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妖道登天-> 第十一章 万物尘与土

第十一章 万物尘与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猿阳感叹于自己进入到阴间的生活总是充满着身不由己,前有被苦在舌夹在身下前行,然后又被金无狱装进了灯笼之内然后送入到十九层地狱,而如今竟然被一只狮子叼在了口中,腥臭的口水在猿阳的身边流淌,猿阳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还好这种屈辱的时刻并没有经历太久,猿阳感觉到身子一轻,然后便屁股着地落在了地上,小狮子天承没有一丝轻拿轻放的觉悟,随意地将猿阳扔在了地上。

    猿阳站直身子,首先强忍着身上不时传来的腥臭气味,将小狮子天承湿漉漉的口水从身上抹去,良久之后猿阳才感觉舒服了许多,也便再次打量起所在的环境。

    很明显这里就是猿阳从远处所看到的三角形房屋的内部,不过跟猿阳所想象的结构并不相同,在屋内的正中央的位置有一根粗壮的大树,大树光秃秃的,只剩下树干和树枝,而树枝的形状恰好形成了一个温床的模样,小狮子天承放下猿阳之后一下子就爬到了树上,正好钻了进去。

    猿阳顺着大树向着下方看去,在大树底部的位置两侧分别在地平面下挖出两个比较大的深坑出来,一个阶梯直通向下方。

    猿阳沿着阶梯走了下去,深坑的墙壁上有着一个个的一平米大小的格子,里面放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名的植物,金属的制品,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牙齿和骨骼,当然在一个格子里面放着一个闪烁着光辉的夜明珠,这是为夜晚的照明而用的。

    “这里有夜晚吗?”猿阳想到了来到这里所看到的那个血红色的天空,处处透露出诡异。

    “而且,到底要我睡在哪里?怎么看这个深坑就像是为死人准备的!太晦气了!”阶梯的底部并没有太大的空间,这个深坑怎么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储藏室,而不像是居住的地方。

    猿阳重新回到了地面,突然猿阳感觉到头顶再次变得有些黏糊糊的,而且隐隐约约有呼噜声传了出来,猿阳忍不住向树上看去,小狮子天承已经呼呼大睡了起来,身子蜷缩在一起,只剩下如向日葵般包裹的巨大头颅低垂在温床外,哈喇子不住地流淌着。

    猿阳看清楚情况之后,也是连忙变换位置跳走,自从跟随金无狱赶路开始一直到现在猿阳也是一直未曾合演,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如今看到小狮子天承进入了梦乡,猿阳精神放松也是禁不住睡意涌来,还好猿阳的身子小在房屋内找了一个角落便躺下睡了起来。

    猿阳很久没有睡过如此舒服的觉了,猿阳仿佛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腾空而起,随着清风扶摇而上,马上就要登临仙界,然而突然一阵剧烈的响动让猿阳忍不住醒了过来。

    “地震了?”这是猿阳下意识地想法,猿阳连忙跳了起来身子还是忍不住地晃动着,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这个世界也有地震?好像还真的就是这样!”猿阳连忙向大树上望去,小狮子天承不出意外地并没有在树上,猿阳学习过关于地震的紧急应对,知道不应该躲在房屋内,应该迅速去往空旷的地方。

    猿阳身子晃动的幅度更加的厉害了,猿阳当机立断,费力地推开高大厚重的木门,向门外走去,只是一出得门外,猿阳便被门外的世界惊呆了!

    一股极度压抑的感觉立马传了过来,猿阳感觉身体极度的疼痛,脸上和身上似被刀子割了一般,似被拳头锤了一般,似被双脚揣了一般,亦似被长剑刺了一般,各种复杂的感受齐齐地倾泻过来,天空中的风似有形,不断摧残着猿阳的身体,猿阳如同一个任人揉捏的面团在空中不断翻滚跳跃。

    猿阳虽然疼痛但是意识尚未泯灭,在不停的翻滚中,猿阳也是瞥到了天空,原本就透着不正常红色的天空,此时完全变成了血色,而且极度的浓郁,仿佛在流动一般,似乎随时都有鲜血从空中掉落下来。

    刺啦刺啦,突然,天空竟然如玻璃一般开始碎裂开来,各种碎片向四周散去,露出大片蓝色的裂痕,而在蓝色裂痕的后方隐隐有金光射出,猿阳仿佛看到有一柄通天的金色巨剑正呼啸而来。

    变化还在继续着,在地面上大地也飞快地裂开,显露出深深的沟壑,沟壑中迅速翻涌出无尽的水来,而这些水流仿佛压抑了许久突然找到宣泄的渠道,如火山喷发一般直冲向天,流水上升到一定高度便转换成白色的气体,逐渐向周围蔓延。 

    眼前所见仿佛末日的景象一般,猿阳在空中翻滚着,但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大地正在缓慢地倾斜,猿阳有种预感如果照着这样下去,世界的天和地会调转过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翻地覆啊!

