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难停-> 行路难 第五十五章:夜游

行路难 第五十五章:夜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芈老头一去一回一炷香的功夫,与那位儒教陪祭圣人聊正事不过半柱香,花在拉嗑打诨上时间倒是更久。

    一声清脆的鸡鸣响起,这头大公鸡是戴玉岱家的,是早年间戴玉岱的父亲捕获的野鸡,好不容易豢养成家禽这才产下这头大公鸡。

    这种大公鸡可不是普通的公鸡,其名为八宝鸡可以说的上是灵物了专门用来报晓,草头村毕竟只是一个村子在阴天时节没有这等灵物报时还真不知道什么时辰。

    这大公鸡叫了两声,刚准备叫第三声的时候,戴雨农听得真切,声音明显不对。

    当他准备前去查看的时候却芈老头这会刚好落地,一把将他拽起飞升而去。

    “记住等会只管看,不要随意走动更不许胡乱摸索,遇到熟人也不要打招呼,有人叫你更不能答应!”戴雨农还是第一次见芈老头这么认真的嘱咐一件事情。

    可想而知夜游这件事的确没那么简单,最起码忌讳颇多。

    来到飞升城城门脚下,戴雨农早就将八宝鸡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三片叶子包屁股的金身小人这会坐在戴雨农肩膀上,老神在在。

    芈老头掏出一张普普通通的黄纸符箓,是最普通的黄纸符箓。

    在山上山下在这道门神通也很常见,阳间有王朝县令阴间则有阴司城隍。

    芈老头口诵道门法诀,待黄纸符箓燃尽芈老头的阴神也随即出窍。

    芈老头的真身拍了拍戴雨农的肩膀说道:“进去把,记得我刚才说的。”

    芈老头的阴神,做那叩门状,‘咚咚咚’三声如那洪钟响彻阴阳!

    飞升城那座大开的城门之间浮现一座阴阳鱼阵图,黑白转动间隐晦符文流转咔嚓作响,一股阴气扑面而来。

    芈老头的阴神挥了挥袖子,散去阴风,阴阳鱼也随即消散,城内城外看似毫无变化,但戴雨农很清楚的感觉到这座飞升城明显要阳气衰竭更显阴气森森。

    芈老头的阴神率先进去,站着城门内等着戴雨农。

    戴雨农一步踏出,就觉得自己自己整个人身体一空!

    他扭头往后看去之间城门外悬停三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不过拳头大小却仿佛有生命一般,就如同心脏一般在砰砰跳动。

    戴雨农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却被芈老头的阴神一把拽住。

    他猛地回过神。

    “先前跟你说的都忘了?”芈老头的阴神沉声道。

    阳身一花、真身一花、阴神一花,三花实则一朵。

    但昨日我都不同于今日我与明日我。

    阴阳神与真身自然也有略微不同。

    就比如芈老头的这尊阴神神态就要阴沉许多,言行举止也要更显得不近烟火,给戴雨农感觉有点像铁匠。

    一老一少一路走来,极少说话。

    金身小人这会已经被芈老头的阴神捧在胸前,双臂如同一座神龛,金身小人如得法旨盘膝而坐,三片叶子包屁股的小人这会显得极为神圣不可冒犯。

    “阴阳有四类关系,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对立,阴阳同根,这里的飞升城并隶属于阴界相同又不同,对应同根和对立。阴间与阳间一样包含的是一个大世界,而不仅仅只是所谓的地府和酆都。”芈老头认真解释道。

    “没有城隍的阴间城郭,拘押在这里的阴魂有怨不得报,一口怨气不出,夙愿未了死不瞑目自然无法投胎转世,更无法走出这个飞升城,甚至还会被孤魂野鬼奴役欺压,城隍爷的职责可不仅仅只是守护城池、护国安邦、调和风雨,重中之重是统辖亡魂,维护阴界秩序。”芈老头说着并已经走到了一处岔路口,温凤窝这条街就要显得平静很多,只是空巷没有灯火,毫无生气。

    “没有城隍爷镇守的阴间飞升城,就是没有秩序的无法之地,生前无法安乐死后不享清平,何其苦?”

