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从前有位剑仙-> 第二百九十章 玉剑月霞

第二百九十章 玉剑月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灾厄剑冢之中,就沈飞雪和张敏两人,不用想也知道发出这声音的是谁。

    但沈飞雪回头之时,却发现有点不对劲。

    虽张敏先前就板着脸,挂有丝丝不快之色,但现在,却多了不少凝重。

    她从通道一步一步走来,疾言厉色地说道:“这是弱水,不能触碰!”

    回荡在空间的话音未落,人已到了沈飞雪面前。

    虽在提醒沈飞雪,但目光却紧紧盯着潭水终于的雕像。

    看了好一阵,才将目光收回。

    “这些年还好吗?”

    自张敏出现所表现的那些举动,早已令沈飞雪满脸狐疑,此时张敏口中飘出的话,更是犹如当头棒喝,将他一棒敲成丈二和尚。

    这些年?哪些年?

    仔细算算时间,他与张敏第一次见面,前后也不过两个多月,其中还算了张敏失忆的这段时间。

    越想,沈飞雪越困惑,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难道……”

    “对,是我!”张敏语气平静。

    “师父!!!”

    沈飞雪张目结舌,不敢眨眼,仿佛他一眨眼,眼前的人就会立即消失一般。

    瞳孔抖动,眼眶开始红润,仅仅一呼吸,第一滴液体决出眼堤。

    “一大把年纪了,还流马尿!”张敏嘴上严厉呵斥,但面容总算缓和下来,扬起纤纤玉手,轻轻在沈飞雪头上拍了拍。

    是了!

    就是这个语气,就是这个动作!

    正是几百年前,莫名消失的师父玉剑月霞!

    沈飞雪心中无比肯定,除了抽泣,却也无其他动作。

    之前穿越到这陌生且险恶的大陆上,一穷二白,身无讨活之技,要不是这个师父将他带回逍遥岛,尸首早已不知烂在何处。

    本身无依无靠的他,早已将月霞当成了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

    沧海桑田,万水千山,一切都在变,唯一没变的,就是对她的情感。

    好不容易到了能独当一面的时日,她却突然消失。从那时到今日,沈飞雪的心从未踏实半分,空落落无处安放。

    后来不管是出世斩妖,亦或者守护逍遥岛,研究逍遥岛上那颗奇怪晶体,都是为了寻找关于月霞的线索,哪怕只是一个名字的线索,他都希望找到。

    只可惜,经历这么多,依然竹篮打水,没有点收获。

    如今,他所驰念、缅想数百年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他怎么可能控制得住自己。

    沈飞雪抹了抹脸颊,泪水依然止不住,哽咽道:“你都去了哪里……”

    张敏深深叹了口气:“说来话长,以我现在的时限,事情无法说清楚。但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责任,我不是有意要离开你。”

    沈飞雪听懂了这言外之意,他的师父,会再次消失,离他远去。

    想到这里,他愈显急色,“什么使命,什么责任,你可以告诉我啊,我现在可以独当一面,我什么都可以做到了!”

    “你真想知道?”

    沈飞雪认真点头。

    没有他的师父,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他,所以他早就笃定,他师父的事,也就是他的事。

    张敏点点头,问道:“我留给你那半部史经,你有熟读吗?”

    “有。”

    “那是这片天地初开之时的过往,我所做的一切,是为天地万物,阻止群魔之帝的复活,否则等它复活,天地间便会再度迎来一场浩劫。

    不仅是我,还有很多人参与其中,算算时日,青龙山的那小飞鱼应该已经能够推算出结果,必然已经有所行动。”

    前半句,沈飞雪在史经上已有看到,而当提到那小飞鱼时,他猛然想起,就是青龙山的飞鲤,连忙将先前对其产生的怀疑说了一遍。

    哪知,张敏轻轻摇了摇头,“不会是他,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沈飞雪更加疑惑。

    “想来他们的目的,是想要先复活魔帝七子,再利用其复活魔帝。”说到这里,张敏指向水潭之中的雕像,“这便是其中之一,地魔之祖。”

    “他们是谁?”沈飞雪又问。

    “没人知道。”

    “那……”沈飞雪还想问什么,但却被张敏打断。

    “不要妄想着现在能做什么,目前的你,知道太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等时日一到,你自然会清楚一切。”她说。

    “等到什么时候?”沈飞雪却不管那么多,急急问道。

    日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而且还随时会离去,着急也是情理之中。

    “等她的记忆完全恢复!”张敏指着自己,不等沈飞雪再问,继续说道:“想要恢复她的记忆,只有在星宿峰取到三界之心!”

