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傲娇皇子攻略指南-> 闲话

闲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这全都是小姐写给薛从嘉的!

    那些整齐的刀口证明每一封他都拆看了!而且十分用心地保存了,初桃在府上每天坚持写信,薛从嘉只回复过一封,府上的信鸽越吃越胖,初桃每次都埋怨,一定是信鸽偷懒,不然怎么送信如此频繁还胖了这么多!

    要不是今天小红偶然看见了这么多信件,她恐怕也不能相信薛从嘉会阅读初桃的每一封信。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小姐呢,小红一边思索着,一边悄悄合上柜子。

    告诉小姐,小姐会很开心,重新燃起对薛从嘉的希望。

    可是拆了信保存下来又不能说明什么,正常人收到信都会看的,像薛从嘉这样喜爱整洁的人,整理好放在一个柜子里也不足为奇。

    还是不告诉小姐吧,小姐已经够伤心了,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放弃了,绝对不能让她死灰复燃。

    绝对不能让小姐知道,她要守口如瓶!

    小红带着心思找到了剩下几本字帖,和初桃一起回去了。

    来的时候正在打雷,走的时候雨下的小一些了,小红搀扶着初桃,两个人深一步浅一步回到了住处。

    第二天,雨仍然没听,薛自成不请自来,找初桃说话。

    初桃懒洋洋地听着雨滴敲打在青砖上的声音,身边放着吃到一半的葡萄,漫不经心听着薛自成说话。

    “我听四哥的意思,他跟王婉的事情似乎是板上钉钉了。”薛自成说。

    “哦,行吧。”初桃往嘴里塞了个葡萄:“王婉还行,四王哄着来,也能凑合着过。”

    薛自成说:“贵妃娘娘这一出,整得本王也害怕起来。要是母妃随意给我指了个像王婉一样矫情的,我以后还有什么好日子可以过。”

    初桃说:“怎会,珍妃娘娘会问过你的意见的。金陵能有几个王婉?你想娶她还不愿意嫁呢,她也算是个奇女子了。”

    薛自成嘴巴一咧,眉毛往眉头一挤,初桃突然觉得他这神态特别眼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是每次薛自成弄出这个样子,初桃就知道他没什么好话要说。

    伴读的时候他就总在自己的桌上放毛毛虫或者讲鬼故事来捉弄自己,每次都是这个表情。

    “想说什么就说,不用拐弯抹角的。”初桃说。

    薛自成说:“本王给你算卦,发现你命中缺少良人,就算出现了,也会被别人抢走。也就是说,你婚姻难成。”

    “哎呦,我还以为你要说啥呢,这还用你算卦嘛,这不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嘛?”初桃自嘲一番。

    薛自成说:“你还挺豁达的嘛。”

    薛自成看见初桃多的书桌上压了许多字帖,好奇道:“怎么忽然想练这个?”

    “无聊呗,谁知道雨会下到什么时候。”初桃说的这方面也是事实,另一方面,也不想太让薛从嘉看不起。

    “姐,你就不想听听薛从嘉的故事吗?我可是跟他一块长大的哦。”薛自成问。

    初桃说:“我没啥兴趣。”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那姐,你现在想干什么?”薛自成说。

    自从和薛自成的人关系变好以后,初桃就发现薛自成这个人非常得八卦好事,虽然说人人都有一颗八卦好奇的心,但是像薛自成这样热心的,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上辈子不是一个媒婆……

    “我现在呢只想回三王府找我姐姐,陪她说话,再跟姐姐肚子里的聊几句。”为了让初樱安心养胎,初桃这次来三王府都没有带上她胖如猪的麻花,现在她也很想念麻花。

    “呵呵,那没办法了,下这么大的雨,除非你插上翅膀,不然是离不开寄畅园的。”薛自成有些幸灾乐祸。

    初桃已经明确表示过不想听薛从嘉的事情,可是薛自成还是自说自话。

    “身为一个男人,我能理解你和禧乐为啥挂念薛从嘉,他嘛,长得确实不赖,身材也不错,琴棋书画样样都很可以。但是——”

    “这还用你说?”他要是不好看不优秀我能喜欢他嘛?

    “你看看你看看急眼了吧。我话还没说完呢!你都不知道,小的时候,我那时候刚开蒙,离了皇宫被送到岛上,处处不习惯。没过多久他就被送过来了。”

    初桃说:“他来东易也就大概七八岁吧。真可怜。”这么小的年纪就要离开家乡,来到陌生的环境。

    “我也很可怜的!我那时候才四五岁啊!我是开蒙最早的皇子啊!三哥最不受重视,开蒙最晚,十几岁才过来的,可怜的我夜里害怕了都是抱着小太监睡觉的……”薛自成又在鬼哭狼嚎。

    初桃说:“你也知道你开蒙最早,可见皇上多器重你,结果你呢,一点也不争气!”

    “你!”

