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盛唐迷云-> 五 慈母噬子 第四十七章 不速之客

五 慈母噬子 第四十七章 不速之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说的这么好,你们应该在种着卖吧?”明侠先喝了一点,抿抿嘴,觉得味道还不错,也学着里正一口干了!

    “不行不行,”里正连连摇手,“这些和神树一样,都是大山赐予的,轻易动不得。”

    “也就是说,这种草也生长在大山里,和桐树是在同一个地方!?”玉冰放下水杯,轻轻地道。

    “对,虽然生长在这里,可是轻易得不到。那地方邪的很,每次去十几个人,最后都只有一两个回来,回来后还会昏迷好久。”里正说到这里,小心地关上房门,回到原位坐下继续着,“都说这是山精鬼怪变的,带阳气的人不应该拿。”

    “我可是对这地方越来越有兴趣了!”常笑听到这里,也被他彻底勾起了好奇心。

    “对了,你们这里有个小世子失踪了。不知道你晓得些什么吗?”明侠见几人越扯越远,见缝插针地提醒着。

    “小世子谁不知道啊!?”里正一下子就了然,“原来你们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你们都是官家人了?”

    “明侠,晚秋,”明侠还没等玉冰开口,已经抢先回到,“我二人奉命前来拜会县太爷。”

    “哟!你们还是县太爷的贵客啊!?”里正媳妇手里端了两盘菜,进门后在桌子上放下,“我们这里离县衙至少也有七八里地,山里面大虫多,明天让当家的在村里给你们找几个年轻人同行,人多,大虫不敢来。”

    “就按媳妇说的办!”里正口里应着,人已经对玉冰他们告罪后出门去了。

    随着玉冰几人闲谈,时间流逝。

    “这老头,怎么还不回来?菜都齐了!”端着最后一份汤进来,里正媳妇见丈夫还没回来,不由得埋怨了几句。“不行,我的去看看!”放下汤,她伸手在腰间的围裙上擦擦,“你们先坐会,如果饿了就先吃,别客气,不用管我们。我的去瞧瞧他跑哪儿去了!”说着顺手解下围裙,往板凳上一放,急忙往院子外跑去……

    “这里正大人可真热情!”常笑放下竹杯,喃喃自语着。

    “不对!”玉冰似乎想到了什么,到了唇边的竹杯一顿,“开心你是在家里遇到的他?还是在路上?”

    “在路上遇见的!”开心不明白,“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

    “你家里来客人了会怎么做?”

    “当然是请坐倒茶啊?”开心疑惑地看向玉冰,“他不正是这样做的吗?这不挺正常的吗?”

    “不,难道你们没注意?他先带我们到院子里,并没有立刻进屋,而是得到了女主人的许可才带我们进来的!”玉冰轻轻转动着竹杯,分析着,“如果他就是这家的男主人,为什么非要征得女人的同意才能带进屋?而不是自己直接带进去?”

    “这有什么区别?”明侠听了半天,才插嘴,“只说明这男的怕媳妇呗!”

    “不,不光这个,还有!”玉冰放下竹杯,“如果她真是这家的女主人,应该对所有房间都很熟悉,闭着眼睛也能进退自如。那她怎么会端着菜走到隔壁屋里,见走错了才返回来?”

    “还有这种事?”常笑紧了紧手里的剑,“我太大意了!”

    “我怎么没发现?”晚秋再次端起竹杯,正打算喝一口,听见玉冰如此说立刻把它丢到桌子上,“算了!不喝,谁知道他有没有在水里加什么别的佐料!”

    “就算有其他佐料,你也已经喝了这么久了!”开心翻翻白眼,“早就把什么都喝进肚子里了!”

    “你,”晚秋一对上开心,永远都是针尖对麦芒,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现在怎么办?”常笑站在玉冰身边,随时戒备着。“还继续等吗?”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明侠把银枪抄在手里,“走!找他去!”

    话音未落,院子里就传来一阵打斗声……

    几人对视,无声地点点头后,转头吹熄离自己最近的烛火,一起悄悄朝门口摸去……

    从门缝里往外看:

    两个黑衣人在院子里打的不亦乐乎!一人使刀,一人耍折扇。你来我往,交手的余波碰什么拆什么,不一会儿整齐的院子就被拆的七零八落!没有一件完整的东西。

    “冰姐,咱们帮哪边?”开心凑到玉冰身边,悄悄问道。

    “先看看再说!”玉冰看着外面的打斗场面,始终觉得其中一个人的身影异常熟悉。

    就在她打算出手时,另一个黑衣人,似乎发现了她们几人的存在。几个狠招暂时阻止住他的对手后,身形几闪之间退出院子,瞬间影入黑暗中……

    后面那人也来不及说什么,只是对玉冰几人点点头,朝那人隐去的方向身形腾挪间消失不见……

    “走,追上去看看!”玉冰说完,人已经朝两人消失的方向扑去……

    “这?”晚秋见她眨眼不见踪影,只来得及说一个字。

    “这什么这,还不跟上!”开心口里如此说,人也和常笑一起掠过院子。

    “我,”晚秋指了指自己,又无语地指向他们消失的方向,明侠一把拉住他的手,“我什么我,走吧!”

