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今天晚上不回家-> 68:冷酷男子?(恢复更新)

68:冷酷男子?(恢复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程满月坐在星巴克的落地窗边,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整个城市都被一团雾气笼罩,闷热窒息,看来大雨马上就要来了。

    咖啡外带刚叫到她的名字,宁诚就推门进来了。

    宁诚高高瘦瘦的,简直就像韩剧里的长腿欧巴,西装革履,举手投足间特别职业精英感。

    宁诚朝程满月恭敬得弯腰鞠躬,程满月原本以为他只是来送把伞,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坐了下来。

    程满月赶快说:“我要去拿咖啡,那个……你要喝什么,我帮你点。”

    “大小姐,不用客气。”

    程满月拿来咖啡坐下,还是帮宁诚点了一杯美式。

    服务生端上咖啡,宁诚挺拔得坐在程满月面前,满脸意味深长得微笑着看着她。

    程满月被宁诚的表情弄得有些心里发毛,她试探问道:“是还有什么出差事宜没有交代吗?”

    “大小姐,从夜总大学毕业回国接管家族事业,我就一直作为他的助理,在他身边许多年了。”

    “哦。”

    “这些年,除了工作上的杂事我帮他处理,那些想接近他的女人都是我帮他打发掉的。也有一些想通过收买我得到他个人或者事业上的信息的人,也都没有成功过。”

    “哦,好厉害。”程满月眨巴着大眼睛不明所以,宁诚为什么要说这些。

    “要说了解他,我可能比夜先生还要了解他的喜好。”

    “嗯。”程满月点点头说:“我刚开始做简琛的助理,还什么都不懂,有没有什么职场经验能指点下?”

    宁诚一愣,程满月的理解重点让他有点出乎意料,他哭笑不得说:“大小姐,您的重点可能搞错了,我跟你说这些,不是两个总裁助理要交流经验。”

    “哦哦。”程满月还是迷惑得看着他:“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是夜总值得信赖的人,也是忠于夜总的人。”

    “嗯嗯,这是应该。”程满月点头道。

    “所以,我不想看到夜总为感情的事煎熬、折磨自己。他那种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不表露的性格,其实很痛苦。这些年来,夜总待我不薄,我不希望看到他深陷泥潭。在他的感情方面,我觉得他应该做一个了结。”

    了结?什么意思,她和夜星河的过去早就了结了,宁诚这么说,是指他知道什么吗?

    “我觉得他和虞小姐并不合适,他应该跟了解他、令他开心舒适的人在一起。”

    嗯?宁诚竟然还会关心老板的感情生活,程满月有些不解。看着宁诚意味深长微笑着朝她点头,她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令她顿悟又震惊的想法。

    看到程满月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宁诚不解道:“大小姐,您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程满月捂嘴笑道:“宁诚,你该不会是……那个……嗯……”程满月不好意思说。

    “哪个?”

    “咳咳,你也知道,夜星河马上要结婚了,你如果暗恋他,我知道这也挺痛苦的,我有一个男同事,虽然嘴巴刻薄点,但是其实很鬼马可爱,我要不介绍你俩认识?”

    刚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的宁诚,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

    程满月赶快拿起纸巾递给宁诚,宁诚一脸哭笑不得。

    “大小姐,不愧是写的人,思维这么跳跃,我都要跟不上你的脑回路了!”

    “啊?不是吗?不好意思,我乱说话,你别介意。”程满月尴尬得想拧自己一把。

    宁诚扶额一脸笑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笑得肩膀颤抖。

    他整理好表情,说:“我突然有些了解,夜总那么沉闷的性格,为什么会喜欢你了。”

    听到宁诚这么说,程满月身体都僵了,猛得抬头看着宁诚。

    宁诚镇定得喝了一口咖啡说:“我知道这是个秘密,我曾经去夜总的公寓帮他喂猫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过夜总抽屉里珍藏的照片。婚礼上我见到您,一直很疑惑在哪里见过。我在夜总身边这么多年,与他朝夕相处,怎么会看不出来婚礼现场他的反常?”

