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28:夜星河的家

28:夜星河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程满月用钥匙打开夜星河家的门,家里一片漆黑,她打开灯,看到太阳伸着懒腰朝她走来。

    “太阳宝宝,我来给你喂好吃得啦!”程满月说。

    倒好猫粮,开了罐头,太阳开心得蹭蹭程满月,狼吞虎咽起来。

    程满月环视夜星河的家,八年前,她第一次去夜星河家普通的房子里,心中充满紧张。

    这些年,她曾不止一次得想象夜星河现在在哪,在做什么,原来,这就是他生活的地方……

    房间里还有夜星河的味道……

    她很想进去仔细看看,似乎就能填补这么多年的幻想和猜测,但是又怕这样的自己,会让自己无法接受。

    她的脚步踟蹰着站在客厅,还是忍不住,往房子的里面走去……

    夜星河的卧室,也都是高级灰的色调,毯子铺得纹丝不乱,好像酒店一般,丝毫没有生活气息,相比之下,程满月更喜欢八年前夜星河贴满建筑海报的男生房间……

    主卧卫生间里,一尘不染的洗手台上放着一只电动牙刷和一个剃须刀,一瓶男士香水,别无其他。

    书房中,长长的办公桌上一盏工业风的台灯,每一个办公用品都摆放得整整齐齐,根本不像从来那个房间里到处是画笔却充满创意的房间。

    这个房子,似乎看不出任何情绪、任何喜好、任何热情……

    夜星河变了,不是她从前认识的那个白衣少年……

    突然,盛满月瞥到了书架上摆放的照片,里面有夜星河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照,原来他去了国外读大学……这是他消失的原因吗?

    令程满月一惊的是,一张集体毕业照旁,是他和程满月、宋力、钟丽丽高二春游时的四人合照……

    程满月有点不敢相信,夜星河竟然把这张照片摆在了显眼处,相框里的夜星河,穿着白衬衣,笑得清爽阳光,满满得少年感。

    若不是这张照片,她很难把现在的夜星河跟这张照片里的他认为是一个人。

    这些照片里,只有这张,夜星河是完全灿烂得笑着。

    程满月突然热泪盈眶,耳边响起了遥远的声音,是夜星河略带愠怒责备的声音……

    “程满月,这道题之前不是给你讲过吗,为什么换了数字就不会了……”

    17岁再日常不过的放学前,上星期的月考数学卷子发了下来,程满月进步了,考了62分,她开心得手舞足蹈。

    夜星河抽过她的卷子,扫了一眼,皱起眉头。

    “圆锥曲线和方程你还是不会……”

    程满月心虚道:“这真的很难理解,数学简直就是我的克星。让我看你,你考了多少!”

    程满月抢过夜星河的卷子,定睛一看,倒抽一口冷气。

    149分!

    “嗯?那一分为什么扣掉。”程满月此时仿佛在玩大家来找茬。

    “最后一道大题,我垮了一步,直接得出了答案。”

    程满月翻了个白眼把卷子还给夜星河,说:“无聊!”

    就在这时,钟丽丽拿着卷子,扭捏着不好意思,说:“夜同学,我有好几道题不懂,你能不能给我讲讲。”

    程满月一看,钟丽丽考了120分,比她多了一倍,看着这丫头上补习班还真是有效果。

    “哦……好。”夜星河接过卷子,

    此时,前桌的宋力也转过头凑过来,说:“这道题我也错了,我也听听。”

    钟丽丽嫌弃得白了宋力一眼。

    夜星河耐心得给他们一步步讲得很详细,程满月心不在焉得看着窗外,夜星河拽拽她的马尾,说:“60分的同学怎么好意思还看男生打篮球!”

    “我、我才没有!”

    讲了15分钟,三个笨蛋才听明白一道题。

    夜星河叹了口气,说:“要不你们放学去我家写作业,把你们不会的全都提出来,宋力,我看你很多基础公式都没有背过。”

    “诶?真的吗真的吗!”钟丽丽兴奋道。

    “会不会太打扰,这怎么好意思?”宋力说。

    “对啊,你家里不是还有奶奶?”程满月说。

    “我奶奶这两天去乡下看亲戚去了,周日我才去接她回来。”

    “好耶,我有好多不懂的呢,还要麻烦夜同学了!”

    “嗯,大家收拾东西吧。”夜星河看着程满月想溜的样子,轻轻得拽了一下她的马尾,说:“你!休想逃!!!”

    四人一起骑着自行车,来到夜星河家门口,是一栋普通住宅的一楼,带一个小院,院子里整齐得种着一些菜和一棵樱桃树。

    夜星河转学过来后,就被大家心照不宣得评为了校草,7班的不良少年们竟然没有再找他麻烦,反而见到他还打打招呼碰碰肩膀,校篮球队邀请他,被夜星河婉拒了,他说要放学早点回去陪奶奶,没有那么多时间练球。

    钟丽丽一脸兴奋,毕竟,他马上就要进入校草的生活房间,看看自己的白马王子平常生活的地方。

    四人走进去,在门口换拖鞋,只是非常普通的两居室,古香古色的家居,沙发和电视机上还盖着白色的布帘,很有年代久远的气质,到处非常干净,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

    三人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夜星河给他们打开电视机,便去厨房端出来四杯倒好的橙汁。

    “奶奶家不大,也没什么可招待,等讲完卷子,我们一起出去吃。”夜星河说。

    “夜同学,你爸爸妈妈不在清水吗?”钟丽丽问。

    “嗯,他们在北京做生意。”

    宋力羡慕道:“我也好希望爸妈不在身边,可以自由很多。”

    夜星河笑笑,没有说话。

    程满月说:“好了好了,我们来讲题吧。”

    三只坐着地垫,趴在茶几上,面前放着字迹凌乱的卷子,认真得听着夜星河一边讲一边写写画画。

    见程满月满脸问号般得看着夜星河,夜星河干脆起身,去房间拿来了一个圆柱体和圆锥体石膏。

    立体呈现得给程满月在石膏山比划着,程满月终于恍然大悟。

    “哇!夜同学,你好厉害,你比老头子讲得还通俗易懂!”宋力说。

    “其实几何很简单的。”

    讲了三个小时,已经快要九点了,大家都饿了。

    夜星河说:“程满月,你帮我把石膏体拿回房间。”

    “哦,好!”程满月抱起一个圆锥体,心想,我可终于把你搞明白了。

    跟着夜星河走到他房间,才发现他的房间跟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乱中有序,充满魔幻。

    一个单人床,蓝色的个子床单,书桌上、地上、床头到处都是摞起来的各种书籍,书架上放着各种立体雕塑和建筑模型,墙面也挂满建筑海报,而他床边的墙上,夜星河甚至用铅笔画了一个风格奇特的四层房子。

    程满月把圆锥体放到书架高处,踮起脚有些笨手笨脚。

    “诶,小心!”夜星河站在她身后,一把拖住了差点掉下来的石膏,只是一个看起来不经意的举动,身体却贴住了程满月,仿佛把她拦在了怀里一般。

    程满月的脸瞬间滚烫,烧到了耳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