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大明夜客-> 第四十六章 暗火

第四十六章 暗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宁独睡了一整晚,睁开眼后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关节发出一连串的响声。

    “怎么感觉好像长了些?”

    可能是学了“龙息”的缘故,宁独感觉身体轻快上了不少,好像干什么都不需要费力。关于在方圆市湖底发生的事情,他需要慢慢去求证才行。他坐起身来看了看还在熟睡的胡然,没有打扰对方,下床穿好衣服做饭。

    到了辰时末,胡然才醒了过来,却不肯睁开眼,在床上翻来覆去。生病期间产生的酸痛让她仍觉得疲惫,不想从床上起来,可她偏偏又非常饿。尤其是闻到饭香后,不断地在饿与困之间挣扎,最终还是架不住宁独在眼前吃的那么香,只好起来吃饭,吃完就犯困,本想爬到床上去,却被宁独给拉住。

    “吃完就睡,不怕变成猪吗?”

    “怕又不会成真。”胡然已经半边身子趴在了床上,再往前一缩就进了被窝里。那余温就像是水吸引着沙漠里的人。

    宁独用力把胡然拽了过来,说道:“起都起了,哪有再睡的道理。我带你去吃点心去。”

    “不去啊!”胡然表示烦躁无比,但还是被少爷拽走了,于是就一脸的不高兴,哪怕是手中有着好几包零嘴。

    宁独先是带着胡然逛了一圈,然后便去了鱼龙街的登楼。

    胡然略微有点闷闷不乐地靠在暖炉旁,吃着手中的零嘴打着哈欠,丝毫不关心周围发生着什么。

    “小宁爷。”旬二看了宁独良久,叫出去的这一声里带着些许的颤音,经此劫难,他才真正明白宁独代表着什么。

    “怎么?”宁独不解地笑问道。

    “没事,没事就好,小宁爷你没事就好。”旬二逐渐平复下激动的心,开始思索准备做的事情。

    “那些人,调查出来了吗?”

    在得知宁独失踪之后,旬二不惜一切代价去搜寻有用的情报,对于罪魁祸首自然是全力调查,可惜得到的消息还是很少。

    “只知道那是个代号为‘枭’的暗火组织成员,境界为通玄上境,其他的事情都没有调查到。”

    暗火组织的严密程度甚至要强于东锦卫,鱼龙街能够调查出对方的代号已经足够证明其情报能力。倘若让暗火组织知晓自己成员的代号被人调查出来,内部免不了又要进行一场大清洗般的调查。

    宁独默默地回想着当初的战斗,并没有再说。

    相比于其他想要试探或者存在恩怨的人或者组织,这个暗火无疑是最为致命的。只要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宁独就必定会寝食难安。无时无刻都需要提防这么一个可以随意将自己置于死地的人,宁独就算能防得住,也会自己累死自己。

    “就算费尽心机将这个‘枭’铲除掉,暗火组织还会继续派人来。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实力不够,倘若境界能够达到见山……”

    可惜宁独的行难实在是太难,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突破。

    旬二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主意,毕竟鱼龙街的实力可远远比不上南国的暗火组织,而以宁独的个性又不愿意借助其他的力量。好在方圆市一战之后,更多的势力看到了宁独那恐怖的实力,就算宁独明确表示拒绝,这些人也仍会尽力帮忙。

    “既然暗火没有什么眉目,扼笼赌场的那伙人呢?”宁独看着旬二问道。

    自始至终,旬二都清楚扼笼赌场的三层到底何方神圣,但他不愿意任何人知道。开始时宁独还不会逼问,此时却不得不问了。这么一个躲在暗处的人,恐怕其背后的力量不会弱于暗火组织。

    旬二略微一沉吟,说道:“小宁爷应该清楚,如今的年号为天顺,在此之前为庆安。”

    宁独这点东西还是知道的,便点了点头。

    “在众多的皇亲国戚之中,有一府是非常特殊的存在,那就是庆王府。那原来是当今圣上身为亲王时的府邸,却因为‘甲子之变’成了人人都避之不谈的地方。”旬二意味深长地看着宁独。

    宁独明白了旬二的意思,毕竟这个天下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说的,尤其是在天都之中,更不能在鱼龙街这样混杂的地方。

    其实旬二已经说的相当清楚,扼笼赌场地下三层的人就是庆王府的,但是庆王府究竟为什么能有那么大的力量,还得把“甲子之变”弄清楚。唯有知道对方有多强大,才有应对的法子。

    旬二想了片刻,说道:“小宁爷,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就是了。”

    “小宁爷必定是听说过胯下之辱了,成大事者,能够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小宁爷你一定是个成大事的人,在此之前,最重要的就是珍惜自己的性命。”

    宁独笑了笑,说道:“我当然无比珍惜自己的性命,放心好了,卵跟石哪个硬我还是分得清的。”

    “那就好,那就好。”旬二又转而一笑,说道,“小宁爷,这是别人赠送你礼物的清单,上面也都有详细的介绍。你过过目,有用的就留下。”

    宁独接过清单,大致看了一遍,不禁吃惊于这些东西的价值,里面的绝大多数东西都是对修行有益的,恐怕拿到市面上绝对可以卖出个天价。

    自从方圆市的一战后,任何一个党派跟组织都愿意向宁独示好,毕竟一个在十年后有极大可能成为第二个商冲古的人,没有人愿意得罪,如果能够拉拢的到,他们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

    “朝中的党派跟组织有这么多吗?”宁独看着近百种奇珍异宝,心中有了很多的疑惑。

    “确实,朝廷的复杂,恐怕就算是东锦卫的笛明月大人也未必能够说得清楚。”

    宁独略微一想,笑了起来,顾自说道:“朝中当差可不容易,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在方圆市当好你这一个照磨。”

    旬二清楚宁独所指,也要按照宁独的要求布置了一批人保护白一士。只不过随着宁独的极速成长,鱼龙街的力量显得越来越缩小。摆在他面前的头等问题就是如何增长鱼龙街的力量,要不然再等些时候就帮不上宁独半点忙了。

    “少爷,还没说完吗?”胡然打了个哈欠,手中的零嘴竟全部吃完了。

    “说完了。”宁独收下了那份清单,他可没有什么清正廉洁的良好品德,别人送上门的东西不要可就太傻了。

    “走,回家,可困死我了。”

    “走,去青藤园。”宁独也不管胡然,径直向楼下去。

    “啊?”胡然愣住了。“不是说好回家睡觉的吗?去青藤园干什么啊,少爷?你等等我啊,少爷!不是说好回家睡觉的,我不想去见扁老头,我要睡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