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荣耀之魔瞳-> 第351章 冰冠公主

第351章 冰冠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将军廉颇就偏爱“野蛮女友”这挂吧,否则怎会在战场上对威风凛凛的钟无艳一见钟情呢?从初遇到再度邂逅,她是他热情和勇气的来源。

    南荒出生,唯有“力量”和“金钱”是生存之道,自幼为孤女的魔种混血钟无艳强悍地活了下来,并去到稷下习武,但时不时往玄雍充军获得军佣。

    曾一锤砸碎了铁链,参军魔种不再由铁链捆绑。

    这一举动并未受到惩罚,相反受到嬴政与诸大将的赏识,他们本意欲废除阻碍种族之间融合的条令,该事件成为改变时政方针的契机。

    强健,性感(自称),意志坚定(公认)的钟无艳以夺宝猎人的身份活跃在稷下,以“没有被钟无艳打劫过的人,并非真正的稷下学子”而闻名。

    个性集古怪,冷僻,高傲为一体,随时随地都能令敌我双方头痛不已,是连夫子都感到棘手的角色。

    身为人与魔种的混血,钟无艳饱受歧视。

    从九岁开始,天赋神力就让那些认为可以随意欺辱她的人们尝到判断失误带来的骨折滋味。

    没多久,她流浪到稷下,以“花样挑战老师心理阴影极限”而声名大振。

    最后竟偷空三贤者的积蓄出走,令所有学子都痛斥她的忘恩负义。

    不到三年,钟无艳遍体鳞伤的归来,身后还有一整队杀手穷追不舍。

    夫子大度的再次收她入门,她不负众望恩将仇报——席卷了珍贵的典籍,顺便打劫了一大笔路费后离开。

    大约数年之前,行事永远出人意料的钟无艳找到了归宿:她和一个男人相爱并且生活在了一起——所有稷下学子都惊掉下巴,并且争相为可怜男人的生命安全下注……

    这场婚姻让她摇身一变成为齐国的王族(尽管他们并不情愿接受她),并豪爽的将稷下的土地正式赠送给了夫子。

    或许在她的心里,稷下某种意义上也是等同于“家”的存在。

    “安定”两个字永远都不适合钟无艳的人生。

    生命中的温暖没有持续太久。一场事故中,她的丈夫被潜伏的魔种所杀害。

    那些记忆中被忘却的孤独,再度涌现出来。

    无所留恋的她,回到了稷下。

    开始执着追寻魔种和魔种的秘密,因为爱人,血脉抑或强大而神秘的力量。

    想要阻挠她的人都得好好掂量下,自己的骨头是否硬到足以抵挡著名的百万吨大锤。

    “霸占!摧毁!破坏!”

    只因大巫的预言中这名婴儿的未来一片黑暗,族人便将他视为不祥之兆丢弃在冰原。

    命运却并未止步,铁木真被狼群携走抚养,成为野兽之王,以高超的射技和领导力赢得了北荒诸部的拥戴,一统这片冰原。

    前来供奉的异乡人邀他共同东征,深渊中成长起的苍狼之子欣然允诺:不止如此,他要击碎的,是曾经凝望这世界的星尘。

    千年之前,太古的迁徙者经过凛冬之海,遭遇了来自深渊的苍狼。

    惨烈的战斗后,一些人得以成功的继续前进,另一些人则因为伤病被迫留下来,他们臣服于苍狼,成为它的子民。

    苍狼的后裔,成为狼旗诸部的先祖。

    因为这样的传说,这样的血统,狼旗诸部被视为蛮荒之民和血脉不纯正者。

    他们只能龟缩在极寒之地,依靠放牧和掠夺艰难求生,甚至在荒年分裂为好几个部族,为了争夺粮食自相残杀或是向其他国家乞求施舍。

    唯独一致的是苦苦渴盼神明的解救,渴盼着先祖重新降临大地。

    冬夜,部落的帐篷中诞生了一个婴儿。

    花剌子模的商人带来大巫的预言:占卜这个孩童的命运,只到深沉的黑暗。

    他是带来祸乱的灾厄之子吗?族长终于命人将婴儿遗弃到冰结的湖上。

    可狼群长啸着聚集起来,它们带走了婴儿。

    花剌子模,云中漠地诸国之一。

    他们恐惧强盛的东方帝国,却鄙夷野蛮又弱小的狼旗诸部,用粮食挑唆他们争斗,为自己卑鄙的夺取利益。

    他们的国王尤其疯狂热衷于魔道,花费了数十年以太古的奥秘制造出强力的魔种,放任它们进入草原掠食落单的狼旗人成长。

    他幻想着复兴魔种的军队,去与邻近的金庭城,乃至帝国相抗衡。

    但放出的魔种再没有归来。

    它们在草原追猎人类之时,陷入了成千上百苍狼的包围。

    面对力量,身躯十倍于己的魔种,狼群却毫无畏惧。

    它们灵活的躲避伤害,前仆后继的朝着魔种的弱点攻击——听从那骑在庞大头狼上的青年的指挥,展开了巧妙的猎杀行动。

    传说中的先祖自深渊归来了吗?名叫铁木真的苍狼之子摒除了魔种的威胁,如同闪电般赢得了狼旗诸部青年们的拥戴和崇敬。

    在他的率领下,很快群狼和铁骑开始南下。

    曾经不可一世的花剌子模陷入了灭顶的恐惧。

    灾厄,深渊的灾厄……信仰魔道的国王颤抖着,绝望自尽。

    铁木真望着欢呼解放的城市,再次证实了自己的力量。

    花剌子模被吞并,使许多部落臣服于铁木真,奉他为王——成吉思汗。

    金帐汗国建立的盛大典礼上,甚至收到来自西方的异乡人的敬献。

    他拜见了汗王,试图说服他联合起来征服东方的帝国。

    为什么不呢?他们有着共同的渊源,而且利益更为一致。

    成吉思汗的目光却越过异乡人,投向凛冬之海的夜空。

    他是苍狼之子,他曾在草原之灵的指引下,自深渊中跋涉,他比世上大多数人都了解深渊和黑暗的秘密。

    异乡人不知道的是,他并非为凡人的欲望而生,命中注定将要击碎的,是曾凝望这个世界的星辰。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王昭君本是中原送来和亲的公主,早已被依照习俗献祭于圣地“凛冬之海“。

    多年后,贪婪的中原人趁又一个祭祀之日发起突袭,上演了一出染红雪原的“血色婚礼“。。

    然而掠夺却止于暴雪降至,歹徒们被冰封于由雪崩代表的神罚。

    被拥戴的公主昭君悄然抚摸一只只冰棺,清冷的眼眸中却始终蕴含一丝眷恋与哀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