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34:我当时害怕极了

34:我当时害怕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司机平稳得开着车,车里温度适宜,隔绝了外面夏日的炎热。

    简琛拿出来一把钥匙递给她,程满月惊讶接过。

    “这是……”

    “我家的钥匙,以后工作恐怕会朝夕相处,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去我家的地方,你进出会比较方便。有时候我不在,还得需要你去遛卡卡西。”

    朝夕……虽然简琛随口这样说,但是程满月还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简琛还能对她有所图?只是这样的话语,总是会激发出程满月的少女心幻想。

    程满月看着手中的钥匙,心脏紧张得砰砰直跳。

    以她爱幻想的编剧脑袋,从前也没敢幻想过能拥有简琛家钥匙,虽然只是公事,但是这样的举动还是让程满月心中一阵悸动。

    不求别的关系获得钥匙,这样的方式得道男神家的钥匙,程满月心里已经快要乐开花了,脸上却依然是公事公办的严谨表情,点头道:“是,我会收好的。”

    她把钥匙挂在钥匙扣上,突然看到夜星河家的钥匙,短短两天之内,她拿到了前男友和暗恋男神的两家家门钥匙,30楼的四户人家,只差3004的神秘住户了,再拿一把,她就能去当楼管了!

    不许对着简琛犯花痴!金俊佑的霸道警告突然在脑海中浮现。

    奇怪,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金俊佑的脸。

    这三个人,怕是以后会让她的生活不得安宁。

    简琛继续说:“虽然是师生关系,以前我们并不了解。不如趁现在有时间,互相了解一下吧。”

    “是。”

    “你有没有什么过敏的和不能吃的东西?”

    “没有,什么都不过敏,什么都吃。”

    “血型。”

    “O型血。”

    “男朋友?”

    “单身。”

    “抑郁症拖延症呢?”

    “可能有一点点拖延症,但是在工作中我绝对不会拖延的。天生乐天派,没有抑郁症。”

    简琛点点头,说:“很难得。有没有什么梦想。”

    “小时候,妄想拿奥斯卡。”

    简琛温柔一笑,说:“很远大嘛。”

    程满月不好意思得笑了。

    “有没有什么会影响工作的个人障碍。”

    “除了有时会晕车,其他都没有任何障碍。”

    “很好。以前我有一位男助理,由于有严重的花粉过敏,他在一个重要饭局上因为周围的鲜花而脸肿成了猪头。还有一个男助理,酒精过敏却没有说,硬着头皮喝了客户劝酒,结果叫了救护车。女助理嘛,都不太安分。云舒跟着我四年,很称职了,怀孕四个月都没有说,穿着高跟鞋到处跑。其实不必如此,我没有那么恐怖,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告诉我,我会尽量体恤和提前做好安排,如果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而给工作添麻烦,硬撑反而得不偿失,大家都麻烦。”

    “是。”

    程满月觉得一阵温暖,简琛作为老板很有人情味,完全不像电视剧里那些难伺候的老板。

    “那你现在晕车吗?”

    “不会……您的车很宽敞很稳,一点也不晕。”

    是啊,因为旁边坐着的是暗恋的男神,程满月心思早把坐车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注意力光在简琛身上了。

    “嗯,如果晕车就跟司机说,他那里有药。”

    “好。”

    简琛转头看了看程满月,说:“今天是不是太匆忙了,所以妆没画好。”

    “啊!对不起。”程满月赶快从包里拿出粉盒照照。

    “公司的还是比较注重形象的,尤其你跟着我出外勤,不同场合要搭配不同的衣服和饰品,因为很多时候你就代表我,每个人都是公司的企业形象。”

    “是……明白。”程满月好懊恼,赶快动作麻利得补妆。

    “去一趟Tiffany。”简琛对司机说,接着转头对程满月说:“今天的午宴比较正式,你的着装没问题,配饰朴素了一些,去挑件饰品吧。”

    “诶?”

    来不及反应,程满月惊讶看着车子转头,没想到两个路口之后,停在了Tiffany的店面门口。

    上午的人不多,程满月努力平稳得踩着高跟鞋跟着简琛走进去过去,心里一阵没底气。

    虽然她银行卡的余额充足,但是也不是能在这种店里随便一挥买买买的,刚毕业实习就带这种品牌的饰品,对自己来说还是太超过了。

    简琛站在首饰柜台前,环视了一下,点了一个繁星耳坠,对柜员说:“就这个吧!”说完,他掏出了卡。

    “简总,我自己来就好!”程满月赶快阻止道。

    “没关系,是我拉你进来的,就当送给你的入职礼物了!”简琛毫不在意得说。

    “这怎么可以!这太贵重了,我有钱的,美女,刷我的卡就行了。”程满月慌忙翻包找钱包。

    简琛向柜员示意了一下,柜员刷了他的卡,他将耳坠递给程满月,说:“希望以后我们能工作愉快,我需要一个聪明利落的助理,你不要给我惹祸哦!”

