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12:罚站

12:罚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下课,钟丽丽就冲过来,惊喜得跟夜星河打招呼。

    “你还记得我吗?是我啊!”钟丽丽兴奋的看着夜星河。

    夜星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友善得疑惑道:“你是?”

    “昨天在十字路口,是你救了我啊!你说红灯,让我小心,那个人就是我呀!”

    夜星河恍然大悟,昨天没太注意钟丽丽的长相,原来是她。

    “我想起来了,是你啊,还真巧。”

    同学们的目光都看过来,窃窃私语。

    “昨天真是太感谢你了,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昨天就认识了!我一直还想找到你跟你好好道谢呢,今天早晨还跟满月说起了你!是不是啊,满月!”

    “是是是。”程满月应和道。

    夜星河疑惑得看看程满月,看她的表情,没有跟钟丽丽说清是她让他上去拉住钟丽丽的。

    “这样吧,我中午请你去食堂吃饭!满月也一起来,怎么样!”钟丽丽热情道。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夜星河笑着说。

    钟丽丽激动得不行,和男神做了同班同学,程满月想也知道,夜星河和她是同桌,以后免不了要给钟丽丽当邮递员了。

    【你为什么没有跟她说明?】上课后,夜星河再次移过来纸条。

    【我以为以后不会再见了,就没解释那么多。】

    【那】夜星河想了想,还是写了【你再见到我,有没有很开心?】

    【挺意外的,不过你人挺好的,多个朋友有趣些。】

    夜星河画了一个微笑脸。

    ………………

    大课间二十分钟,

    程满月带着夜星河一起去图书馆领各科目教材,两人走在走廊上,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那个就是转校生吗,果然如传言中很帅啊!”

    “好高啊,皮肤竟然比女生还好,这可以直接更新咱们学校的校草了吧。”

    “明明我们班成绩更好,为什么他要分到三班去啊!”

    “他旁边那个女生不是程满月吗?他俩怎么走在一起。”

    “我真是羡慕死程满月了,能这么帅的男生做同桌!”

    程满月一路尴尬得听着周围的人议论,夜星河走在她身边,看着程满月不自觉得伸手挡住额头想要挡住脸,夜星河忍不住笑了,对于周围人的议论,他一脸满不在乎。

    路过七班体育班,好几个男生吊儿郎当得聚在门口,上下打量着夜星河,夜星河目不斜视得从他们中走了过去。

    图书馆,夜星河签字领了教材,加上各种练习册试卷册,高高一摞。

    “我来帮你拿一些吧。”程满月说。

    “不用。”夜星河笑笑,说:“这点东西,怎么还能让女生受累。”

    说完,便自己都抱了起来。

    两人原路返回,又路过七班门口时,一个圆寸头的男生,不怀好意得故意撞了一下夜星河的肩,夜星河怀里的教材撒了一地。

    “哎呀!”程满月瞪了一眼圆寸头的男生,嘟囔了一句:“没事找事,好讨厌!”说完赶快蹲下帮夜星河捡。

    夜星河毫不在意圆寸头的挑衅,懒得理他,便也蹲下来捡地上的教材。

    谁知,圆寸头听到程满月的嘟囔,一脚踩在了程满月刚要捡起的书本上,差点踩到程满月的手,他骂骂咧咧道:“死三八,你不要以为池炫罩你,我就不敢动你哦!”

    先不说程满月为什么要跟池炫扯上关系,光是圆寸头这一脚,程满月就气不打一处来。

    程满月咻得一下站起来,昂起头毫不示弱道:“同学,你就非要这么肤浅,扮演所有烂俗校园剧里欺负新来同学的讨厌鬼吗!还有,你说谁是死三八?这跟池炫又有什么关系!”

    写小说的程满月,脑回路当然跟普通人不一样,圆寸头搞不懂程满月什么意思,只觉得这丫头态度极其嚣张。

    “什么校园剧?你说谁肤浅?”圆寸头毫不客气得推了一把程满月,推得程满月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见圆寸头推程满月,夜星河一把上去抓住圆寸头的手腕往回掰,掰得圆寸头不停大叫。

    夜星河甩开圆寸头,说:“跟女孩子动粗,太没风度了吧。如果看我不顺眼,冲我来就行了,拿女生撒气,算什么男人!”

    旁边看热闹的女生,全都一脸崇拜得看着夜星河。

    此时,上课铃打响。

    圆寸头见自己没了面子,便指着夜星河说:“转校生,放学别走哦!”

