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小拾恋-> 063终于回来

063终于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方桂兰得知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才放心的又沉沉睡过去了。等曹昱逸从北京开车赶回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曹昱逸到达方小拾所说的医院后,就给方小拾打了电话,方小拾连忙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曹昱逸,一年不见他又变得更加的帅气了。他也看到了方小拾,他走近了她,惊讶的问到:

    “小拾,你怎么瘦弱成这样了?”泪一下子就从方小拾的眼中滚了下来,她低着头掩饰着说到:

    “没有呀!我本来就瘦的。”

    “妈妈怎么样了?”

    “妈…妈就快不行了,大概就在这几天吧!”方小拾强忍着心中的痛楚说到。

    “什么?”曹昱逸惊愕的盯着他说到。方小拾任凭泪水肆意的流了下来,她看着他难过而又认真的说到:

    “哥,我说的全是真的。”曹昱逸猛的瘫坐到了地上,方小拾一把搀扶住了他,惊恐的叫到:

    “哥,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方小拾边叫着他,边给他连拖连拽的,让他坐在了路边的台阶上。被曹昱逸一吓,方小拾的泪水都吓回去了,她拍了拍一言不发,显得有些呆痴状的曹昱逸的脸,继续叫到:

    “哥,你别吓我呀!你快说句话呀!”曹昱逸终于被她打得清醒点了,他喃喃自语的说到:

    “我走时妈妈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一下子这么严重了?那我该怎么办呢?”

    ”哥,你别这样呀!我们上去见了妈妈再说吧!她想你了。”曹昱逸扭过头来惊恐看着她,他猛的抓住了方小拾的双臂慌张的说到:

    “我不去,我不敢面对妈妈,我怕看到那一刻,小拾,我不想去。”方小拾惊呆了,她想到他回来肯定会像她一样的难过,一样的很难接收这残忍的事实的,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长很高大挺拔的曹昱逸,竟然会有如此柔软的一面。他竟然连面对病重的妈妈的勇气都没有。

    此刻方小拾猛然想起来,爸爸去世时,曹昱逸还没看到爸爸的遗体就紧张的晕了过去,直到爸爸下葬完了他才醒了过来,当时医生就说,他那是潜意识中不敢面对现实、逃避现实。

    面对如此柔弱的他,她既拉不动他,又背不起他,方小拾一点办法也没了。她只得又来到了马兴东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没人,他一定去手术室了。方小拾只得坐下来开始默默的等着他回来。

    马兴东一推开门就看到方小拾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发呆,那办公桌前的椅子他从来不轻易让别人坐的,可如今方小拾坐在上面,他却感到如此的自然而又顺理成章的。

    看到了马兴东回来了,方小拾连忙站了起来,准备给位置让给他。

    “小拾你坐呀!你站起来干什么?”

    “马医生我又遇到难题了,不知道怎么办了,所以才回来找你的。”方小拾并没坐下来,只难过的对马兴东说到。

    “哦?什么难题呀?”马兴东惊讶的问到。

    “我哥回来了,可他知道我妈快不行了,怕得腿直发软,连上来看我妈的勇气也没有了,现在还在下面。马医生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种经不得一点事的人多了,他小时候肯定受过惊吓过。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给他骗上来。”

    “怎么骗?”

    “走,我陪你一起下去。”方小拾连忙点了点头。他们走到电梯里,马兴东不由开口说到:

    “你和你哥果然不是亲生了,性格区别那么大。你是这样的坚强勇敢,而你哥却是这样的软弱无能…”

    “不许你这样说我哥。”方小拾大声的打断了马兴东的话。马兴东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被她结结实实的吓得一大跳。方小拾看到马兴东被自己吓得一哆嗦,感觉到自己反应是有些过激了,她压低了声音说到:

    “对不起,刚才是我说得太大声了,吓着你了。可我哥真的不是软弱无能的人,要不然他怎么会一大学毕业就有那魄力自己开公司呢?他之所以不敢面对我妈的死亡,是因为他才十几岁时,我爸的去世给他吓怕了。”马兴东只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他们到了医院门口,就看到曹昱逸脸色很差,用双臂紧抱着自己的前胸,几乎是缩在台阶上的,像个无助的孩子。方小拾从没想过看起来鹤立鸡群、气宇轩昂的哥哥,会变成这样柔弱。她心痛无比的看着他,曹昱逸也抬起无助的眼光看向她,他们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直到马兴东走到了曹昱逸的跟前,用医生很职业化的很无情的口气说到:

