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59:解围

59:解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白小姐大声得哭闹着,这时,一个高大威猛的少年走过来,一把抓住白小姐的胳膊说:“姐!怎么了?”

    “白皓,她打我,你给我教训他!”

    白皓十八九岁,一米88,200多斤。一听自己姐姐被欺负,霸道的脸上闪过着与年纪不符的凶狠,扬起粗壮的手掌就朝程满月扇过去。

    眼看着那巴掌就要狠狠地落到程满月的脸上,她几乎都感觉到了凌厉的掌风。

    就在一刹那,金俊佑一把抓住了白皓的手腕,青筋微浮,力道十足。

    这个白皓人高马大,而金俊佑竟然扣住他的手腕,让他抽不出手来动弹不得。

    “白皓!你要是敢动她一下,今天晚上你就少一条腿!”金俊佑冷冷得说。

    白皓看到是金俊佑,脸色一震,气势立刻就软了。

    白小姐看到是金俊佑,立刻扑上来大哭道:“俊佑,你也看到了,是这个疯婆子先动的手,你不但不帮我教训她,怎么还帮着她说话!”白小姐哭得梨花带雨。

    金俊佑仿佛听到一句特别好笑的笑话,说:“你让我教训她?呵呵,白惢,你知不知道她是谁?我告诉你,她打你,你就受着,你自己作,就活该!”

    被金俊佑这一呵斥,白惢也惊得愣住了,她顿时觉得没面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打滚哭!

    亭子的吵闹惊动了许多宾客,夜伯伯和夜星河也都赶来,亭子旁边围观了好多人看热闹,大家都端着酒杯,议论纷纷。

    白惢的父母快步走过去,见白惢坐在地上哭,将她拉起,说:“怎么回事!”

    “妈!她打我,扇了我两个耳光!”白惢一见父母来了有人撑腰,便立刻底气十足,叉着腰指着程满月骂。

    “什么?你竟然敢打我女儿?”白夫人不由分说,上去就推了一把程满月,将她差点推下凉亭的台阶,还好金俊佑眼疾手快,拉住了程满月。

    程满月重心不稳,全身跌靠在了金俊佑身上。白夫人还要上前打程满月,被金俊佑转身一档,白夫人的指甲抓破了金俊佑的脖子。

    “怎么回事!!!”夜星河一吼,脸色难看得可怕,在场的其他女生见状,都吓得心惊肉跳。

    虞媛一看,赶快走过来,依附在夜星河身旁说:“星河,没什么大不了呢,小女生拌嘴而已。”

    夜伯伯也走过看,呵斥道:“都在闹什么!”

    白夫人厉声道:“夜盛明,你看看你这新女儿干的好事!竟然动手打人?果然穷山僻壤里出来的丫头片子没教养!!!”白先生站在一旁,气得发抖,但是没说话。

    夜伯伯看两个脸颊被打出了红手印的白惢,看看程满月,说:“你真的打她了?”

    程满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们背后说妈妈爬床的事,觉得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前,重复了她们的话也给妈妈丢脸,便没有吭声。

    金俊佑见状,便说:“夜伯伯,刚才我正给满月拍Vlog,恰巧录到了事情经过,您要不要看看?”

    金俊佑呈上手机,夜伯伯看了一下录像,瞬间脸色拉了下来,旁边的夜星河,也听到了视频里的对话,他狠狠得瞪了一眼虞媛,虞媛脸色发白得咬着嘴唇。

    刚才茶话会的另外一个女孩是白先生的外甥女,她赶快小声得在白先生耳边跟他悄悄阐述了一下事情经过,白先生的脸色骤变。

    夜盛明将手机还给金俊佑,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波澜,可是一开口的气势,便吓得所有人心头一震。

    “我夜家,还用不着卖女儿联姻来自保。”这一句话,影射了一群豪门名媛,连白夫人都脸色发白,她也是为了家族稳固才嫁入白家的,简单的一句话,呛得所有茶话会的千金们无地自容,更让白夫人血压飙升。

    夜盛明更想为林芳华说话,但是小孩子们的嚼舌根太过难听,他自己都说不出口。

    就在这时,林芳华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端庄从容的笑,走到了程满月身边。

    “白夫人,我替满月向你家白惢道歉,我把她宠坏了,千不该万不该,动手打人就是不对!”林芳华脸上带着笑,声音却不卑不亢,气势一点不弱。

    “妈!我是……”

    林芳华按按程满月的手,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白先生自知自己家女儿理亏,赶快上前一步说:“夜夫人明事理,都是小孩子打闹,我家白惢也有不当的地方,没事,没事,别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

    白夫人跳脚道:“什么小事!你看看都把惢儿打成什么样子了!”

    “你闭嘴!”白先生压低声音说。

    林芳华对张管家说:“张管家,带白小姐去客房,让医生给她上药冷敷。”随即又对白夫人诚恳道:“白夫人请放心,夜家的安保严密,在夜家的客房里,是绝对不会发生公子误闯,冒犯白小姐的事情的。”

    白夫人气得嘴唇发抖,在场的很多关系好的豪门世家,都知道白家去年为了攀附路家想让女儿嫁进去,在一次宴会上,将女儿送进了喝醉的路海的房间里,两人生米煮成熟饭被人当场撞见,事后路公子不认账,只说喝多了不记得了,白惢一看这混世魔王根本不想负责,便哭诉是路海喝多了强迫她的。路老爷子碍于情面,只好跟白家合作,但是路家始终没娶白小姐进门,当时宴会在场的人都大概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

    白夫人和白先生的脸一阵黑一阵白,白先生清了清嗓子,朝白夫人呵斥道:“还不赶快将她带走!”

    “你!你这个窝囊废!连女儿都护不了!”白夫人气得喊道。

    “你再多说一句!就休想再回白家!”白夫人脑海里立刻闪过,白权早就和她貌合神离,外面一堆花蝴蝶巴不得住进白家做女主人,白权做事果断无情,若是真把他惹急了,他真的坐到做到。

    白夫人拉着女儿,恶狠狠得说:“没用的赔钱货!天天惹麻烦!”说完,便拉着哭哭啼啼的白惢走了,还狠狠得瞪了程满月和林芳华一眼。

    林芳华大方得体得对围观的宾客说:“不好意思,小孩子的闹剧,希望不要扫了大家的兴。”

    宾客纷纷客气一番,宴会继续。

    白皓看着程满月,眼神目露凶光,他走过夜星河身边时,只听到夜星河冰冷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一般,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说:“白皓,你别忘了,她现在,是我夜家的人!”

    白皓一怔,冷汗直冒。

    “夜……夜哥,当然,咱们两家相交多年,我再胡闹,也不会伤害自己人!”白皓说完,便悻悻得离开了。

    夜星河冷冷得看了虞媛一眼,这一眼的嫌弃,让虞媛惊慌不已。

    “星河,今天是我不对,作为兄嫂,我应该当时阻止她们闲话,我当时只是不想得罪这些千金,只不过表面附和而已,你别生气……”

    “兄嫂?”夜星河冷笑着伸出手,说:“给我!”

    “啊?什么?”

    “程满月送你的项链!”

    虞媛不明所以得拿出来,夜星河一把夺过来,说:“我们还没结婚吧,程满月还真没必要送你见面礼,你既然嫌弃,就还给人家!”

    “星河……我不是……星河,你听我说……”虞媛追在夜星河身后,哀求的样子十分狼狈。

    下午,宴会散去,程满月累瘫得躺在床上,呆呆得望着天花板的水晶灯。

    这艰难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