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深海日志-> 地下阴宫 第六百七十三章 值班惊魂夜

地下阴宫 第六百七十三章 值班惊魂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今晚医院值班医生的名单里有:何明明、蔡健雅、苏可月……几乎每个科室安排一个人,这个地方,护士也有几个。

    这是我来这个世界这么多天,头一次看见苏可月值班。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李曼才刚刚回家,推开门说道:“杨起帆,你在家吗?”

    杨起帆自然在家,而且正在看电视,李曼问完了才发现杨起帆正坐在客厅。

    “怎么了?今天怎么没见你闺女回来?”杨起帆说道。

    “她今天值班。”李曼换完鞋走了过来。

    杨起帆说道:“你闺女也值班啊?”

    “是我闺女怎么就不能值班了?越是我闺女,越是要以身作则,不然我这个院长岂不是经常要被人说三道四?”李曼说道:“你吃过饭了吗?”

    杨起帆说道:“吃过了,我还特意做了三份。”其实这饭也不是杨起帆做的,就是他叫了三份外卖而已。

    “是吗?那我也叫了两份外卖,打算你我一人一份的。”李曼说道:“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外卖来了,你去帮我拿一下。”

    等她洗完澡坐在了沙发上,此时外卖早已经摆放在茶几上,本来杨起帆是想把外卖放在桌子上吃的,但是李曼说,放在茶几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也不错。

    杨起帆本来是吃了一份外卖,但是那外卖的分量跟广告上的严重不符,这一份下去,连个半饱都不到,李曼可以说是“雪中送炭”。

    然而苏可月这边可就没杨起帆这么轻松了,正在整理有些文件,同时还要以防有病人出现危险情况。

    苏可月楼上是蔡健雅,蔡健雅比苏可月大几岁,三十出头了,依然是单身,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专业水平,在医院也是得过不少奖的。

    此时,时间来到了十五十分,蔡健雅是骨科的,骨科的医生,晚上一般没有多少事,蔡健雅便在网上冲起浪,同时翻阅一些资料。

    如今网络发达,很多不懂的知识,甚至不用专门翻阅相关图书,直接在网上就能搜到答案,非常方便。

    就在此时,蔡健雅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这电话白天都不经常响,平常晚上更是一年都响不了几次。

    蔡健雅暗道:“这是谁啊?大半夜的来看什么骨科?”蔡健雅接起了电话。

    “喂~”蔡健雅根本不会以为有多大的事,所以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依然握着鼠标翻动着网页。

    当她又翻动了两张网页的时候,我电话那头居然没有人说话,蔡健雅暗道:“不会是哪个无聊的人打来的骚扰电话吧?”想到这,她又“喂”了两声,但是电话那头依旧没有谁回答。

    蔡健雅小声道:“神经病!”挂断了电话,继续浏览起网页。

    时间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蔡健雅接起电话,“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蔡健雅此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并没有受到第一个电话的影响。

    但是她又等了几秒,电话那头依然没有人回话,这次她看了看来电显示,也没有手机号跟座机号,她心想:“可能是用的公共电话?”反正这种情况她也没见过,也没往多了想。

    电视里遇到这种情况,立马能想到鬼的,除非那人天生就懂这个,普通人根本不会一下子想到,而且现在是谁给打的电话,蔡健雅根本不知道。

    蔡健雅以前听老资历给她讲过,很多人无聊,晚上就会给她们打骚扰电话,有些人甚至失恋了都会打过来,要是那些人听见接电话的是女医生或者女护士,就会跟纠缠。

    所以蔡健雅现在依然以为这是哪个神经病给她打的骚扰电话,在询问了两声依然没有回答之后,蔡健雅骂了句:“神经病!”然后挂掉了电话。

    然而时间过了几分钟,电话铃声又响了……蔡健雅接起电话,骂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再打电话不说话,我可就要报警了!”

    此时那边传来:“0892——0892——”声音显得有些空洞。

    “什么0892?真是够无聊的!”说完又把电话给挂了,同时又骂了句神经病。

    但是当她挂了电话,下意识又想起那个数字,很熟悉……她地头看了看别在自己胸前的工作牌,上面写着:0891。

    蔡健雅倒吸一口凉气,她忽然想起自己的一个同事的胸牌号就是“0892”,而那个同事就是——贺知同!

    蔡健雅极力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但是越这样,她越是心跳加速,无奈之下,她只好站起身,想出去走走。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蔡健雅选择了不再接听。

    但是蔡健雅本来想这样就完了,但是她刚刚走出办公室门口,忽然自己手机又响了!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依然没有手机号码,这次她真的有点害怕了。

    看着旁边的办公室门关着,她顿时有些害怕起来……

    这边全部是都是办公区,病房区要通过走廊一直往前走,犹豫医院很大,走廊也很长,在她这边,基本看不到病房区,甚至灯光都看不到。

    她这是在七楼,苏可月是在六楼,而值班的护士统一在一楼,也就是大厅,那里的两个值班护士正坐在一起追剧,谁也不知道七楼的蔡健雅此刻正承受着巨大的恐惧。

    蔡健雅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蔡健雅试着问道:“你是哪位?

