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小拾恋-> 172默默跟踪

172默默跟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透过明亮的灯光可以清晰的看到邹家一家三口正在吃着晚饭。奇怪的是明明是一家人可他们的像仇人一样,谁也不搭理谁只各自吃着饭。邹大富比曹昱逸上次回来要好得多了,可以用勺子自己吃饭了。

    “奇怪了,为什么方小拾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呀?”曹昱逸自言自语的说到。他再注意了一下邹家别的房间灯也没亮着呀!”

    “她难到回家了?可家中的房子不是早就卖了吗?不行,我得回去看看。”曹昱逸边说边快步向家中的老屋走去。

    老屋还是铁将军守着门。曹昱逸又绕着镇转了一圈仍然没有看见方小拾的踪影。唐朝阳跟着他快要累趴下了,忍不住开口说到:

    “曹总这大晚上的,你就别折腾了。明天一早我就向周围的人打听去。”

    “唐朝阳你说小拾会不会去北京找我去了?”

    “你最后和她见面的情景还好吗?”

    “不…不太好,打了她一耳光还骂她了。”

    “那你觉得她会去找你吗?”

    “不会的!”曹昱逸摇了摇头沮丧的说到。

    “那你还自作多情?”唐朝阳被他折腾得一肚子的气,所以没好口气的跟他说到。曹昱逸被他这句话塞得无言以对,只得怏怏的说到:

    “先找个宾馆住下吧!”

    唐朝阳头一挨着枕头就睡过去了。可曹昱逸一丝睡意没有。他现在整个心里都是她,他喃喃自语的说到:

    “小拾你一个人到底在哪里呀?你就是不在镇上,去了再远的地方也没事的,我有的是时间,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生活里必须有你。”

    天刚微微亮,曹昱逸就给睡得像死猪的唐朝阳推醒了。唐朝阳睁开眼求饶的说到:

    “曹总,这几天我真的累得快要死了,你就让我多睡一会吧!”

    “那好吧!你就睡到自然醒吧!醒来后直接回北京公司,再到财务科给你工资接清了吧!”听了这话,唐朝阳像打了刺激素一般,从床上跃下来,边以最快的速度穿着衣服边说到:

    “曹总我是说笑的,你还当真呀!我这不是起来了吗?”

    乡下的人很少有睡懒觉的习惯,他们到了镇上随便一打听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方小拾是邹大富的亲生女儿,由于周桃花的嫌弃,她不得不搬进了学校的宿舍里住了。

    虽然告诉他消息的人,一再强调着方小拾的亲生母亲是个风尘女子,可曹昱逸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他爱的是方小拾这个人,别的他都无所谓的。

    听了这个消息他是又惊又喜,那她和邹天宇就不可能再在一起了,虽然他故意忽略这个,但在他的心底他最担心的就是方小拾因为邹天宇而永远拒绝他对她的情感的。现在这个问题不存在了,可他的心不由的又痛了起来,她独自一个人住在学校的宿舍,经历了这么大的事,她又不知道独自承受了多少。在他有困难时,她总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她,而在她有困难时,他从来都不在她的身边。想到这,他又发了狂的往幼儿园跑去。跟在后面的唐朝阳,摇了摇头嘴中咕噜到:

    “他这下是真的疯了。”可他抱怨归抱怨,为了这份体面又多金的工作他只得乖乖的跟了上去。

    “请报上你们俩个人的孩子的名字和班级,我再打电话让老师领你们进去。”他们一到幼儿园的大门口就被两个保安拦住了。

    “孩子?你看我们有那么老吗?”唐朝阳不高兴的反问到。保安上下打量着他说到:

    “什么老不老的?搞了半天你不是来接孩子的,你是来幼儿园装嫩的呀!”其中有位保安,恍然大悟的说到。唐朝阳没好气的对他说到:

    “你有病吧!我再想装嫩,也不会自不量力到和幼儿园的孩子装嫩吧!我不是来接孩子的,我是来你们幼儿园找方小拾老师的。”

    “找方小拾老师?”两位保安同时看向他,接着相互了然的一笑说到:

    “又来了两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唐朝阳被保安气得快背过气来。他正想开口大喊,就被曹昱逸拦住了。他走进两位保安,不确定的问到:

    “是不是天天来找方小拾的癞蛤蟆很多呀?”

