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有毒:冷王爆宠上瘾-> 第497章 控诉

第497章 控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样的顺水人情是很有好处的。

    就好比现在袭王已经开始明目张胆地帮她说话了。

    “司马大人这样做是为何,老百姓在这里是有知情权的,况且司马大人不是说这位唐大人是当街将令公子赐死的吗?那么,这些老百姓便可以给大人作证啊!”

    司马南枫露出难为情的表情,“难道刚刚家丁的话还不够吗?”

    “当然了!”

    唐风轻斩钉截铁地看着他:“大人以前和人谈事情的时候,家丁都会在场吗?”

    司马南枫不说话,唐风轻边看着第一个家丁,“你们大人和别人谈事情的时候,都有其他人在场吗?”

    家丁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老爷沉默的背影,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可以说你是藐视这公堂,藐视侯爷。到时候就不是你做假证这么简单了。”

    唐风轻的话音刚落,另外一个家丁便问:“大人,做假证会怎么样啊?”

    “我不知道叶云国的法律,但是在大夜的话,做假证其罪当诛啊!”

    这样的威胁对司马南枫可能不起作用,但是对这些目不识丁的家丁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看着他们面面相觑,有苦难言的模样,唐风轻立马补充道,“要是你们坦白的话,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我坦白!司马大人和别人谈话的时候,从来不会让任何一个下人在旁边。”

    想来也知道,这种私相授受的事情,怎么会让无关紧要的人在旁边呢?

    “那我也坦白!这次做假证是司马大人要我们做的,说是事成之后给我们每个人五十两银子。”

    “我,我也有话要说,司马大人还说了,要是我们不做的话,就叫我们和我们的家人吃不了兜着走!”

    司马南枫凶狠地瞪了他们三个一眼,真是不争气的东西,被人这么一吓唬就什么都说出来了。

    “侯爷请明鉴,这一定是这个女人把我的家丁买通了,所以他们才在这里说假话袒护她。”

    司马南枫言辞凿凿,丝毫不肯认输。

    唐风轻道,“那么烦请大人拿出我和他们认识的证据,要么就请大人拿出没有说过这句话的证据。”

    “我……”

    司马南枫的确是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没有做过自己已经做过的事情,他的气焰已经完全被唐风轻给压了下去。

    外面看戏的老百姓们这时候也看出了一些端倪,现在堂上做的这个大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但一定不是站在司马南枫一边的。

    于是,第一个胆子大的人站了出来。

    “青天大老爷,草民是胡安南市卖鱼的,于老六。请大人给草民做主啊!前两个月,草民刚刚娶了妻子刘氏,可是这个司马大人垂涎贱内美

    貌,每日派衙役来草民的摊位前闹事,草民家中还有身患重病的八十岁老母,刘氏看不过去,便随了司马大人。但是司马大人,司马大人每夜都要求贱内去司马府,后来才知道,不仅仅是司马大人糟蹋了我夫人,就连他那个傻儿子,也糟蹋了我的夫人。就在三天之前,我夫人终于受不了在家里悬梁自尽了!青天大老爷,还请你给草民做主啊!”

    于老六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司马南枫见情况不对,赶紧破口大骂,“你这大胆的刁民,竟然敢诬陷本官,赶紧说这个恶女人给了你多少钱!”

    “青天大老爷,我没有诬陷司马大人。夫人走之前告诉我,她曾经抓伤了司马大人的背,当时鲜血不止,司马大人因此还狠狠地打了她。我相信司马大人背上还有这样的疤痕。”

    “仵作。”

    袭王隐忍着愤怒,根本没有给司马南枫一点解释的机会。

    这已经不在袭王的隐忍范围之内了,有这样的人在下面为官,简直就是再给自己的妻子添麻烦。

    将心比心,若是有人对叶云弦做出这样的事情,袭王一定把他的祖坟都给刨了。

    “大人,这于老六说得没有错啊!刘氏的事情我们整个南市都知道,他们一家也是真的可怜。可是这胡安可怜的却不仅仅是他们一家。我的侄子叫彭三,是南市的一个屠夫。他人长得五大三粗,和外面这位将军有几分神似,平日里挥舞着自己的刀子,倒是叫司马大人不敢对他做什么。就是因为这一点,他才有福气娶到了我们这胡安最漂亮的一个姑娘,小名叫婉婉。但是这司马大人对婉婉贼心不死,他的人打不过我的侄子,变叫人在他吃的东西里面下药,得到婉婉之后,我侄子气不过,便去闹事儿,他就叫人把我侄子乱箭射死。为了掩人耳目,就说是婉婉和别的男人偷情,然后下毒杀死了自己的男人。我侄儿一家就这么没了,大人,这司马大人是真的罪大恶极!”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也跪在袭王的面前,希望心里的那根弦已经紧绷到了极致。

    “启禀大人,司马大人的背上已经有了一道血痕,的确是新伤,附和于老六所言。”

    “仵作,你到底是谁的人?”