    或许是因为芈老头的阴神太像猿翼山山上的铁匠,戴雨农听得认真但却不敢搭话,只是偶偶点点头。

    从狭窄巷子穿过之后,芈老头的阴神停了停,口中念念有词。

    那金身小人缓缓腾空而起悬停于半空之中,睁眼时金光乍现。

    这一会其实他们是从小巷子里穿到了城主府附近,只是没有走大路而是躲在远处远远观望,那里亡魂百鬼无数,哭噎不止,草木凄悲!让人发憷背脊发凉。

    金身小人金光闪闪,高悬于夜空中,见百鬼喊冤一双眸子落下两滴金光璀璨的泪滴。

    “嘀嗒”两声,如同敲门,整座飞升城各门各户一一打开,无数亡魂从各家大大小小铺子里走出,何止百鬼夜行?

    “吾乃水庸神城隍也!今奉旨夜游,宣钟鼓神立于城门,有冤者伸冤,有仇者报仇,先于记录在册,择日夜审,字纲纪严明掌五刑之法,以丽万民之罪!”

    芈老头的阴神轻声呢喃一句,金身小人并大声朗读一句,其声朗朗,威严肃穆,不可冒犯,震慑一城亡魂。

    一城之亡魂,哭噎身戛然而止。

    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

    “起!”

    芈老头沉声道,左手负后,右手做剑指向上一抬!

    地上黄纸无数铺天盖地,瞬间燃尽,化作纸灰向着金身小人飞来如同蝗虫过境最后化作一席灰黑色长衫套在了小人身上。

    金身小人头戴乌纱帽,身着黑色长衫不绣俗物不镶珠宝!

    拳头大小的小人缓缓下落,落在芈老头阴神头顶三尺处,双手负后老气横秋!

    芈老头双手掐诀,金身小人有样学样,手诀并无大道显化,只是最后芈老头言出法随,声音从金身小人嘴中吐出“散!”

    戴雨农瞧见城主府门口那无数亡魂顿时化作一团团黑雾升腾而起飘荡在整座飞升城中,比较刚才的百鬼夜行倒是要安宁许多。

    整座飞升城无数亡魂皆是如此!

    即便此刻没有超度但也算还了阴间一片安宁。

    见此场景戴雨农长舒了一口气,松了口气不在那么压抑。

    可就在这时戴雨农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微微侧头,不知何时竟然有一只手悄无声息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更匪夷所思的是竟然能让芈老头毫无察觉!

    阴间飞升城外,戴雨农留下的三团火陡然熄灭了一团!

    芈正则眉头一皱,大袖一挥将剩余的两团火焰揽入袖中,毫不犹豫闯入飞升城中,他所过之处那些演化成黑雾的亡魂顿时烟消云散!

    三花合一,芈正则站在戴雨农身后头悬金身小人,凝视着背对着他的年轻道士!

    他身材修长,头系逍遥巾两根长长的剑头飘带随着长发无风而动。

    “陆抬!”芈正则神情凝重,他自然认得此人,但是此时瞧见他突兀出现在这儿,又有些惶惶不安。

    那年轻道人拍了拍戴雨农的肩膀,戴雨农如同中了定身缚一动不能动。

    继而转身鬼魅一笑,好似突然记起什么啧了一声直拍额头有些恼火道:“忘了忘了。”说着从袖子掏出一个道门如意冠戴在头上,也不摆正,歪歪斜斜不伦不类!

    年轻道人向着芈正则打了一个道门稽首一字一句道:“贫道陆抗道号玉青!”

    芈正则此时忍不住心头猛的一颤,一手缩在袖子里推演计算。

    名为陆抗的年轻道人笑道:“不用算,出来的早了些。陆抬那小子能是我的对手?”

    芈正则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你要对他做什么?”

    陆抗道:“问的好,既然是所谓的传道人,心中所存思想自然得是传我玉清宝诰,难不成还传上清位列仙班那一套?或者太清道德?”

    话音刚落。一道红光即到!

    可惜仍然是慢了一步,戴雨农背后一道金光闪烁,那道从三山符箓演变为三清符箓的字符一闪而逝,将戴雨农与陆抗二人瞬间传送至光阴长河之上。

    戴雨农虽然不能动但不代表他没有挣扎,这会随着陆抗打了个响指定身缚消失之后,戴雨农一个不稳就差点摔落进光阴长河之中。

    好在陆抗及时将他拉住,“可别乱动哦,掉进去可就回不来了!”

