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我第一-> 第八百五十二章 于难得悠闲中 实力再涨!

第八百五十二章 于难得悠闲中 实力再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口气悠然吐出,说不出的轻松。

    那种由内而外的轻松,不仅是修为融会贯通,近乎达到完美掌控的轻松。

    先前服了大量的仙丹,除了少部分当时炼化,成就修为之外,其他绝大部分潜藏于肉身。

    历经几次凶险,都安然脱身,除了运气以及可言挚爱舍命外,体内仙丹之力在关键时刻的爆发,也是至为关键的因素。

    虽说在危险关头,仙丹威能爆发,成了能存活性命的关键。

    这些危机下爆发的实力,毕竟未曾经过耐心的磨练,应对生死间的危机足以。

    真要言说掌控,却还是差一些。

    能言之一些,不过是庞大数量中,极不起眼的一点。

    真正可怕的,却是数次的积累。

    一次危机间的实力爆发,可为一丁点儿的难以掌控。

    十次,百次的积累,便是一大片难以掌控。

    整这么大一片难以掌控,用一个比喻来形容,就是将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炸弹,抱在了怀里。

    不出问题的时候,自然是没事儿。

    一旦出了问题,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此次在瑶姬的指点下,安心将这些不可掌控,尽数打磨为随心所用。

    修为没有明确增长,实力的发挥,却是至少超越了过去三成。

    以前出击,所能打出的十分力,能起到作用的,只有七分,三分虚耗。

    如今出击,力之十分,倒也未必全数。

    八九之间,还是可以确保的。

    其实至为巅峰的精髓,该是出力十分,收力十二分。

    唯有如此,方能做到力之延绵,绝而无穷。

    以易经所言,便是亢龙有悔。

    明悟这一点,倒不是什么难事儿。

    切实的要做到,却还需苦练与磨砺。

    除此再有就是心情的内外舒畅。

    自生下,便从来不知母性温柔为何。

    见了不得自由的母亲,心情纵然是一番安慰,切实体验却终究是不同的。

    杨戬的忧心,虽有一定道理,却也不一定成为现实。

    对沉香这个外孙,瑶姬所要弥补的,不仅是自身的亏欠,还有代替女儿的亏欠。

    虽说如此,对沉香却也谈不上溺爱。

    生活的日常照料,可谓无微不至。

    估计兄妹三个都没有享受过这般待遇。

    该严格,甚至于严厉的时候,半分没有温柔情面可言。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以沉香所要面临的情况,现如今对他留情,就是最大的伤害。

    经历了几番实际,对此情况,沉香自然能够理解,甚至还曾基础上的递增,对自己的要求更为严格。

    切实与天庭折腾了几番,沉香太清楚凭自己的资本,仅言之努力二字是远远不足的。

    便是不为了自己一家,仅是瑶姬对他的照顾,沉香也该觉得自己加倍努力才是。

    “我说,你是不是出去看看。”

    “努力是应该的,这般拼命有些不太合适吧?”

    杨天佑看着准备吃食的瑶姬,眼角微微有些调动。

    精美间,不仅是味道滋润,更是无上的珍品,实可谓天材地宝。

    两口子这么多年来,或是机缘,或是东奔西走间的珍藏,如今可是全都拿了出来。

    用在了沉香这个外孙身上,更为了自己的女儿,自不至于说些什么,更别提什么心疼了。

    关键是对妻子,着实有些嘴角抽搐的怨言。

    一番心情能够理解,这孩子他也是从心底里喜欢。

    可也没必要非得护着吃独食吧?

    吃独食也就罢了,反正用瑶姬的话来说,这些珍品用在他们身上,最大效用无非就是口舌之欲而已。

    可这制作过程,没必要非得摆在眼前吧。

    修身养性,性命悠长,确为事实。

    但跟天庭那些清心寡欲的仙神,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再说即便那些仙神,也未必真就冷淡到连口舌之欲都没有了。

    要不然,哪儿来的蟠桃玉液。

    以及那触犯了天规的龙肝凤胆。

    入得了瑶姬眼眸,能收藏的,自然不会差到哪里。

    本就不俗的材料,再加上瑶姬的手段调配。

    那滋味,实在不必说了。

    这些味道入鼻,已然是难挡诱惑,满肚子的馋虫闹腾。

    瑶姬却是言之明确,不可入了他之口,仅因味道二字,浪费了原本的珍品。

    切实的看得着,闻得着,就是吃不着,活脱脱的折磨啊。

    “那我出去让这孩子回来吃饭,你可别给我偷嘴了啊!”