    程满月表情僵硬,看着宁诚,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宁诚如此向她坦白的用意,她和夜星河的过去无疑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若是被妈妈和夜伯伯以及不怀好意的人知道,一定会掀起轩然大波。宁诚这么直接得来问她,是想告诫她,还是想威胁她?

    “等等,大小姐,你的脑海里一定又在风起云涌了,停,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站在夜总这边的人,我不会出卖他,也不会利用这件事谋私,我只是希望,你能让他开心些?”宁诚赶快打断程满月的思绪说。

    “我让他开心?那不应该是虞媛的职责吗?难道他跟虞媛在一起不开心?”

    “虞小姐啊……他俩的婚事,也是两个家族的利益合作。我记得夜总和虞媛小姐相亲成功的那晚,他找我喝酒,酒后失言说,如果不是她,跟谁结婚都无所谓,是谁都无所谓。那时我很好奇他口中的她是谁,看到他抽屉里的照片和婚礼上他的失态,我才确定。”

    “???”程满月一脸别闹了的表情,说:“宁诚,你该不会以为夜星河说得是我吧,怎么可能,他都老大不小了,总不可能从前就跟我谈过一次恋爱吧……”

    程满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慌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跟夜星河上高中的时候确实认识,只是普通同学而已,别乱点鸳鸯。”

    宁诚一脸你还解释什么的微笑表情。

    看着宁诚一脸“我不傻”的表情,程满月泄气得说:“你不会告诉别人的对不对?”

    宁诚认真得点点头。

    “宁诚,你也看到了,我就是一个特普通的女孩儿,扔人群里找不到的那种,你看隔壁那三个自拍的美女,都比我漂亮多了,我不认为夜星河说的是我,再说,都过去八年了。让他开心?我哪有那本事!”

    “大小姐自己可能不知道,你身上有一种让认特别欢乐的力量,要不然夜伯伯怎么会那么喜欢你?”

    “那不是爱屋及乌嘛!”

    “最近这几天,大概是我见过夜总多年来情绪最不稳定的几天,他常常发呆,有时候满脸愁容,有时候又自己笑起来,昨天半夜,他又找我喝酒,喝得醉倒在酒吧,他这样的失态我还真是没见过。”

    昨天……半夜……夜星河给他发完信息,难道就去找宁诚喝酒了?难道他是因为她和金俊佑住在一起而心情憋闷?

    宁诚凑近程满月,小声说:“大小姐,你也不喜欢虞小姐吧,不如,我们联手拆散他们吧!”

    “哈?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宁诚你这小心思打得什么鬼主意?”程满月连忙摆手。

    宁诚耸耸肩,说:“总之我觉得夜总应该找一个温柔贤淑的女生做老婆。”

    “你看我哪里跟温柔贤淑沾上边?”

    宁诚眨眨眼睛,说:“我又没说是你?您不是有金公子了吗?”

    “嗝……”程满月一语堵塞,自己挖坑自己跳。

    宁诚偷笑,说:“虽然我也觉得蛮可惜的,但是没办法,缘分这东西强迫不来。就算他娶不到心仪的女生,也不能看着他娶一个两面三刀的女人当老婆吧。”

    程满月惊讶得说:“想不到你竟然能看得出来女生的两幅面孔?”

    “职场多年,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什么没见过,虞小姐也不是没有在我这努力过。”

    “努力什么?她不是已经是准豪门媳妇儿了吗?”

    宁诚笑笑,说:“大小姐是不是不知道,夜总有一个习惯,就是不喜欢女人碰他?”

    “???”程满月一脸“你是在说笑吗”的表情。

    “看您这表情,是完全不信吗?还是说您跟夜总以前做“普通”同学的时候,夜总还是一个如饥似渴的正常少年?”

