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七章 孙大仁的英雄攻略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六十七章 孙大仁的英雄攻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时值亥时,夜风正凉。

    穿着一身黑衣的孙大仁偷摸摸的来到了锣鼓巷的巷口,他躲在街角处看着那地牢所在之处。数十位白衣银甲的苍羽卫在那处来回走动,地牢之所以被叫做地牢,是因为牢房建立在地下,想要走出牢房要么就拆了整个地牢,否则就只剩下眼前这一条路可走。

    可数量如此多的苍羽卫,已经将牢门堵得严严实实,偷摸潜入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孙大仁不免皱起了眉头,他的修为已到武阳五重,但苍羽卫的装备精良,真打起来一对一他都不见得能是对手,这足足近百位的数量,他估摸着自己还没走近,就得被那烈羽箭给射成筛子。

    孙大仁用自己极端冷静的头脑,认真的分析了一番此刻的局势,最后得出了结论——只能智取,不能硬来。

    可如何智取?这也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

    调虎离山?暗度陈仓?美男计?

    一个个精妙绝伦的计策在孙大少爷的脑海中划过,但最后都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被他否决。

    难不成要打道回府?孙大仁皱起了眉头,总觉得此举未免太过虎头蛇尾,有失他英雄本色。

    孙大仁决定在好生思索一番。

    可这时一只手却忽的从他的背后伸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想得入神的孙大仁很是不满,他一把拍下了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不耐烦的言道:“别闹,我正烦着呢。”

    可这话说完他便觉不对,身子在那时一个激灵,脸色瞬息煞白。

    他身子僵硬的缓缓转过头,入目的景象却让他脸色愈发的难看,他的背后站着的是数位同样身着黑衣的蒙面人。

    “劫匪?!”孙大仁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他下意识的张开嘴便要呼救,可为首的黑衣人却眼疾手快一把将他的嘴给捂住。

    “出了声咱们就都没命了!”那人在孙大仁的耳边低声喝道,声音倒是让孙大仁有些耳熟。而说罢这话他又朝着孙大仁的身后使了使眼色,暗示他不远处可就是那些大燕朝凶名赫赫的苍羽卫。

    孙大仁倒也不傻,他反应过来之后,连忙不住的点头,那人见状这才放开了捂住孙大仁的手。

    而这时孙大仁也脸色稍缓,大抵看出了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害他性命。他喘了几口粗气,这才小心翼翼的学着在说书先生那里听来的黑话言道:“诸位好汉是哪路人马啊?”

    可对方却并不按套路出牌,为首之人喝道:“孙大仁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嗯?”孙大仁眨了眨眼睛,愣了会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大惊失色的言道:“你?你怎么认识我?”

    那人翻了个白眼,取下了自己脸上黑布,没好气的骂道:“我看着你长大的,还能认错?”

    “薛…薛叔叔!?”孙大仁也在这时看清了那人的容貌,顿时发出一声低呼。

    孙家的贯云武馆就坐落在薛家巷,与薛行虎也确实算得上邻居,薛行虎此言倒是并无问题。

    只是孙大仁想不明白的是薛行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连串的事件让孙大仁的脑袋有些发蒙,他心底堆积的疑惑还未来得及宣之于口,巷口那侧地牢方向便响起一声惊呼,随即苍羽卫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薛行虎的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了孙大仁的衣襟,将他拉入了小巷角落的黑暗处,嘴里言道:“别出声。”

    ……

    身兼刽子手与牢卒两职位的钱旭贵火急火燎的冲到了大牢的牢门处,朝着牢门口的那些官老爷嚷嚷道:“不好了!人……人不见了!”

    “什么?!”身为百夫长的鲁裘正悠哉悠哉的坐在木椅上打着盹,听闻此言一个激灵便站起身子。眼珠瞪得浑圆,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子。

    “人……人不见了。”钱旭贵似乎被鲁裘的气势所震,他脸色发白,上下嘴唇也开始打颤。

    鲁裘一把手便将钱旭贵推翻在地,神色阴桀的迈步走入地牢,伸手的苍羽卫们应声而动随着他一道走入其中。

    地牢里幽深一片,那木桌上摆着的烛火并不能驱散地牢中的黑暗。

    一走入其中,一股恶臭便扑面而来,鲁裘皱了皱眉头,言道:“看看。”

    身后的苍羽卫们随即举着火把走入牢房深处,而鲁裘则皱着眉头四处观望,嘴里问道:“怎么不见的?”

