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小拾恋-> 069寒意刺骨

069寒意刺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方小拾是真的饿了,再加上张威好的厨艺,烧的饭菜是真的很好吃,方小拾吃了满满两大碗饭,又喝了半碗汤。她撑得只能在椅子上往后仰着坐,才不难受。看着她那傻呵呵的样子,马兴东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方小拾无所谓的扫了他一眼说到:

    “上次吃完后不是还送水果点心之类的吗?怎么还没上来?”

    “啊!你还想吃呀!”

    “这不是配好的吗?我吃不吃那是我的事,但该上的一定得上呀!我吃不下了我扔了我也高兴。”

    “那多费事呀!拿来了还要扔。”

    “你傻呀!我说扔就扔吗?我要打包回去,那西瓜现在买很贵的。”

    “哦,我没想那么多,我以为你吃不下了,就交待她们别上了。”

    “那他们说要退钱吗?”

    “那倒没说!”

    “那可不行,要是免费送的就让他们赶紧送上来,要要钱那就算了,你们男的脸皮簿不好意思说,我去说。”方小拾边说边像个孕妇一样扶着肚皮,艰难的想从椅子上站起来,被马兴东拽住了。

    “哈哈…”马兴东边哈哈大笑,边说到:

    “我只听说女孩脸皮薄,头一次听你说男孩比女孩脸皮薄的。”

    “现在不就是你和我吗,我是女的你是男的,我的脸皮本来就比你厚的。”

    “这倒是大实在话。”

    “你为什么拉着我不让我去问呀?”

    “你真心想为我省钱就别去问了。”

    “水果点心真的要花钱买呀?”

    “花不花钱买,都是浪费我的钱。”方小拾很不解的问到:

    “为什么要这样讲?”

    “你平日里挺机灵的今日怎么变笨了?这还没看出来吗?我就是这店里的老板。”

    “你不是说只是店是你的吗?你的厨艺不行,师傅是你请的吗?不要房租…”方小拾说到这才恍然大悟,这不是老板是什么?看着马兴东看着自己那好笑的面容,她气得直瞪着他叫到:

    “是店老板,就直接说自己是老板好了,你不这样的一阵嘚瑟会死吗?”

    “是你脑子笨,转不过弯来。怎么反过来又怪我了?”

    “对对,我是脑子笨转不过弯来,下次请你说话直接说好吗?”

    “真的可以直接说吗?”

    “当然了,不然又要我猜哑语吗?”马兴东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他看着方小拾真挚的说到:

    “小拾,你现在家中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好吗?”方小拾无语的想到:我是让你直接说的,可我也没让你说这个呀!方小拾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说到:

    “马医生,你忘了我家中还有个哥哥了吗?他离开家时一直让我跟他一起出去的,可我想给我妈的七个七做完,所以才没去的。”

    “我当然知道你有个哥了,他不是在外地吗?你马上就要回市里复读了,这里不是就你一个人吗?我也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俩相互照顾一下,多好呀!”说到了复读,方小拾不由又忧伤的耷拉下了脑袋。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不在市一中复读了。”

    “为什么呀?”马兴东既惊讶又紧张的问到,这可是他接近她唯一的机会呀!

    “我哥让我去北京复读,他说那边学校好,考试分数线也没这边高,名大学也比这边多。”

    “可根据我的了解,北京那里的学生确有很多的优势,可这些都只针对当地有北京户口的人,外藉的人恐怖连学校的门也进不了的。这就是现在的人挤破了脑袋想在北京买房定居的原因。这更是现在北京的房价快涨成天文数字的原因。”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哥说一定帮我弄到北京的。他的想法和你差不多,说两个人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的。”

    “已经定下来了吗?”

