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54:17岁的雨夜

54:17岁的雨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程满月此生唯一一次差点本垒打,是高二的五一长假跟夜星河偷偷坐火车去北京欢乐谷玩那一次。

    她跟妈妈说谎很多同学一起去,第二天才回,林芳华自然相信从小懂事本分的女儿,没有多想,便答应了。

    清水离北京只有两个小时的火车路程,程满月带了一书包零食,紧张得朝车站跑去,下了公交,看到夜星河站在熙熙攘攘的候车大厅,帅得鹤立鸡群,一见到她跑来,便笑着迎上来接过她的书包。

    两人坐在火车上,夜星河给她剥着橘子,一瓣瓣喂到她嘴里,程满月看着欢乐谷的地图,做着计划:“我要玩云霄飞车、海盗船、大摆锤、跳楼机!”

    夜星河笑道:“这些你真的敢玩吗?”

    “哼,不要小瞧我!你要是不敢,不用非得陪我昂!”

    “开玩笑!”夜星河一脸轻松道。

    画面一转,程满月坐在太阳神车上,眼泪横飞得大叫着让机器停下来,结束的时候腿软到下不来,还是被夜星河抱下来的。

    五一的人实在太多了,每个项目都要排队一个小时,两人没玩多少,吃吃喝喝,牵着手四处逛了逛,到了晚上看了邮轮花车,看了表演,便回到了酒店。

    是的,由于五一长假人太多,酒店爆满,这间大床房,还是夜星河提前半个月抢到的。

    游乐场闭场之前,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虽然酒店就在游乐场对面,但是两人一路跑回酒店的路上,头发和身上还是淋湿了。

    夜星河刷卡打开房间门,程满月看着那张大床,呆立在原地。

    夜星河红着脸支支吾吾道:“我可不是故意的哦,我定的时候,真的只剩下这间了。你要是不放心,我睡沙发就行。”

    程满月看到他的耳朵都通红,便笑道:“好啦,我相信你!”

    放下书包,夜星河去洗手间拿来一块浴巾,体贴得给程满月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浴巾盖着程满月的头和眼睛,只露出她的嘴唇和下巴,夜星河顿住了,停止了动作,喉结涌动了一下,目光逐渐变得深情……

    神经大条的程满月完全没有注意到夜星河的细微变化,拉下浴巾说:“我先去洗澡啦!”

    夜星河不好意思得摸摸脖子,和程满月两个人在酒店的同一房间,他从今天早晨醒来就开始期待了。

    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流声,夜星河坐在沙发上,手都不知道放哪,一直紧张得坐立不安。

    对于17岁的少年来说,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在同一屋檐下,只有一张床,这真是一件酷刑似的考验。

    等待程满月洗澡的每一分每一秒,时间都那么漫长,夜星河已经将书包里的零食全部强迫症一般得在桌子上摆放整齐了,已经没有什么事可以用来分散注意力了,他不停拽着胸前的衬衣呼扇着,明明晚上下雨了天气不热,可是此时他却觉得燥热难耐。

    程满月出来了,穿着短裤睡衣和T恤,头发湿漉漉的,像一颗水灵灵的粉红蜜桃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好闻的香气。

    “哇,你都收拾好啦!”程满月看着桌上的零食。

    “嗯,我……我去洗澡了!”夜星河几乎是快步窜进洗手间,程满月完全没有想那么多,烧水准备热量杯牛奶。

    冷水从花洒上空洒在夜星河少年紧致的肌肉线条上,他单手扶住墙,深呼吸着。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走出洗手间,看到程满月趴在床上,两条小腿上下交替着,甚是可爱。

    “你在写什么?”夜星河看到她趴在床上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写今天的日记呀,今天真是又累又开心。”程满月开心得晃着腿。

    “哦。那个……”

    “嗯?”程满月转头,看到夜星河穿着酒店的白色浴袍,头发湿着,胸前露出一点少年的胸膛,又清澈又性感的气质让她瞬间害羞了。

    “我们……早点睡吧!”夜星河说。

    “好!那你关灯吧!”

    夜星河抱来衣柜里备用的被子和枕头,铺在沙发上,又有点期待得看着程满月,程满月赶快躺下来,说:“晚安。”

    “哦,晚安。”

    夜星河关灯。

    太静了,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只听到窗外淅沥沥的小雨,程满月的床太大了,旁边的位置哪怕夜星河睡过来都不会挤,但是这样和男生共处一室得过夜,还是自己喜欢的男生,还是第一次。

    太紧张了,完全睡不着,心脏一直扑通扑通得跳着,空气中仿佛都飘荡着紧张和微甜的粒子。

    夜星河翻了个身,程满月都紧张得竖起耳朵。

    明明今天累得脚疼,早就想休息了,可是夜星河就近在咫尺,程满月此时眨巴着双眼睡意全无。

    夜星河枕着自己的手背,一秒一秒数钟表的秒针声音。和自己喜欢的女生在酒店过夜,太难熬了……

    就在这时,程满月坐起身来,夜星河全身神经都捕捉着程满月的动态,见她起来,便迅速起身,问:“怎么了?”

