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天豢之战->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可盘山会师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可盘山会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灭姬山,天泽很快就收到了十五万人的死亡信息。

    “参见圣麟者!”狼居胥进入天泽的营帐之中,说道:“眼下情况如何?”

    天泽摆摆手,示意狼居胥坐下,说道:“事情有些棘手,根据契合周边传出的情报,犬延是被一名名唤云冰无心·重雪沉的人杀死,而且是一招必杀。看来姬君羡已经寻找到帮手,我们不能再被动等待。”

    狼居胥说道:“圣麟者的意思是我们要主动出击?”

    天泽点点头:“不错,如今南方的部分力量已是失去,那么剩余的力量与西方的众人便更显的尤为重要,我们必须将他们牢牢的握在手中,不单单是为了保护他们,更多的是为了削弱姬君羡的力量。”

    狼居胥说道:“在你的心中,自己的利益仍是在他人之上。”

    天泽没有回避,直言道:“我相信未来的某一天我会为了我爱妻改变这种观念,但不是现在。”

    狼居胥说道:“那你打算派谁去接应西北的人们?”

    “我。”

    狼居胥眉头一皱:“你?绝对不可!你身为圣麟者,绝不处于危险之中。”

    古往今来,战役之中皆是擒人先擒王,王败则心倒,终是如秤砣,也会散做一盘沙,因此,狼居胥断然拒绝。

    狼居胥劝说道:“你可知你一旦被俘,所有以圣麟天骑集结的势力都会顷刻崩溃,所谓的三足鼎立之势也将不复存在!”

    天泽起身亲自为狼居胥递上一碗茶水,说道:“此中的道理我自然也明白,但我之所以做此决定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一者,我以圣麟者出面相迎,会极大的提高士气,以彰显我们的正义无私;二者,以你坐镇灭姬山,我也心中有安,那灵玉先生真心未明,可信,但也要防。至于三者,我既然以金丹境九重的境界远赴西北,自然也是有绝对的底牌!”

    “绝对的底牌?”狼居胥猜测道:“莫非是在扶摇十二涛之中吸收的怨气?”

    天泽神秘微笑,说道:“非也,我所言的,那是一张会令姬君羡震惊的底牌!”

    如今正在中神州东部四处杀戮的姬君羡并不知道,天泽手中的底牌,日后会对自己产生多么可怕的影响!

    ————————————————————————————————

    翌日,天泽通过圣麟天骑的远距离灵讯石与北方的人们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定在中神州西方的可盘山相汇。

    此次天泽并没有带太多的人,仅仅是从圣麟天骑之中抽调五千兵力,又从圣战十军的北方部中抽出五万兵力。

    所谓的圣战十军是由所有非圣麟天骑的战力组成,它并非是十个部分组成,之所以称之为‘圣战十军’,是因为人们觉得此为圣战,横者死,竖者生,当为十军,因此便立为圣战十军。

    圣战十军共分东西南北四部,四部各有一名圣部者,听从圣麟者调遣。而目前已知的圣部者只有北与南方部,北方部的圣部者由灵玉先生担任,而南方的圣部者名唤汉青先生,虽不是教书出身,但其也是名望极高,正因如此,才能聚集南方众人力量。

    待天泽统筹好一切之后,便驾着圣麟天骑以前留下的飞霆舰,浩浩汤汤向可盘山驶去。

    两日之后,天泽耗费了不计其数的极品灵石,终于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可盘山。

    与天泽同搭一条船的人们终于知道了什么花灵石如流水一般,整个过程天泽掏灵石倒进飞霆舰,脸庞连一丝的颤抖都没有,好似手中的真的只是稀松平常的水。

    天泽收了飞霆舰,与众人落于可盘山上。

    可盘山山如其名,山顶平而阔,山腰细而收,真如一双手臂高举托着一个碧绿的玉盘。

    天泽环视四周,自言说道:“按照之前的约定的时间,他们也应该来到此处,怎不见其身影?”

    此时,一旁的影旗以一种古怪语调说道:“圣麟者,会不会是你记错了时间?毕竟以你的修为境界,实在难以承此重任。”

    天泽回头淡淡望了一眼,影旗就是先前在万魂缢马坡之下向狼居胥提议杀死天泽的士兵,狼居胥为让不让两人产生隔阂,便将事情讲出,而天泽也被迫保证不会故意为难影旗。

    可影旗却不这么想,时常会出言顶撞天泽,在灭姬山已经是常事。

    此次天泽并没有隐忍,而是冷言说道:“影旗,之前在灭姬山我对于你的放肆言语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不是我软弱,而是看在狼居胥的面子上,否则,你早已不是死多少次了。”

    影旗语气渐冷:“你在威胁我?”

    天泽缓缓摇头:“我并非是在威胁你,而是想让狼居胥看清事情的表面。”

    影旗眼眸一紧:“关将军什么事!”

