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小拾恋-> 100出乎所料

100出乎所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看到了杨开怀手中拿着的书。方小拾一把夺了过来。

    “你拿我书干什么?难不成你还会看书?”

    “我随便看看不行吗?没想到你房间里好东西没有,书倒挺多的。”方小拾没理他,拿着书直接走到了房间里。杨开怀连忙跟了上去。

    “小拾,你的手真巧,这样的破房间你也能给它收拾出这么好的效果来,你真是个奇女子。”

    “进过这房间的人都这么说的。没办法了我的手天生就这么巧。”方小拾毫不谦虚的说到。杨开怀早已习惯她那拽得要死的样子,没有反驳她,他转换了话题说到:

    “你这样喜欢看书。为什么要放弃读书呀?小拾,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是受你哥所托,让你回学校读书的。你哥说你这么小就在外读书。他比谁都难过。你感觉你不读书是为他好,可他不是这样认为的。毁了你的前途他会终身都感到遗憾的。”

    “不读大学就没前途了吗?你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不读大学,一般家庭是不会接受这种女人的。”

    “那是你们家吧!”

    “我的家庭是这样的。小拾…”

    “好了,打住,你现在可以走了。”方小拾听到他说的这话,火气就来了。不读大学怎么了?不读大学照样凭能力养活自己。有钱的人你看不上低学历的女人。我还看不上你们呢。杨开怀也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可说出的话也收不回来了。他只得温柔的、讨好的对方小拾说到:

    “我也只是个建议,我和你哥一样是真心为你好的,你再考虑一下,好吗?”

    “不会再考虑了。杨开怀我就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人,我也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不会再考大学了。所以说我们俩真的是永远不可能的。你以后就别再过来找我了。”

    “小拾,对不起我又说错话了,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了,我这就告辞了,那么再见。”杨开怀说完像怕方小拾再朝他发火一般,快速的走出了房间。接着就听到杨开怀和外面母女俩热情告别的声音。听声音,两个好管闲事的家伙,好像还给他送到了楼下。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就连曹昱逸的信息也少了不少,方小拾是个特敏感而又不多事的人,曹昱逸接连两次没给她回信息,她以后就再也不给他发信息了。杨开怀从那晚后,也再也没过来。方小拾知道她说的话有些重了,杨开怀肯定是真的生气了,不可能再来的。这样也好,方小拾又可以安安稳稳的上班了,虽然偶尔心里有些空荡荡的,但很快被家中的母女俩,和书籍填满了。

    有一天方小拾正在用心的工作时,突然身后的房有凤在她的后背上连戳了几下,她很不耐烦的回过头去。只见房有凤惊讶的张大了嘴看向正前方,感觉到方小拾回头看她,她连忙指了指前方。方小拾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由的她也张大了嘴巴,只见吴姐竟然领着杨开怀在车间里到处参观。

    在方小拾的印象中。吴姐是性情淡泊,喜怒哀乐都不轻易显透在脸上的人,可此刻她的脸因兴奋而泛出红晕,她一直面带着笑容给杨开怀热情的介绍着什么,而杨开怀拽拽的露出很严肃的表情,偶尔会配合吴姐点了点头,他那往死里装酷的样子。让方小拾直想冲过去,给他来上几脚。

    走到了方小拾面前,吴姐竟然停止了脚步。

    “这是我们车间里最年轻有为的女孩,只要有她在,车间里什么都不用我操心。”杨开怀像真正头一次见到她一样。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很有分寸的说到。

    “哦,是吗?那她一定是吴姐的很力助手了。”天啦,你也太能装了吧!要不是认识你多年。打死我也不相信以前那个惑仔、痞子是你,方小拾心中冷哼到。

    “是呀!”吴姐边回答着杨开怀的话,边对方小拾说到:

    “这是杨先生,以后说不定你们会有联系的,你们相互认识一下。”不要了吧!我们早已认识得够够的了,方小拾无声的说到。

    “方小拾认识你很高兴。”杨开怀很有礼貌的朝她伸来了手。如果吴姐不在边上,她又会武功的话,她会让这只手直接粉碎性骨折。看着方小拾发呆的样子,吴姐不得不提醒她到:

    “方小拾杨先生叫你呢!”方小拾只得伸出手来,皮笑肉不笑的说到:

    “我能认识你也高兴得不得了。”

    “那我们后会有期!”杨开怀像个绅士似的说到。后会有期个大头鬼,你赶紧给我消失,有多远滚多远,吴姐被你像个人样的外表给迷惑住了,我可清醒得很。方小拾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暗骂到。

    接下来的几天,杨开怀几乎天天都到她们这小公司报到,他一般都和吴姐呆在一起,有时也上车间转转的。可面对方小拾愤愤投过来的眼光,他像没看见一样。最让方小拾生气的是,他就是走她的身边,他也当作她为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晚上回住处后房有凤总是叹气说到:

    “搞了半天,那个杨开怀说你没看上他,那只是他的托词,原来他压根就没看上你。搞不好他不是假装不认识我们,是本来就已忘记你我了。”方小拾没理会她的话,而是问她到:

    “你说杨开怀到底来我们这小厂干什么呀?”

