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小拾恋-> 164突发事件

164突发事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小拾,我爸出事了。你赶紧回家看看去。”耳边传来邹天宇焦急万分的说话声。弄得方小拾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天宇,你别急,你慢慢说你爸到底发怎么了?”

    “我妈刚打电话来给我,说我爸从轮椅上摔下来了,头磕破了,血流不止,让我赶紧回家,可我现在在外地接货,一时半伙回不来呀!所以只能打电话给你了。”

    “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方小拾听完后,紧张的说到,可为了安慰邹天宇她装着很镇定的说到:

    “你安心的办你的事,不会出什么事的。不是还有我吗。”

    “妈妈打电话给我时,又哭又叫的,我爸应该摔得不轻,你快去吧!一有消息就给我打电话。”邹天宇接着说到。

    “好的,再见!”方小拾收起了手机,很快找来了代替她的老师,并借了一辆电瓶车就向邹天宇家奔去。

    “小拾小拾这里这里。”还没到家门口,就听到一道熟悉声音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方小拾连忙停下了车并四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只见刚刚和自己擦肩而过的轿车也停下车了,她再定眼一看,只见轿车内的周桃花正对着车窗户对着自己边招手边继续喊到:

    “小拾小拾,快点上车。”方小拾一听就给电瓶车随便停在了路旁锁好,并跑过去打开了车门。看到车内的周大富,全身已被鲜血染红了,她吓得不由惊叫到:

    “哎呀,我的妈呀!”并连退了几步。

    “别磨叽了,快上车,再晚就没得救了。”方小拾一听又走到车旁。用抖擞的手打开了车门,硬着头皮坐在了邹大富的身边。周桃花早已哭成了泪人,她搂紧了邹大富,身上也早已被邹大富的血染红了。而周大富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昏过去了。她看到了方小拾又大声的哭喊到:

    “小拾呀!这可怎么办呀!血还在流呢!我家老邹可千万别死在我手里呀!不然天宇也不会原谅我的。”

    “周阿姨你就先别想这些了,先给邹叔叔送医院再说吧!只要到医院就没事了。”她接着拍了拍周阿姨的肩膀安慰她说到:

    “别怕,还有我呢!”周阿姨看着她点了点头,渐渐的停止了哭泣声。后来方小拾才知道周桃花就是个马大哈,干活太磨叽了,周大富血流不止。她除了打电话给儿子都不知道找人,还是邹天宇了解他妈,就知道发生这种事,她只会惊慌失措,除了哭,她根本不知道干什么的。邹天宇立马打电话去物流公司并叫人派车过来了。否则邹天宇到了家,邹大富还躺在血泊中的。

    很快到达了医院急症室。医生首先翻了一下邹大富的眼睛说到:

    “应该是失血过多了,需要马上验血、输血,人应该没事的。”一听这话方小拾和周桃花才松了一口气。人很快被推走了,她们被无情的关在了急症室的大门外。

    不一会儿,有个穿白大褂的护士,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说到:

    “邹大富是B型血,医院血库已经没有了,他的直亲家属来了没?”

    “来了来了,我就是。”周桃花连忙站起来说到。女护士看了看她问到:

    “你是?”

    “我是他的妻子。”

    “妻子?你不会正好是B型血吧?”

    “啊?”周桃花傻眼了,接着摇了摇头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没验过血。”

    “那他的儿女有来的没?或者兄弟姐妹的。”方小拾和周桃花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女护士急得直搓手说到:

    “那怎么办呀?我到哪里给弄B型血的人呀!如果到别的医院去调血了,就怕邹大富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女护士刚想再次回到急症室就被方小拾拉住了:

    “护士我是B型血,用我的血吧!”

    “你是邹大富的女儿?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不是他女儿,但我也就是B型血,我在市里读书时,陪同学一起献个血的。所以知道自己的血型。”

    “那太好了,快随我进来吧!”

    急症室内,方小拾的血源源不断的流进了邹大富的身体里,不一会邹大富就醒过来了,他看着和自己并排躺在一起的方小拾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邹叔叔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呀!我也不想这样呀!是你摔倒磕破了头血流得太多了,我现在正在输血给你呢!”邹大富连忙看过去,只见通过管子,方小拾的血正流向自己,他看了看方小拾又看了看输血管,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很久,接着脸上显出痛苦万分的表情,并闭上了眼睛。

    等方小拾为邹大富输好了血走出急症室的门,就被人一把拉进了怀里。

    “小拾,又让你受苦了,输了那么多血,感觉哪里不舒服没?”

