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回归至高-> 第六十五章 何人等候

第六十五章 何人等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说着,她拉着文皖,来到秦越边上,将文皖按在了凳子上。

    “小皖,你先坐下。想吃什么,跟你姨奶奶说,姨奶奶给你做。”

    老爷子拍拍桌子,“嘿嘿,我还没死呐,这个家到底谁做主。”

    妇女白了老爷子一眼,端着盘子走了。老爷子似乎对她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气鼓鼓的看着她的背影,并没有说什么。

    被按在秦越身边的文皖,红着脸给秦越解释低声道:“那位是我的姨奶奶,老爷子妻子的妹妹,田玉玲。平时都是由他打理老爷子的饮食和起居的,老爷子喜欢清静,不让外人进这屋。”

    现在,秦越他们这张凳子上,已经做了四个人。稍微有些拥挤,秦越与文皖,互相抬手就能碰到对方的胳膊。

    秦越也能清楚的看到文皖脸上的毛孔,十分的细腻。雪白的皮肤配上淡淡的红晕,仿佛还未熟透的苹果,诱使人,想要咬上一口。而这一口下去,必然能体味到香甜与一抹不成熟的酸涩。

    这一切,都被曲家所有人看在眼里。

    曲浩苗在一边偷乐着,在心里给自己姨奶奶点上三十二个赞。

    曲韦烨夫妻微微含笑的观看着这一幕,看秦越的眼神,也越发的像是在看女婿。

    老爷子和文老也满意的连连点头,低声不知道在交流些什么。

    王大根二老也是一脸祝福的表情,秦池帆已经看是动筷子了。

    秦越无语,这帮人都样的吗?你们就不能向秦池帆学习学习,吃饭就好好吃饭吗?

    还有那边那个嚼舌根的某个老爷子,你小姨子照顾你那么多年,至今未嫁,你能不能有点逼数。

    当然,这些话,秦越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就好。

    真要说出来的话,老爷子真的产期拐棍大人,秦越还真不敢还手。虽然老爷子是肯定不会躺下讹秦越的,但是架不住它年纪大,不敢什么世道,年纪大就是硬道理。

    在古代,百岁的老人,就算指着皇帝的鼻子骂。皇帝也只能听着,他们本身这就是道理。

    对于他们这种行为,其实秦越心里,还是有点暗爽的。

    但是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和文皖注定是不可能的。自己有自己的路要走,并不是秦越自大,而是这曲家,真的装不下如今的自己。

    一顿饭,秦越吃的还算十分的舒心,虽然有些不和礼数。但这才是家宴的气氛,秦越已经七年没有享受过这种氛围了,他突然之间,很想给了空打个电话。

    不为别的,就是单纯的想听听他的声音。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了空的电话,连微信都没有。

    每次与他见面,都是通过别人。

    虽然有些沮丧,不过秦越早就习惯了,迅速调整好了心态。,享受着这顿饭。

    最为享受的估计就是秦池帆了,她一直从开始吃到结束,搞得田玉玲最后都没能上桌子吃上一口。

    对此,秦越有些愧疚,不过又想到,反正她都住进来了,也不差这一顿的。

    吃完饭,老爷子也没有挽留,而是吩咐曲韦烨提上曲浩苗的东西。和王大根夫妇告别之后,回去睡午觉了。

    曲韦烨提着一个大箱子,文婷和文皖在一边护送着,来到侧门门口。

    文婷小心的整理着曲浩苗的衣襟,千叮万嘱道:“到了乡下不要乱跑,小心走丢了给别人添麻烦。记得好好吃饭,千万不能挑食,知道了吗?”

    曲浩苗点点头。

    然后文婷就说了将近五分钟,三十来条注意事项,曲浩苗脖子都点酸了。

    最后还是曲韦烨大手一挥,于天河接过箱子,打断了文婷的话。

    “浩苗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了,他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不能做的。”

    文婷想要反驳什么,还是忍住了,掉下两滴眼泪,挥手送别了众人。

    秦越看着怎么就那么怪异呐!

