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仙侠世界当赘婿-> 第十九章:赋诗

第十九章:赋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她当然不是青楼花魁这么简单,事实上,吕瓶儿还有另一个身份,已亡国家,楚国长公主,就是被大庆国皇帝鸠占鹊巢的那个楚国。

    国家灭亡之后,吕瓶儿带着附属隐居深山,悄悄发展着实力,一直寻找着机会复国,前段时间流云盟换主的事情,让她觉得是个机会,据她的情报,这事背后复杂无比,她此番前来这是为了搅起三大派的纷争,好从中渔翁得利。

    之所以选清水镇,也是她考虑了良久之后做出的决定,三大派当中,火神宗极度排外,地处一片荒凉,连平民百姓都没有几家,她贸然潜入的风险太高,道门虽然名望很高,但整体实力不行,思来想去,也就一线天比较好下手一些。

    吕瓶儿是她的乳名,知道这个名字的人都已经不再了,现在只待复国之后,换上楚姓,她也不怕暴露,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一线天脚下的青楼里。

    此次初次露面就遇到了一些惊喜,竟然发现了夫子堂的人,她认真思索着左流风能在这件事里起到的作用。

    吕瓶儿这些地下党的情报网还是做的非常出色的,不一会儿环儿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纸,上面记录着左流风的各种人生经历,甚至还有一些不为人知隐晦。

    吕瓶儿接过纸张查看了起来,也不知她看到了什么,一下就火了起来,不屑的骂道:“呵,好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渣。”

    环儿在一旁低着头,不敢随便搭话。

    看完后,就这烛台把信纸烧了,吕瓶儿提起笔,在纸上行云流水的写着什么,末了递给环儿,说道:“云娘不是让我选一个入幕宾客吗,你把这个拿出去,这就是我的题目,结束后把左流风带来。”

    “是。”环儿恭敬的接过纸张,转身走了出去。

    这是老鸨子云娘的主意,花魁初次露面既不能太过亲近,也不能太疏远清高,所以才有了那匆匆一别,和这后来的考校,类型嘛,现在文风昌盛,当然是赋诗了,古往今来,才子佳人是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也算是博个彩头。

    吕瓶儿初到此地,还不宜声张,只得捏鼻子认了,不过她已经内定了左流风,想他夫子堂出身,赋诗一首应该不难,到时候再深入接触一下,看能不能在夫子堂那里做做文章。

    左流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此时正享受着众人的吹捧。

    一名脸上有道疤,负着长剑的男子一脸羡慕的恭维道:“还是左先生足够出色,这刚一露面,就被那美貌的花魁给看上了,在下实在是佩服。”

    左流风谦虚的摇了摇头道:“哪里哪里,高兄言过了,这吕瓶儿仿似天仙化人,能配上她的必然是人中龙凤,哪里能看的上在下这一席白身。”说着,不依不饶的要罚前者酒,脸上那份得意都要渗出来了。

    沈万豪和尚阁看着左流风那虚假的模样,同时‘呸’了一声,道:“什么东西..”同时,心里吃着柠檬...

    这时候,环儿出来了,她大声道:“我家小姐有命,今日匆匆拜会各位有些失仪,所以特意给各位出一道题,如果谁能让小姐满意的话,就能入闺房对饮,并且今日所有花销全免。”

    好家伙,还有这种好事!

    众人一听就炸了锅,纷纷催促道:“题目是什么,你倒是念啊。”

    “是啊,快说快说,说不得我也有机会呢。”一位做着白日梦的选手,留着哈喇子说道。

    环儿展开纸张,大声念到:“题目:人生若只如初见。请各位公子根据对我家小姐的印象,即兴赋诗一首即可。”

    话音刚落,大堂里就刮起了头脑风暴,众人都在绞尽脑汁的思索着合适的诗句。

    “有了!”一位胖子选手猛然站起身。

    这么快?!

    众人惊讶看去,然后纷纷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人是镇上有名的败家子,就他肚子里那二两墨水,能写出什么好诗来,于是不再搭理,继续思索自己的答案。

    环儿也是一惊,她刚跟吕瓶儿来到这里,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还以为是一位深藏不漏的才子,她恭敬的请道:“公子果然才华不凡,这么快就有了答案,公子请说。”

    只听那胖子高漫的说道:“这么简单的题,那本公子还不是信手捏来,你且听好。”

    “台上一美人”

    呃...?

