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仙帝-> 第一章,春暖花开温宁月

第一章,春暖花开温宁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晴空万里,秋阳耀空。

    金阳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北蒙市新华区万达小区三单元B区5楼26号房间,二室一厅的房间主人温宁月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目,又揉了揉眼睛,揭开被子就要准备起身了。

    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手机,大夏国时间早上7点20分。

    温宁月摇了摇头,捋了捋昏昏沉沉的脑海思绪。

    “做这个梦都十几年了,也去医院看过,也没什么个不正常的啊!”

    她自言自语接着道:“原以为那几个大佬打来的光是什么好东西,还不是啥用都没有。”

    她又想到,曾经梦中某些道门天师的修炼过程,自己铭记在心,等到梦醒后,于现实世界中也尝试着修炼过,最终得出了结论:唬人的东西,没啥用!

    叮叮叮!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一阵短促的铃声。温宁月低头一看,是北蒙市朝廷发的,说最近流感频发,让广大市民注意流感的问题。

    简单了解短信的讯息,温宁月又躺在床上。

    嗯!果然还是床上舒服。周末吗!该休息还是得休息啊!

    不过,此刻的温宁月已经是睡意全无。她就这样躺在床上,刷着“娱乐头条”、“北蒙大事”等快餐文章。

    刷着刷着也就忘了时间。

    突然,温宁月大叫一声,“卧槽!”

    她看着手机屏幕右上角的8点15分,有些心慌。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一跃而起,然后跑向洗手间。边洗漱的同时,一边想着今天答应了李阿姨要去敬老院帮忙的事情。

    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行装,温宁月便拿着一沓志愿者帽子出了门去。

    ……

    北蒙市,青山敬老院。

    一个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和十几个志愿者站在门口,或有闲谈、或有翘首以盼者。

    中年妇女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表情有些无奈。

    “嗨!同学们,李阿姨,不好意思哈。堵车!堵车了。”

    远远的,一阵声音自马路对面传向敬老院大门口。

    闻言,众人齐齐看向对面马路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一身黑衣运动装的女生,肩上扛着一杆裹住旗帜的旗杆,右手拿着一沓红色志愿帽。

    中年妇女见着来人,无奈面容放缓,大声喊道:“温宁月,快过来。”

    “来了!来了。”黑衣女生,也就是温宁月,连忙应道。

    左右望了望来往车辆,温宁月小跑过去。

    “嘿,大家好啊!”

    温宁月打着招呼,然后将手中的帽子和旗杆交给两名志愿者。

    “小月,你看看这都几点了。”

    李阿姨埋怨了一声。

    温宁月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华国时间9点30分。

    她苦笑着挠了挠头,赶紧然后给众人赔礼。

    李阿姨摆了摆手道:“这次就算了,记住下次一定要守时哦。咋们也就不耽搁时间了,人家北蒙大学的学生们还等着呢!”

    温宁月连声回应道:“是是是!下次一定守时。来来来!我们都把帽子戴好,把旗帜展开,拍照了。”

    说罢,众人一起戴好帽子,展开“北蒙大学志愿者联合会”的旗帜,摆好了pose。

    咔的一声后,拍照结束,众人便进了青山敬老院。

    李阿姨与北蒙大学的志愿者负责人已经和敬老院的院长做好了交接工作。

    下一刻,青山敬老院服务中心出来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便领着众人进入宿舍大楼开始进行慰问活动。

    众人开始分组,三人一组,温宁月运气好,分到了两个萌妹子一组。

    有条不紊的志愿者慰问活动开始进行。

    敬老院和养老院不同,敬老院的老人们大多都是孤苦无依者,是特困供养户。

    国家发放的特困供养金拿给老人们,然后老人们直接交给敬老院,在这里过着余生。但是,青山敬老院的福利还不错,每个月还会给老人们发放一百块左右的零食杂用费。

    慰问的同时,温宁月向着分到自己一组的两位北蒙大学的女学生介绍着敬老院的情况。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

    突然,有一阵呼喊救命的声音传来。

    温宁月一个激灵,然后和两个女同学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三楼。

    等到温宁月三人到了救命传来的地方时,整个三楼已经是凑满了人。都是些体弱的身子骨,三人没办法再移动,只能是在过道中等待着消息。

    “有没有医生啊?有没有医生啊?”

