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柠檬精贵妃-> 四十九章:情诗之罪

四十九章:情诗之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柠溪迷迷糊糊睡去前仿佛听到了萧承衍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心悦她!”

    但是,醒来之后摸着另一边凉凉的被褥,应该是她做梦了。

    萧承衍没想到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结果被人当成是一场梦遗忘了!

    “娘娘您醒了,这会大皇子也在殿内呢。”

    萧夜从得知她怀孕几乎是三五天的往她永福宫内跑,柠溪刚开始还对这小家伙产生了母爱,但是时间一久,看的时候长了,对他那张无害的小脸起了免疫,也就不是特别的期待他了。

    “先打些水来,伺候本宫梳洗吧。”

    茯苓没二话,挥手对着几个宫女让她们下去准备,“主子今日睡的时辰有些久,夜里怕是不好安睡啊。”

    “唔~”柠溪每次来清心殿也不知这地有什么魔力,惹得她指定要在这里睡无疑。

    “无妨,夜里若是睡不下本宫给肚子里的小公主念点诗词,熏陶熏陶她。”

    以后追男孩子的时候也能写出哄人家欢心的词句来。

    茯苓不知主子这般是何操作,但也没细细询问,因为清心殿的小宫女打来了温水。

    柠溪这边洗好打扮完毕,从内殿出去正巧看到萧承衍在考较萧夜。

    这样的场景很是个做爹该有的样子,辅导孩子功课,教导孩子认字。

    不过两人心思都不太在书本上,柠溪刚出来往边上一站,这二人齐刷刷的抬起头望向了她。

    柠溪见此,干笑两声,说道:“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没有。”萧夜三两下就脱离开父皇跑到了柠溪身边,本来就是为了等小妹妹的,不然他才不愿意听父皇念那些四书五经,好生令人头痛。

    萧夜跟妹妹打完招呼,自觉地不去当那劳什子的电灯泡,从清心殿告退,反正他最喜欢的永远都是妹妹而已。

    本意想留大皇子一同用完膳的萧承衍,无法,只吩咐人送大皇子回住处。

    柠溪这一觉从程嫣然她们走后一直睡到了现在,午膳之前就睡过去了,睡前也只是吃了些点心,错过了午膳就这么睡到了傍晚,倒是结结实实的睡了个饱觉。

    用膳期间,柠溪想起了程嫣然说她与表哥的那段过往,原本还佯装板着的脸那是蓦的升起一抹羞红,绝色俏丽的面容上生出的为心爱之人所染上的红彤彤羞涩。

    女人啊,吃味。

    柠溪从进宫这一年多时日,这人从不见哄过自己,刚开始还常常跟自己唱反调,甚至把那难缠的宫人们都丢给自己。

    想到这里柠溪心里一突突,他该不会是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不过就是把自己当成他在后宫里平衡的权宜之人,现在他手中可堪用之人都与她有着密切的关系。

    这些日子的深情若都是做戏,柠溪心下一恼,说话的语气也带上了往日里从未有过的冷气,“臣妾今日听表嫂说了她与表哥的爱情故事,真是让人好生羡慕啊。”

    “啊?”萧承衍刚刚夹好的虾仁硬生生被吓得掉回了盘子里,“怎会生出如此心理来呢?”

    萧承衍如何会想到女人吃干醋会吃到这种地步,并且他从小到大也从未遇到过会为他吃醋之人。

    “皇上难道没有感觉吗?表哥自年幼就晓得保护自己的夫人,表哥与表嫂的感情鹣鲽情深,皇上不羡慕吗?”

    他,萧承衍看着柠溪的脸,他到底该不该羡慕呢!而他清楚地感受到了柠溪心情就在一瞬间仿佛变了样。

    好在柠溪不爱钻牛角尖,为何要把别人的过错得失在自己身上呢。

    “怎么了,溪儿?”

    听见这声溪儿,柠溪缓过了神,瞧见萧承衍面上的关切之色,希望他并非是个演戏高手。

    “臣妾就是觉得好生吃亏,表嫂收到过表哥爱慕的诗词,人家任太医那厮在成亲后还给他夫人写过情诗呢,你呢,你一个字都没给我写过,连句情话都没跟我说过!”

    柠溪气哼哼的,若是被阿娘一个女人落后也就罢了,偏偏三表嫂有情诗,任泽成任太医的夫人也有。

    明明大家年岁相当,莫不是他萧承衍早就写过情诗送了别的女孩子,毕竟他大自己八岁呢,他娶媳妇的时候自己不知道在大西北哪嘎达胡乱窜着玩呢。

    这么一想柠溪心里更酸了!

    萧承衍心知她内心的想法只觉自己比那窦娥不冤,情不知所起,一颗心便直直的挂在了她的身上,现在眼巴巴的问自己要情诗,没说过情话?明明趁她入睡前刚刚说了呀,萧承衍憋着,看来情诗这件事情要早点提上日程,万不能让他家贵妃落于别人之后。

    可她刚才为何会突然变了颜色,恍若回到了刚进宫时那般。

    萧承衍这边他并不知道他的情诗还没着手开始写,萧夜第二日就将自己的大作送去了永福宫,还美其名曰是写给柠贵妃肚子里的小妹妹的。

    也不知这小人从哪里听见她喜欢情诗来的,这刚用完早膳就眼巴巴的送过来。

    如今的萧夜已经搬离了宸栖宫去了皇子所,虽说没了母亲的关怀孤零零的一个人住,但,萧夜挺乐得自在的,毕竟前世梦中他一直未曾离开宸栖宫,到死都是在那一方小天地中。

    而今的他已经并不需要母亲的关怀亦或是父皇的关心,他只想这辈子能安安稳稳长大,呵护着妹妹,看她结婚生子,护她一世无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