    “我不跟你争这个,薛从嘉刚来岛上的时候还带着几个贱婢,他从来不跟贱婢之外的人说话,乖张的很,整天就冰着张脸冷眼看我们。”

    “你这不是废话嘛,他是质子,难道要整天对你们笑脸相迎嘛。”初桃还是一个劲为薛从嘉说话。

    “那时候岛上的东西也不是很齐全,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个得瘟疫的仆人,全岛都被染上了。”

    “我们好些人被送进皇宫里避瘟疫去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没想起来他一个小孩子怎么在岛上活下来的。”

    “等岛上风平之后,才有人发现薛从嘉只剩他自己一个人了。问他身边的婢女和奶妈去哪了,他也不说话。”

    “大概是病死……了吧……”初桃喃喃自语。

    薛自成倒是对初桃隐瞒了一些事情,比如他指数太监欺负薛从嘉,还散步谣言说奶妈和婢女是薛从嘉杀的。

    他也是看不惯薛从嘉的身份,也很讨厌他冷冰冰的样子。

    岛上的读书的大多不喜欢他,他长得太好看,小时候就长得白白的,眼睛也格外有神,睫毛长长的,鼻子也比他们长得高很多,总之,他看上去才像是一个真正的皇子。

    所以欺负他的也不止薛自成一个。

    那些小太监欺负他的时候,薛从嘉也只是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非常轻蔑地看着大家,从来不哭闹,时间一长大家都觉得欺负他没意思。

    寄畅园的奴仆们非常势利,本来就看不起薛从嘉一个质子的身份,只是该给的吃的用的都送过来,时常还有些克扣。

    岛上谣言四起。大家看薛从嘉的眼神也变得躲闪和害怕,一场瘟疫中,只有他自己活了下来,这不让人觉得害怕吗。

    后来发生一件事情后岛上再也没人敢欺负薛从嘉了。

    “四哥那时候有个伴读,是安康郡主的小儿子,有一次在后山上发现了两具尸骨,可能就是薛从嘉身边的奶妈和婢女……”

    “啊,怎么发现的……”

    “雨水冲刷的,露出来人的脚了,把人家吓一跳。郡主的小儿子就来找薛从嘉,说什么薛从嘉抢占婢女不成,恼羞成怒把人家杀了。”

    初桃气道:“他才几岁啊就抢占婢女。”

    “我也觉得……不可信。那天我也在场呢,一开始薛从嘉根本就没搭理他,听到郡主家的公子说要把尸骨挖出来喂狗,他脸色直接就变了,他才几岁啊!直接拿了把箭扎进郡主家的公子大腿上!鲜血直流,那叫一个惨啊。”

    “扎完后薛从嘉说,你的嘴要是再不放干净一点,我就把箭插进你的心脏。”

    “后来呢?”初桃听得入迷了。

    “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郡主听说后把儿子骂了一顿,说他好好的要碰那些脏东西。小公子从那以后打死也不来岛上伴读了。”

    初桃笑了笑,对这个结局还算满意,可是转念又想,薛从嘉小时候过的真惨,难怪现在对谁都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狗急了还跳墙呢。你们欺负他,还把他奶妈的尸骨挖出来喂狗,真的太过分了吧。”

    “没有啊,我们就是说说,谁去挖那个啊,脏死了。”

    “你不觉得他很可怕吗,他那一箭简直是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啊!我回去还做了好几天的噩梦呢,总之从那以后大家更怕他了。他真的特别狠一个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对自己也狠,此话怎讲?”

    “我们后面学骑马,那个小宦官不乐意教薛从嘉,嫌他白白净净的,不适合骑马。”

    “什么还能这样的?太白了不能骑马?”初桃再一次握紧了拳头。

    哪里是太白了不能骑马,就是看不起他质子的身份,认为他没有资格和其他皇子们一起骑马。

    薛自成打了个哈欠:“骑马他是自己学的,当时所有夫子都看不起他,不乐意教他,后来朱先生来了以后情况才好转许多。”

    “他自己学骑马不得要领,一次硬生生从马上摔了下来,在屋里躺了两天,又上马背去了。我看过的,他摔得特别惨,膝盖肉里硌了好多石子,浑身上下没一处是好的,又青又紫,我看着都疼。唉,你说他对自己狠不狠。”

    “射箭也是无师自通,很快就超越了我们所有人,他很刻苦,又有天赋,既聪明又认真,我们都逐渐对他改变了看法——他除了质子的身份,哪里都比我们强。”

    “他真的很要强啊。”初桃轻轻说。

    “是,早上起的很早练剑,晚上就挑灯夜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就知足吧你,禧乐缠了他那么久还不是一点进展都没有,他对你算不错的了。”

    “哪里不错了?半斤八两好吧!”初桃瞪大了眼睛。

    “可是他陪你下棋,还陪你去诗会,替你出头,这还不够仗义吗!我以前还挺反感的,这件之后觉得他还是不错的。”

    可是参加诗会是她威胁他来的啊,怎么能叫对她好哦。初桃说:“你不懂,那不算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