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13:挂在门上

13:挂在门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午休的时候,钟丽丽开心得跑来,拉着程满月,要请夜星河吃饭。

    夜星河跟着她们走到食堂,食堂品种还算丰富,边上有一个小超市。

    “夜星河,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小炒也可以,我请客。”钟丽丽开心得说,目光总是瞟向夜星河。

    “我吃得很简单,什么都可以,你们两个,点你们喜欢吃的吧。”

    “我就自作主张点几个菜了。阿姨,给我看一下菜单,我要单点小炒。”

    程满月惊讶,钟丽丽面对男神,还真是大方。

    三个人坐在一起,钟丽丽点了四个菜,帮夜星河掰好筷子地给他,接着,又将一个鸡大腿夹给了夜星河。

    “谢谢你昨天救了我!”钟丽丽说。

    “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只不过举手之劳,你不用这么客气。”夜星河看着自己饭碗里的鸡腿,又看了看程满月,她似乎完全没有在意,正在认真挑着香菜。

    “你不吃香菜吗?”夜星河说。

    “哦,我一吃香菜就会头晕,很难受。”

    夜星河记在了心里,三个人开动了。这时,高盛端着饭盒经过,看了一眼钟丽丽,她正在春光满面得跟夜星河说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旁边的程满月,一直全神贯注的得吃饭。

    高盛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夜星河。

    钟丽丽和程满月抬起头,奇怪得看着高盛。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高盛对夜星河说。

    夜星河也抬起头,看到昨天这个情商颇低的自大狂,说:“昨天,我路过公园。”

    “不是,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高盛疑惑道。

    “哦,你是说去年的奥数比赛吗?”

    高盛恍然大悟,说:“果然是你!!!”

    “好巧。”夜星河礼貌笑道。

    高盛脸色一变,说:“有意思,你竟然来了我们学校。今年,我不会再输给你了。”

    高盛骄傲得走了,钟丽丽白了高盛一眼,说:“干嘛这个态度嘛,小家子气!”

    程满月惊讶得看着钟丽丽的态度巨变,以前,高盛在她心里可是完美的男神学霸。

    程满月惊讶得问夜星河,“去年高盛奥数拿了第二,他输给了你,你不会是第一名吧!”

    “都是过去式了,吃饭吧。”夜星河满不在乎得说。

    “天呐,夜星河,你好厉害啊!”钟丽丽满眼崇拜。

    程满月不解道:“你既然数学这么好,干嘛还要上课招惹数学老师,他应该拿你当宝贝才对!”

    夜星河笑而不语。

    “夜星河,既然你数学这么好,以后我不会的数学题,能不能随时问你啊!”钟丽丽说。

    “哦,好啊。”夜星河应和道。

    午餐过后,程满月和钟丽丽带夜星河参观校园,其实就是很普通的高中校园,风吹起程满月的马尾,夜星河根本没有听进去钟丽丽的讲解,眼里都是程满月鬓角的发丝和长长的睫毛。

    窗台边都是聚积的女生们,看着夜星河窃窃私语,钟丽丽很是得意。

    回到教室,程满月和夜星河被同学带话,数学老师让他们两个去趟办公室。

    想想就头大,肯定没好事。

    两人站在秃头老师面前,数学老师将程满月的写作本子摔在桌子上,说:“程满月,你是语文课代表,语文能考接近满分,数学连及格都差得远,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程满月低着头说:“不是的,老师,我是真的学不懂数学……”

    秃头老师气不打一处来,说:“不是学不懂,我看你是严重偏科,上课都拿来写这些东西了吧!你明天叫你妈妈过来,我要好好问问她你的数学要怎么办,你还考不考大学!”

    “老师,我妈很忙的,她经常加班到半夜,身体都快累垮了,这点小事,能不能就别叫她来了,我以后上课会好好听课的,我再也不上课写了。”

    “小事?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大事?考40分还是小事,大学考不上是不是小事?”

    程满月低着头,她最怕给妈妈添麻烦,昨天晚上妈妈又是做手术到半夜,程满月没有将丢自行车的事情告诉她,给她倒了杯热水让妈妈赶快休息。

    数学老师转头准备训诫夜星河,谁知,数学老师一改对夜星河的态度,拿着他的资料满意得笑着说:“夜星河,你连续两年奥数第一,虽然很厉害,但若是骄傲,就看不起基础知识就上课看漫画,这样很不对!”

    谁知夜星河鞠了一躬,诚恳道:“老师,其实我是故意这么做的。”

    “哦?为什么?”

    “因为,程满月是被我害到罚站的,其实,她上课没有在写小说,我们……是在传纸条。”

    “传纸条???”

    程满月倒抽一口冷气,这个傻子,为什么要这么说啊!

    “对,因为我今天刚转学过来,很多事情还不懂,比如去哪吃饭,去哪冲水卡,下课的时候没有聊完,上课我就写了一张纸条问她,她其实那时在回我纸条,怕不好跟您解释,就说是自己在写小说,是我连累了她,所以我觉得很抱歉,就假装看漫画,想跟她一起罚站。对不起老师,以后我们不会再传纸条了,请您原谅。”夜星河态度极其诚恳礼貌,

    谁知,数学老师竟然赞赏得点点头,说:“原来如此。念在你认错态度诚恳,这次就算了,程满月,本子还你,虽然这次不是在写小说,但是以后也不准在课上写这些东西。你不会的数学题,要多问问夜星河,如果月考再考40分,我要把你妈叫过来好好研究研究你。”

    “是……”程满月低着头应答道。

    两人走出教室,程满月一脸不解得看着夜星河。

    “数学老师出了名的严厉,他竟然就这么轻易得放过我们了!”

