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医王-> 第十三章 再见太子

第十三章 再见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五月的最后几天,长安城中的官二代们之中流行起了一种小游戏。

    然后就在二十六的时候,房遗爱又一次跑到了韩王府,急切的询问纸牌是否做好,得到否认的回答后差点儿没哭喽。

    没办法,拿不到纸牌他就惨了。

    房遗爱这个爱出风头的家伙,让梁国公府的纸牌终究不可避免的流出去了两幅,让李元嘉的小舅子挨了自家老娘好一通揍。因为在纸牌上写上了相对应的汉字数字之后,卢氏终于熟练掌握了斗单于和升级的规则,每天不拉着大儿媳他们玩几把就手痒痒的厉害。

    所以女婿送来的那十副纸牌,重要性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而卢氏也知道这纸牌造之不易,自己想做也绝对做不了人家韩王府这么好,所以真是用完一副就少一副。二儿子竟然送了两幅出去,如果不是发现的及时恐怕送出去的更多,自然是要好好的教训一下……

    两幅纸牌,终究是杯水车薪。

    所以在玩过了几次,尤其是体会到了带着彩头玩斗单于的乐趣之后,官二代们实在是等不了韩王府的精品纸牌,让下人们用寻常白纸做了一幅又一幅——稍微脏一点、皱巴一点的牌扔了就是了,反正也不需要他们自己动手去做……

    不过这些事情,就和李元嘉无关了。

    虽然是纸牌的始作俑者,不过李元嘉就是给老丈人那边送了一些,给自己舅舅家送了一些,其他就再没有送给过任何一个人。甚至就连皇帝和太子那边,这次李元嘉都没有上赶着去送东西。

    和白纸、桌椅什么的不同,纸牌这东西着实上不了台面啊。

    私底下玩玩也就罢了,真要是敢上供给皇帝他们,说不得就会被套上奇淫技巧,玩物丧志什么的帽子。所以李元嘉就怕自己把这玩意儿献给了皇帝,要挨李世民一顿骂,献给了太子,要被那小子的老师们弹劾……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元嘉就不得不结束了他的“婚假”……事实上,他现在也不用上朝,也没有具体的工作,其实天天都是放假来着。

    只不过婚礼前皇帝的一番话,李元嘉现在可是多了个活儿。

    所以婚礼结束了没几天,他甚至还没有和自己的新婚妻子好好的相处一下,建立起来一个基础的感情,就不得不一大早起来坐上马车进宫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进的不是大兴宫,而是东宫。

    “臣李元嘉,参见太子殿下!”

    “十一叔,快快请起!”

    看见李元嘉向自己行礼,李承乾连忙上前一步,双手虚扶笑道:“你我叔侄,而且又不是朝堂之上,随意些就好了。”

    “……多谢殿下。”

    李元嘉不是宇文士及那种老顽固,自然是顺势起身,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如果来的是李泰或者李恪那几个小子,按照前两年李世民下发的旨意,肯定是侄子们先给叔叔行礼,而李元嘉什么都不必做。因为按照那个上书谏言的大臣的意思,李世民的儿子和他的兄弟都是皇族,大家的关系自然就是家人,不能因为李世民当了皇帝他的儿子就能高人一等。

    但是眼前这个可是他韩王的大侄子,大唐的储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

    君臣的关系,要大于叔侄关系。

    所以李承乾可以说“随意些就好”,但是在此之前李元嘉却不能仗着自己叔叔的身份就不行礼,那可就是失了礼数。所以等到人家太子说了随意些之后,李元嘉才让自己放松了下来,然后……

    看了看太子请他落座的地方,李承乾的眼皮子忍不住一跳。

    矮几,软垫。

    这他么的是要跪啊!

    有些牙疼的在一张矮几前跪坐下来,李元嘉皱眉问道:“殿下,回头我让人再给您送来一些桌椅吧,那个肯定要比跪坐舒服的多。当然最关键的是,跪坐时间久了之后会影响血……总之对人的腿脚是没好处的。”

    “……”

    说完之后抬头看向太子,李元嘉顿时一愣。

    然后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嘴角抽了抽,差点儿就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明知道人家李承乾的脚上有疾,偏偏还要说什么腿脚的问题,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犹豫了一下正想补救,李承乾已经摇了摇头,干笑道:“呵呵,不用了十一叔,我是本朝太子,可不能贪图享受……呵呵,就是您前面几次送来的桌椅,我用了几次之后就总是被人谏言呢。”

    “谏言?谁?”

    听了太子的话之后,李元嘉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有病吧他们?只不过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就算是贪图享受了?简直混账!”

    对于什么逆境利于成长什么的说法,李元嘉向来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尤其是李世民和李承乾的那些老师们,脑子里都是进过水的,总觉得太子就不应该享乐,就应该用最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浑然不顾这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且还刚刚失去了他的母亲……

    最让李元嘉恶心的,就是那几个所谓的“太子之师”。

    几个老家伙对李承乾简直是苛刻到了一定水平上,稍有不对要么就是严厉斥责,要么就是犯言直谏,一点余地都不留。有时候李元嘉甚至觉得他们就是纯粹为了谏言而谏言,就是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刚正不阿?

    李元嘉对历史上的太子李承乾没什么好感,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对现在的大侄子就同样讨厌。事实上虽然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是在他的眼中,李承乾勉强也可以算得上是温善端良……至少前几年的时候是这样的。

    而且今年的李承乾,也不过才十九岁而已。

    听到李元嘉那义愤填膺的话,李承乾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仔细的看了这个十一叔一眼,发现他的表情不似作伪之后,眼中顿时闪过了一抹感激之色。

    不过十一叔也就是个闲王,而且还是出了名的不问世事的闲王,所以李承乾也不指望什么,很快就岔开话题笑道:“对了,十一叔,您上次给我的那几本书我都看过了,确实挺有意思的,写比较大的数字很省力……哈哈,前些日子我听说您新创了一种游戏叫纸牌,就是用天竺数字来区分大小,对吧?”

    “……是的,殿下。”

    点了点头之后,李元嘉的心中略有些失望。

    只是写比较大的数字很省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李元嘉几乎可以肯定,太子恐怕也就看了第一本《天竺数字》而已。而且上来就说起纸牌的事情,李承乾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