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开创万道-> 第一卷 天命 第二十五章 一袭红衣一少年

第一卷 天命 第二十五章 一袭红衣一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天色刚刚亮,墨泪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没想到帮助达奚耀水压制体内的寒气是如此的困难,整整持续的数个时辰,才勉强成功。

    在那短短的数个时辰里,他的精力高度集中,催动体内的八热地狱,调动其中的极荒天火,若是稍有一丝差池,不但救不了人,反而会害了达奚耀水,

    因此对极荒天火的控制要做到极其细微,还好在这几个时辰里,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人的打扰。

    墨泪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喘息几声,见到静静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女子,清秀的眉毛上的冰霜缓缓消失,毫无血色的嘴唇渐渐微红,

    墨泪由衷一笑。

    达奚耀水的父亲确定女儿平安后,便离开了,安排了很多健壮的家丁守在门外。

    墨泪无力瘫坐在墙角,缓缓闭眼,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达奚耀水缓缓地睁开眼,慢慢的坐起,扭头看着墙角的男子,睡着睡着倒在地上,不免一笑。

    忽然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尖叫一声,“啊!”

    墨泪吓了一个激灵,急忙站起,屋外伺候着的丫鬟也急忙冲进房间。

    达奚耀水目光惊愕,凶狠的盯着墨泪,厉声道,“都给我出去。”

    丫鬟极其困惑,见到小姐那张生气的怒容,战战兢兢地退出门外。

    墨泪一脸迷茫。捡起地上的剑,便向门外走。

    达奚耀水墨眉微蹙,大声吼道,“你给我站住。”

    墨泪停住脚步,小声道,“还有什么事吗?”

    达奚耀水极其气愤,想大声吼叫,却只能小声西语,“你对我做了什么?”

    墨泪一愣,片刻后,缓过神来,急忙解释,“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帮你压制住的体内的寒气,我可没有占你便宜。”

    达奚耀水瞬间脸色绯红,不可思议的看着墨泪,大声道,“如何能信你?”

    墨泪无奈的笑笑,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上冒出一团火焰,平静道,“这下可以信我了吧?”

    达奚耀水好奇地望向墨泪手指上跳动的火苗,她也是修行之人,自然能感受的到,那并非元气所化。

    因此对这位奇怪的男子,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墨泪急忙收回,苦笑道,“姑娘啊!我为了帮你压制住寒气,我的半条命都快没了,好不容易睡着,又被你给闹醒了,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达奚耀水一脸尴尬,勉强笑道,“您休息,休息。我不说话了。”

    墨泪一脸无奈,重新坐回墙角,平静道,“想必昨晚上那些刺客,应该是戴然派来的吧。看样子你说的还真没错,我恐怕真的摊上大事了。”

    达奚耀水一脸苦笑,摇头道,“我们家,可没有三清道门请来个高人,也就只有勉强能够抵御外敌的阵法。

    而且家中有很多人是对方的眼线,你今天只要出了我们家大门,恐怕真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墨泪笑道,“我大白天的出去,难道他们还敢光明正大的行凶不成?这好歹也是顺天王朝管辖区域,也是有王法的。”

    达奚耀水冷冷一笑,洒脱道,“我看你也就是不谙世事的小毛孩子,王法大多数都不是用来保护弱者的,而是有强者制定欺压弱者的一种工具。”

    墨泪一怔,有些不解,也不做争论,反问道,“我是小毛孩子,那你是什么?”

    达奚耀水一怔,沉默不语。

    为防万一,墨泪决定今天晚上连夜逃走,现在实在太累了,必须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

    ……

    正中午,戴然带着十几位家丁突然到访,达奚耀水带人将他们挡在一座院门外,并未让其见到父亲。

    戴然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达奚耀水,想看一件玩物一般,两眼放光,一脸色相,迷眼笑道,“我的耀儿妹妹啊!昨晚的礼物收到了吗?可还喜欢。”

    达奚耀水一脸平静,声音毫无一丝波折,“昨晚的礼物很好,不过我一不小心,都给撕碎了。”

    “没事,只要耀儿妹妹不嫌手疼,你想撕多少就是多少。”戴然笑嘻嘻的脸色突然一变,阴沉道,“不过你也知道,我昨天送来的礼物都在小试牛刀,怕伤到妹妹你啊,你若是识趣一点,把昨天那个臭小子交给我,你我两家的事,还可以好好聊聊。”

    达奚耀水冷笑一声,“怎么聊?”