    这时,又有焦急的声音从过道深处传出来。

    “我!我!我是医学院的。”

    温宁月的身边,其中一位北蒙大学的女学生大声回应。

    见状,温宁月赶紧大声喝道:“这里有医生,大家快让让。”

    瞬间,熙熙攘攘的人群分开一条生命通道,温宁月和两人赶紧跑过去。

    青山敬老院,宿舍楼,305号房间。

    三人进门便看到,简单的房屋里挤满了人,床铺上,躺着一个老妇,捂着自己的胸口,面色苍白,脸上布满了冷汗,浑身在战栗。

    “这是急性心肌梗,大家散开些,病人呼吸有些困难。”女学生刚进屋就呼喝众人。

    闻言,屋内众人赶紧分散开来,或有将窗户开得大点的,或有退出屋内,将空间腾宽敞些的。

    然后,女学生便开始进行应急处理。

    不大功夫,在女学生的一番应急处理后,老妇终于是度过了危险期,面色也好转许多。

    女学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站起身向着敬老院的院长说:“罗院长,老奶奶经过我的应急处理后,算是度过了危险期了,不过你们还是赶紧送往医院再关注一段时间,毕竟老奶奶年纪大了,这种折腾对身体的负荷也挺大的。”

    青山敬老院的罗院长立即点了点头,然后通知众人,说这里没什么问题了,让众人各回各屋。

    温宁月看着床上躺着的老妇,似已沉沉睡去,默默退出了屋子。

    一众志愿者们也都默默退出了屋子,将这里交给青山敬老院的住民。

    温宁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华国时间上午11点47分。

    她和李阿姨低语说了几句,李阿姨便招呼着众人准备离开敬老院,一起去进行午餐。

    离开敬老院之时,罗院长再次感谢了救人的女学生和大家,并说道自己已经联系了救护车,很快就会来接病人入院治疗。

    午餐之后,众人便都各自散去。

    温宁月是最后一个出餐馆的,她负责公司的财务,结了账之后,便走出餐馆。

    “小姐!小姐!”

    突然,她听到背后有人叫住了她。

    “有什么事吗?”

    温宁月问道。

    “小姐,你的钱包掉了。”

    温宁月转身便看见一个服务员微笑着用双手递过来一款镶水晶珠的粉色钱包。

    “谢谢!”

    温宁月微笑道谢后,赶紧向着前方追去。

    “李阿姨还真是心大,钱包掉了都不知道。”

    叮叮叮!

    就在温宁月嘀咕着追向出租车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李阿姨,你钱包落下了。”

    “嗯,小月啊!我就是因为这个才给你打的电话。”

    “那你现在在哪啊?”

    “我都在车上了。”

    “那这钱包我现在就给你送过来?”

    “车上怎么送?这两天放假,你也不用来公司了。好好休息两天,钱包这两天就放你那了!记得替我好好保管哦!”

    “那好吧!”

    “嗯!小月谢了。”

    电话挂断,温宁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径直走向公交车站。

    ……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温宁月将在超市买的菜放进了冰箱,然后倒在了沙发上。

    等到一觉睡醒,已经是傍晚五点半了。

    “还是沙发上躺着舒坦啊!”

    温宁月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继续躺着。她拿起一旁桌上的手机,拨通了弟弟的电话。

    “喂!姐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出一道憨憨的声音。

    “怎么?没事姐还不能给你打电话了?瞧你这话说的。”

    “没没没!哪能啊!姐您啥时候都能打电话的。”

    “这还差不多。”温宁月笑着继续说,“今儿周六,你过来我这吃饭吗?”

    电话那头沉默少倾后:“姐,今天怕是不行了。我们这边历史系有个聚餐。”

    “嗯!好的,记得玩开心点。”温宁月思忖片刻问道,“聚餐应该要花钱的吧!你还差钱不?”

    “够了!你上次给我的生活费还剩一百多呢!”

    “就剩一百多了啊?那我给你转点儿。”

    “不用了!姐,真不用了!”

    然而,温宁月并未听电话那头的拒绝声,果决挂断通话。他打开Q信app,看了一眼钱包余额:1235块。

    找到弟弟温华的Q信号,给他转了500块的红包。

    而后还发了一条信息:

    换季时节,自己注意点儿,有什么事情记得及时告诉你姐我。

    很快,便收到了红包被领取的信息通知,而且下面还有一条消息:知道了!姐姐你也是。自己注意身体啦!

    看着手机中的信息,温宁月有些愣神,神追往昔,忆起了那些年的辛酸往事。

    原本,她们姐弟的生活也算不错,不说富贵,可也算小康温饱。

    只是,高二那年,父母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肇事司机逃逸,至今未能抓捕归案。

    为了弟弟的生活和学业,她毅然退学,一个人外出务工。自此,一来一去便是六个春冬。

    如今,她的弟弟温华也读大二了。

    “要是当年没出那档子事儿,自己如今应该读研一了吧!”

    她喃喃自语,长声一叹。

    这些年,她也是看透了人情冷暖。

    自小她的成绩便是极好的,可是自父母出了事故,那些个亲戚便是各种找借口躲避她俩。若非无可奈何之下,谁又愿意早早便放弃学业,芳华17龄便只身一人在这社会闯荡?

    “富在远山有远亲,穷在近邻无近戚。”

    温宁月有些自嘲,不过片刻后她又摇了摇头,自顾自否定道:“不能这样想的,温宁月,你忘了父母以前说过的话了吗?”

    她忆起父母生前的话语:

    “人生数十载,唏嘘而已,无论何时何地,做个良善的人,不说以德报怨,且不得以怨报怨。非处不复地,还看春暖花开!”

    她直起身子,坐在沙发上,面色坚定道:“加油!温宁月,做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女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