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女仙帝-> 第十一章,黑夜

第十一章,黑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好了!这剩下的一枚晶核谁来服用?”

    温宁月招呼着众人过来。

    大家都是缳首相顾,一时间没人再来要这枚晶核。

    “我来吧!姐。”

    温华沉声说道。

    “不行!你体质太弱了。连刘晓鹏都差点坚持不过去,你怎么能行?”

    温宁月直接一口否决。

    “可是?”

    “不用可是了,想要成为进化者,意志是必须要无比坚定的,但是身体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等你的感冒彻底好了,再考虑吧!”

    温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温宁月批头就是一通教训。

    刘晓鹏这时候站了出来,说:“反正晶核也就剩下一枚了,我有个想法。”

    温宁月疑惑道:“什么想法?”

    刘晓鹏解释道:“刚刚我在生死线上走一遭后,发现身体是意志的载体,就算意志再坚定,若是身体这载体崩溃的话,转化为丧尸的概率也会很大。所以,我建议大家在这段时间等待朝廷救援的同时,不忘记坚持锻炼!虽然室内拥挤,但是我们可以做做仰卧起坐、俯卧撑之类的。”

    温宁月点了点头,室内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然后,温宁月就准备将晶核放回兜里。

    “月姐,我来吧!”

    就在温宁月握住晶核即将收回的刹那,马菲菲叫住了她。

    “你疯了吗?菲菲!这不行。”

    马菲菲的男朋友赵华立即制止她。

    “小赵子,你知道吗?我有我不得不去变得强大的理由!就像月姐对温华一样。我的家人都在家等着我!最后的一通电话你也在,他们目前虽然是安全的,但是以后呢?”

    马菲菲闭上双目,然后睁开,望着身旁的赵华说。

    “不行!要来也是我来。我去接你的家人,保护你和你的家人。”

    赵华搂着马菲菲,严词拒绝。

    只是马菲菲摇了摇头说:“我是体院的学生,你们之中有谁比我的身体素质要更好吗?”

    众人面面相觑,但是不得不说,他们确实被一个女孩子给比了下去。

    “不行!就是不行!”

    赵华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是说着不行,强行搂着她,不让马菲菲去接晶核。

    “要不?就让菲菲试试吧!”

    这时,温宁月沉默片刻后,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但是,月姐,菲菲她?”

    “你看,月姐都相信我能行的!你还不相信我?小赵子,狗子!你变了啊!”

    马菲菲笑着打趣道,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这次,赵华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搂着她的手没有松开。

    马菲菲一把扯开他的手,然后接过温宁月手中的晶核,说:“好啦!就相信我吧!老刘可是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我可是好运自然来的。”

    接着,这个有魄力的女孩子洗干净杯子,以同样的方式高温融化晶核。

    马菲菲端着杯子,环顾了室内的众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在赵华的脸上。

    她展颜一笑,说:“不用那么凝重的表情了,鹏哥都成功了,我一定也没事的。”

    然后,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一口吞下紫色晶核液。

    窗外,夕阳挂在山头,就要落山了。昼夜交替的时刻快至,最后的一抹余芒洒进这间寝室,然后阳光将彻底消逝。

    所幸,电未停。

    杨磊打开寝室的灯光开关,白炽灯的光瞬间充斥整个寝室。

    痛苦的呻吟声太凄烈。

    地板上的马菲菲被赵华紧紧搂住,正产生和刘晓鹏几乎一样的进化,过程的痛苦,从一系列的面部变化清晰可见。

    众人都是看得揪心,特别是刘晓鹏,他体验过,所以深知进化过程中的痛苦。

    一个女孩子,能够挺过来吗?

    谁都在怀疑!

    到底是怎样的痛苦,才让一个女孩子的表情至此,面部扭曲得吓人。

    时间如若度日如年,一秒一秒过去。

    一切,总算有惊无险。

    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清洗着浊污的大地,碎碎声音不绝于耳,天色蓦然黑下来。

    大夏国时间,10月23日傍晚6点55分。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马菲菲睁开紧闭的双目。

    她终于进化成功,成为一阶进化者。

    马菲菲并没有站起身来,而是伸手摸着赵华的脸庞,轻声且自信地说:“都说了,我可是很强的。当然,月姐更强!”

    她笑着轻声说,尽管声音很虚弱,还是拍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马屁。

    温宁月摇了摇头,说:“好了,如今我们这里有三个进化者了,安全总算多了些保障,我觉着,我们要争取在朝廷救援到来之前尽快地提升自己。所以,明天我们可以试着多取一些晶核。”

    温华闻言,立时反对道:“不行,姐,你还有伤,时间可以往后延长一些,但是明天绝对不行。”

    温宁月摇了摇头说:“我的伤,问题不大的。”

    这时,刘晓鹏伸手说:“我和马菲菲现在都是进化者了,明天我和她去就可以了。至于月姐你,你明天休息吧!”

    温宁月拿起床边放着的玻璃水杯,喝了一口水,说:“你和菲菲?太危险了。虽然你们成为了进化者,但是丧尸也属于一阶进化者的层次,而且它们没有思想,没有恐惧和累的概念。如果只是一只丧尸倒还好,要是像我今天遇到两只丧尸的话,很危险。”

    她接着说:“我是二阶进化者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你们才刚刚进化,是后天进化者,只有一阶的层次了。”

    一时间,室内的人闻言都是有些沉默,气氛凝重。

    虽然有了三个进化者,但是主力负伤,局面只能说是足以自保,想要走出去,似乎还是有些力有不逮。

    “月姐,我再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吧!”