    是需要来医院吗?”

    “蔡医生吗?你怎么接了电话不说话啊——”这人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嗓子里就像是卡主了什么,说起话来“呜鲁呜鲁”的。

    “我一直在说话啊,是不是你那边信号不好?”虽然这人的声音有些奇怪,但毕竟开口说话了,这让蔡健雅刚刚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刚刚的电话也是你打的吗?”蔡健雅问道。

    “是的,是我打的。”那人说道。

    “那你到底有什么问题啊?”蔡健雅开始询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好痛啊……我好痛啊……”

    蔡健雅说道:“我知道你生病了,所以我现在问你:你到底哪里痛?你不给我说,我怎么帮你呢?”

    “我全身都疼……”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蔡减压以为这人有风湿病,说道:“你这病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在今天——”那人嗓子里依然像是塞了个冰块似的,呜鲁呜鲁……

    蔡健雅心想:“既然是今天,那病情也不是很严重吧?”当然,风湿这种病,也不一定。蔡健雅说道:“那你来医院吧,我帮你看看。风湿这种病,痛起来确实很难熬。”

    “我不是风湿病……”那人干脆道。

    蔡健雅说道:“不是风湿病能是什么?”

    “我是被烧伤的……”那人说道。

    “烧伤的?什么时候烧伤的?”蔡健雅说道。

    “就是今天白天的时候……”那人说话总是拉这长音,听上去极不舒服。

    蔡健雅说道:“白天烧伤的,那怎么白天不来医院?怎么现在才打电话?”

    “我好痛……我好痛……”

    忽然,那头的电话挂断了。

    蔡健雅摇了摇头,暗道:“这人真是奇怪。”她觉得这个人在撒谎,或者是这个人伤的根本就不重,不然早就来医院了,不会在电话里磨磨唧唧。

    蔡健雅觉得这人身上的痛肯定没有嘴上说的那么痛。

    现在网络时代发达,形形色色的人也都更多起来,要是放在二十年前,这种恶作剧肯定会被当事人重视,但是蔡健雅此刻没觉得什么,而且还要玩自己的手机。

    可是当深夜降临,忽然她旁边的电话再次响起!犹豫已经是深夜,急促的铃声显得格外刺耳,蔡健雅拿起电话:“喂,你好。”

    “我已经来你们医院了,你怎么不出来给我看病?”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还是刚刚那个人。

    蔡健雅暗道:“这人骚扰别人还上瘾了是吧?”但是她转念一想,这人居然说自己已经来到自己医院了,不禁有些想笑,因为要是有人来医院,而且是需要来骨科,一楼的值班护士早就给她说了。

    但是下一秒这个人说的话,领蔡健雅毛骨悚然。

    那人居然说出了自己的门牌号,不单如此,自己的动作,自己在干什,那人居然都说了出来,蔡健雅一下子挂断了电话。

    她使劲的喘着气,安慰自己:“那人肯定以前来过这里……肯定以前来过这里……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但是有一点说不过去,就是那人就算以前来过这里,知道自己这里的办公室门牌号,但是现在自己在做什么,他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自己的办公室里有监控?自己被偷窥了?

    想到这里,蔡健雅找了找,也没找到有什么可疑的摄像头,然后打开门往外看了看,门外空空如也,并没有人。

    此刻蔡健雅忽然又想起了工牌号的事情,刚刚虽然想起过,但是没有当回事,现在她忽然有些害怕……而且那人还说自己是烧伤的,想到这,蔡健雅的后背发凉,汗毛直立。

    想到这,她拨通了跟她一起值班的何明明的电话,但是那边长在通话中……暗道:“这小子肯定又在跟他女朋友打电话!”

    就在此时,蔡健雅忽然听见有人在敲门,蔡健雅的心咯噔一下!暗道:“这么晚了回事谁呢?该不会真的是那个病人吧?可是就算是那个病人,楼下怎么没人通知自己一声?”就在她正猜测的时候,“砰砰”又是两下敲门声,而且这次的声音明显有些急促,像是在说:“不给开门,我现在可就进去了!”

    蔡健雅拨通了一楼值班护士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喂~”

    蔡健雅说道:“你们是不是让个病人上来了?”

    值班护士说道:“没有啊。我们一直坐在这里,并没有见谁进去啊。”

    两个护士这么一说,蔡健雅真的害怕起来了,护士问道:“喂~喂~蔡医生,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两个护士还未说完话,蔡健雅那边的电话就已经挂上了。

    接电话的护士摇摇头放下了电话,另一个护士问道:“怎么回事?蔡医生给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问我们有没有让人上去。”这护士话锋一转,说道:“你说,要是有人进来,我们能看不见吗?而且医院的规定就是,晚上来的病人,必须在这里登记,这个规定谁敢不遵守啊?”