    上课的老师来了,其他班的同学赶快小跑各回各班。夜星河捡起地上的书,拍拍上面的脚印,毫不在意得朝程满月笑笑,说:“走吧,上课去吧。”

    这节课是数学课,程满月拿出湿纸巾,帮夜星河擦去教材上的脚印。

    夜星河饶有兴趣得看着程满月忙活,这个女孩子,面对那种男生,竟然一点都不怯懦。

    书都擦干净了,夜星河将课本放进抽屉,看到抽屉里程满月的漫画书,没说什么,便直接往里叠放整齐。

    程满月移过来一张纸条。

    【7班是体育班,大部分都是男生,打架逃课是常事,男生们都不敢惹7班的人,你刚来又张扬,他们肯定看你不爽,放学,我带你从小门溜出去。】

    【我没事,不过,池炫是谁?】

    【池炫是上学期坐你这个座位的一个男生,也是个不良少年,人不坏,不过他这学期转学了。】

    【你跟他很好吗?他们说,他罩你。】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我跟他来往不多,因为他很少来上课,经常请假。】

    【看来我还要感谢他,如果他不空出来一个座位,我就没办法坐在你旁边了。】

    【你别贫了,你还是想想你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吧,7班的人肯定会经常找你麻烦。】

    【那让他们来喽。】夜星河还化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程满月!!!”数学老师敲敲黑板。“全班都在看黑板听课,只有你在低着头写写写,你是不是又在写小说!”

    秃顶数学老师说着,便朝程满月走了过来。

    程满月立刻藏起纸条,摊开自己的写作本子。

    数学老师走过来一看,气不打一处来,说:“上学期你数学考了40分,还有脸上课写这些垃圾东西,你以为你能成为作家吗?出来几个少年作家之流,就幻想自己也可以,简直白日做梦!本子给我!没收!!!”

    “老师,别!”程满月视若珍宝摁住本子!

    “给我拿来!!!你给我出去罚站!!!”秃头老师夺过本子,程满月低着头走出教室。

    程满月也听过同学的嘲笑,说她异想天开,老师不止一回泼过程满月的冷水,说她不务正业耽误学习。

    可是成为作家,就是程满月从小的理想啊。除了数学成绩,她每门功课都名列前茅,数学,她是真的学不懂,也放弃了。

    程满月百无聊赖得站在教室门外,看着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学生们,好像是七班在上体育课。

    要站40分钟,天啊,真是倒霉,不过还好没有被老师抓到纸条,不然让别的女生知道她和夜星河传纸条,指不定会传得多么难听呢。

    程满月无聊得踢踢腿,舒展下筋骨,心疼自己的写作本,那里可都是她的结晶呀。

    不一会,他突然听到数学老师在班上勃然大怒,接着,她看到教室门一开,夜星河也出来了,站到了她旁边。

    程满月惊讶得看着夜星河,努力压低声音说:“你怎么也被罚站了。”

    夜星河得意得笑了一笑,小声说:“我光明正大得看漫画。老头好生气。”

    程满月无奈道:“你刚转学来,干嘛这样,被他盯上,以后没好日子过!”

    “我无所谓,我想出来陪你!”

    “陪我?”程满月指指自己,“你脑子秀逗啦!”

    “还有40分钟呢,一个人多无聊,喂,我们也算共患难了!”

    夜星河满不在乎得笑着,程满月也无奈得笑了。

    初秋凉爽的微风吹着他们,两人一起靠墙站在,望向窗外的操场。

    夜星河转头看着程满月,问:“你在写什么小说。”

    “emmmm……就是超能力少年少女们。”

    “中二少年拯救世界吗?”夜星河笑道。

    “你才中二好吗!我是在书中思考讨论,如果一个普通人,同时拥有了碰触就能杀人,和碰触就能起死回生的力量,他会怎样做,如果这两种力量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这个人会不会疯魔,世界会不会大乱。”

    “碰触就能杀人,那还真是能实现很多完美犯罪,拥有主宰生命的力量,大部分人都无法合理利用吧!”

    “所以以个人之名和个人道德判断杀掉他认为的坏人,这种做法是正义还是邪恶,我也在思考。”

    “挺有意思的,写完给我看一下。”

    “好呀,你不笑话我就行!反正,我知道很多同学都笑话我。”

    “不被嘲笑的梦想,不值得奋斗,你做你自己就好。”夜星河看着前方说。

    程满月高兴地看看夜星河,被鼓励了,她的周围,除了钟丽丽无条件支持她,程满月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鼓励梦想。

    体育课,几个男生在露天洗手池边洗了把脸,便准备翘课回班。

    路过三班门口,看到程满月和夜星河在罚站,都挑衅得嘲笑他俩,挥挥拳头示意夜星河下课别走。

    夜星河面带不屑的微笑回击,看得程满月一阵紧张。

    “喂,你越这样,他们就会越挑衅。好汉不吃眼前亏,放学我们赶紧走。”

    “无所谓啊,要打架就来啊!以前既然池炫罩你,既然他转学了,以后我来罩你好了!”

    “不会吧,你看起来不像会打架的人啊!”

    “怎么?因为长得太帅吗!”

    “你还真是很臭屁诶!”

    夜星河笑得特别灿烂看了一眼程满月。

    两人就一直这样站着,当时,程满月没有什么感觉,在以后的时光里,程满月每次回忆起夜星河,都觉得他的出现,彻底填补了自己无趣的青春,因为他的出现,青春许多事情都没有遗憾,而他,却留给她了一个最大的遗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