    “哦,没事,我只是想喝水。”

    夜星河赶快掀被子走下沙发,拿了一瓶矿泉水走到床边给她拧开。

    程满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夜星河看着她纤细的脖颈,喉结也忍不住上下涌动了几下。

    程满月喝完,将矿泉水递给他,夜星河拿过来,也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喝了几口水,似乎壮了壮胆,夜星河说:“那个沙发……睡着浑身有点痒,我可不可以睡这……”

    程满月一愣。

    夜星河赶快补充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放心,我……”

    “嗯,好,你睡这边吧。”程满月往旁边一侧挪了挪,赶快躺下,背对着夜星河。

    只觉得另一侧的床一沉,夜星河躺了下来。

    寂静再次袭来,连彼此的呼吸都听得到。

    不知为何,才五月的夜晚,酒店也开着空调,程满月却觉得被子无比燥热,但是她不敢动,也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敢动。

    突然,夜星河的手伸向她的腰间。

    程满月浑身一抖,夜星河在她背后温柔得说:“别害怕,我只是想抱抱你。”

    “嗯……”程满月紧张得攥住被角。

    更大的温热包裹着全身,夜星河的手臂伸过她的枕下,从后背温柔的抱住了她。

    程满月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心跳在她背后咚咚咚得跳着。她枕着夜星河的手背,背对着他,无比紧张又在期待着什么。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这样抱住你……”夜星河在她身后默默得声,声音低沉磁性,又带着轻微的喘息,那气息略过程满月的耳边,让她觉得浑-身-酥-麻。

    程满月没有说话,紧张得胸口一起一伏。

    过了很久,夜星河呼吸平稳,似乎睡着了,程满月依然睁着大眼睛,甚至越来越精神。

    侧躺累了,她轻轻的翻了个身,谁知她以为已经睡着的夜星河,手臂将她一搂,便将她翻身过来面对着他,吻上了她的唇……

    和初-吻的嘴-唇碰触完全不同,是激-烈又深情的吻,舌-尖交缠,程满月快要窒息了,可是她又紧张又甜蜜,完全没想推开夜星河,反而是情不自禁的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那是程满月人生最幸福的一个瞬间,她被夜星河紧紧拥抱着,周身都是他的气息,少年滚-烫的身-体和浓重的呼吸,每当想起来,她都害羞得低头微笑。

    当夜星河的手-伸进她的-T恤内,程满月打了个寒战,夜星河停止了。

    “对不起。”夜星河撑住自己,喘着粗气说:“我失控了……”

    他放开程满月,平躺下来,胸口剧烈起伏着说:“我不能这样……虽然我现在快要爆炸了,但是我不能伤害你……”

    程满月没有说话,看着夜星河又紧张又自责又努力隐忍着,竟有些可爱。

    “我再去冲个冷水澡,你先睡!”

    夜星河起身,害羞的样子让程满月忍不住笑起来。

    当他从卫生间出来,再次躺下来,呼吸平静了很多。

    他在被子里,伸手牵住程满月的手,说:“等我毕业,我就去跟你妈妈请求同意我跟你在一起,我们都考来北京吧。”

    “嗯。你要考好点,不然我妈妈可能会打人哦!”

    “要考好点的是你吧!数学下次要考到100分以上。”

    “那你暑假要好好给我补习哦!”

    “好!”

    十指交缠,程满月带着甜美的笑意睡去。

    接着,暑假两个月,夜星河总是忙忙碌碌得不知道在忙什么。高三开学的前一天,他发来一条信息:“我们分手吧。”从那以后,夜星河没有在来上学,老师说他转学了,他们的情侣号,成了空号。

    八年后的今夜,她的身份变成了他的继妹,甚至有权力继承他家的遗产,他的未婚妻就在隔壁,而此时,夜星河近乎粗-暴得将她摁在床上,程满月猝不及防,来不及反应,夜星河的吻,像狂风暴雨般,带着压迫和急切,力气大得让程满月根本动弹不得。

    完全没有那时的温柔,没有深情,没有小心翼翼,她的衣服几乎都是被他撕-开的。

    程满月挣扎着推开他,手却被摁到头顶上方,25岁的夜星河,早已不是17岁那个羞涩的少年。

    程满月的眼泪刷得一下就涌出来了,力量博弈之下,她根本抵抗不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此时她突然明白了,平常她暴打金俊佑,不过是金俊佑不跟她计较让着她而已,就力量悬殊来说,男生真的要压制,女生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

    程满月浑身抖如筛糠,哭得哽咽至极,夜星河一惊,撑起身看到她在自己身-下,睡衣被扯得凌-乱,露出娇-柔的肩膀,浑身抖得厉害,他瞬间清醒了。

    啪的一声,程满月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