    司马南枫没有想到,自己的仵作竟然背叛了自己。这么多年,他跟着自己也算是尽心尽力,怎么会突然背叛自己呢?

    “侯爷!”

    仵作突然跪下,把唐风轻都给吓了一跳。

    “还请侯爷被小的做主。小的妻子虽然没有被司马大人糟蹋,但是小的女儿,刚刚十三岁啊,就被司马大人和他的儿子给糟蹋了。”

    “天啊!”

    外面的百姓都感觉很惊讶,这个仵作在司马南枫身边做事,按照他们的理解,仵

    作应该不会被欺负才是。

    虽然仵作是司马南枫身边的人,但是从不和司马南枫同流合污,有时候还会提前通知姑娘们跑走,也算是一个好人。

    现在听着仵作忍着眼泪说出这样的事情,所有的老百姓都激动了。

    “狗官,去死!狗官,去死!狗官,去死!”

    外面的老百姓越来越愤怒,眼看着场子就要压不住了,袭王终于拍响了今天的惊堂木,“大胆司马南枫,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侯爷,这些都是他们冤枉我的,这个仵作想做我的位置,你们没有证据啊!”

    刚刚唐风轻找他要证据,现在他也找这些人要证据。自己伤害过的那些女人大多数都已经死去,剩下的也疯的疯,傻的傻,要是真的有不长眼出来作证的,那边是丢自己的脸,丢自己夫家的脸。没有人会愿意这么做,为了一件已经过去的事情,再把自己的下半生给搭进去。

    “我有。”

    仵作闭着眼睛,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唐风轻突然想到了什么,“大人要是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的。”

    那个孩子才十三岁,若是真的有什么证据的话,那边是毁了一生的。唐风轻已经隐隐约约猜出来那是什么了,所以更不愿意让仵作说了。

    “唐大人,你是一个好人,你为民除害,若不是你,我们胡安老百姓还不知道要受多久这样的苦。他们两父子荒淫无度,只要见到漂亮女人便走不动道,精,虫上脑的时候,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这里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甚至连告状都无处可去。今天侯爷在这里,干脆把所有的冤孽都洗刷干净吧。”

    这的确是一条汉子啊,忍辱负重这么久,一定很希望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吧。唐风轻点点头,没有再阻止他。

    “启禀侯爷,这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和夫人有一个小儿子,这个小儿子其实不是我和我夫人的,而是,而是我女儿和司马大人的。”

    “禽兽!”

    也不知道身后是哪个老百姓先扔出了一个臭鸡蛋,很快,无数个臭鸡蛋都往司马大人的身上砸过去。

    那个味道简直了,唐风轻屏住呼吸,慢慢往后退,却在无意之中悄悄地撞上了一个戴着斗笠的人。

    “谢谢。”

    唐风轻看着他放在自己肩上又拿走的手,心里突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身后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熟悉。

    难道,难道?

    唐风轻的眼泪已经慢慢开始蓄满眼眶,她回过头,身高的察觉刚好让她看清楚斗笠下面的那张脸。

    那张脸,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那一张脸。

    “嘘。”

    是他给自己说的第一个字,唐风轻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努力把眼泪给逼回去。

    他在,他在,他

    还在。

    没有生自己的气,而是来找自己,而是暗中保护好自己。

    唐风轻很开心,开心到差点忘了自己是在何地,正在经历着何事。这里的人和事慢慢地在她的脑海里变得不存在,渐渐地她只听见他们两个人的心跳,慢慢地融为一体。

    袭王瞥了这边一眼,发自心底地翻了一个白眼。

    果然杜子誉的话信不得,什么叫做我就远远地看着她,什么叫做我不会让她发现自己,全部都是在放屁。

    此时此刻,袭王特别想问一问杜子誉,他头顶上的这个斗笠是不是有点儿热。

    (本章完)

    还在找"嫡女有毒:冷王爆宠上瘾"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