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51:逃避

51:逃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夜星河带着虞小姐走过来,程满月起身,林芳华迎上去,客气道:“这就是星河的未婚妻吧,真漂亮,比明星还漂亮!”

    虞小姐见到程满月,先是一愣,眼神里的慌张一扫而过,立刻微微鞠躬点头礼貌得对林芳华说:“伯母,您好!我叫虞媛,您叫我媛媛就好。”

    程满月看着虞媛,满脸乖巧懂事的笑容,跟那天在商场嚣张跋扈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她今天精心打扮,比那天更是美上几分,眼睛大而明亮,里面仿佛秋水盈盈,红唇粉嫩,柔美中又带着几分可怜,让人看了忍不住想保护。

    若不是程满月在商场跟她有过一次过节,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天使般的姑娘是那天不可理喻的神经病。若今天是第一次见面,程满月都要对她好感爆棚了。

    “这位就是妹妹吧!”虞媛主动向她伸出手,忽闪着大眼睛满眼友善和喜欢得看着她,说:“妹妹好漂亮啊,我觉得我们在成为妯娌之前,说不定能先成为闺蜜呢!”

    程满月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镇定自若得伸出手说:“虞小姐才是美艳动人,我叫程满月,请多指教。”

    程满月看看夜星河,只见他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波澜。

    程满月想到昨晚他眼圈通红得站在她家门口,那是她和夜星河再次相遇后,少见的他有表情和情绪的瞬间,而现在,他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应付似的朝程满月点了下头,没有逃避,也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这时,化妆师要给林芳华试妆,林芳华说:“你们三个年轻人好好聊聊。”

    夜伯伯笑呵呵得去看林芳华化妆,还打趣得问化妆师能不能给他也画一个,把他画年轻点。

    虞媛捂嘴娇倩得笑道:“看夜伯伯开心得,像第一次娶媳妇一样。”

    夜星河垂下眼没有说话,程满月坐在他们旁边一阵别扭,不知道虞媛这话是有意挑拨还是无心之言,夜星河作为长子,看到爸爸再婚如此欢喜把已故的原配抛在脑后,肯定是心里不舒服的。而且,这话很难让人不理解为,林芳华只是二婚继母。

    程满月补了一句,不卑不亢道:“妈妈刚才说了,要等夜星河回来,晚上一起给夜星河的妈妈上香祭奠。”

    夜星河看了程满月一眼,嘴角似有似无得闪过一丝欣慰微笑。

    虞媛看了一眼程满月,眼睛闪过一丝只有两人才懂的敌意。

    “妹妹,你是哪一年的?”虞媛看似热情得拉着家常。

    “我只比夜星河小半岁。”

    “是嘛!我比夜星河小一岁呢!”

    “我知道,虞小姐大名鼎鼎,是著名的超模呢!”

    “哎呀,你知道我?”

    “当然,虞小姐很有名呀。”

    “哈哈,我还以为模特圈小,大众不会认识呢!这样说来,你比我大,不过,我就随着夜星河叫了,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暗暗得宣示主权,程满月不会听不出来。

    看着虞媛一脸假笑,程满月很是奇怪,夜星河也是聪明得拎得清的人,他怎么会找这样一个女朋友,还是直男们果然都分辨不出来心机婊?

    虞媛一直挽着夜星河的胳膊,夜星河面无表情得坐着,程满月浑身别扭,便说:“我不当电灯泡啦,你俩聊,我去看看院子他们布置得怎么样了!”

    夜星河的目光追随着程满月的背影从落地窗望出去,看到她跑出去对花艺师说:“你可以教我怎么插花吗?”

    “当然,很好学的!你看,先这样修剪花枝……”

    她手里拿着朵朵鲜花,身后是波光粼粼的湖水,阳光洒在她身上,她很认真得学着插花,夜星河的眼睛充满忧伤,她长大了……

    虞媛撒娇道:“星河,我们去湖边走走吧。”

    湖边,两人百无聊赖得走在小路上散步,虞媛佯装天真得指着湖中的天鹅很是开心,“夜星河,你看,是天鹅诶!”她天真得跳着说。

    “嗯。”

    虞媛跟侍弄花草的园丁要来一把鱼食往湖里一点点撒,硕大的锦鲤们都游了过来,拥挤得抢着食吃,虞媛咯咯咯得笑着。

    夜星河心不在焉得看着,他想起高二那一年的尾声,五一七天长假,他和程满月偷偷坐火车跑来北京的欢乐谷游乐场玩儿,程满月捞金鱼捞得很开心。

    虞媛转过头,笑靥如花得说:“星河,我真是很喜欢这栋房子。”

    “嗯。”

    “等夜伯伯大婚完,咱们俩的事,也该提上日程了!我爸妈今天还问了我呢。”

    夜星河没说话,表情淡然,若有所思得望着这池锦鲤。

    虞媛见他不说话,便识趣得转移话题,晃着夜星河的胳膊撒娇说:“我穿着高跟鞋不好走鹅卵石子字路,脚好痛,你背我好不好。”

    夜星河双手插袋,一脸冷漠,说:“我去叫管家给你拿双拖鞋来。”说完便朝房子走去。

    虞媛气得跺脚,还是小跑着跟了上来。

    夜星河走到门前的草坪前,看到程满月踩着梯子捧着插好的鲜花和工作人员一起布置着,两个工作人员议论着:“夜家的大小姐还真是好相处,浸花泥直接上手,一点架子都没有。”

    夜星河的脸色闪过一丝笑容,被虞媛捕捉到眼里……

    整个白天,每个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着,程满月也似乎在逃避着跟夜星河打照面,一直在进进出出得给工作人员帮忙。

    虞媛去午休小憩,夜星河看到程满月正在客厅跟花艺师学手捧花的制作,她要亲自给妈妈扎手捧花,便坐到了她对面的沙发上喝茶。

    程满月故意无视他,避免与他不必要的谈话[有趣 ]和眼神接触,认真得摆弄着花球。

    终于,程满月做好了花球,开心得拿在手里,在夜星河眼中,恍惚间他似乎看见是程满月穿着婚纱捧着花球一般。

    “还要做什么?”程满月对花艺师说。

    “接下来,还要做很多宾客的腕花。”

    “那我们去那边的工作台吧!”

    “好。”

    程满月在刻意逃避他,夜星河看得非常明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