    “那还用说吗?方小拾不光是我们幼儿园里的校花,还是本镇的镇花,你们要想打她的主意,趁早死了心。走走,快点走吧!”保安毫不客气的对曹昱逸说到。

    “你们…”唐朝阳刚想上前理论,就被曹昱逸一打拉了回来,他笑嘻嘻的说到:

    “他是开玩笑,走,我们走!”说完拉着唐朝阳就朝外走去。

    “你不想见小拾了,你想这样就放弃了?”路上,唐朝阳不解的问曹昱逸到。

    “你傻吗?你看不出来两个保安是铁了心不让我们进去的吗?”

    “那怎么办?那我们现在回北京了?”

    “怎么可能?我说你和我工作时配合得还挺好的,怎么这个时候就成傻子了?”曹昱逸被他气得直想揍人,他接着说到:

    “我们进不去,但小拾出得来呀,我等到放学时等在校口门就行了。”

    “太有道理了,可现在离放学时间还早呢!我们怎么打发时间呀?”

    “你不是带笔记本电脑了吗,你回宾馆工作吧!我去镇上办点事的。”

    “你真的不用我陪你吗?”

    “不用!”曹昱逸说完就和唐朝阳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幼儿园下午放学时,曹昱逸戴着墨镜准时来到了校门口。他刚站端,就有人拍着他的肩膀,他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来人他压低声音怒吼到:

    “唐朝阳不是叫你在宾馆工作吗?我来看小拾,你来干什么?”唐朝阳这才想起来,这是他的私事,用不是他陪的,他给这点忘了。这习惯太可怕了。

    “我…我也下班了呀!我…我就没事顺便过来看看。”看着曹昱逸那杀人的眼光,他连忙说到:

    “我走,马上就走。”说完拨腿就跑了。唐朝阳心中不由愤愤不平的想到:方小拾愿不愿见你还是个问号呢,你就这样自以为是的以为她是你的人了,生怕我给她抢走了一样。你也不想想我就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呀!

    孩子都被领走光了,也没看到方小拾出来。曹昱逸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幼儿园安全措施做的真的特别的到位,每个家长都带着有着孩子照片和信息的卡来接孩子,保安一一确定过了,才让他们进去。要想混进去是没可能性的。

    天已黑了,躲在校门口大树下的曹昱逸已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可还是没见到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就在他准备放弃离开时,朦胧的月光下他看到了一道人影从幼儿园里走了出来,莫名的他的心跳加速跳动了起来。人影近了,果然是她,是他日思梦想、亏欠太多太多的人。

    她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是牛仔裤,就这样朴实无华的穿着,仍然遮挡不了她那与众不回的美。她缓缓的迈动着脚步,她那如丝的黑发就随意披散在背后,随着晚风轻柔的飘动着。曹昱逸痴痴的看着,脚步不由自主的跟上了她。从背面看来,她显得是那样的清瘦、软弱,而就样的小小的看似不堪一击的身躯,竟然为他承受得那么多。想到这,曹昱逸早已泪溢满眶。

    每天晚上,方小拾总要抽出些时间去镇边的河岸上逛上一会,从那里可以看到已不属于曹家的祖屋,看到周围物是人非的一切,她不由想起曾经属于自己的亲人。以前她还存在着幻想,可如今连幻想也破裂了。因为他真的已经结婚了,镇上去参加婚礼的人都还没回来呢!一想到了这些她的心就刀刺的痛,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变态的喜欢上了这种痛,因为有着这种痛的感觉,她才清晰的感受到,她并不是行尸走肉的活着,她也会痛,她还是有血有肉的。

    曹昱逸就这样如痴如醉的看着河岸上缓缓散步的她,他能感受到她的孤独和痛。他想扑过去,紧紧的她搂进怀里,大声的告诉她,都是他的错,是他的无情和无能才让她过得这样的清瘦和忧伤。并向她发誓以后绝对不会了,他的下半生将为她而活。

    可他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因为他感觉他这样冲动的扑过去。一定会吓坏她的。还有就是现在的他根本就配不上她。他还没为她做过任何一件事,他现在连请求她原谅的资格都没有。

    曹昱逸就这样傻傻的跟着方小拾,直到她回到学校,合上大门,他才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宾馆。一看到他进来,唐朝阳连忙迎上前去惊叫到:

    “曹总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报警了。”看到曹昱逸满脸的泪痕,他更大声的惊呼到:

    “曹总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被方小拾狠揍了一顿?”曹昱逸对于他的大惊小怪、胡乱猜想早已习惯,更无心顾及他,他一声不啃的睁大了眼睛仰面躺到了床上。

    接下来的日子里,曹昱逸白天和唐朝阳一起呆在宾馆里,晚上总要出去一二个小时才回来,而且每次回来都跟丢了魂一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