    “就是,要是不遵守,第二天不被炒鱿鱼,起码工资也会被扣除一半!”另一个护士说道,但是她说完,忽然又想起什么,说道:“但是我觉得蔡医生也不会无缘无故打这个电话吧?她平常做事可是很谨慎的一个人。”

    “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

    “我们俩一起去吗?这样不好吧?这里必须要有个人看着的。”

    “可是……可是我自己也不敢去啊……毕竟咱们医院里的贺医生刚刚……”护士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另一个护士打断了,“这大半夜的,还是别说这个事情了,想想都怪吓人的,而且贺……他的尸体可就在太平间放着呢……”

    “那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蔡医生又没让我们上去,要是有事的话,肯定就给我们打电话说了。”

    “要不再打个电话给她吧,问问她到底有什么事情。”

    两个护士一合计,便都同意这个想法,拨通了蔡医生办公室里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可是就是没人接听。

    两个护士一连又打了两个电话,依然没有人接听,其中一个护士说:“可能是上厕所了,要不等会再打。”另一个护士虽然很想上去看看,但是自己又不敢,所以也就同意了这个建议。

    这个医院其实不止这俩护士,但是奈何医院太大,这人放在医院里,就如同大海里的一根针。

    医院也是有值夜班的保安的,但是这护士一般不想麻烦保安,不是情况万分紧急的时候,也不想把事情告诉其他人。

    这医院办公楼虽然就这一座,但是这办公区跟主病房区是连着的,就是刚刚说的,蔡医生顺着走廊就可以去到病房区,但是病房区不止这一栋,后面还有两栋,在加上吃饭的地方等……所以这医院真的很大。

    但是两个人过了一会,再次给蔡医生打电话的时候,蔡医生依然没有接听,好像刚刚蔡医生给她俩打完电话就消失了一样,两人看了看表,这可已经过去了半小时了,不管是上什么洗手间,半小时也都该回来了,而且医院也有规定,夜里值班的时候,医生除了去洗手间,剩下的时间都要待在办公室里,依照蔡医生这种老资历,是不会不知道这个规定的。

    可是不管理论再怎么说,但是这蔡医生就是没有在办公室,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中一个护士说道:“要不给让保安来一下吧,让他们跟你一起上去。”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然后拨通了保安室的电话。

    但是这个时候,保安室的电话一样没人接听,护士一连打了好几个,这十分钟又过去了,依然没有人接听,这下护士有些忐忑了,说道:“怎么电话都没人接听啊?”

    另一个护士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既然电话没人接,蔡医生那里又不能不去,不然要是出了什么事,医院调查起来,发现两人明知道蔡医生有情况,但是没有及时的通报和去查看,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扣工资可都是小事了。

    这俩护士有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不过也就二十七八岁,就是刚刚接电话的那个,她见自己的同事这么害怕,便说道:“那你就在这里守着,我上去看看。”

    这个护士壮着胆子去了电梯口,后面的护士说道:“姐,你可要小心点啊……”

    “行,我知道了。”然后说道:“你自己在这里可要看好了!千万不能让闲杂人等进去。”

    “我知道了,姐,你就放心吧。”胆小的护士说道。

    此时电梯的门开了,胆大的护士犹豫了一下,然后踏进了电梯。

    等到了蔡医生所在的楼层,电梯开了,前方黑漆漆的,她咳嗽了一声,楼道里的感应灯这才亮起,但是刚等她走下电梯,感应灯就灭了,与此同时,电梯门也慢慢的合上,唯一的光源也随着消失。

    胆大的护士开始并没在意,但是当她再次咳嗽了一声,楼道里的感应灯居然没亮!她的心咯噔一下,暗道:“不会这么巧就坏了吧?”然后又咳嗽了两声,并且还跺了跺脚,然而楼道依然黑漆漆一片。

    她往前看了一眼,有一间办公室的门是敞着的,灯光从里面射了出来,像是一盏明灯,她暗道:“那应该就是蔡医生的办公室,这门敞着,是不是刚刚回来?”想到这,她便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当她来到门口刚要松口气,并且要喊蔡医生的时候,忽然眼睛往里面瞟了一下,发现里面并没有人,所以也就没有喊出声来,然后走进去,又仔细瞟了一眼,几张办公桌上都没有人,屋里空荡荡的。

    这下子这个胆大的护士也不胆大了,两条腿甚至有些发软,身子也冰凉冰凉,她想现在就跑下去,但是理智跟这么多年的专业训练,以及制度的约束,让她打消了立马逃跑的念头。

    她围着办公室转了一圈,甚至桌子底下都瞅了几眼,确定蔡医生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她拿起蔡医生旁边的电话,拨通了自己值班地方的电话,还好,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其实她就是想打一下电话,确认一下这电话是不是出了问题,同时听见朋友的声音,心里也算能平缓一些。

    等挂了电话,她打算去厕所看看,看看这蔡医生是不是去了厕所,因为这大半夜的,值班医生除了去厕所,真的是不准去别的地方的,而且医院也没有接收新的病人。

    就算是住在医院的病人,晚上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或者有什么生命危险,都是要先给值班护士打电话,值班护士再联系相关医师,再一起过去,这个流程是不会变的,除非哪天医院改动了这个流程。

    小护士吸了口气,因为此时心跳实在太快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