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62: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62: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空气静止得可怕,夜星河和金俊佑对视着,一个表情冷峻,一个邪魅得意。

    程满月的汗毛都炸开了,想说什么打破尴尬,可是又不知要怎么解释此时的情况,金俊佑竟然还好死不死得叫了一声主人,夜星河再蠢,也知道了那天在她家洗澡的是金俊佑了。

    连她编剧的戏精脑袋,此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剧情编一个金俊佑拎着垃圾出现在这的桥段来骗过夜星河,程满月简直想钻进电梯缝里去。

    没想到首先打破如此对立局面的是金俊佑,他大方一笑,对夜星河说:“要不要去家里坐坐?”

    家里?谁家?你这幅男主人的姿态是怎么肥事!程满月此时恨不得打爆金俊佑的头。

    “已经很晚了……”程满月尴尬得刚想劝说……

    “好啊!”夜星河打断她,眼睛盯着金俊佑,一副我很欣赏你的勇气的表情。

    什么鬼!夜星河为什么还要答应,两个男人大半夜去家里有什么好坐的!不等程满月阻止,俩人已经朝3003走去了。

    要不然就此装晕倒吧,这样眼不见心不烦,程满月一个人在电梯想。

    “主人!你再不回来,电梯就要下去喽!你要是此时想装晕倒,我就自由发挥了哦!”金俊佑站在门口调皮得朝电梯喊。

    程满月一个健步跑过去捂住金俊佑的嘴,瞪着眼道:“你喊什么,生怕简琛听不见吗?”

    金俊佑这个家伙简直就是肚子里的蛔虫,程满月暗暗气愤得想,什么都瞒不过他。

    “哦,我还忘了其实你喜欢的是简琛,那你紧张我俩联络感情干嘛?”

    “金俊佑!!!你!!!”

    好想像甩沙袋一样将金俊佑甩来甩去啊……

    此时,程满月坐立难安得坐在一边沙发上,对面坐着面无表情的夜星河,他环顾了一下客厅,没有任何男生用品,但是金俊佑却在轻车熟路得使用咖啡机,端来了两杯咖啡。

    “昨天我练习了一天花式咖啡,你不是写嗜咖啡如命吗,我特地学了以后给你冲。”金俊佑在程满月面前放下了一杯,又在夜星河面前放了一杯。

    “大半夜的喝什么咖啡?”程满月说。

    “那你想喝什么?我们三个大半夜得喝酒,更奇怪吧!”金俊佑似乎还嫌场面不够尴尬,全说的大实话,程满月看不出他这是要演哪一出。

    程满月气得眼冒金星,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嗯?还挺好喝。等等,现在不是品咖啡的时候,三人坐在这,难道要聊人生吗?

    夜星河冷冷得看着他俩。

    金俊佑自如得坐下来,靠在沙发上,对夜星河说:“其实她搬进来的第二天,我就住进来了!”

    噗!!!!

    程满月的咖啡一口喷了出来。

    “哎呀,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冒失,你忘了我为了你身上这条裙子倾家荡产的事儿了吗?”金俊佑抽出纸巾,帮程满月擦着裙摆上的咖啡,说:“去换件舒适的衣服吧。明天我叫干洗店上门来取。”

    金俊佑此时完全一副男主人口气,责备里还带着宠溺。程满月根本不想去换衣服,她要死死盯着这两位究竟要干什么。咖啡渍?不是管这个的时候。

    夜星河看着金俊佑给她擦喷到腿上的咖啡,额头微微得皱了起来,程满月赶快抽出纸巾自己擦。

    金俊佑继续对夜星河说:“说起来,我住进这里,还是拜你的未婚妻虞小姐所赐呢。”

    “这跟虞媛有什么关系?”夜星河眉头紧锁。

    金俊佑将那天商场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说:“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但是你毕竟是满月的兄长,我善意得提醒你一下,虞小姐并非良善之人。当然,我更不想满月以后有一个不好相处的妯娌,同为男人,娶错老婆真是会烦恼一辈子啊,我会很同情你的!”

    夜星河身体前倾,看着金俊佑说:“既然你已经开始评论我的婚姻了,那么你给我个建议,你觉得我该娶谁?你说得没错,娶错老婆,真的会后悔终身!”夜星河说着话,眼睛却看向程满月,

    程满月看着夜星河看向自己,浑身发毛,夜星河这含沙射影得什么意思。

    金俊佑笑道:“以夜兄这样的身份,娶谁,恐怕都不能随心所欲吧。”

    夜星河不屑一笑,说:“只要我想,没人管得了。”

    “确实,虽然夜兄一表人才,但是天下之大,并不是所有女孩都爱你,有些人,有缘无份,有些人,心有所属。强人所难或夺人所爱,就太逊了。”

    程满月几乎要晕倒了,两人之间无形的刀光剑影,再这样下去他俩互相敢出招,程满月都不敢再看下去了。

    “这么晚了,今天已经很累了。要不然我们……改天再聊?”程满月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夜星河皱着眉头看向程满月,严肃道:“你还没结婚,和一个男人同居在一个屋檐下,这样不好吧。”

    听不出是以兄长的姿态在训斥她,还是夹杂了过去的情感带着微微的醋意。

    “我……”程满月被问得一语堵塞。

    “夜兄,都9012年了,在北京,男女合租都不足为奇,更何况,这是程满月的房子,她让谁借住,是她的自由吧。”

    程满月在抱枕后面朝金俊佑伸过去手,掐了一把他的胳膊,闭着嘴唇小声道:“你给我闭嘴。”

    金俊佑微笑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程满月在下面做法,说:“夜兄放心,我虽然确实对满月图谋不轨,可是我可从来没有冒犯她哦,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我可不会做出让她哭的事情。”

    你冒犯得还少吗?

    程满月一听,立刻明白了金俊佑正在含沙射影指吻——痕的事,便加大了掐他的力度,金俊佑依然不为所动。

    “如果你们是男女朋友,我无话可说。”夜星河看向程满月:“如果林姨知道了,会很担心你的。”

    程满月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此时有些忐忑夜星河会将她和金俊佑住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妈妈和夜伯伯。

    金俊佑说:“当然,为了满月的名誉,我会加倍努力得追她,争取转正的!”金俊佑宠溺一笑。

    夜星河站起身,准备要走,他对程满月说:“我就在对门,如果有什么事,就敲我的门,还有,如果男女住着不方便,你就住我那里,我有的是地方可以住,我家钥匙你有。”

    住……住他那里?夜星河怎么想的!!!

    “夜兄这是不相信我吗?”金俊佑起身道。

    夜星河冷笑道:“你相信你自己吗?”

    金俊佑一摊手,调皮道:“果然还是男人了解男人。”

    夜星河看着金俊佑,冷静的语气却透着一丝威胁,“你要是敢动她,别怪我不客气!”

    “咦?这句话有点耳熟。”这是金俊佑在婚礼现场,对夜星河说过的一句话。

    “没错,作为她的兄长,我保护她,天经地义。”

    “如果我们成为连襟,一定会很聊得来的。”金俊佑邪魅一笑。

    “不必强求!”夜星河大步流星得走出门,程满月跟上去送客,没想到夜星河脸上受伤的表情,令她的心一揪……

    明明那样镇定冷静,看不出任何情绪波澜,在走出她家门的一瞬间,他脸上悲伤的表情,让程满月都难过起来。

    她站在门口,看着夜星河摁出对门的指纹锁,两人望着对方,同时缓缓得关上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