    “这倒没有,我哥说找好学校就给我打电话,可到现在还没打呢!”只要她愿意留下来,他就还有希望,否则他再也没机会了,想到这马兴东相劝到:

    “市一中多好的学校呀!你去复读那就一定稳考大学。你就是想和你哥生活在一起也不在乎那一年时候吧!你要是留在市里怕我追你,我就不追你好了。”

    “我当然不是为了你追我这件事了。我知道你从来不勉强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的。我只想离开这伤心的。”

    “再伤心地也是你的家呀!难到…”说到这马兴东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到:

    “难到你就没有一点舍不得我?”方小拾坦然的看着他说到:

    “马医生我不想骗你。在我的心里你的身份还是我妈的医生。我妈已经走了。我怎么可能对医生有过多的留恋呢?”马兴东万分无奈的笑笑说到: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可我仍然抱着侥幸心理。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向我告别的吗?”方小拾心中暗想到:我是来逃避的。可他既然这么说,那就一举两得最好,马兴东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不好多耽误他了,既然对他没那方面的感觉,对他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彻底死心。

    “对不起马医生,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和你说,你倒自己先说出来了。”马兴东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努力的平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开口问到:

    “那今晚你是在我这将就一晚。还是我开车送你回去?”这天早已经黑了,她就是回去,也没人会注意到的吧!而且自己家离邹天宇家还有一段距离的。

    “马医生你要能晚上就送我回去,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兴东二话没说就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往外走去。方小拾慌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了上去。这时她发现胃已消化了不少,已经不难受了。原来说无感情的事,是一件帮忙很快消化的事呀!

    一路上马兴东默默的开车,一句话也没和方小拾说过。方小拾缩在后排座上,更不好意思主动开口,头一次发现从市里到家路程是如此的漫长。以前和邹天宇在车上吵吵闹闹的,总感觉一转眼的功夫就到家了。又是邹天宇,原来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已经早已浸透心里了。

    刚到镇的入口处,方小拾就要求下了车。看着她下车后就像做贼似的东张西望,本来心就冰凉的马兴东,心更凉到了极致。原来她这么怕别人看到她和他在一起,他在她的心中原来这样的不堪。看着方小拾说了声“再见”就要离去时,马兴东还是叫住了她:

    “小拾。”方小拾早就料过他会叫他的,连忙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马兴东三步并二步的走到了她的跟前,递给了她一张卡说到:

    “这是我父母给我的,我自己挣的钱都花不完,哪里会用到这里的钱呢?反正这卡放着也是放着的。你读大学要钱,拿去用吧!”方小拾连忙边摇着头,边说到:

    “不要不要,真的不要!”

    “你就当这里面的钱是我丢的,你捡到了。你不需要有任何想法的。如果这钱捐给十字会了,谁用的我还不知道呢!给你了就当我做了一件看得见的好事吧!”方小拾拿过了卡,又拿起了他的手,给卡放到了他的手心中:

    “马医生你对我的好我会铭记于心的,可这钱我真的不能要,我欠你的情本来这辈子就还不完了,不能再欠钱了。你感觉这钱对你来说无所谓,但对我来说只会觉得欠你更多,压力会更大的。”

    “这么说你是不会要的了?”马兴东看着她淡淡的问到。方小拾再次点了点头。马兴东拿着卡看了看,食指很随意的一弹,手中的卡像长了眼睛一般,直接向路边的池塘里飞了进去。方小拾看傻了,等她反应了过来,只听了池塘水中发出一丝声响。可现在是晚上,池塘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马医生,这可是钱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呀?”

    “反正用不着,放在皮夹里还碍事。”

    “那你可以捐给十字会慈善机构呀!”

    “我可不是慈善家,我捐钱也只会捐给我看很上的人,既然她不需要就扔了呗。”

    “你…”方小拾无言以对。马兴东钻进驾驶室里,只冷冷的说了一声“再见”就开着车子飞驰而去。

    看着消失在黑夜中的车子,方小拾整个人都沉浸在黑暗之中,一阵夜风吹夹来,她连连打了几个冷战。她紧紧的用全臂拥抱住自己的身体,她感到寒意刺骨。两天之内,两个优秀的男人,都被自己无情的伤透了心,他们也将永远在自己生命中消失了。方小拾的心也跟着透心凉的痛楚着,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她对着黑暗的夜空惨叫到:啊…

    这几天镇里最热门的话题就是,镇长的儿子考上了清华,而且还带了个媳妇回来了。方小拾也曾远远的看到邹天宇唐晓晓双双走在马路上,她连忙远远的躲开了。说好了不在乎的,可真的确定了他已永远的远离她了,她的心再一次痛楚得难以呼吸。

    为了避免和他们再次相遇,再让自己难过。方小拾几乎大门都不再迈出一步,既便家里已没了一点下饭的菜,她令愿光吃白饭,也不去菜场买菜。直到妈妈的七又到了,她才不得不走出家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