    马菲菲想到了温宁月伤势,觉着她自己之前的清洗,会不会没有将伤口清理干净。

    温宁月点了点头,说:“也好!如今你也成为了进化者,不怕感染了。而且,我也觉得伤口怪怪的,有些痒痒的,你来帮我看看。”

    然后,马菲菲让众人散开一边,她拿着室内的医疗小箱子,让温宁月坐进床内,自己再钻进去,拉好床帘。

    她轻轻将温宁月的宽松卫衣脱下,然后解开包扎的染血布条。

    肌肤如雪,映在马菲菲的眸前。

    只是此时,马菲菲拿着消毒水的手却突然止在半空,她愣住了,有些不解地望着温宁月。

    温宁月见马菲菲望着她的左肩,疑惑问道:“怎么了,菲菲?是伤口吓着你了吗?五个窟窿确实有点吓人。”

    马菲菲摇了摇头,将举着消毒水的右手缓缓垂下,回答道:“月姐,这不对啊,你这伤口不严重啊!”

    温宁月闻言,看向自己的左肩。

    突然,她也是惊讶出声:“这伤口?快要愈合了!”

    她看见,原本甚至需要缝针的伤口此刻仅剩下一小部分,而且,剩下的部分伤口,也正在慢慢愈合。

    温宁月心中暗想,怪不得自己觉得伤口痒痒的。

    马菲菲想了想,说:“说不定,这就是进化者的优势吧!除了身体素质的跃迁,伤口的愈合也要比常人快得多。”

    温宁月点了点头,说:“应该是这样的,基因的变化,也同样带动身体产生某些不可思议的变化。”

    然后,温宁月同样解开右脚踝的布条,看了看伤口的变化。

    两人看见,温宁月右脚踝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浅浅的五道划痕,却也是非常的淡。

    马菲菲笑着说:“这样看来,月姐你左肩的伤口应该会很快恢复如初,照这样的愈合速度来看,最多半个小时而已。”

    温宁月也是点了点头。

    然后,她再次穿上宽松白色卫衣,拉开床帘,两人一起下床。

    “姐,你们说的什么很快就会恢复如初啊?是伤口吗?”

    众人都在室内,两人的讲话声也不低,所以一下床,温华赶紧问道。

    室内的众人也是都有些好奇。

    然后,马菲菲开始和他们解释,将伤口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这样说来,月姐明天就可以和我们一起出去了?不对不对,是我们可以和月姐一起出去了?”

    刘晓鹏有些激动,语无伦次。

    温宁月和马菲菲同时点了点头。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夜幕降临了。

    雨未断,仍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发出清脆的滴答声,落在阳台,水珠飞溅在阳台的防护石栏上。

    众人开始用晚餐了,因为食物珍贵,所以今晚都是吃的压缩饼干,而且控制着量。

    吃过晚餐后,大家闲聊了一阵。

    室内有一位二阶的先天进化者,两名一阶的后天进化者。这样的配置,在末世之初,算是无比好的了。

    所以,哪怕是在文明崩塌的末世里,大家的心情也没有太沉重。特别是刘晓鹏,已经在期待着明天的直面丧尸了。

    是夜,大家分配好了床铺,然后准备就眠了。

    只是,虽夜深,却又几人能眠?在这个黑暗的一天。

    今日,花开满城灿,花谢世界殇。

    今日,战火遍地延绵,丧尸的低咆不曾止。

    夜幕中偶尔传出的一声凄厉绝望的尖叫,可是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凋零?

    末世降临,和平不再,所以……

    这个夜,极长!极长!

    这个夜,极难!极难!

    ……

    夏京市,总首府,书房内。

    钟为民身着一身中山装,端坐在书桌后的老藤木椅上,他的背后是一排整齐的书架,上面陈列着各类书籍和荣誉证书。

    这位老人年近70了,原本经过专人发师染过的头发在今天泛白许多。

    他取下带着的老花镜,轻轻放在桌上,然后从桌下的抽屉里取出一包香烟。

    撕掉透明烟封,翻开烟盖,从里面取出一支香烟,夹在右手食指和中指间,怔怔然,似追忆起了古旧往事。

    记忆画面里,那是一位老国手,叮嘱他不要再抽烟。

    所以,他便也听其劝告戒烟,一戒便是十五年。

    只是,他今天之所以重新拿起这支香烟,一切只因为他身上扛着的担子实在太重了。

    这位老人的肩膀,承载着六十多个民族的希望,一言一行都是一个时代的择向,他没有闲暇的时间。

    都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戴着的何止王冠啊?末世爆发,文明崩溃,他如今背负着的可是一个文明的火种啊!

    他太累了。

    所以,他回过神来点燃了这支香烟,抬起手,放在嘴间,深深抽了一口。

    嗯!多年未抽过,还是这个味道。

    香烟很便宜,那是当年他在军队时候的最爱。

    吐出一口烟气,望着烟气渺霭,他追忆起往事,是青年时候的壮志凌云。

    然后,他掐灭了香烟,拿起桌上的座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如今的时间:10月23日晚上11点57分。

    这个老人啊!还在为国而操劳。

    同一时间,全国乃是整个世界。

    庞大的机器运转更加猛烈,各个国家都是不停地下达着最高的指令,将一切资源聚合,集中人力物力,要度过这一场前所未有过的巨大灾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