    天泽语气变得平淡至极,说道:“你我的冲突之所以没有爆发,正是因为狼居胥。之前我曾答应过他,不会轻易对你出手,除非你做的事情超出我的底线。你若死于我手,狼居胥自然看清你的人品,你那沉迷于个人利益的私心,与抛弃岳圣麟岳将军的信念。岳圣麟将军曾希望为中神州带来和平与安宁,可你的行为呢,我为你是圣麟天骑的一员而感到羞辱。”

    整个过程天泽的语气都极其的平淡,如同叙说着一件与自己毫无关联的故事,心中也难以激起一丝的波澜。

    但对于影旗而言,天泽的一番话无异于将自己置于不忠不义之地,仿佛自己的灵魂正直面自己那自私的内心。

    天泽看着影旗紧皱的眉头,无言的低头如一只蔫了的鹌鹑,心中微微窃喜。

    其实天泽方才讲的一切看似没有问题,实则是一番不折不扣的诡辩,经过巧妙的改变核心所指的矛盾,从而达到将冲突点由自己转移到影旗身上,并搬出圣麟天骑的整体荣誉与岳圣麟压迫其心灵。

    天泽知道,自此之后,影旗会绝对服从自己的命令。

    倏然,远处传来一阵奔袭之声,一片黑云渐渐临近,如怒雷横空,蔓延千万里。

    终于,天泽可以清晰的看到黑云的实质,那竟是无数的人,只不过他们的脸上写满的惊恐与慌张。

    “快快快!马上就到可盘山了!”

    “快啊!快!”

    ……

    人们相互喊着,如同鼓气一般。

    而此时,人们可看到了天泽与其身后五万五的军队。

    其中两人见状,飞身如流星下坠,直奔天泽而起。

    天泽望着两名苍老之人向自己御空而来,而自己也未从其身上感受到一丝的恶气,便表示此人对此自己并无敌意,但即便如此,天泽也不敢大意,憾龙金丹暗暗运转。

    当两名老头落于天泽面前,却是一脸的怀疑,说道:“阁下可是圣麟者派来的?”

    天泽拱手道:“圣麟者·天泽。”

    两人顿时一惊,对视一般对天泽说道:“月浸十里血砂。”

    天泽笑对:“枯骨掌间净华。”

    此为之前天泽与汗青先生联系确认身份的暗语,以此可证实身份。

    “竟然真的是圣麟者!没想到是圣麟者亲自因为我等,实在是抬举了!在下便是南部的圣部者,汗青先生,与我同行的是我的好友,赤竹先生,他是西部的圣部者。”

    天泽拱手说道:“感谢两位为中神州所做的努力,不知眼下你们为何慌张前行?莫非身后有追兵?”

    汗青先生焦急的点点头:“是啊!那姬玉骐派出了一名名唤空见的秃头将军截杀我等,他们足足有二十万的军队,虽然快我们两部加在一起有近四十万的人,但其中也有不少的老弱病残与儿童,不宜与他们作战。”

    赤竹先生接着说道:“我们也曾派出一些人阻挡,为众人争取时间,但终是杯水车薪,一个照面他们的陨落了,之后便只得停止这个计划,而人们除了逃,别无选择。”

    天泽问道:“此人修为如何?”

    汗青先生说道:“此人乃是合体境二重修为,我们也仅仅合体境一重,能一战,但众人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天泽闻言,说道:“既然如此,不必了逃了,有圣麟天骑在,今日便在可盘山诛杀他!”

    ————————————————————————————————

    一刻钟之后,一只凶残的军队来到可盘山的上空,为首的正是空见。

    空见立于万军之首,虽然身披重甲,但脑袋上却是没个战盔,大大方方的露着头顶上的戒疤,不过那戒疤却只有五个。

    空见望着可盘山上四十余万的人,不由笑道:“跑啊!怎么不跑了!是不是那些妇女孩子没有灵气与力量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让我等一刀一个岂不是早入轮回!”说罢,空见哈哈大笑,不能自已。

    “哪里跑出的野和尚!戒疤未曾完全便偷跑了出来!”

    突如起来的一语让空见变得极其暴躁,因为这句话正好戳中了自己的心伤。

    空见自小便是孤儿,是一座偏远寺庙里的老和尚养大的,和尚想在空见成年之际将其收入佛门,空见也因此而高心。

    可没想到空见成年的那一天,由于老和尚寿命已尽,在为空见烧完第五个戒疤之后便倒地气绝。

    老和尚死的那一幕对空见心灵造成的极大的影响,自此之后,空见便向往自己多活几百年,或者说为此已经入魔。

    但如今即便空见已经进入合体境,寿命早已是超越当初祈愿的数十倍,可每当深夜之时,依旧会静静的摸着头顶的戒疤,回忆着往事,回忆着心中那永远难以抹平的伤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