    戴然笑道,“耀儿妹妹呀!你虽然长得国色天香,但是我并不爱好你这一口,只是我那可恶的老爹,偏要逼我娶你,还去搞什么文武招亲?

    原本想着风光一番,也是无妨。可哪知道半路会杀出一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让我当众出丑,这个仇我怎能不报?

    其实你我都清楚,你我两家在外人看来不分上下,其实却有云泥之别。

    也不知道我那老爹是怎么想的,偏偏看上了你家这一点点家产,偏要让我娶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其实我也对你也不感兴趣,若是我们现在做个交易如何?”

    达奚耀水依旧面无表情,冰冷道,“什么交易?”

    戴然古怪的笑了笑,慢慢道,“你若是亲手宰了那小子,你我两家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此后河水不犯井水,你看如何?”

    达奚耀水一怔。

    戴然掏出一张纸条,递上前去,继续道,“看,这是什么?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特意让我老爹写了一份承诺书,有了这个,你总该信我了吧?”

    达奚耀水静静的接过,静静的读着上面每一行每一个字,生怕遗漏了什么,看着只上又红又大的印章,许久不能回神。

    戴然继续道,“不用看了,这是真的,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苦苦支撑这么大的一个家业,确实不容易。

    我老爹想让我娶你也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分担一些吗?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毕竟你我两家之前都是世交,没必要成为真正的仇人,不然,你也知道你们家还能撑到今天吗?

    可那该死的臭小子不一样,他敢如此侮辱我,我不把他碎尸万段就算好的了。”

    达奚耀水再次一怔,静静道,“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暗中的污秽手段,可不比你老爹差,你会如此好心,与我家和解。”

    戴然一笑,阴沉道,“这就是我不喜欢你的地方。太聪明了,女孩子若是太聪明,那是很危险的。

    若是我真娶了你,我还真不敢上你的床,恐怕以后睡觉都要多挣一只眼,那多累呀!

    我爹那人鼠目寸光,还没有意识到你的厉害,这些年若不是你暗中的足智多谋,你家恐怕早就垮了。”

    达奚耀水冷冷一笑,“彼此,彼此。”

    戴然哈哈大笑,沉闷道,“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哦,还有不要忘了遵守承诺。”

    达奚耀水一怔。

    戴然转身离去。

    戴然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看起来是一位风流的花花公子,实际上,满腹经纬之材,毕竟虎父无犬子。

    戴然的父亲戴同,从小拜入三清道门门下,勤学苦练,年纪轻轻便在整个门派内小有名气。

    正因为年轻气盛,随意写成了一篇《剑心秘诀》把所有矛头直指圣剑门,把圣剑门的剑道心法批判的一无是处。

    正因为这件事,开罪了圣剑门中某位大长老,因此被赶出了门派。

    从此之后,便开始从商,打下一番宏伟家业,按道理来说,应该会对三清道门极其反感。

    可谁能想到,他私底下和三清道门关系实为密切,暗中来往及其频繁,互惠互利,才有了今天这番势力。

    有人传闻,此人有天人相助,凡是于其作对者,都接连惨死,死壮还极其惨烈,因此在这西浮城中基本上无人敢于他们家住对。

    戴然回到家,见到父亲正在悠闲地喝茶,极其开心的笑道,“父亲好雅兴啊!今天又轮到谁该倒霉了?”

    戴同放下茶杯,豪爽道,“然儿啊,你做事越来越让人看不懂呢。你看达奚老头家的那小妮子,人又聪明,长得又漂亮,你为何偏偏不喜欢啊?

    今天居然还去送什么承诺书,真是越来越猜不透你的心思了。”

    戴然自行的倒了一杯茶,一口饮尽,平静的回答道,“你还不了解儿吗?敢和我作对的,怎么能只简简单单的送他上路的?

    他不是喜欢英雄救美吗?我便让他死在美人手上。至于承诺书一个诱饵罢了,达奚家的那点财富,我还真看不上。

    至于耀儿妹妹从小就和她认识,她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吗?跟她睡一张床上,没有风花雪月的事,恐怕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好。”

    戴同摇头叹息道,“你什么都好,就是太爱玩了。承诺书都给了,若是在想动达奚家,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万一那个收了承诺书,却不办事,你又能怎样?”

    戴然呵呵一笑,冷冷道,“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即使她不动手,我也还有后招。”

    戴同好奇地问道,“什么?”