    有些瞪着杨天佑说了一句,瑶姬转身去找沉香。

    要是以往的杨天佑,实在不必因偷嘴二字明确言告。

    近些年来,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些时候,就跟那不懂事儿的孩子一模一样。

    老话言之老小孩儿,意思说年岁大了的人,就跟孩子没什么区别了,沉稳消丧,多了孩子的玩闹之心。

    难不成杨天佑也犯了这老话言说的毛病?

    “味道是真的不错。”

    “可惜,不能切实尝一尝,就便宜你小子吧。”

    有些幽怨叹了一口气,抬手凝聚成一只小碗。

    小碗自然发出吸力,那大汤锅里的,熬得脆烂的美味儿鸡汤,化作一道弧线,落在碗中。

    随手一点,这盛满了鸡汤的小碗,被随手扔给了某个默然立身一旁的倒霉女婿。

    “岳父大人,这有些不合适吧?”

    手捧着鸡汤,就是那味道一丝入得鼻端,刹那间忍不住的馋虫涌动,嘴里的口水,已然快有了汇聚成一条河的架势。

    即便如此,刘彦昌还是极尽恪守自身。

    “你这小子,言说什么合适不合适。”

    杨天佑瞪了这个倒霉女婿一眼。

    “味道什么的,不必言说,你自尽知。”

    刘彦昌疯狂点头,不仅是因为成了岳父的忠实舔狗缘故,关键这话也是他无比认可的实话。

    这样的味道,让刘彦昌不仅想起了三圣母。

    他对三圣母的爱,不仅是因为初始的绝色以及难以忘怀。

    更有后来的相伴幸福,以及这令人难忘的味道。

    “这材料以及功效,敢保证别说吃过,就是听都未曾听过。”

    “这汤说起来,不过是人参炖鸡而已。”

    “可这参与鸡,尽都不是凡物。”

    “且说这参,是我于与她在某座山林中相遇。”

    “那时候,已然有了少说千年的药力。”

    “再说那鸡,看似没什么不同,却是有着凤凰一丝血脉的锦鸡。”

    刘彦昌闻言,自然深深陷入震撼。

    两只手不自觉抓紧,却是避免了这只盛着鸡汤的碗,跌落在地破碎。

    “这么说来,岂不是少了一只凤凰?”

    刘彦昌虽无修为,书本学识倒是不少。

    天地间有飞禽走兽,走兽以麒麟为长,飞禽以凤凰为长。

    正如绝大多数鳞甲类修行的终极目标是化龙一般,飞禽的终极目标,自然是成为翱翔九天的凤凰。

    拥有一丝血脉,锦鸡的机缘成就,已然远远超过其他飞禽。

    “倒也不能这么说,异类修行本就多有艰险。”

    “即便有足够的机缘,也未必终究能成为凤凰。”

    “再说成了凤凰也没什么稀罕的,一不留神给天庭抓了,不是奴役就是成了桌子上的一盘菜。”

    “与今日结局,又有什么不同?”

    “仅是计较于一些早晚之数吗?”

    天庭有菜品,曰之龙肝凤胆。

    正如龙肝不可能尽都是龙之正品,绝大多数是池子里养的鱼化龙一般,凤胆也尽都是院子里养的鸡禽。

    不过还是那句话,堂堂天庭,老整这些似是而非的,着实不太合适。

    这些拥有凤凰血脉的锦鸡修成,正好满足了天庭的需求。

    不至于真切得罪比龙族还要隐秘的凤族,较之院子里养的鸡禽,又多了真实二字。

    “你就莫要磨叽,如此之物,还是尽快入了肚子的合适。”

    “你与沉香不同,一碗已然是极限。”

    “一碗入肚,千年修为太奢望。”

    “摆脱百年寿岁,应该不成问题。”