    戴雨农活动活动了肩膀,他又不傻知道这年轻道人境界很高,刚才虽然未能瞧见老掌柜的神态,但也从老掌柜的言语中听得出他老人家很是惶惶不安,用膝盖想这又是一位真正了不得的山巅大人物,只是这回估摸着点子有些背,不如王赊瑕与燕青那样好相处了,显然是来者不善。

    陆抗好似看出了他的心思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年轻人别怕,我又不吃了你,就是想跟你聊聊天,看看风景!”

    说着他并盘膝而坐,袖中飞出一面镜子,极为精致。

    镜面好似波光粼粼,沿边满是道门字符,字字内含道门真意,背面是两条阴阳鱼纠缠不清,只不过不同之处在于阴阳鱼之中有一圈灰白。

    镜子缓缓升空,不断发大。高悬于光阴长河之上。

    戴雨农随着陆抗的视线向上看去,光阴长河倒映在镜面之上映现的却是一幅幅光阴画卷,从开始的混沌到后来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速度极快,眨眼间并是从无到有的轮回。

    “这里光阴长河,我名陆抗道号玉青,如今小周天掌管白玉京的那位道祖并是吾师。”陆抗自报名号。

    戴雨农颇有觉悟,对来历不明,用心不明的陆抗礼遇有加,生硬的朝他打了一个道门稽首道:“晚辈戴雨农见过陆神仙!”

    陆抗笑了笑摆了摆手道:“别来这套,说了不会动你一根毫毛就不会动你两根。”

    戴雨农瞅着他,虽是一副笑脸但怎么看都觉得瘆得慌,他叹了口气听天由命了。

    “此间天下,无能为力之事当断。一生无缘之人当舍。心中烦欲执念当剥。贪、嗔、痴、恨、爱、恶、欲及三尸当斩。目之所及皆是回忆。心之所想皆是过往。只当一切归于元始人心才能安宁,天下才得太平。众生之上唯我独醒即可,人事,天命,执念,七情,六欲,三尸,虽千万吾一人往矣。”

    陆抗喃喃自语,转头看向戴雨农问道:“听得懂吗?”

    戴雨农摇摇头。

    陆抗道:“不要紧,咱们有的是时间,多看看就懂了。”说着他指了指头顶上的镜子,一幅幅光阴画卷开始慢了下来。

    于此同时光阴长河的另一头,有一白衣仙人,手持招魂幡,嘴中念念有词“魂归来兮,魂归来兮.....”此人仙姿佚貌,男身女相,气势如神人,英姿与谪仙。

    脚踏光阴长河逆流而上,一步十年春秋更迭,一步百年人间生死,一步千年王朝轮换,一步万年世间轮回。

    他来时正好听见陆抗念叨那句“多看看就懂了。”这位游历与光阴长河的谪仙神人问道:“那有看到我媳妇了吗?”

    戴雨农闻声望去,惊愕不已,当真不敢相信这世间还有这般容颜,不可谓不是惊世骇俗!

    陆抗好似还有些神游万里,随即就摆了摆手脱口而出:“没有!”

    他话音刚落猛地侧过头!

    那人随即道:“那你看你娘个腿儿?”

    陆抗有些恼火,所谋之事功亏一篑,草率了。

    不是说好了姜仙壳游历光阴长河忙着找媳妇不问世事吗?

    “仙壳兄!真是。好久不见啊!”陆抗将那句真是冤家路窄给咽了下去。

    姜仙壳,二话不说。倒持招魂幡与身后,如同倒持长剑,左手放在胸前掐诀,嘴中敕令:“太公在此!”

    姜仙壳话还没说完,陆抗双手猛地一捶膝盖,一脸不甘心,愤懑不已,但还是不敢多作停留,身形消散远遁,连戴雨农都来不及带上。

    “诸神避退!”姜仙壳依旧说出了下半句,顿时整个光阴长河好似掀起千层巨浪,一道道法则如同飞剑涌入光阴长河之中,好几位藏匿在光阴长河神灵余孽就此形神俱灭,烟消云散。好似都不曾出现过,毫无痕迹。

    戴雨农此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但好在姜仙壳对他并不在意也无恶意,屈指一弹戴雨农如同跌入万丈悬崖之中,醒来时已经躺在了自己床上,身体有些虚弱。

    “人有三团火,昨晚灭了一团伤了精气显得有些病态很正常。”芈老头解释道。

    戴雨农眼神涣散显然还没有彻底回过神,脑海里浮现的还是刚才那一幕,那位如同谪仙的神人盘坐光阴长河之上,仰头望向那面镜子,镜中有一绝美女子,绝世而独立,与他当真绝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