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病娇反派养成记-> 第167章 相思(四)

第167章 相思(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边发生的异样成功的引起了大将军和劫匪首领的注意,皆停下手中的动作,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朝白羽柔发起进攻。

    “演技不错啊,二位。”

    “公主的武功也不错。”

    这一点,二人失算,不曾想深宫里的公主还有这等身手,不过,他们二人联手,试问天下,能敌过的有几人?

    “小七,躲好。”

    小七回过神来,想的是公主她杀人了,吞了吞口水,目光不敢离开白羽柔的身影。

    剑气纵横,白羽柔在两人的围攻下游刃有余,她并不着急将二人置于死地,若是这大将军死了,谁带她们去天泽国。

    一套剑法练完,白羽柔挑落大将军手中的长枪,剑尖抵在大将军的咽喉处,至于劫匪首领,则逃之夭夭。

    “我可以饶你不死,今天的事情也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你依旧是天泽国的大将军。”

    “什么条件?”

    这位大将军倒是很识趣。

    “暂时没有”

    白羽柔撤剑回到了马车上。

    “为什么放过他?”

    对于白羽柔的决定,陈挽歌表示不理解,在她看来,这样的人,不应该放过。

    “他是迎亲的人,杀了他,怎么去天泽,而且他的身份,在天泽,一定有用得上的地方。”

    白羽柔耐心的跟陈挽歌解释,也不希望陈挽歌将此事说出去。

    这个不愉快的小插曲很快过去了,陈挽歌看白羽柔的眼神跟之前也不一样了,有些惧怕,还有一些不解。

    半月后,抵达天泽国皇城,帝都,陈挽歌和白羽柔被安置在驿站,这驿站已经清空闲杂人等,住的是陈国来的两位公主,还有赵国来的两位公主,女主赵菲菲以及另外一位公主赵萱萱,她们三天前便到了。

    “陈挽歌?陈相思?”

    “嗯”

    四人不期而遇,白羽柔闻到了浓浓的火药味,这还没成为一家人呢,就开始斗了,还好与端木云的婚约让给了陈挽歌,庆幸啊。

    “那位是陈相思?”

    白羽柔退后一步,指着陈挽歌,算是回答对面的人提出的问题,她应该是赵萱萱,女主嘛,肯定是高冷的那一个。

    “皇姐,你说你与她谁会成为正妃,谁会成为侧妃?”

    果然,高冷的是女主。

    十七八的年纪,眉目间却是看尽世间百态的沧桑,独特的气质,五官精致,身段也好,女主的标配。

    赵萱萱也是一个厉害角色,一句看似不经意的玩笑话,便为女主树立了一个敌人,而陈挽歌也确实因为这句话,对赵菲菲充满了敌意。

    “无所谓”

    端木云于她而言只是陌生人,太子妃之位于她而言只是毫无作用的头衔,毫无兴趣。

    “说不定两位都是侧妃呢,天泽国的太子妃怎么可能会是外族女子。”

    赵菲菲淡然的态度让赵萱萱失望,所以又继续添油加醋的诓说,好似一定要把赵菲菲惹得不开心才肯罢休。

    白羽柔默默的走远,三个女人一台戏,让她们自己玩去吧,不往男主女主身边凑,便没有什么大事。

    “几位公主,今日是天泽国的花灯节,就由本王带几位公主领略一番本国的风土人情。”

    循声看去,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手拿折扇立于玄关处,明眸皓齿。

    “菲儿,好久不见。”

    贺文君直奔赵菲菲而去,眉目间是毫不掩饰的欣喜,白羽柔在远处,嗅到妒忌的味道,来自赵萱萱与陈挽歌。

    “太无聊,不去。”

    赵菲菲毫不留情的拒绝,未因为对方的身份留半点情面,偏偏这样,让贺文君觉得她与别的女子不同,有独特的魅力。

    “郡王爷,不是说来接待大家的吗,怎么一心扑在皇姐身上。”

    赵萱萱的语气暧昧,眼神暧昧,明明二人之间可能没有什么,经她这么一说,到让人觉得二人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赵萱萱一席话引起了白羽柔注意,这个女人是个厉害角色,怎么着,也算得上女二了吧,论姿色,比起女主逊色三分,这女人,敬而远之。

    “公主,我们走吧!”

