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小拾恋-> 001小拾诞生

001小拾诞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在一个沿河畔而居的不知名的小镇里,一个很平常的一家三口,正在安详的吃着晚饭。透个窗户很清晰的看到,三十开外的慈祥的母亲爱恋的看着儿子,并给他夹了点菜说到:

    “小逸,怎么又一点青菜不吃?吃点吧!青菜又好吃营养又好。”

    “青菜这么好,那还是留着你和爸爸吃吧!”叫小逸的男孩,边啃着排骨,边头也没抬的说到。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有好东西就要一起分享的。”

    “好东西留给父母那才是孝道。”妈妈知道说不过巧言善辩的儿子,只得换一种方式说到。

    “青菜吃了脑子好,乖,吃点,你现在可正是用脑的时候。”骗谁呀?青菜吃了脑子好,小时候我看爷爷喂的那头猪,一天吃两大筐青菜,我也没看到它聪明过,到头来还不是被你们一刀宰了。这话只能心里说说,小逸知道他要说出来,妈妈绝对给筷子头对付他的头。

    “我这脑子还用得着青菜来补吗?”小逸不屑的扫了一眼妈妈说到。

    “我知道我儿子聪明,可吃了蔬菜会更聪明的。”

    “可我已经是全年级第一了。”终于妈妈老羞成怒的用筷子指着他叫到:

    “你这孩子叫你吃点青菜,怎么就这么难呢?叫你吃你就得吃。”

    “我已经吃好了!”

    “别走呀!吃青菜长身体的,你看你瘦的…”妈妈依然不死心的对着小逸的背影叫到。可儿子像没听见一样。她有些赌气的夹起一筷头青菜。

    “你不吃我吃!”

    “青菜吃了长身体的,还是我吃吧!”在一旁一直默默吃饭的爸爸,伸过筷子压住她将要夹走的青菜说到。妈妈不由低头看了看已发福的身体,勃然大怒道:

    “曹云贵,你嫌我胖了!”听到妻子的一声怒吼,曹云贵吓得手一哆嗦,筷子上的菜都抖得掉了下来,他连忙夹起青菜递到了老婆跟前小心翼翼的说到:

    “没有没有,青菜美颜的,你吃你吃!”

    “你嫌我老了,丑了?”老婆更大声的对他吼到。曹云贵吓得又一哆嗦,可怜的青菜折腾来折腾去。最后无力的掉到了桌上。

    “曹云贵你是不是嫌我烧的青菜不好吃,故意的?”看着桌子上的青菜,老婆更加的生气了,用筷子指着曹云贵骂到。

    “又来了,整治不了儿子,就拿我撒气。”曹云贵放下碗筷,边闷闷的走开边咕噜到。

    “你说什么?曹云贵你给我站住。”可曹云贵很快就消失在了院子外。

    她一屁股瘫坐在石凳子上,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她的威力越来越不如从前了,一老一小开始造反了。

    她就是曹昱逸的妈妈,方桂兰,今年三十四岁,她朴实、善良、勤劳和中国千千万万的同龄妇女一样,望子成龙、望夫事业有成。

    曹昱逸的爸爸曹云贵,三十六岁,忠厚老实、不善于言词。对整个家庭任劳任怨。

    曹昱逸今年十二岁,家中的小皇帝,聪明好学,品德兼优。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如果没有那一天发生的事,他们这普通的一家会一直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的。

    那一天也是很平常的一天,早上当他们父子还在睡梦中时,方桂兰就早早起了床,她已习惯了早上第一件事去小镇后面的垃圾场去倒垃圾,顺便拾起有价格的垃圾回来。

    她就在镇上的垃圾处理厂上班,对垃圾、废品的价格比谁都清楚。她拾回来的垃圾正好上班时卖到垃圾场,卖点小钱管她晚上买菜的钱是绰绰有余。因此她乐不思蜀的做着这份副业。

    今天早上的收获很不错,方桂兰拾了一堆硬纸壳。这种纸壳能买三元钱一斤的,她这一堆怎么也有十斤的。她给绳子扎在了一起,背起来刚想走时。她隐隐约约听到了身旁有像小猫的叫声,她连忙朝周围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呀!

