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汉钢铁直男-> 第一百四十六章 嚣张跋扈是薛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嚣张跋扈是薛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好,人都分开了,那就开始执行惩罚吧。”

    吾丘寿王叹了口气,要不是学子们太过分,谁也不想这样。

    高台上的太学官吏是知道要揍学子的这件事情,所以当吾丘寿王说的时候,他们就都下到台阶之下。

    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这三千多考生围在广场,然后挨个揍他们。

    现在看起来太学的人手严重不够。

    之前吾丘寿王为什么要拖半个时辰,就是为了去请人帮忙。

    刘彻新组建的羽林军就在杜县附近操演,带兵的人是薛仁,张远的老部下了。

    虽然上次田蚡派人暗杀张远之事让薛仁受到了刘彻的敲打,但是薛仁也因祸得福,成为了期门军的统领。

    吾丘寿王当真以为张远有刘彻的命令,于是就自作主张让人去杜县城外将三千羽林军将士给请到了太学来。

    三千步履矫健,阵型整齐划一,装备精良甚至人人都有自己的战马。

    骑兵进城远比步卒入城给人的震撼更大,还好这三千羽林军士卒的年纪不大,也未从上过疆场,一股子气势只是经过训练操演那是凝结不起来的。

    每一支铁军必定要经过血的洗礼,才能够铸造自己独特的军魂。

    三千骑兵在薛仁的带领下,行进到太学门口时就停了下来。

    受到吾丘寿王的嘱托,他们会在适当的时机进去,然后给太学这些刚刚入学的学子一个惊喜。

    很快这个时机就到了。

    一名太学官吏匆匆忙忙的从里面跑了出来,脸上带着些许忐忑,很多人都觉得太学之事不应该与军人纠缠在一起。

    不过在劝说吾丘寿王的时候,吾丘寿王完全就是一副,没事儿,老子上面有人不用怕的态度。

    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会对太学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恐怕今日一过,明日朝会之上就全都是弹劾太学官员的声音。

    “将军,太学丞请您带着大军进去。”

    薛仁这家伙还是以前的纨绔形象,虽然多了些眉眼间多了些坚韧多了些冷峻,但本性还是喜欢凑这种热闹。

    不然这种事情肯定先要给刘彻打招呼,就算不给刘彻打招呼那也要先上报中军府吧。

    “行,将士们随本将军进去看一看那些酸腐文人。”

    薛仁一挥马鞭,驱赶着身下的战马就踏入了太学的门槛。

    随后三千羽林军将士也无一人下马。

    说薛仁冲动他也冲动,但是这般举动还是是能够看得出来薛仁不是一个傻子。

    若是全军下马,那就是将羽林军摆在了太学之下,刘彻知道之后心里面肯定还会认为薛仁对张远怀有敬意。

    怀有敬意这件事情没错,但是本来这次薛仁就出师无名在加上一些糊涂举动,刘彻会认为这敬意会让薛仁越过刘彻越过中军府直接听从张远一个太学令的命令。

    新组建的羽林军尚且如此,那么期门军呢?

    长安城周边最精锐的两支大军,一支大军拱卫建章宫,一支大军拱卫甘泉宫。

    刘彻就算再信任张远,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安全还有王太后的安全任由张远掌控吧。

    一旦刘彻心里面生出这种想法,清算就是不可避免的。

    而现在羽林军三千将士骑马进入太学,这是踩在太学一众官员的脸面上进到太学之中。

    换在平常那就是生死之敌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窦婴当御史大夫的时候,跟田蚡算是死仇吧。

    窦婴会骑着马进入丞相府么?

    刘彻去丞相府去见田蚡,不也得在门口下马车然后步行进去?

    今天也得亏是太学发生大事的时候,另外也是吾丘寿王有求于薛仁,要不然薛仁这么做了别人不会说太学官吏的不是,只会说薛仁太过跋扈。

    当羽林军骑着战马进入到太学之后,一众学子齐刷刷的回过了头去。

    这是要干啥?

    我们只是参加一个开学大会,怎么还来了一支大军?

    王卿看到之后,瞥了一眼高台上的吾丘寿王,心里面连连感叹道。

    ‘这要不是太学令的命令而是这太学丞自己做主,今日怕是无法收场了。’

    怎么一个太学全都是狠人啊!

    “薛仁将军!”

    “太学丞。”

    薛仁还没狂妄到骑着马上到高台。

    他在台阶下面的下马,然后步行上去与吾丘寿王并肩站在了一起。

    “可以开始了么?”

    “请便,除了那些站在一边的一百多名学子,其余的学子都违反了太学的规矩。”

    听完之后,薛仁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揍人可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啊。

    现在没什么机会上战场杀敌,教训教训这些酸腐文人也不错。

    “羽林军将士们!”

    “嚇!”

    三千羽林军将士齐齐下马,大喝了一声。

    这一声高喝,直冲云霄,头顶上的云彩都震散了几朵,学子们的心脏也随之猛然跳动了几下。

    大约在两里外的太学令府邸,张远正靠在椅子上寻思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出场更风骚一些,骤然听到这声猛喝,也惊了一下。

    “尼玛,这吾丘寿王特么的别给老子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啊...”

    很显然,张远的吐槽吾丘寿王听不见,薛仁也听不见。

    迫不及待的薛仁直接就对羽林军三千将士下了命令。

    “将士们,你们面前的这三千多太学学子违反了太学的规矩。

    太学内的人手不够,今日便把我们请来,略施惩戒就行。

    每个太学学子都要杖责十下,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我负责...咳咳,打死了太学丞负责!”

    吾丘寿王十分幽怨的瞥了薛仁一眼,玛德真的是没想到,有些人脸皮是真的厚。

    “将军,这样不太好吧。”

    薛仁嘿嘿笑了一笑。

    “无妨,不过是十板子而已,顶多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算不得什么大事。

    本将军还寻思太学令怎么突然就变得仁慈了,想当初他罚我的时候,可是用的鞭子。

    抽完之后,第二天就要让我参加训练,你知道训练流下来的汗水划过伤痕的时候有多痛么?

    老子现在是没找到机会,不过这些学子们虽然不受太学令待见,那也算太学令半个学生,打他们我可一点负担都没有!”

    好好好,你咋说的都行,吾丘寿王直接选择闭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