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仙帝-> 第九章,惨烈的杀戮

第九章,惨烈的杀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窗外,秋阳洒金芒,微风乍起十月凉,卷起一地银杏叶,浅黄抹抹当空凌。

    窗未锁,有秋风携刺骨的寒浸透整座宿舍楼,温宁月身子微颤。

    一片银杏叶随风卷,飘进窗,宛转她身前。

    温宁月轻抬手,掌捧银杏叶。她额前发丝拂动,人仍徐徐而进。

    6楼3号宿舍楼门前,血腥味太浓,贯门而出,她掌心的银杏叶被吹落在地,沾上大理石地板上的黑红污血。

    右手握剑,左手攥拳,她踏着门前的污血转身,人便正对宿舍门,然后瞳孔收缩,眸光尽揽室内的一切惨景。

    她终究是正式踏出了直面末世的第一步。

    室内,背对她的丧尸突然嗅到了什么般,突然转身。

    它仅剩一只眼珠的眼眶都变大了一些,一刹那便张开了狰狞大嘴,向着温宁月直扑过来,速度太快了。

    温宁月提剑格挡在身前,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因为惯性,丧尸的身子瞬间撞击在对面的宿舍门上。

    砰的一声后,从对面的门内传出一阵惊叫声,这说明对面宿舍内躲着人。

    温宁月趁势,闪身进屋内。

    看着地面上的死尸惨状,她的胃再次涌动,产生一股恶心的呕吐感,所以她瞬间收起目光,将目光放在了室外的丧尸之上。

    但是,下一刻,她听到了天台处有响动声。

    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她的蛾眉一跳,蹙眉望了过去。

    果然,天台处有一只丧尸,从厕所出来。

    “遭了!”

    她低语一声,这局难了。

    室外的丧尸从地上爬起,再次向着室内的温宁月冲过来,同一时刻,天台处的丧尸也是冲了过来。

    温宁月急中生智,左手在身后的二层床护栏一拉,整个身子借势,一瞬上了二层的床上。

    两只丧尸瞬间到了床边,伸着四只手,抓向温宁月。

    丧尸的力量太大了,床被摇动的咯吱作响。

    好幸,它们并没有智慧,虽然有一千斤左右的力道,但是却不会运用。

    可是,哪怕仅仅凭借一阶的力量,两只丧尸的拉扯在瞬间就让这架二层铁床濒临崩解。

    温宁月占据高位的地理优势,双手握剑,向着其中一只丧尸的头颅猛然刺去。

    但,因为床的摇晃,她的身子不是太稳,所以这一剑直接落空,而她的整个身子更是瞬间失重,要落下床去。

    火石电光间,她左手在身后的墙壁上一推。一只踩在右边丧尸的肩上,再缩头防止撞上头顶的天花板,整个人一跃,又上了对面铁床的二层。

    在她离开原本的铁床时,只听到轰的一声,她原本所处的床已经崩解了。

    这时,她感到右腿脚踝处有一阵疼痛感,但是,不等她低头去查看的时间,两只丧尸又是冲向了她现在的铁床。

    这一次,温宁月化刺为削,成果便瞬间出现。

    她的力道很大,剑也足够锋利。一剑之下,一只丧尸的头颅被削去大半,黑血瞬间从伤口处喷溅出来,然后倒地没了动静。

    丧尸是没有智慧的,剩下的一只丧尸全然不知同伴的死亡,仍旧在抓向床上的温宁月。

    只剩下一只丧尸就要好对付许多了,所以温宁月直接跳下床。

    她踏在室内的黑红相间的血泊上,双手握剑。这一次,她的剑锋对准了身前丧尸的心脏部位,猛然刺去。

    但是,她的脚下却突然打滑,身子在瞬间失重,倒在地上。

    这时丧尸已经扑过来了。

    “完了!”

    倒下的刹那,绝望瞬间弥漫双眸。

    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将剑一竖,立在身上,然后闭上双眼,侧着头不敢去看。

    下一刹,她感觉到了肩头有一股疼痛感产生。

    “这是丧尸在撕咬自己了吗?自己就要死去吗?”