    “冰姐,有尸体!”最前面的常笑,被脚下的东西拌了一下,停下来蹲下查看后,对后面跟着的玉冰说道。

    “啊!冰姐我这里也有!”紧接着传来开心的惊呼声!

    “我们也发现了!”明侠紧随其后地道。

    “这里死了好多人!”晚秋最后才插进话。

    “看其穿着打扮,明显就是刚才我们来的那个村子里的人。”玉冰来到其中一具尸体旁,蹲下仔细检查后得出结论,“他们的手上和脚上,都有常年干农活时留下的死茧。而且还都是青壮年。”

    “这个年纪应该不会得疾病吧?”明侠也看出来不寻常,“就算是得疾病死的,那也不可能集体得疾病立马就都死了!总得有个时间差吧?”

    “咦!?这不是里正吗?”开心往丛林深处多走了几步,没想到却有意外发现。“他怎么死在这儿了!?”

    “你说什么?”玉冰立刻起身,往开心那里走去,“你确定是里正吗?”

    “当然啦!毕竟我们还在他家里待过,不会看错的!”开心无比肯定地点点头,确认道。

    来到尸体边,看着刚刚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熟悉的脸,现在却飞满了苍蝇,蹲下来仔细观察着:“就是他!”用绢帕裹着手,她按了按死着的皮肤,“而且看其腐烂程度,应该死的有半个月了!”再次起身后玉冰接过常笑递过来的手绢,搽着手困惑地道,“奇怪,他是怎么死的?”

    “难道这些人不是被杀的?”晚秋有些诧异地望着玉冰。

    “不是!”玉冰摇摇头,“他全身没有丝毫外伤。手触心肺正常,也不是窒息而死。”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接着道,“他应该是被饿死的!”

    “饿死?”就连常笑都觉得奇怪,“难道他们都不会找吃的吗?我看这附近能吃的东西还有不少!怎么会饿死呢?”

    明侠在这些尸体间东摸摸西找找,不大一会儿就满是收获:“准确的说:‘他们怎么都不会吃东西了?’”明侠把从那些尸体上找到的摊开给几人看:火折子,驱虫药,还有一些桐树果。最引人注意的当属包袱里的葱油饼,都已经发霉长毛了!

    “这不是有吃的吗?”开心瞧瞧地面上,东倒西歪躺在四面八方的尸体。又疑惑地看看明侠手里的吃的,“他们怎么宁愿饿死也不吃?”

    似想到了什么!常笑拔下头上的银钗,在这些食物上一一验过,却发现银钗亮洁如新,没有丝毫有毒的迹象。“没毒啊!?那他们怎么不吃呢?”

    “奇怪!”玉冰不知何时顺手摘下一朵野花,在手里轻轻旋转着,“这里又没有瘴气,不会出现幻觉。更没有其他人打斗的痕迹,又不是胃部集体出了问题。到底是为什么呢?”玉冰来回踱步,细细整理着思绪。步伐突然一停,她仔细闻了闻手里的野花,又上下细看后嫣然一笑,“原来如此!”

    “怎么啦?”晚秋见她笑的开心,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

    “笨!”开心颇为骄傲地回答他,“冰姐这是找到答案了!”

    “哦!?野花?”晚秋也看出来,这一切,似乎与她手上的野花有关。“这跟它有什么关系?”他也就近摘了一朵,正打算闻香味时。

    “别!”玉冰立刻劝道,“不能闻!”

    他一时间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你拿了闻了那么久不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吗?”

    “你要是不想变成他们这样,永远躺在这里,就听冰姐的!”开心一把拿掉他手里的野花,自己玩着,当然,离鼻子远远的。

    玉冰把花从鼻子处拿开,见晚秋还是一脸不解,她又耐心解释着:“此花叫闷头花,又名叫毒鱼草,闻它并不会致命。”没等晚秋反驳,她又道,“但是闻久一点就容易头晕目眩,恶心想吐。如果这时还不能及时逃离,就会慢慢的变得没力气,全身酸软只能眼看着自己跌倒在地。它不会立刻让你死!它要让你慢慢体会死亡的滋味,所以一大半都是后面呼吸不了活活憋死,还有像地上这些人一样,活活饿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