    她刚又想走,又清晰的听见了。她不由的低头一看,吓得连退了两步,只见就在她的脚下,在一堆废衣里,有个东西在动,而且发出很奇怪的声音。方桂兰搓了搓手,又蹦了蹦脚,以此来壮壮胆子。

    方桂兰拾起一根长长的棍子,身体努力的向后倾斜着,以防不测,可以快速拆离。她用抖擞的手抓紧棍子,战战兢兢给旁边的破衣剥开了。有个小东西在一打一打的。方桂兰定眼一看,竟然是条腿,准确的说是条婴儿的小脚。

    母性的天性让方桂兰瞬间忘记了害怕,她扔掉了手中的棍子,走上前去,以最快的速度扒掉周围的遮挡物。婴儿**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是个女婴,小得可怜也就小猫那么大点,全身青紫色。头上光秃秃的,一只小手紧紧捏成捶子放在嘴边,嘴唇紫得都发黑。小脸皱得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可能哭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哭哑了,现在只能发出像小猫一样奇怪的叫声了。要不是离得近,不可能听得见的。可她一只小腿仍然在顽强的打动着。这也许是她在努力的求生。

    方桂兰看清后,毫不犹豫的用破衣随便的一裹就给她抱在了怀里。看这孩子的样子,也只剩下动动小腿的气了,再不喂养的话,很快就会没气的。她抱着孩子就往家跑去,连辛辛苦苦拾来,打包好的纸壳也不要了。

    “老公老公,云贵云贵,快来看呀!”方桂兰一进家门就叫到。正在洗脸的曹云贵连忙放下了手巾走了过来。就看到老婆怀里小心翼翼的抱了个东西。

    “又拾到什么宝贝了?大早上的就大呼小叫的。”方桂兰只朝他招手,示意他自己过来看。

    “这老婆娘整天神神叨叨的。”曹云贵很不情愿的嘀咕到。

    “啊呀!这什么古董呀?跟真的一样。这造型也太吓人了吧!”曹云贵很不耐烦的揭开了破衣,看着皱巴巴的小脸。吓得肝都快飞出来了,惊呼到。方桂兰看到他那没出息的样子,气得直跺脚。

    “是真的,不,是活的!”

    “啊!老婆你拾垃圾都快拾成精了,连活物也能拾得到了?”曹云贵余惊未了,又添新惊。

    “别废话了,快接着。得给她弄点吃的,她快不行了。”方桂边说边给婴儿往曹云贵怀里塞。曹云贵吓得连连后退。看着那皱巴巴的小紫脸,真的太慎人了。

    “曹云贵你到底接不接?”看着老婆那发怒的老脸,更慎人。他衡量了两秒种,最终做出了决定,他伸出颤颤巍巍的双手接了过来,并哭丧着脸带着哭腔叫到:

    “老婆你快点呀!可别让她死在我手里呀!”

    不一会方桂兰就端了一点米汤过来了,曹云贵也配合的坐了下来,竖起了婴儿的身体。勺子一到她的嘴巴,她用力的吸吮着,不一会就吸下去了两勺的米汤,由于太用力累了了,她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脸平和多了,也没刚才那么恐怖了。曹云贵不由的脸上露出笑容问到:

    “老婆,就这活物,你在废品厂打听过了吗?能买多么钱一斤呀?”

    “多少钱都不买,我自己养着。”方桂兰继续喂着米汤,头也不抬的说到。曹云贵又是一惊,有了这个多事的老婆,他这辈子是没好日子过了。

    “这恐怕不妥吧!多个孩子多份负担,我们现在都有各自的工作,小逸是块读书的好苗子,我们得用心培养。那来的时间养她呀?”

    “我自会想办法的。”曹云贵知道自己老婆最大的弱点在哪里,看来不下狠招不行了。

    “你看你现在天天做副业还能挣点外块,如果你养他,别说挣外块了,连上班都是问题。我们的收入会减半的。”

    “我愿意!”

    “我们还得供他上学,搞不好还得给他买房娶老婆。那可不是一般的赔钱货,你可从来不做亏本事的。”

    “那你就放心吧!她是个女孩。”方桂兰得意洋洋的说到。

    “啊!女孩?”曹云贵欲哭无泪的看着手中的皱巴巴的婴儿,更强烈的提醒老婆到:

    “老婆,那就更不能养了,你看一个女孩丑成了这样,将来能嫁出去吗?”

    “那我就养她一辈子!”方桂兰毫无商量余地的瞪着曹云贵说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