    刚才从地上爬起身子的钱旭贵赶忙来到对方的身旁,急声言道:“小的只是打了个盹,醒来人就不见了。”

    “嗯?”鲁裘大致看了一眼,整个牢房并无人影,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他转头盯向钱旭贵,目光阴冷下来:“难不成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钱旭贵在对方那样的目光下,额头上冷汗直冒。

    “小的也…也是不信,可是军爷们都嫌弃这牢中太臭,在外面守着,小的看了一天一夜,是真的熬不住了,才打了会盹,可醒来人就不见的。”

    鲁裘也不回应钱旭贵所言,只是阴沉着脸色盯着他,像是在衡量着些什么。

    在这样的目光下,钱旭贵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他咬了咬牙,忽的迈步走到了魏来等人之前被关押的牢房前,指了指那处不断渗水的房顶:“大人你看……这里在滴水,小的想会不会是那些水妖借着这处破绽水遁离去的?我听他们这妖怪厉害得很,乌盘城的井水今天都被她唤去了……”

    钱旭贵一脸认真的盯着鲁裘,脸上尽是谄媚之色,一副急于戴罪立功的架势。

    鲁裘的面色一寒:“你遁一个我看看?”

    钱旭贵一愣,随即苦笑道:“大人说什么呢?我又不是水妖……”

    这时,那些在牢中搜查的甲士们纷纷回到了鲁裘的身边,鲁裘转头问道:“怎么样?”

    甲士们纷纷摇头:“没有任何发现。”

    鲁裘的面色愈发的阴沉,他思虑了一会,随即发出一声冷哼:“带人去搜,他们跑不远,把这乌盘城搜个底朝天也要把他们找到!”

    “是!”甲士们纷纷点头应是,随即便快步走出牢门,分散涌向乌盘城各处。

    钱旭贵见状赶忙问道:“大人!大人!那我该怎么办?”

    鲁裘回头看了钱旭贵一眼,又瞟了瞟他头顶那处正在渗水的屋面,冷笑言道:“你不是说他们是顺着这屋顶跑了吗?那你就给我拆了它,一天时间,要是找不到他们,我就把你的脑袋塞进这里面。”

    说罢这话,鲁裘便踏着铁靴离去,只留那位牢头一脸愕然的立在原地。

    ……

    钱旭贵在苍羽卫们离去后坐立不安,他在幽深的牢房中来回踱步,双手是不是的合拢,又时不时的不自然的放在裤腿上搓动。

    看得出他很焦虑。

    焦虑的在等待着些什么,目光也不住的瞟向大牢的牢门方向。

    咚。咚。咚。

    忽的一阵带着奇怪节奏的敲门声从牢门方向传来。

    钱旭贵心头一紧,快步跑到了那牢门方向,将牢门打开,嘴里言道:“怎么这么久才来?”

    一群黑衣人在那时鱼贯而入,为首的却是那捕头薛行虎。

    “外面的苍羽卫才走远,人呢?”薛行虎应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让稀里糊涂跟着一道走入地牢的孙大仁一阵迷惑,尤其是眼前这位钱旭贵,孙大仁对他的印象可算不得好,钱旭贵靠着刽子手这样的虚职在乌盘城混吃混喝,整日无所事事。孙大仁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能和他今日这般义举扯上干系。

    但众人都在忙活,似乎也并没有人能为他解惑。

    “这边,赶快,他们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杀回来。”钱旭贵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迹,领着众人便快步来到了牢房的角落,他低下身子,将那上面堆积的茅草与各色看不出来路却散发着阵阵恶臭的事物推到一旁,然后也不顾那些污秽,趴下身子便在地上一阵摸索。

    孙大仁在一旁皱起了鼻子,这股味道着实太过难闻,像极了放了半个月甚至更久的肉类。

    好一会,钱旭贵终于摸到了什么东西,他停了下来,然后憋住了劲用力一提,那地面上地板便在那时被他拉了起来。

    他嘴里还一边说道:“这牢房是以前大户家的地室改造的,下面有储藏食物的暗门,旁人根本不可能知晓,你们快带他们离开。”

    薛行虎却问道:“你不一起吗?”

    那位孙大仁素来看不上眼的酒肉之徒却在那时咧嘴一笑:“我不能走,走了不就是告诉他们这事是我干的吗?那我家人怎么办?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孙大仁有些恍惚,他觉得今天这个大腹便便的酒鬼似乎有些不一样——好像比起以往,好看了许多。

    他这时定睛看向那处,只是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正要发问,一双青色的眼睛却忽的从那黑暗中亮起,直直的看向他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