    小七拉扯着白羽柔的衣袖,小声的说道,此时她才觉得,自家公主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嗯”

    在驿长的带领下,找到自己的房间,换下厚重的衣衫,洗个热水澡,休息一下,晚上带小七去逛逛天泽国的花灯节。

    花灯摇曳,人头攒动,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白羽柔寻了一处茶楼,坐于窗边的位置,要了几碟点心,一壶茶。

    “小姐,那些花灯好漂亮。”

    “那些灯算什么呀,最漂亮的是今晚的重头戏,莲花灯。”

    坐在白羽柔一桌隔壁的两个少年,从白羽柔入茶楼起,目光便不曾离开过白羽柔,陈相思的娘亲是陈国第一美人,陈相思的姿色自然不差。

    “姑娘你不是天泽国人吧。”

    两位少年在未征得白羽柔同意的情况下径自与白羽柔二人并了一桌,小七的脸也因为两位少年的靠近,鲜红如熟透的苹果。

    “对,不是天泽国人,本宫乃陈国公主陈挽歌。”

    白羽柔摇晃着茶杯,淡然的说着,而两个男子听到白羽柔的话,悻悻然的离桌而去。

    “公主,他们说的莲花灯是那个吗?”

    茶楼的不远处,有一擂台,台上有一个巨大的莲花灯,精致美丽,看不出任何瑕疵,灯面是金丝银线绣制的。

    “应该是”

    “好漂亮,点上灯,肯定更漂亮。”

    小七向往的看着远处的莲花灯,白羽柔摇头,这莲花灯不论是外形还是寓意,都挺少女心的,适合小七这样单纯的姑娘。

    擂台周围,围得水泄不通,其实大多人不是为了莲花灯而来,是为了守擂的姑娘,第一花魁妙心姑娘。

    “快看,妙心姑娘出来了。”

    一女子自后台走出,身段婀娜,巧笑嫣然回眸倾城。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也来了。”

    太子殿下?很亲民嘛,还出席这种民间活动,一袭黑衣,黑衣上用金丝线绣出仙鹤祥云,看上去尊贵无比,面色清冷,眉宇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天泽国是三国之中军事能力最强大的国家,崇尚武力,花魁妙心只是这花灯节的噱头,最终还是以武定胜败。

    妙心一支凌波舞将花灯节推上了高潮,攻擂开始,不断有人上台挑战,守擂的人在不断更换。

    “拿到莲花灯”

    听到脑海里的声音,白羽柔朝天翻白眼,这陈相思,真是那里都能插一脚。

    “公主,你猜谁能拿到莲花灯?”

    “我”

    小七先是不解,后便要阻止白羽柔。

    “公主,你是女子,怎能抛头露面去和那些男子论拳脚功夫呢?”

    白羽柔也想不通陈相思为何要拿到莲花灯,是因为端木云也在的原因吗?白羽柔的目光在人群里快速移动,搜寻着赵菲菲的身影。

    果然在,说好的无聊不来呢,同赵菲菲一起的还有贺文君,就他们二人,还真是不避嫌,这贺文君胆子也不小,当着太子爷的面还敢靠女主这么近。

    现在站在擂台之上的是国公府的公子,当朝一品少将军张羽丰。

    “可还有人上台挑战?”

    无人应答,有的是武力真的不及张羽丰,有的是碍于他的身份不敢上台挑战。

    “有”

    清脆干净的声音,白羽柔循声望去,一个穿着蓝衣的男子,脸上有些脏污,却没能掩住绝世容颜。

    男子有些费力的爬上擂台,引来无数哄笑声。

    心有些疼,有泪滑落,白羽柔习以为常淡定的抹去泪水,却吓坏了小七。

    前世的夫君啊,今生又再见了。

    “公主,你别哭,你去比试便是,小七不阻止你了。”

    “没事,只是风沙吹进了眼睛。”

    擂台上,张羽丰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手,因为站在他对面的是当朝王爷,端木南,天下人皆知的傻子王爷。

    “南王爷,也想要这花灯吗?”

    “嗯,我要把它当做礼物送给我的未婚妻。”

    端木南说得很认真。

    陈相思的眼泪是因为端木南吗?应该是。

    “刚好,我也想把这莲花灯送给我喜欢的人。”

    张羽丰说到此处,朝赵菲菲所在的地方望去,眉目间尽是温柔与眷恋。

    “啊...”

    端木南扬起拳头朝张羽丰跑去,不过被张羽丰一脚踹在胸口的位置,便飞出了擂台。

    “少将军张羽丰胜,可还有人上台挑战?”

    底下一片哗然,端木南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瘪着嘴,一副委屈吧啦的模样,而作为同胞兄弟的太子爷端木云,却视而不见。

    “有”

    白羽柔突然出现在擂台之上,身法于在场的人而言,只有诡异可以形容。

    “姑娘怎么称呼?”

    “陈挽歌,我也想拿这花灯送给我未来的夫婿。”

    天泽国傻子王爷端木南与陈国第一才女陈挽歌的婚约本就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白羽柔此话一出,引得台下议论纷纷。

    白羽柔转头眉眼带笑的看着台下的端木南,这一幕惊艳了无数人。

    “比试开始”

    张羽丰率先发起进攻,白羽柔不躲不闪,临近时,一脚踹在张羽丰的胸口,将他踹下擂台去,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