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仙侠世界当赘婿-> 第七章:上山

第七章:上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刘光耀被内门师兄这般抬举,他有些飘了,哈哈笑道:“哈哈哈,尚师兄,您太客气了,以后只要有事,您吩咐一声,刀山火海我也绝不眨眼。”

    尚阁一脸不满道:“嗳~你比我年长,我就叫一声刘哥,刘哥,你怎么这么想兄弟呢,明知道是火坑,我会把弟兄往里推吗?”

    刘光耀赶紧道:“不不不,我没那意思,就是想表个态而已。”他被一声刘哥叫的更是飘飘然。

    尚阁假装惋惜道:“哎,只可惜老弟现在身无分文,不然咱们这么对性情,我定要请刘哥喝上几杯。”

    “我有啊!”

    刘光耀正飘的厉害,闻言立马摸遍全身,一共凑出来20两银子,这是上个月刚发的奉银,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去孝敬清水镇窑头的,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那些,他拿着银子直往尚阁手里塞。

    “使不得使不得,嗳~你。哎!既然刘哥这么热情,那我就收下了。”尚阁‘迫不得已’,‘勉强’把那20两嫖资收进了口袋里,他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能在刘光耀身上榨出点钱来,他昨天才刚来到这里就差点被饿死,身上有点银子最起码能应应急啊。

    刘光耀见尚阁收下银子,他一点也不心疼,那点钱哪能跟内门师兄的交情相比啊,再说了,自己现在是外门领事,害怕没银子花吗?此时他脑子里浮现出王根闯强行勒索同门的画面。

    “老兄我身无长处,有心给你践行,但是大师兄就等在后山门,时机实在是不怎么合适,下次,下次您得空来外门,光耀绝对好好招待。”

    这刘光耀还挺贴心。

    尚阁目的达到,也不准备多留,他也没什么需要带走的,闻言立马起身,抱拳道:“多谢刘哥提醒,那我就先行去复命,哪日得空一定来和刘哥好好聚一聚。”

    “好说,好说。”

    王玉昊正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尚阁终于出现了,还是那身黑黢黢的行头,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伴着一股恶臭,王玉昊厌恶的堵住鼻子,道:“这石阶一路向上,到了宗门找库房颜宗昭报道,他会安顿你的住所。”

    他一脸讥讽道:“我要提醒你,你要快点爬,如果过了晚饭时间的话,那你今晚可就没得吃了。”说完,立马起身飞上山去。

    尚阁第一次见人类平底起飞的,他羡慕极了,对要自己爬上山这件事并没有觉得很生气,自己本来就不招人待见嘛。

    其实这是王玉昊故意刁难的,他始终觉得尚阁是他成功路上的唯一不稳定因素。

    一线天高三千余丈,是大庆国最高的山峰,即使是山腰到山顶的宗门这段距离也有一千多丈,一般外门弟子有事汇报宗门,爬一个来回都累的要缓一天才能做事,更别说一点底子都没有尚阁了。

    尚阁抬头看了看高不见顶的青石台阶,这条路他的前身已经爬过一次了,当初他刚来一线天就差点死在山道上,尚阁简单的热热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就开始往山上行去。

    刚开始还好,半个小时之后,他就感觉有点抬不动腿了,这比前世爬山还要难,前世那些山都是被开发过的,爬不动就拉着护栏慢慢挪,这里毛都没有啊,海拔太高,青石板路上到处都是青苔,稍不注意就要被滑倒,这倒下去估计人都要没了。

    “这瘦弱的身体,当初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怎么坚持下来的。”尚阁嘀咕道。

    太阳慢慢的往西边没落,山上的气温也开始逐渐下降,这一路尚阁走的是格外的艰辛,开始是走,走累了就坐下休息一下,现在基本就是在爬了,整个身体趴在石板路上,像是四肢动物一样,没办法啊,他两条腿一直死命的颤抖,他真怕一个不小心,就摔下去落个死无全尸。