    “你是方桂兰的儿子吧!前段时间误诊你妈妈为肝癌,今天结果出来了,就是普通的肠炎,我已经和你妹妹说过了,你该上去看看你妈妈了。”曹昱逸被他的这句话震得目瞪口呆,他迟缓的移动着头看向方小拾:

    “这医生刚才说什么误诊?”方小拾强忍住泪水,连忙点了点头说到:

    “医生说我妈不是肝癌,是肠炎。”曹昱逸一下子跃了起来,他比方小拾高了快一个头,他双手扶住了方小拾的双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敢相信的问到:

    “这是真的吗?”方小拾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只对着他点了点头。曹昱逸抛开方小拾大步向医院部走去。方小拾愣了一下,她扭过头来含着泪看着马兴东,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马兴东的心又是一阵刺痛。

    看着病床上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样子,奄奄一息的方桂兰,曹昱逸再一次瘫坐到了病房的地上。方小拾和马兴东费了很大的劲才给他弄到了床头的椅子上。曹昱逸过了一会还是反应了过来,他抓起方桂兰床头上的手捧在了手中,像个孩子一样痛哭了起来。方小拾也跟着泣不成声的哭泣着。看着曹昱逸那颤抖而又无助的样子,她感觉她多亏没给他提前打电话,他一个人撑了大半年,所付出的艰辛都是值得的。

    不一会方桂兰缓缓的醒过来了,看到了身边哭泣的儿子,她一点都没奇怪,她只看向了马兴东,马兴东连忙凑到了她的跟前。方桂兰沙哑而又清晰的说到:

    “马医生今天你能不能别给我打那种吊针了?我不想再这样迷迷糊糊睡下去了,我知道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有好多话要跟孩子们说的。”马兴东和方小拾不由很面面相觑,他们很惊讶原来她什么都知道。马兴东有些为难的说到:

    “方阿姨如果不挂吗啡,你会很难受的。”方桂兰停顿了一会,继续说到:

    “没事的,我受得住的,马医生以后都别挂了吧!”

    “妈,那恐怕不行的,要不先不挂试试,你要受不住就告诉我们。”方小拾忍不住插嘴说到。

    “你们不用担心的,我要挂时再告诉你们。”方桂兰安慰他们说到。听到他们说到已给他妈妈用上了吗啡了,曹昱逸更惊愕得都已忘记了哭泣。

    “小逸,别怕,妈妈一时半伙还死不了。你早上刚回来,先去洗把脸吧!”方桂兰对床前全身发抖的曹昱逸说到。方小拾连忙帮忙给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哥,你就听妈的先去洗一把脸吧!”看着曹昱逸慢吞吞的走出了病房的门,方桂兰对方小拾说到:

    “小拾,你现在知道妈妈为什么一直没叫你给你哥打电话了吧!你哥五岁时掉进了河里,差点淹死了,后来就落下了个病根,经不起一点惊吓,被救起的头几年,就连雷声大一点,他也会吓个半死,后来渐渐的好点了,但还是面对不了死亡之类的事件。你别看他平日里冷冷的装酷的样子,其实内心没谁比他更脆弱。”方桂兰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累得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方小拾边轻轻的给她拍着胸脯边心痛的说到:

    “妈,你说的我都知道了,我也刚发觉哥哥有这种毛病的。你就放心吧!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他的。”方桂兰虚弱的笑了。

    “小拾,你真的是冰雪聪明,妈妈一说你就知道怎么做了。你妈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三件事就是:一嫁给你爸。二生了你哥,三养了你。这辈子值了。”

    “妈…别说了…”方小拾喉咙再一次哽咽了起来。

    “吃早饭了!”后面响起了马兴东的声音。方小拾回头一看只见他拎着一大包早点走了进来,曹昱逸也跟在后面进来了。

    破天荒的,好几天没吃饭的方桂兰竟然喝了半碗稀饭。这令曹昱逸兄妹又看到了新的希望。看着大伙们都吃完了,方桂兰精神少有的好起来,她对马兴东说到:

    “马医生你为了我这老太婆已忙了一早上了,你也该去忙你的事了。”马兴东站起来说到:

    “方阿姨你就不说,我也准备走了,查房的时间到了,那你们一家好好聊聊,我先忙去了。”马兴东临出门时,没忘记给了方小拾一个鼓励的微笑。方桂兰又看向自己一对优秀的儿女说到:

    “孩子们,我现在有个心愿你们俩一定得满足我。”

    “妈,你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曹昱逸兄妹异口同声的说到。方桂兰静静的看着他们一会,接着一字一句的说到:

    “孩子们,我想回家,我不想死在医院里。”曹昱逸兄妹一听,同时痛哭失声的跪倒在了病床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