    “不是听吴姐了吗,他是我们公司的合作商,只要有他的参与。我们公司才能越做越大的。”

    “他的花花肠子可多了,我感觉事情远远没我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他为什么那么多大公司他不去,非要选择我们这小公司呢?”

    “这只说明他早已盯上你了,而且盯上你的目的就是想打入我们的内部,看来他成功了,就给你甩了。”

    “搞得跟商业间谍,好像我就是个牺牲品,可你不想想就我们这屁大的厂,谁会盯上呢?”

    “那杨开怀就是盯上了。我知道这个结果对你有点残忍了,世上最难过的事就是被人甩,你的心情我全懂,你有什么闷气就朝我发,我帮你承受点。”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和你永远谈不了正事。”方小拾没好语气的对房有凤说到。她接着托着下巴喃喃自语的说到:

    “看来要想弄清楚那个家伙到底想搞什么鬼,只能亲自出击了。”房有凤不屑一顾的瞟了她一眼说到:

    “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带来一个帅哥又一哥,现在倒好沦落成了要倒追男人了。”

    “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倒追男人了?”方小拾气得从椅子上蹦起来问到。

    “你自己说了要亲自出击的,你除了倒贴还能干什么?除非你想以死相逼,就怕这个狠招也不一定起作用。”被她贬得一文不值,方小拾气得直想扑过去掐死她。杀人要偿命的,她终究还是给火气压了下来,只咬牙切齿的说到:

    “我就想不通了,小英英她爸爸多忠厚老实的男人呀,怎么就摊上你这个疯婆娘呢?”说完了就愤愤的拖开椅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英英她爸就喜欢我这疯婆娘,怎么了?”房有凤在后面大声来了一句,被方小拾“啪”的一声关到了门外。

    杨开怀每天跟上班一样,上午十点后准时出现在她们的办公室里。看来他的恶习还是没改掉,晚上不过十二点从来不睡觉,上午十点以内几乎没起个床,除了方小拾在别墅的那段时间,他为了吃上她烧的早点,才早早爬起来的,好像吃完了再回房补觉的。

    可如令他像个真正的领导一样,装着不认识她,他难到一点都不记得,他为了吃上她烧的菜,对她像只哈巴狗似的摇尾巴了吗?是人太善变了,还是他太善于伪装了。方小拾早就想责问他了,可在房有凤的贼一样的眼光中,她一直没好意思去问,怕房有凤看见,又该说她倒贴了。

    这天晚上和平日里一样,五点一过车间里的女工全都接孩子的接孩子去了,烧饭的回去烧饭去了,又只留下了方小拾一个人在收拾狼狈不堪的车间。在她累得快直不起腰时,准时坐下来休息一会时,她很意外的发现,外面办公室的灯竟然是亮的,她很清楚的记得,她明明在没开始打扫前先给办公室的灯关掉的。难到出鬼了?想到这方小拾自己吓自己吓得直打哆嗦。她拖着手中扫把,慢慢的向玻璃门靠近。就在她想一把拉开门时,猛的听到了一声懒散散的声音:

    “方小拾,你要想进来就痛痛快快的进来,搞得跟偷人似的干什么?”听听偷人两个字就这样从他嘴中吐出来了,可见他是多么的龌龊。一句话就原形毕露了,还整天装着跟真的一样。方小拾心中暗骂他到。

    “你好像经常偷人的,什么环境下都想到了这个。”方小拾不甘示弱的说到。杨开怀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说到:

    “别的坏事我倒真的干了不少,可你说的这事我还真的没有干过。就我这个样子,也没必要干那事呀!一般都是女人主动送上门来的,就像现在这种。”方小拾勃然大怒的冲到他的面前叫到:

    “杨开怀你说谁主动送上门来的?”

    “那你现在进来是吴姐叫你进来的?”

    “没有!”

    “哦!”这一问一答不是很明显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吗?方小拾无语的想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