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柠檬精贵妃-> 四十六章:作天作地

四十六章:作天作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个丫头是新来的吗,本宫在寝殿内歇息呢,你进来打扫是几个意思!”

    “你们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嫌吵得慌吗,本宫耳朵都被你们搅得不得安静。”

    主子有了身孕,永福宫内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皇上都不敢大声对主子说话,她们这些当下人的哪里来的勇气啊。

    玉竹姑娘说的是过了五六个月就会好的,她们只需要在忍耐两个来月,时间不会太长的,这些折磨都不算的什么的。

    成大事者方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奈何,这话说给外人安慰自己听还好,真到自己头上太难了,摊谁身上谁知道啊。最关键是主子的脾气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吃透了。

    没怀孕之前主子虽然平日里爱冷着一张脸,但是她是这后宫中最能辨清是非的主子了,现在,虽然每天笑眯眯的,典型的笑面虎一类的。

    “今日这殿内打扫的人怎么如此没轻没重的,脚步声吵的本宫耳朵疼!”

    “..........”

    茯苓在一旁赶紧给了那洒扫宫女一个眼神,那丫头立马站在了原地,不敢动。

    但凡能够分下来到各宫内伺候主子的宫女们都是经过管事嬷嬷**好了的,而且偌大的屋子内静悄悄的,那脚步声真的是微乎其微。

    整日的不分青红皂白的胡乱冤枉人,针眼大小的事情都能被放大百倍,就单单的洒扫的宫女步子稍微重了那么一点儿,她都要计较,而且还要规定人家必须在多少步子内打扫完殿内卫生,要了老命了!

    一向大体的主子怎能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茯苓到现在都忘不了那个宫女惨白惨白的脸。一百步之内打扫完,这偌大的宫殿一百步她都走不完,大侠一扫没他也办不到啊!

    这些诸如此类的小事情,茯苓被下面抱怨的人搞的头炸,但,她也不能对主子说些什么。

    主要是她这边还未开口,主子就能拿出孟姜女哭长城那劲头,哭给她看。

    就前天的时候主仆俩晚上来了个促膝长谈。

    她们主子开口点题,“茯苓最近本宫脾气是不是过于矫情了啊!”

    她认同的点了点头,可谁想,在抬眼主子两行清泪挂在了面颊上,让人好生怜惜。

    主子自知矫情过头,但就是不加改正,这大概就是有恃无恐吧,知道我们敢怒不敢言。

    茯苓坐在矮凳上接二连三的叹气,一个头两个大了,关键时刻那几人全都躲出去,没一个能够指望上的。

    “咱们主子应该是平时压抑天性太久了,这次孕期让她全部释放出来了。”

    连翘和玉竹伴着柠溪一同长大的,要说最了解的主子的还属连翘。

    “咱们做宫女丫鬟的还是要多体谅体谅主子啊。”

    她连翘不仅了解主子,她还会说一嘴漂亮话。

    “茯苓!”

    得来,主子午睡醒了。

    祈求皇上能够早点处理完政务来陪主子。

    外面一众人同祈求。

    其实,茯苓最期望的是皇上能够晚上就寝的时候来陪主子,不然她真的从早到晚睁开眼睛都要伺候在身边,身子真的吃不消,怕是主子生完小主子她就要英年早逝!

    柠溪刚才就已经睡醒,这短短半个月来她自知有些折腾宫人们了,搞得最近连翘她们都绕着她跑,就只有茯苓和云芷,一个安稳的负债她的起居,一个尽责的守着小厨房。

    茯苓进门见主子垂着头靠在外间的榻上,心里不由咯噔一下,难不成她刚才在外边站的太久了,耽误些时辰,又惹恼了主子心情。

    现在的茯苓不怕主子发火不怕主子体罚就怕主子对着她泪挥洒。

    许是茯苓在一旁思索太久,柠溪察觉到来人,抬着头盯着她,肉眼可看的这丫头瘦了,如去御膳房帮工那阵子了。

    柠溪摇着头无声的笑了,可见她这段时间是有多过分了。

    茯苓回过神看见主子笑意正浓,而且,“主子您?”

    “这段时间难为你了。”

    “危机警报解除了吗?”

    柠溪噗嗤一笑,“你主子我就是这半个来月多沉思了些,以后多出去走动走动散散心情。”

    茯苓心中舒了一口气,“不是说要等两个月的嘛!”

    “怎么?你还乐在其中了!”

    生怕主子再作天作地,茯苓连忙摆手,不不不,她一点都不乐在其中。

    “行了,扶我起来咱们去外面溜达溜达,躺了这一会儿觉得身子有点僵。”

    柠溪是真的想活动活动身子骨了,按照敬事房记载她现在的身子三个半月不到四个月就这样。

    想想到六七个月的时候,往后会越来越笨重,柠溪有点怀疑自己揣着的是双黄蛋,皇家最是忌讳,双生子是厄运的象征,代表着一个朝代要被颠覆,柠溪恐慌,她克制吃食仍是觉得三个月不该凸显孕肚。

    但也不好说,现在月份也不浅了,她反反复复为自己切过脉,就是单胎,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个女孩 。

    再者她哪里就这么幸运了,一下子揣两个,哪里想来的美事。

    或许是日子弄错了,她现在莫不是已经四个多月了,这孩子是在皇上击败祁王一众回宫之时怀上的!

    那段时间她和皇上的同房比较密切,这倒是吃不准的事情。

    柠溪在院子内边走着脑子里思想逐渐涣散,开始往前推算起日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