    “因为我认错态度诚恳啊!”夜星河轻松笑道。

    程满月如获至宝得抱着写作本子,还好没有叫家长给妈妈添麻烦。

    两人回到教室,教室有几个同学在睡觉,夜星河小声问道:“你为什么数学才考40分?”

    “什么叫才考40分,40分,我都已经很努力得在蒙选择题了好吗!”程满月说:“我真的一点都搞不懂数学。”

    “你平常午休吗?”

    “很少,午休我都写小说。”

    “那要不这样吧,以后每天午休,我给你讲前一天晚上不会的数学作业题。”

    “天呐,你不要这样虐我吧!”

    “其实数学很有趣的,你就把它当做解谜就好了,益智游戏,就这么说定了!”

    程满月有气无力得趴在桌子上,下巴抵着书,夜星河看在眼里,觉得她甚是可爱。

    放学的下课铃打响,程满月拉住夜星河,飞快跑出教室。

    夜星河无奈得跟在程满月身后,说:“我们干嘛像做贼一样跑这么快啊!”

    “你信不信,你再慢点,七班的人就要来堵你了,我带你从小门走,他们在班门口堵不到你,肯定就去大门口堵你了,你刚转来,他们不会认为你知道小门的!”

    程满月背着书包使劲跑着,两人来到小门一看,小门锁着根本没有开放,上面挂了个牌子:后门施工,暂不开放。

    “天呐,老天不会真要绝我们的路吧!”程满月垂头丧气道,接着,她抬起头,紧了紧皮筋绑住头发,说:“夜星河,你会翻墙吧!”

    夜星河哭笑不得,说:“程满月,你不会真的要翻墙出去吧。”

    “这墙不高,我们可以踩着门上的栏杆过去,我跟你说,要是七班的一群人打你一个,根本没有胜算的,他们班很团结,你现在惹到他们,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程满月说着,扒着铁门往上爬。

    “诶,你小心一些!”夜星河在下面不由自主得伸出手接着程满月。

    “小意思了,我从小就各种爬树翻墙!”程满月吭哧吭哧得往上爬。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几个男生嬉笑的声音,说:“七班的人很团结,这话不假!不过,带着女孩子翻墙逃跑,夜星河,你还真是有够怂哦!”

    程满月一听,吓得脚一滑。

    完蛋了,要摔下去了!

    谁知,程满月被门上的雕花栏杆挂住了书包带,整个人没掉下去,反而挂在了铁门上。

    “哈哈哈哈!!!”男生们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程满月满脸窘迫,想下来下不来,想爬上去又张牙舞爪得找不到着力点。

    夜星河脱下书包,扔在地上,说:“也好,你在上面还算安全,不然误伤到你就不好了,程满月,你稍等一下,我一会儿就帮你下来。”

    “小子!口气挺大嘛!新来的就这么嚣张!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不会老实做人!兄弟们,一起上!!!”圆寸男喊道。

    程满月忍不住惊叫起来,结果,她完全没想到,下一秒,她就惊呆了。

    夜星河抬起腿一个飞踢将第一个冲过来的男生踹倒,一拳打在另外一个男生脸上,躲过圆寸头挥来的拳头,一个转身将他绊倒,踩在他的胸口又飞踢了另外一个男生。

    四个人站起来,全部冲上去围攻夜星河,夜星河身手矫健,动作极快,程满月的眼睛都跟不上他的拳头,圆寸头等人就倒在了地上。

    夜星河双手插袋,云淡风轻得说:“都是同学,何必互相为难。我是来这上学的,不是来打架的,在北京已经打够了,我来这只想安安静静的学习。哥儿几个四打一,打赢我也不光彩,不如就交个朋友,以后去北京玩,吃住我全包。”

    圆寸头四人互看一眼,说:“哥们儿挺爽快啊!”

    “都是小事情,你们看,女生还挂在上面,多危险,既然不打不相识,改天我请7班的人吃饭,大家都去,改天好好认识一下。”

    四人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说:“你这人,有意思。”

    夜星河掏出一百块,递给圆寸头说:“刚才下手重了点,买点药擦擦,别介意。”

    圆寸头接过钱,打量了下夜星河,一笑,说:“行,办事大气利落,你这个朋友我交了,赶紧把你小女友放下来吧!回见!”

    四个人走了,程满月目瞪口呆得看着眼前的一切。

    夜星河转过身,看着挂在铁门上一脸呆样的程满月,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多好笑吗!”

    “你还笑我,我还不是为你着想,喂,你快放我下来!”

    “我怎么放你下来,你要不然胳膊从书包带里挪出来,自己跳下来。”

    “我就是胳膊被架着动不了才下不来啊!”

    “笨蛋,你的书包带是扣型的,你把袋子松开不就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