    戴然嗯了一声,笑着卖了个关子,潇潇洒洒的离去了。

    戴同也不多问,他这一生也许是作恶太多,前面两个儿子都早早的夭折了,现在只有戴然这一根独苗,从小当宝贝一样抚养。

    这个儿子也真是争气,从小便有一番玲珑心思,早早的就开始处理家中事务,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并且还能滴水不漏,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件他做不成的事。

    ……

    ……

    墨泪一觉睡到天黑,简单的吃了顿饭,准备离去。

    从醒来到现在,总感觉达奚耀水有些怪怪的,心不在焉。

    当墨泪告别时,达奚耀水忽然制止,想了想,轻声道,“我送送你吧。”

    墨泪一愣,没有拒绝。

    达奚耀水一路上并未多说一个字,墨泪也不知道和她说些什么。

    经过昨天那一晚,他都能想象得到这位姑娘的未来,多半和那位不阴不阳的花花公子脱不了干系了。

    尽管他渴望这个世界上出现很多大义凛然的英雄,但他却不想做那个人。

    一是确实认为自己没有本事,二是对受人敬仰的大英雄并不感兴趣。

    快要走出城门,一直神情恍惚的达奚耀水忽然开口道,“我就送到这里了。”

    墨泪笑了笑,挥了挥手,笑着道,“再见。”

    墨泪随后转身,缓缓的向前走。

    达奚耀水静静的走上去,从背后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神情极其犹豫。

    最终还是刺向了墨泪。

    忽然,黑暗中想起了一道,极为豪气冲天的声音,“路见不平一声吼。”

    墨泪吓出一个激灵,达奚耀水一惊,也立马收起匕首,极其惊讶。

    只见后方窜出一道人影,正义凛然地冲向墨泪,死死地伸手护住墨泪,随后说完他那还未说完的半句话,“该出手时就出手。”

    墨泪再次被吓了一跳,惊愕地打量着身前这位莫名其妙窜出来的少年,穿着一身鲜红的衣服,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墨泪一愣,拍拍对方肩膀,好奇道,“兄弟,这是在干嘛呢?”

    少年做好了十足的搏斗架势,大吼道,“我早就发现你们了,还不滚出来,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妄图做谋财害命之事。

    今天遇见我行侠仗义的苟剑,还不快快出来跪地求饶。”

    墨泪一愣,想着这是个疯子吧?这大半夜的在这里说胡话,还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呢?大哥啊,现在可是大半夜啊,哪来的光啊?

    墨泪看向身前这位自称苟剑少侠,再次拍拍他的肩膀,小声问道,“兄弟,兄弟……”

    苟剑忽然将他推开,大声道,“不用怕,有我在,一定能保护好你们的。”

    墨泪被推得踉跄了几下,差点撞上深厚的达奚耀水,刚想向前和苟剑理论一番。

    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随后见到黑暗之中,出现一群人,迅速将他们团团围住。

    墨泪惊讶的无以复加,原来还真有人,那这位小兄弟真是少侠。

    不过看他这副模样,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摆明就是不怕死,拿命换名声啊!

    达奚耀水忽然一惊,看这些人的穿着恐怕又是戴然送来的“小礼物”,是不放心自己杀不死墨泪吗?

    为首的人瞬间发话,”格杀勿论。”

    墨泪一惊,急忙道,“耀水姑娘,这一次我们还是先跑吧。”

    达奚耀水犹豫了片刻,静静的点点头。

    不知从何处冲出来行侠仗义的苟剑,看见这么多人呵呵一笑,也有些怂了。

    回头见到身后的二人已经跑远,他立刻转身,脚底抹油,迅速逃窜,大叫道,“等等我,等等我啊!”

    原以为对方是行侠仗义的小英雄,原来就是一位一时冲动的大傻子,刚刚还在义正言辞,侃侃而谈批判罪恶。

    现在逃起命来也是比谁都要快,不时还大呼救命!真是一副惨状,不过惨归惨,可逃命速度真就是和墨泪有的一比。

    墨泪见达奚耀水跑得太慢,一把将他抱起,迅速的向前逃窜,速度之快,仿佛能将夜幕划开。

    达奚耀水静静地躺在墨泪怀中,透过昏暗的月色,见到对方清俊的面颊,不知不觉感觉内心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

    渐渐地她心脏砰砰直跳,脸颊滚烫,渐渐泛红。

    墨泪等人逃回了达奚府邸,重重的将大门合上。

    为首的刺客呵呵一笑,大吼一声,“搞定,收工。”

    墨泪,达奚耀水和苟剑跑得气都快断了,死死的躲在门后,小声的喘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