    “没输多少血,我身体好着呢!那点血算什么呀?倒是你呀,不是说在外地的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我放心不下你们俩,又不知道爸爸怎么样了。所以半路上就开始往回赶了。 我爸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醒过来了,你就放心吧没事了,听医生说,还有一瓶盐水挂完就转到普通病房去了。”

    “那就好,过来休息一会吧!”邹天宇搂着方小拾坐了下来。看着方小拾由于失血过多,显得有些苍白的小脸,邹天宇心痛不止。

    接下来邹大富又住了两天院就回家了,方小拾和邹天宇发现从邹大富摔破了头住进医院后,就变得沉默寡言,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邹天宇还曾私下问过医生是不是他爸的大脑摔坏了,所以性格变得不一样了。可医生说他只是摔破了额头,和脑子没什么关系的。

    有一天星期天,邹天宇交待中午要回来吃饭的。方小拾特地去了一趟菜市场,买了好几样菜,她正在烧菜时。邹大富的铁哥们虎哥来了。方小拾热情的说到:

    “虎叔叔,你来得正好,我正开始烧菜了,中午就在家里吃饭吧!”

    “小…小拾,你也在家呀!”看到她,虎哥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方小拾忍不住笑着说到:

    “虎叔叔,我不是一直都住在这里吗?你哪天来没看到我呀?”

    “我来大部分是晚上,我没想到你白天也在家。”

    “今天星期天,我休息。”

    “哦,今天星期天呀!我忘了!”虎哥笑着继续对方小拾说到:

    “那小拾你忙着,我进屋找你邹叔叔去了。”

    “哦,快去吧!他就在他房里。”方小拾看着虎哥的背影不由的放下了手中的活,她感觉虎哥今天看她的眼神特别的奇怪,好像怕她一样,看她的眼神也是闪躲的。往邹大富房间去的时候,也是小跑过去的,好象怕她追上来一样。

    半个小时左右,方小拾刚烧好两个菜,端到了客厅的桌子上,就看到虎哥从邹大富的房中走出来了。方小拾连忙走上前说到:

    “虎叔我刚才不是和你说好了吗,你中午就在这里吃了。我也没为你烧菜,这随便在这里吃个便饭吧!”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虎哥看到她又是一愣,接着再一次逃似的离开了邹家。么个情况呀?我有这么可怕吗?还是虎哥自己撞邪了?方小拾不由想到。

    中饭桌上,邹天宇对于方小拾烧的菜赞不绝口,周桃花也直叫好吃,只有邹大富吃得很少,一直低着头一句话没说。他们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安静的他,就没在意。直到他们几个人各自吃好了饭,方小拾站起来准备帮周桃花收拾碗筷时。邹大富突然开口说到:

    “孩子他妈、小拾你们先别收拾了,都坐下来吧!我今天有话要和你们说的。”大家听了这话,都愣了一下。彼此看了看,他们同时觉得听邹大富的口气不是在开玩笑,反而觉得他要说的事非同小可。他们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坐了下来,紧张的看向邹大富。

    “天宇家里就你文化水平最高,你先看看这个吧!”邹天宇边说着这句话,边从腿上拿了个文件袋递给了邹天宇。方小拾这才想起来虎哥来的时候就是夹着这本文件袋来的。邹天宇面带惊讶的眼神看向邹大富,邹大富朝他点了点,示意他打开。邹天宇不再犹豫了,打开文件夹拿起了里面的文件。

    不一会儿只见看文件邹天宇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起来,握文件夹的手颤抖了起来。他猛的站了起来,对着邹大富大叫到:

    “这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我不信我坚决不信。”邹大富痛苦的皱起了眉头,缓缓说到:

    “是我亲手给小拾的头发和我的头发交给虎哥的,他特地跑到市里鉴定的,这个结果不会错的。”邹天宇怒视着邹大富,咬牙切齿的说到:

    “你又暗地来搞事情了。你没瘫之前,你搞的唐荒事还不多吗?你现在又想干什么呀?”邹天宇接着逼近了邹大富,指着他的鼻尖接着说到:

    “你是不是又想拆散我和小拾了?我警告你呀,你想都别想,无论你用什么手段我都不可能再让你搭成所愿的。”方小拾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实在忍不住开门问到:

    “你们俩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文件上到底写着什么?这好像不是你们的家事,我已经听到你们说我的名字了,我有权知道这件事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