    她绝望想到。

    但是,她发现,在一刹那的疼痛感之后,身上再没了其他的动静。

    牙关紧咬,感受着左肩头钻心的疼痛,温宁月睁开了双眸。

    四目相对。

    她盯着身上的丧尸仔细看,丧尸面部狰狞,离自己的头部只有二十厘米左右的距离,从它张大的血盆大口中有黑色的黏状血将要滴落下来。

    她再看看左肩,丧尸左手的五道锋利黑指甲深深插入肩头。

    温宁月一把将身上压着的丧尸推在身旁,然后,她强自直起身子,走到寝室门处,关掉了铁门。

    她如今的状态很不对劲,面色苍白,特别是左肩有五个深深的窟窿,血淋淋,不停地流血。

    关上铁门后,温宁月长叹一口气,神色落寞,看着室内的三具尸体,心中空落落。

    她的眼神有些麻木,这次倒是没了再想呕吐的感觉,只是觉着室内的场景有些恶心。

    室内太过血腥,三具尸体,一具脑袋削去大半,一具心口插着一把长剑,一具血肉模糊仅存大半身子,躺在拥挤的室内,黑色和红色的血溢在地板上。

    这时,温宁月突然回过神来,眉关紧锁,望着左肩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感袭遍全身,她龇着牙,强忍着疼痛感。

    还有右腿脚踝处,深深的五道指甲伤痕触目惊心,自己的全身都被黑红相间的血液侵染,面部妆容早花,沾着血,森然恐怖。

    “辛亏进化者可以无惧尸毒的感染,不然自己恐怕也要变丧尸了!”

    她在心中这样想到。

    但是,她如今也不敢回去温华他们的寝室。因为,此刻她全身都是丧尸的血,感染力极强,普通人稍不留心便会有被感染的风险。

    温宁月走到阳台。

    她拧动水龙头,水瞬间倾泻而出,然后她拿起一条墙壁上挂着的毛巾,左手无力,所以她用右手打湿毛巾,清洗着左肩的伤口。

    每一次清洗她都极为痛苦,泪水下意识地流了出来,面部狰狞,疼痛感太强烈了。

    清洗了左肩后,她再清洗右脚踝处的伤口。

    然后,她回到寝室,扯出一块床单,用剑划成布条状。

    她先包扎左肩处的伤口,再包扎右脚踝处的伤口,一切做完后,她没再管身上的污血,怔怔然坐在床边。

    她在发呆,也是在回忆刚刚的惊心动魄的战斗,回味间,她开始后知后觉的全身颤抖,然后蜷缩着双腿,头埋在双膝间,坐在床上,无声的抽泣。

    一抹秋阳挂在天台遥远处的山头,阳光绚烂,洒进室内,照着室内的惨烈景象,落在温宁月的足间,将他的足影拉得极长,映射在铁门上。

    她重新打起精神,擦去眼角的泪珠,深深地呼吸一口混杂着血腥味的空气。

    拿起剑,强忍着擤鼻的血腥味走到丧尸身前,然后蹲下身子,划开丧尸的天灵盖,伸出手去摸索。

    接着,她在丧尸脑部取出了两枚紫色的晶核。

    她仔细打量着两枚晶核,晶核呈菱形状,婴儿拳头大小,通体亮莹莹的,内部似银河藏身其中,莹莹点点,很美丽。

    “这就是可以让普通人成为进化者的晶核吗?也可以让进化者再度进化,提升等阶的东西!”

    她喃喃低语,心中有些诧异。丑陋而狰狞血腥的丧尸,居然还会产生如此美丽的晶核。

    她想到了一句话,恶之极,有大善;丑之极,有大美。这应该就是丧尸的一种大美吧!也是全人类得以在末世之中对抗丧尸和各种怪物的大美。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为了生存,迫不得已在末世之中拿起武器。为了弟弟,为了父母的嘱托,我必须前进。我不愿负重而行,也不愿当高个子,但是,为了华娃子,我必须得坚强,要顶在他身前,为他遮风挡雨。”

    温宁月展目放向窗外,眸光拉得极远,望着那一颗挂在天边的夕阳,她仿佛挣脱了些什么。

    那一颗心,似乎悄然蜕变了。

    这一年,这个秋,很特别;这一日,有个人,收揽了秋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