    “台下一群人”

    环儿眉头邹然收紧。

    “要说谁最棒,当属王某人!”那胖子就姓王,他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接着道:“怎么样,本公子这诗如何?”

    环儿努力的低下头,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幕后的吕瓶儿也是一脸的扭曲,其他人早就笑疯了。

    “哈哈哈哈,这TM也叫诗,笑死我了。”

    “这胖猪,我早说过他是个开心果了,怎么样,信了吧,哈哈哈哈。”

    那些陪做的姑娘们捂着肚子,笑的都直不起腰了,唯独正主身边的那女子笑不出来,她默默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王胖子脸皮也是出奇的厚,被众人嘲笑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他追问道:“这位姑娘,我诗也做完了,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吕瓶儿啊。”

    环儿体内真气运动,才算忍住心头打人的冲动,抬起头,尽量和颜悦色的温笑了一下,说道:“这位公子真是‘好诗才’,请稍等片刻,等其他人作答完了,我家小姐自会选出其中娇楚。”说完,转向其他人,再不看那滥竽充数的胖子一眼。

    这时候,又一人站了起来,是左流风,他风骚的摇着纸扇,说道:“在下也有几句陋作,请姑娘不予厉教。”

    正主到了,环儿重整面容,尊敬道:“公子过谦了,请说。”

    左流风也是灵光一闪做出来的,他自认这首诗已经超出了平时的水准,算是超常发挥了,闻言,朗朗开口道:“清水居中出芙蓉,自可天然去雕饰,莲花身自淤泥处,携藕报恩予人知。”

    后面的吕瓶儿听的默默点头,心道,不愧是夫子堂出身,才华还是有的。

    这是夸她呢,且应情,应景。

    前面,环儿由心的夸赞了一句,“左公子真是才高八斗,短短时间内就做出了这等佳作,环儿佩服。”

    左流风心中更是得意,周围的人纷纷喝彩,有些心智不坚定的,已经放弃了,有此佳作在前,自己又何必出这个丑呢。

    尚阁看着左流风的脸努力回忆着,他只感觉这人好像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索性不再想了。

    他对入吕瓶儿闺房是没什么兴趣的,一个婊子而已,不过他注意到了沈万豪好像很感兴趣。

    确实,沈万豪看左流风那胜券在握的模样,恨不得一脚踹飞他,取而代之,心里柠檬又加了二斤。

    突然感觉有人在碰自己的手臂,他转头看去,看到了尚阁那奸诈的笑脸,尚阁说道:“沈兄啊,你想不想压左流风一头,提前成为吕瓶儿的入幕之宾呢?”

    说到这个话题,沈万豪就感兴趣了,他立马说道:“怎么,尚兄有什么妙计吗?”

    他心里压根没想过跟自己一丘之貉的这个色胚,能做出什么绝句来,还以为是有什么办法阴左流风一下。

    不过他马上失望了,只见尚阁摇了摇头道:“还用得着上计谋吗,咱们就正面碾压他!不过,事成之后你打算怎么谢我呢。”

    沈万豪瞬间兴趣缺缺,他翘着二郎腿,看向其他地方,嘴上随意的笑道:“呵,尚兄说笑了,这样吧,你如果能做出力压左流风的绝句,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天下财庄少庄主的亲口允诺,还是很有分量的。

    尚阁满意的笑道:“也不用那么郑重,事成之后,我只需要沈兄借给在下500两银子就可以,利率照常,如何?”

    “行行行,都随你。”说来说去还是这些俗物,这让沈万豪有些不耐烦。

    现在这个当头,尚阁就是向沈万豪白要1000两,估计对方也会痛快答应,不过事后会怎么想尚阁,就不一定了,他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先让两人有了交集再说。

    尚阁也不再卖关子了,他凑到沈万豪耳边,叽里咕噜的说着,沈万豪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这诗.....这诗!!

    他迫不及待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大喊道:“在下也有几句杂作,还请吕姑娘品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