    似是忍不了刘彦昌的犹豫磨叽,抬手一点,嘴巴自然张开,鸡汤化作一条细线,入了腹内。

    有些品味般咂咂嘴,神情着实有些遗憾。

    倒是品尝到了一丝味道,可惜就是速度太快了。

    鸡汤入腹,棉和药力发生了作用。

    刘彦昌陷入了不已自己意志为转移的深入沉睡中。

    “别练了,下来歇一会儿,外婆给你做了好吃的。”

    看着立身于山头,苦练勤奋的少年,瑶姬眸中一丝满意,继而喊道。

    “我再练一会儿,一会儿再吃。”

    想着外婆的手艺美味,馋虫似是刹那涌动。

    差一点儿,沉香就控制不住自己要迈出的脚步了。

    想了想,还是克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连美食的诱惑都抵挡不了,还怎能言之大事。

    “你再磨蹭一会儿,好东西就全都让你姥爷跟你爹给吃了。”

    纵身一跃,来到沉香面前,拉起来就跑。

    “多谢外婆成全!”

    沉香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喜出望外道。

    外婆给自己准备是何等东西,沉香自然清楚。

    要不是已然有了基础,还有融入血肉中仙丹做为底蕴,沉香也是真心吃不消。

    父亲的凡俗之身,哪怕沾染一丝,也可言之机缘,摆脱生死烦恼。

    “你这孩子说些什么,我可是一点儿都听不懂啊。”

    看了沉香一眼,瑶姬这话摆明了是故作糊涂。

    这么多年了,自家男人是个什么脾气作为,岂能不清楚。

    刘彦昌这个倒霉女婿,不管怎么说,也是女儿的所爱,女儿甚至甘愿生下了这么一个孩子。

    有气自归有气,过了也就过了,切实的为难,实在没有这个必要。

    当然,以瑶姬的性情傲气,要承认这一点,基本不可能。

    沉香也大概摸清楚了这位外祖母的脾气,故而自不会再多言。

    “你倒真是出手大方。”

    回归之后,看着一团光芒笼罩中的刘彦昌,瑶姬言道。

    “明明都已经同意了,还较这个真做什么?”

    杨天佑有些无语,看了妻子一眼。

    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出身言之着实高贵的妻子。

    玉帝的亲妹妹,以同性别中的同级别而论,也唯有一个王母。

    然王母决然不可能玩儿这种动私情之事,故而杨天佑所得,可以说是天地三界之巅峰。

    而这个天地三界的巅峰,就脾气而言,着实令人琢磨不透。

    寻常状态下,自是贤妻良母。

    遇到危险时,又是那勇气无双的巾帼女将。

    而有些时候,斤斤计较的状态,连个小女人都不如。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诸多变化,生命才可言之鲜活。

    “既然你都不给自己留,那就看着吧。”

    有些娇蛮瞪了丈夫一眼,拉着沉香坐了下来。

    以往心中有琐事忧心,又要在子女面前维护形象,自然多有严肃。

    其实以实际来说,谁又不愿意少女般的俏皮活泼呢。

    至于说在外孙面前维护形象的事儿······

    这小子应该会比较介意,做外婆的亲自下场操练吧。

    跟着杨天佑夫妇,沉香着实享受了一番自在,实力修为得到了切实增长。

    这段时间的安逸欢乐,还有各种的关心,弥补了多年的遗憾。

    沉香已然决定,继续为自己的目标,努力拼搏奋斗。

    “既然你有了想法,我们自没有阻拦的道理。”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我们不方便出手,却也是你最为坚强的后盾。”

    言至此处,明显顿了一下,话语转换。

    “便是有这个后盾,我们也希望你有用不到的那一天。”

    “或者说,不到万不得已,莫要用这个后盾。”

    没有一番风雨,自无彩虹可言。

    没有危险与磨难的洗礼,也实难言成长二字。

    “您的意思我都明白,此一去关山万里,千难艰险,也无所谓后退可言。”

    沉香神情极为坚毅点头,继而将目光落在了一团光芒笼罩,依旧未曾苏醒的刘彦昌身上。

    “此事你尽可放心,在他醒来之前,我们就待在这里,哪儿都不去了。”

    知道沉香心意,瑶姬言道。

    “多谢外公,外婆,沉香这就去也。”

    一个筋斗云翻身,已然是难见踪影。。

    “明明一般风华正茂,已然有了外公,外婆的称呼,不知作何感想?”

    一团青光绽放,一身青衣迈步悠然现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