    猿阳有种呕吐的感觉,在空中三百六十度转体上百圈之后,再也难以为继,只想着能够晕睡过去也能减少些痛苦,可是每次在意识逐渐失去的时候,总能有一记势大力沉的拳头将猿阳清楚地看着面前的世界。

    猿阳心中禁不住疑惑不解,“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其他的人呢?就没有人来拯救一下还在受苦受难的自己吗?我到底是作了什么孽?我只是睡了一觉啊!救救可怜的孩子吧!”猿阳在心中大声呼喊着。

    仿佛是有人听到了猿阳内心的呼唤,猿阳感觉到身上的疼痛感减轻了许多,砰地一声,猿阳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空中的云气,直冲云霄的水流,原本龟裂的大地此时都如同倒放一般,迅速地变回原来的模样,天空也重新恢复完整,只是相较于猿阳第一次看到时颜色似乎深了许多。

    猿阳伸出双手仍然还能够感觉到风的存在,微风轻轻掠过,猿阳再次感觉到一阵刺痛感,不经意间就在猿阳的指头上留下一个小口子。

    “看来这方天地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猿阳低声念叨着,抬头再次看向天空试图找出那只冷漠的眼睛,然而那只眼睛却始终没有再次出现,猿阳有些失望,转身再次看向远处。

    这一次猿阳也终于看到一些熟悉的身影,首先就是有着巨大翅膀如飞机一般的守御,而在其身后就是熊廷,然后灰狼逐苍奔跑紧随着,白虎风鲤不紧不慢跟着,不过却身形显得更加的苍老了,显然一副虚弱的样子,而在风鲤的身旁也是出现了几个新面孔,大多威武雄壮,穿着制式的盔甲,在接近猿阳的时候便四散回到了三角形的房屋中,并未与猿阳直接碰面。

    猿阳并没有在其中看到小狮子天承的身影,虽然小狮子天承比较幼稚一些,但是除了这点,在其他方面的小狮子还是挑不出任何毛病,因此猿阳也必须要展现一下自己的关心,顺便也能增加在其他人心中的好感,毕竟小狮子似乎是他们的心头肉一般的人物。

    “风族长,怎么没有看到天承哥哥呢?”猿阳满脸忧色,同时也不忘展现演技表现出自己身体和心灵上的痛苦,最后还适时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咳嗽了几声。

    “事发突然,我们就让小天承再次沉睡了下来!你放心,他没事的,过一段时间他便能够醒转过来!你的身体还好吗?没受什么大伤吧!”风鲤声音微弱,不过还是认真地回答猿阳的问答,说话的语速很慢,看向猿阳的表情中也透露出和蔼和亲切。

    “那我就放心了!我没什么大事的,只是那风太过厉害得紧,身体还有些疼痛罢了!对了,风族长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猿阳再次咳了起来,同时满是疑惑和痛苦地看着白虎风鲤。

    “风族长已经有些累了,还是由我来为你解答吧!”熊廷一下子站了出来说道,然后抬手一指,一道白光便射入到猿阳的身体中。

    猿阳立马感觉全身如同着火了一般,血液在飞快地流动,猿阳看向自己的双手,掌心冒出红色的火焰。

    “不用害怕,这是给你疗伤的,坚持一下就好了!”熊廷的声音再次传来。

    猿阳听完也是咬牙坚持,终于猿阳感觉到全身的经脉的血液如泄洪一般在体内横冲直撞,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经脉竟然被拓展开来,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在全身流过,身上的疼痛感完全消失。猿阳舒服的长呼一口气,一道浓密的黑雾冒出然后便迅速化开消失不见。

    猿阳兴奋异常,满怀期待地看着熊廷,而熊廷也是为猿阳解答刚才的问题。

    “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人族所搞出来的鬼!这个世界的规则是不完整的,因此自然有方法将之破坏,人族无时无刻不想让我们屈服投降,我们来时你所经过的沼泽和沙漠也都是人族的成果,我们为此已经斗了有上万年之久!“

    ”以前我们倒也能势均力敌,只是最近人族已经逐渐占了上风,怕是再过数百年,这里就要不复存在,而我们也要化成尘土了吧!尽管万物的归宿都是尘与土,但我还是不甘啊!”熊廷有些感怀也有些激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