    程满月看着简琛,十分不好意思得接过,窘迫道:“那……谢谢简总了。”

    柜员帮她佩戴的时候,程满月偷偷扫了一眼价钱,心想,以后找个机会,一定要回赠回去……

    带上耳坠,镜子里的程满月整个人变得光彩熠熠,简琛带着她大步走出去,所有柜员鞠躬道谢,程满月望着简琛,脸上火辣辣的。

    车子开到一个郊区山庄,程满月惊讶得望着周围,这座庄园除了像城堡一般,周围都是绿地森林,竟然还有自家的高尔夫球场。

    一位西装革履的男秘书接待他们,将他们带到远处的草坪,一位正在挥杆的中年男子,正在认真的打着高尔夫球。

    “这是公司的大股东马会长。”简琛小声嘱咐他。

    马会长转过头,爽朗得笑着说:“简琛来啦。”

    四个人一起在草坪散步,程满月和男秘书分别跟在身后,她竖着耳朵听他们交谈。

    “明夜集团的地皮已经拿到了,你知道了吗?”马会长说。

    程满月一惊,明夜集团……那不是夜伯伯的公司吗。

    “今天早晨刚得到消息,不仅如此,他们建影视城的资质也批下来了。”简琛说。

    “现在影视界这么不景气,明夜集团竟然在这个时候建影视基地,怕会血本无归喽。”

    “其实我倒觉得,现在的影视行业也许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哦?怎么讲?”

    “这行混乱了这么多年,良莠不齐,国家政策已经把这行业没有实力的小公司和骗子公司都过滤掉了,现在看似不景气,但是未来的市场,无非就是胜者为王的几家大公司分蛋糕了。好莱坞的几大制片厂,都是曾经在相似的历史环境下绝境逢生下来的,才成了垄断。”

    “所以你还看好文化娱乐产业?”

    “以后势必会有大势的一天。”

    “那么,明夜集团的招标,你觉得我们有必要合作吗?”

    “明夜集团从前靠房地产发家,资金流充足,如今进军文化产业,确实是棵根系稳固的大树,只不过,他们刚开始跨界,对这行的控制和经验并不充足,我觉得我们若得到他们的投资而不是两家公司合作,可能会自主权更多一些,但是明夜集团进来,势必会稀释掉股份,这件事,还是需要几大股东一起商议。”

    “方总那边,可是不看好现在公司的发展,之前签的对赌协议,公司要达成的业绩任务,被现在这风波一闹,怕是对赌要输掉了。”

    “其实还是在于好的IP开发,制作精良的电影和电视剧,才能带动公司效益,一个好的IP的潜质不可估量。”

    “嗯,多挖掘一些好的剧本和IP吧,这个你擅长。”

    “是。”

    程满月从他们的话语字里行间,努力拼凑公司的局势和每个人的立场。

    “对了,周日夜盛明大婚,你知道吗?”马会长说。

    “是,已经收到了请柬。”

    程满月倒抽一口冷气。

    “你会去的吧,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合。”

    “本来是打算送个大礼推脱掉的,但是既然明夜集团拿到了地皮和审批,估计婚礼那天会有很多商业大亨去祝贺,又成了一次商业会谈,所以我猜您还是希望我去的。”简琛说。

    “不仅如此,我和你一起去,好久没会会夜盛明了!我还挺想念这个老家伙的!”马会长说。

    程满月站在他们身后,心跳得快要出来了。

    这是什么急转直下的剧情,妈妈的婚礼在周日,那时肯定要一起拍照的。原本程满月并不想过多得沾继父的光,只希望妈妈幸福就好不去过多打扰。没想到刚来实习,自己的Boss就要去参加自己妈妈和继父的婚礼,那样,她的身份不就曝光了。搞不好,简琛会不会以为她是明夜集团派来的奸细?

    等等,现在公司和明夜集团到底是敌是友的关系自己还没理清楚,夜星河昨天出差,难道就是去办理地皮的事宜了吗?

    不对,简琛在便利店见过夜星河,当时夜星河介绍是她哥哥,那么,简琛知道夜星河是夜盛明的儿子吗?

    天呐,程满月的脑袋快要爆炸了,但是简琛和马会长聊着,根本没有故意观察程满月的意思,看起来他似乎并不知道程满月的身份。

    我只不过是因为暗恋男神想离他近一点工作而已,为什么刚上班两天就要卷入这么复杂的商业人际关系中,程满月在心中大喊,金俊佑,我现在害怕极了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