    “她到底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她身上?”能出现在星宿峰,想来也不会是寻常的东西。

    在他眼中,张敏一直都是彻头彻尾的普通人,连先天感知境都不到,恢复记忆怎么会需要那种一听就不是凡物的东西。

    “这是我最后一道留存在世间的残念,不久就会消失,如果你想再见到我,就努力去找回她的记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沈飞雪神情一凛,还想再问什么,却再次被张敏打断。

    “时间不多,还是先办正事吧!”她说着,双手连连翻飞,只听一阵轰隆响动,原本漆黑的潭水开始微微抖动,荡起粼粼波光。

    准确地说,是潭水中央那雕像在抖动。

    原本栩栩如生的雕像,此时出现条条裂缝,像是沧桑的巨石,一块块脱落。

    裂缝之中,绽出丝丝金光,耀眼无比。

    “这是地魔之祖的真身,在封印之时,它的精魂被一分为二,一份被封印在此,一份被玉后化作石丹。”张敏说到这里,雕像终于已是金芒大作。

    听到这里,沈飞雪心下恍然,他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

    玉后与他师父,果然有关连。

    想到这里,他又将那满是荒芜黄沙的“仙界”告诉张敏。

    张敏一听,神情更加凝重,“日星君果然挣脱了束缚,还去了仙界!”

    日星君也是魔帝座下七子之一,本是被封印在天云山内部,却因某种原因脱逃。如今地魔之祖也逃了出去,它们必将在仙界汇合,玉后她们,也会变得更加艰难。

    张敏面露担忧之色,又指着自己,“你务必要阻止那些人将剩余的五位魔帝之子放出,同时尽快取到三界之心,找回她的记忆。”

    “是先阻止那些人重要,还是找回她的记忆重要?”

    “都重要!”

    就在此时,一声威压无匹的吼叫响起,声如洪钟,震耳欲聋。

    “嗷~”

    那团夺人眼目的金光之中,一个身影出现。

    “小叽!”沈飞雪惊呼,“它就是地魔之祖的另外一半?”

    难怪先前看着这雕像,除了头顶与尾部的金毛,几乎与小叽一模一样。

    “天地万物,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任何物体都有它的两面性,地魔之祖也不例外,化作石丹的那一部分,便是地魔之祖阳性向善的那一面,也正是因为要剥离这一面,玉后她们才会因此受伤。”

    沈飞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中却是惊骇不已。玉后的实力,在他看来已经是强得不行的存在,就那样都还是受伤之后,那要是没有受伤,不得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了啊!

    想到玉后,沈飞雪又想起之前仙界之中,她所有说的话,问道:“师父,你知道三剑合一吗?”

    张敏知道这么多秘密,也认识玉后,这个问题,想来也是知道答案。沈飞雪是这么认为的。

    “仙界万兽所铸的皓月龙腾、被剥离出善的那面的地魔之祖,以及剑帝的本命神剑!”

    “那有没有可能,与别人的本命剑发生融合呢?”沈飞雪又问。

    张敏微微摇了摇头,没有给予肯定的回复。天下之大,千奇百怪的事时有发生,她虽没见过这种事,但也不好直接下定论说没有。

    见张敏不说话,沈飞雪只好将先前剑帝陵墓前发生的事,以及玉后那一副震惊的表情,全都说了一遍。

    对自己的师父,他没有任何保留,也没必要有所保留。

    张敏神情稍稍一滞,重新打量了沈飞雪几眼,脸色变得更加惊奇,“九劫灵剑之体!”

    沈飞雪问道:“除了天生的剑修体质外,还有什么用吗?”

    张敏那神情变化,他看得出来,这九劫灵剑之体在除了每次引来紫霄雷劫,以及提前使用一些剑技之外,铁定还有重大的作用。

    “上一个九劫灵剑之体,就是你口中剑帝陵墓中的剑帝!”张敏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你之前让我寻找?”沈飞雪张目结舌,其实剑帝在他心中,并没有任何概念,只是觉得这个名字不叫牛逼而已。

    张敏还没来得及应答,那边小叽的长啸结束,似乎也发现了沈飞雪,曲腿一跃,跨出十丈,向这边扑来。

    它的动作,将二人的谈话打断。

    此刻的小叽,除了保留先前的形象之外,头顶与尾部,也生出金毛,与那雕像一模一样。

    它直接冲进了沈飞雪怀中,巨大的身躯直接将有伤在身的沈飞雪扑倒在地。

    叽叽~

    叫唤撒娇的同时伸出舌头,在沈飞雪脸上舔了舔。

    “突破神剑之道的关键所在还记得吗?”张敏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