作样捂住额头,“呵呵……薛姑娘啊,这么巧……这个是乾元年间……”

    只是还没说完,林浩然一板栗就砸了下来。

    “哎呦……咳咳……林浩然,你想死啊?”萧天月吃痛抱住脑袋,又被豆浆呛得连连咳嗽,怒视林浩然道。

    云飞扬连忙在背后给萧天月顺气,嘴上却没留情,“活该!”

    “你……咳咳……你们……”萧天月猛然转头瞪云飞扬。

    “我这是事实。”云飞扬摊摊手,无所谓道。

    “浩然晚上从不说梦话的,”萧天清在好心补充。

    “就是,就是。”林浩然连连点头。

    只是还没点完就听萧天清继续说,“只是比较喜欢动手动脚而已。”

    “你……”林浩然呛了口气。

    “噗……咳咳……动手动脚?怎么动手动脚了?”慕梓裳没忍住差点一口米粥喷出来,连连咳嗽,不过仍不忘笑问。

    “吃你的饭!”方孤岚撇撇嘴,将一个灌汤包塞进慕梓裳嘴里。

    “姑娘,纯洁点。”风晴喝了口茶水,玩味说,“他只是梦游而已。”

    “咳咳咳……哎呀,你干嘛?”慕梓裳刚才被呛得够呛,如今更差点一口气呛死自己,被方孤岚一包子塞过来雪上加霜,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又将包子原原本本吐了出来,愤愤推了把方孤岚。

    方孤岚眨眨眼,连忙给慕梓裳顺气。

    只是慕梓裳却不领情,站起身跑到了李露那边。

    方孤岚一脸讪讪。

    “行了,友尽了。”林浩然指了指萧天清,没好气道。

    “公子,您看这人绝情的。”萧天清浑不在意啧了声,又转头给安穆琳夹了一筷子榨菜,“多吃点,乖。”

    “嗯。”安穆琳笑眯眯点点头。

    “小风,要不改个时间?”欧阳子捻着根油条,含含糊糊说。

    “不行。”萧风还没回答,吵闹的几个年轻人已抢先一步齐齐道。

    欧阳子被吓了一跳,心有余悸摸自己胸口,“这么激动作甚?”

    “趁现在有空,过两天我可就没时间了。”萧风快速将面前一碗米粥喝完,微笑说。

    几个年轻人暗暗松一口气。

    于逸连忙起身去接萧风的碗。

    “不用了,于叔。”萧风摆摆手。

    于逸这才又坐下继续吃饭。

    欧阳子闻言撇撇嘴,见此连忙叫,“怎么吃这么点,再吃一碗。”

    “我吃这个。”萧风不慌不忙从盘子里抓来一包子,一点点啄。

    “小于,再给他盛点。”欧阳子哭笑不得看萧风,又看了眼于逸,嘱咐道。

    “算了吧。”萧风快速将碗往身前一拦,眨眼看于逸,“于叔?”

    于逸无奈笑笑,继续埋头吃饭。

    施穷端着碗蹲到萧风旁边,好奇问,“小师叔,改什么时间啊?”

    “叫我萧风。”萧风微笑看施穷,“我打算带他们出去转转。”

    “我也去。”施穷眸子一亮,想也没想喊。

    “我也去。”慕梓裳也叫嚷道。

    “人太多了。”萧风摇摇头,“你们可以结伴一起去,但我只带这几个人。”

    说话间,他点了点飘缈五使与安穆琳,洛天怡,许天望。

    又微微皱起眉头,嘀咕道:“还是有点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洛天怡连忙喊。

    “我不是君子。”萧风微笑说,“不过,你跟着吧。”

    “耶!萧哥哥果然是最好的,天怡喜欢死了。”洛天怡立即手舞足蹈。

    “切,稀罕跟你。”慕梓裳撇撇嘴,没好气道。

    “师父跟我们去吧?”施穷眼珠转了转,嬉笑看向神偷老人。

    “行啊。”神偷老人放下碗筷,呵呵一笑。

    “……那还是算了。”施穷忽然打了个寒颤缩了缩脑袋,四下瞅了瞅,眸子一亮道,“还是小光头跟我们一起吧。”

    “静辰跟师父。”小和尚眨眨眼,一本正经道。

    “来,我跟你们。”李露笑呵呵出声道。

    萧风今天外出之事已经同他们几人打了招呼了,涉及了对几个年轻人的开导,他们也不好反对。

    “那感情好!”施穷两手一拍,笑呵呵道。

    “我也跟你了。”慕梓裳转头看向施穷,冲萧风哼了声,“怎么着也比他们有意思。”

    “那是。”施穷豪气道。

    “我也跟你了。”方孤岚反应过来,也连忙喊。

    “好说,好说。”施穷得意洋洋点点头。

    一伙儿人说笑间很快吃过早饭。

    林浩然几个年轻人便兴致勃勃去整理收拾,怎么也要让自己多出几分风流倜傥,沉鱼落雁来。

    几个长辈则各自忙各自的。

    萧风央求了欧阳子去看一眼那个伤上加伤的少年,便去了冷霜寒那里。

    他对这女子向来比其他几个年轻人更怜惜亲近些。

    这女子生来便身不由己,可却从未信过命,这是死士中几乎不存在的信念。

    萧风走了这么长的路,见了不知多少人,就只见到两个,冷霜寒与无心。

    第一次见时萧风觉得不可思议,他欣赏她,所以才会将她从黑暗里拉出来,给了她名姓,让她真正做她想做的那个她。

    冷霜寒认他,将他看作知己,亲人,他做不到将她视作亲人,不过人以诚待我,我必以诚待人,萧风却做得到。

    至于无心,只能说造化弄人,他已没有时间再去给无心编制一个梦了,所以只会帮一把,以后如何看他的造化。

    房间里,冷霜寒还没清醒,看来不解穴会这般一直昏睡下去。

    解穴?

    萧风摇了摇头。

    若换了其他人,如今这般便必须动用真气了,以自身真气绕行冷霜寒奇经八脉,寻找经脉闭塞异常处,然后分析解穴。

    可他是萧风,他开辟了神识。

    “底牌多些还是有些好处的。”萧风微笑了下,将右手搭在冷霜寒手腕上,微微阖目,神识却已在冷霜寒经脉里四处游走。

    几十个呼吸后,萧风收回手,眉头却微微皱起。

    不是因为冷霜寒的情况没办法处理,而是冷霜寒其实一点事也没有。

    至于他之前探查到的气血衰微,真气混乱,若他猜的不错应该又是类古怪法子,只是逼他动用真气而已。

    不过萧风皱眉的却不是白衣女子的再施古怪,而是她竟然留手了。

    虎毒不食子这种大道理谁都能说,可那女子会留手却很不对劲,因为她真的可能食子,这点萧风很确定。

    那只有一种可能,冷霜寒对她还有用。当初的约定,她或许会反悔。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