    为什么这场景搞得一去就是九死一生似的,他虽然知道每个母亲都会担心自己的孩子,但他毕竟没有体会过。

    公司就在大院边上,过个路口就是,所以也没有开车,直接走几步就到了。

    进了专用的电梯,这间电梯直供曲韦烨和一些来访的顾客开放,也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可以到达楼顶的电梯。

    除了楼顶,曲韦烨还按下了五楼的按钮。快到五楼时,对着于天河说到:“天河,你等下去选几天老人的衣服,厚实一点的。”

    两位老人连连摆手推脱,电梯门开了,于天河走了出去。曲韦烨才对两位老人说道:“这是应该的,这次前去,我家浩苗,就拜托两位了。这是我们做父母的一点心意,还请二老,千万要收下。”

    王大根想要继续拒绝,被张翠花拉了拉衣角。他看着风风雨雨一起过来的妻子,握住她的手,一片冰凉,便也不再拒绝了。偷偷的掉了两滴眼泪,信誓旦旦道:“急救放心吧,就算霍出我这条老命,我也不让孩子手一点委屈的。”

    曲韦烨赶忙回答:“二老严重了,我们让孩子去乡下,就是去吃苦的。多吃点苦,孩子以后才不会走弯路,你们有什么轻松的农活,也可以让他帮帮忙。多锻炼锻炼,孩子才会知道更多东西,他从小就长在市里,这次去乡下,也是想让他多见见世面。”

    “我们农村哪有什么世面,我们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

    不得不说,曲韦烨谈吐却是不凡,秦越也有这种体会。在面对什么人的时候,总能找到合适交谈的话,虽然不是秦越自夸,这种事情是要靠情商的。

    当然,通俗来讲,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于天河回来时,提着四个大袋子,来到电梯门口。曲韦烨上前拿出两件,想给二老披上。

    二老哪能接受,自己接过衣服穿上了。穿好之后,王大根问着自己的妻子:“翠花,还冷不?”

    王翠花裹紧了衣服,“不冷了。”

    将剩下的两个袋子递给二老,于天河走进电梯。这才关上电梯门,直奔楼顶。

    电梯刚刚来到十一楼,秦池帆便拉住了秦越的衣角,挨近了秦越身边,小手微微的颤抖着,直直的望向上面。

    曲浩苗被她的举动引起了注意,也学着她抬头望着,却只上门都没看到。他好奇的问道:“你看到什么了?是不是电梯里有鬼?”

    他这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听到‘鬼’这个字眼。二老紧紧的靠在了一起,四下惊恐的张望着。

    秦越敲了一下曲浩苗的头,“鬼,鬼,就知道鬼。”指了指上面,“这上面,有一个熟人,看来是来保护我们的。有他在,这趟旅途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那股粘稠的,如同胶水一样,能将全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封闭住的强大波动。除了候耀,秦越想不出在这个H县,还有那位大能。

    随着电梯继续升高,秦越并没有察觉到另一股的波动,也就是说。这次,候耀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来到楼顶,果不其然,一张黄色的木质椅子,正放在电梯前。候耀坐在椅子上,翻看这一本书,头也不转道:“来了,逼我想的要慢了一点。”

    见候耀打招呼,曲韦烨也放下了心来。一他自己看人的本事,眼前这位,能过带给他一种淡淡的压力。

    必定不会是平凡之辈。

    他悄悄的询问秦越道:“这位是?”

    秦越思考着怎么和他火,最后觉得,没有说的必要。含糊道:“你恐怕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你我都惹不起就行了。要不是我现在算是给他女儿打工,他看都不会看我一眼。”

    “女儿?”曲韦烨看着年纪和文皖差不多大的候耀,有些不信,却又由不得他不信。

    候耀收起书,一挥手,椅子也收了起来。走向直升机,“愣着干什么,上来吧,早去早回。”

    秦越确实没在周围看到李雅儿的身影,直升机里也没有,看来这位真的是一个人来的。怪不得心情不太好,就李雅儿那身材、样貌、气质,是秦越,秦越也得一天到晚的看着。

    赶紧招呼众人上直升机,“走吧,别惹那位野不高兴。”

    曲浩苗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候耀,戳着秦越的后腰,低声问道:“秦哥,那人比你还厉害吗?你这么怕他。”

    秦越按住他的脑袋,警告道:“别惹那位爷不高兴,他的年纪,比你家的历史还长。”

    曲浩苗感受着头顶的压力,点点头表示理解。

    这样的一个大人物要一同前去,二老也不禁担心了起来,想要发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快点。”

    候耀在直升机里催促了一声,秦越里面使了个眼色,让大家赶紧上飞机。曲韦烨连道别的话都没说,直接就把曲浩苗送了上去。

    候耀轻轻一挥手,直升机的门,便瞬间关上了。曲韦烨见状,赶紧跑出几步,来到电梯口。

    直升机的螺旋藻开始转动,一股飓风扫向四面八方。曲韦烨首当其冲,感受着冬日里,凌冽的寒风,从衣领、袖口钻进自己身体里。

    打了一个寒颤,坚守在原地,冲着飞机,挥手告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