    终于,他爬到了800丈处,此时天已经黑了,他整整爬了一个下午,没有了太阳的光亮,眼前的石阶也有些迷糊不清,山上的夜从平地上更加黑,寒风直吹的两旁的风林沙沙作响,尚阁有些撑不住了,大量的体力活动搞得他现在饥肠辘辘,而且能明显感觉到身体到了极限,但是没办法,停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他咬咬牙继续往上爬去。

    他浑身沾满了青苔,嘈乱的头发上分不清是露水还是汗水滴滴落下,尚阁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脑海里,眼中,只有无穷尽的石阶路,神奇的是,他也感觉不到疲惫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当人体机能达到一种极限的时候,大脑会中断那部分中枢,让人暂时性的感觉不到痛苦,不过后遗症也是非常可怕的,尚阁前世就喜欢爬山,当然知道这一点,只是他别无选择。

    当到达900丈的时候,忽然间寒冷的山风消失了,整个气候都变的温和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尚阁奇怪道,他往后退了两步,立刻又被寒风包裹,往前一走,立马再次暖和了起来,这也太神奇了。

    平常人难以想象这种神迹,其实这是一线天布下的门派结界,整个结界好像罩子一样包裹着一线天附近的山体,尚阁刚好到结界的范围。

    之前的尚阁上山门求助心切,压根就没在意这些,也可能早已见惯了,但现在的尚阁还是第一次见。

    这舒适的环境下,尚阁一下都不想动了,他只是个普通人啊,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运动,现在饿的都要吐酸水了,他看了看傍边的山林,咬了咬牙,撑起身子往里面走去,现在他只想找点野果子充充饥,然后倒地好好的睡一觉。

    “什么报道的事啊,明天再说吧。”

    尚阁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番寻找之下,还真让他找到了几颗野果树,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着就往嘴里塞,直到再也吃不下的时候,他才罢休,瘫靠在树边,他紧了紧衣服就准备睡觉。

    这时,他听到耳边传来淅沥的的流水声,尚阁这么多天颠沛流离,衣服都快要和身体粘在一起了,没听到水声之前还好,听到了之后只感觉浑身难受,他再也忍受不住,强撑着循着声音找去。

    越走水声越是明显,尚阁一瘸一拐的走了大概10分钟,最终在一波杂草之后,看到了一处碧绿的水潭,四面被山体包裹,山泉水自缝隙中涌出,倾入下面的水潭,水潭边还搭建者一座茅屋,这优美的环境就仿佛一幅画一样。

    尚阁来到跟前,确定没人之后,走了进去,扑面而来就是一股幽香,让他有些心旷神怡,他有些惊喜,只见屋里一张干干净净的小床,放在一边,还有一张摆放着茶具的小桌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这简单的陈设已经满足了疲惫的尚阁现在全部的幻想。

    他急不可耐的脱掉衣服,冲进水潭里胡乱清洗了一番,顺便把衣服也扔到水里简单的摆了摆,一番忙活之后,舒舒服服的躺在了那张泛着幽香的小床上。

    身子刚沾到床,他立马不省人事,这时候就是有人拿喇叭在他耳边吹,他都不一定能醒。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

    正阳楼里,一间古朴的房间内,钱慧睁开了双眼,坐起身伸了伸懒腰,曼妙的曲线仿佛一支魔曲,门外丫鬟听到动静,立马端着准备好的洗漱工具进来布置。

    不多久,房门被推开,端庄中带着一丝魅意的大小姐走了出来,先去和父母请安,吃过早饭之后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这段时间她一直很忙,她必须尽快查处账房的纰漏,一线天现在正处于紧张时刻,在这种时候,绝对不允许有蛀虫存在。

    钱慧到了账房之后,一面对着昨天没看完的帐蒲,一面嘱咐人把小武喊来,他是账房领事,这些天也都是他在帮助自己查账,不然这么大的工作量她根本吃不消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