    “噗……”这下轮到程满月差点将咖啡喷出来。

    “咳咳,宁诚,你注意一点,那个年代的高中生,还是很纯情的。”

    “哦~~”宁诚一脸“我明了”了的八卦语调。

    程满月心虚得想,不让女生碰他?难道他现在得了什么力不从心的男性疾病?嗯?不对啊,我看他婚礼前夜跑进房间对我那样,不像是一个有病的成年男性啊。

    想到夜星河那晚将她粗暴摁倒,程满月不由自主得抓了抓衬衣的领结,下意识得缩了下肩膀。

    宁诚看着程满月的动作,噗嗤一笑说:“以前我一直怀疑夜总是心理疾病,看来……他正常得很嘛。”

    “啊?不,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程满月慌乱摆手。

    “虽然这样背后说人不太好,但是他和虞小姐交往三年,都没有碰过人家,在这个年代换做哪个女生都会气急败坏吧。我作为离他身边最近的人,虞小姐不是没收买过我,只不过方法令我很不齿,所以我没有答应。”

    程满月身子探上前,睁着八卦得眼睛说:“什么……不齿的方法?”

    宁诚耸耸肩膀说:“就是喝完令男人控制不住的方法呗。所以我怎么能看着他身边有这样的女人存在。”

    程满月震惊,先不说虞媛竟然会使这样的手段,就说上高中时夜星河总是趁她不备偷偷亲她一口,在书桌下死皮赖脸得抓住她的手不放,在游乐场酒店那晚他强忍耐抱着她睡了一晚……虽然没有金俊佑那么不要脸得小狼狗大胆,但是怎么看也不像一个需要下药才能亲近的冷酷男人啊!

    看程满月满脸通红,宁诚说:“大小姐,你又在想什么?”

    程满月赶快否认!她清清嗓子说:“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他妹妹,插手他的感情生活,这不太好吧,影视剧里那些烦人的小姑子不是很多吗,我可不想背上这种标签。再说……我的身份也太敏感了。夜星河的婚姻问题,让他自己处理吧,要是他跟虞媛能顺利结婚,也说明他俩有缘,不管是正缘还是孽缘,都是他的债他的劫。”

    “大小姐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他的债他的劫呢?有情人终成兄妹这种事,在现实中能上演几回?”说到这,宁诚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程满月嘴角抽搐,说:“这种狗血情节我也不想经历啊,哪怕夜星河当初突然消失,我也没觉得他欠我什么。人生这么艰难了,我的人生信条就是争取做个不给别人添堵的好人,我不会是他的劫的。”

    “突然消失?什么意思。”

    “嗯……就是高三开始,夜星河突然转学了,招呼都没打,从此杳无音信。就算作为同桌,也应该说一声,你说是不是?”

    宁诚低头沉思了一下,表情顿了一下,张了张口,还是没说什么。

    程满月自言自语道:“也能理解,高三很多同学转去户口所在地上学参加高考,他又是北京户口分数低,应该是不想引起同学间的心理不平衡吧。”

    宁诚一脸研究得看着程满月,看她有时思维跳跃天马行空,有时又无比单纯头脑简单。不过也是,在那时程满月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是生活中,怎么也不会想象到那种事会发生在身边人身上。看来如果夜星河不说,她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知道。推荐阅读TV//

    宁诚垂眼笑着,喝了一口咖啡,说:“虽然你俩已经变成法律上的兄妹关系,但是就当是帮我吧。作为朋友,我不想看着他遗憾终身,作为下属,我也不希望有一个难搞的老板娘。更重要的是……我也很想交女朋友啊,他老半夜找我喝酒,我网恋许久奔现都不得不取消了。”

    “哈哈哈。”程满月爽朗得笑了起来,说:“你还网恋?你是哪个年代的人啊!”

    “没办法,夜总那个工作狂,真的让我一点私人时间都没有啊!”

    “其实刚才你走后,我们公司好几个女生都在讨论你呢。”

    “是嘛?看来脱单要指望大小姐你了!”

    “你以后别叫我大小姐,叫我满月就行了,真的,明夜山庄的管家伯伯和佣人们每次叫我大小姐,我都浑身打冷战,这又不是演偶像剧。而且,千万别让我同事知道我和夜家的关系,以他们的八卦能力,说不定就立刻把我当成商业间谍了!”

    宁诚笑着说:“哈哈,您真的挺特别呢!”

    就在这时,出来帮同事买咖啡的尹莹,看到程满月和宁诚坐在星巴克窗边有说有笑,她冷笑了一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