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仙侠世界当赘婿-> 第三十二章:花魁的邀请

第三十二章:花魁的邀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环儿看没有人再答,她就转身上楼去了,没一会儿工夫,她又下来了,还带来了吕瓶儿的答复,她看着沈万豪笑道:“恭喜沈公子,我家小姐说公子才华横溢,今晚的魁首就是沈万豪,沈公子。”

    此话一出,大厅里顿时哗然,这什么和什么啊,随便写了句歇后语就算通过了?我上我也行啊!

    沈万豪本人也是喜上眉梢,虽然他也没读懂题,但是没关系啊,目的达到了不就行了,他哈哈大笑几声,笑道:“各位,承让,今晚的花销都算在沈某人身上,诸位尽情吃喝。”说完又是一顿快意的大笑。

    沈万豪到底是势力雄厚啊,这么多人的花销说请就请了,这一顿下来,少说也得五百两银子。

    其他人看沈万豪那猖狂的模样,都是一阵咬牙切齿,左流风愤然起身,唾道:“谁稀罕你的臭钱,一身铜臭味,偏还沾沾自喜,与某同堂都是我左流风的耻辱!”说完就先行离去了。

    他接受不了这个结果,左流风一生的信念就是文学,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枯燥的书籍带来的,现在却被一个明知道作弊,却拿不出证据的超级富二代给随意的碾压了,这险些让他道心不稳。

    之后又走了几个不在乎钱的大户,他们都是冲着花魁来的,现在花魁已经有了着落,他们再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毕竟今天的彩云楼,人实在的太多了。

    这些都是少数,大厅里现在还是黑压压全是人,这些人都是抱着报仇的心思,在那不停的呼唤着酒保和龟公,桌子上更是堆满了山珍海味。

    沈万豪兴高采烈的抱住尚阁一顿感谢,允诺尚阁以后到京都一定好好招待他,尚阁笑着说了几句祝福的话,这时候,一个姑娘走了过来,她向沈万豪说道:“沈公子,请随我来。”

    这明显是叫他去吕瓶儿的闺房呢,沈万豪嘱咐尚阁两人不要客气,随便吃随便玩,随后跟着那姑娘走去了二楼,身后也不知道聚集了多少杀人的目光。

    此事算是结束了,尚阁嗑着瓜子,冲木头一样的飞羽说道:“飞羽,你说沈胖子能不能占到吕瓶儿的便宜?”

    如果是别人说话,飞羽根本不会搭理,但是这人是尚阁的话,他还是给了反应,飞羽摇了摇头,闷声道:“不知道。”

    “哦,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的?年轻的还是上点年纪的?矜持的还是放荡的?”

    “不知道。”

    “那你对吕瓶儿怎么看,噢,你没见过,就和钱慧差不多一个级别的美女,不过风格不同,这种女人你见了会动心吗?”

    “不知道。”

    尚阁怒了,他说道:“你怎么什么都说不知道,能不能换一句!”

    飞羽这才换了语气,闷闷的说道:“我没见过吕瓶儿,但是钱慧确实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我向来不在意这些,红粉骷髅而已。”

    尚阁无奈了,飞羽怎么跟个和尚一样,还戒女色的,他还是想多了解一下飞羽,正想着找些什么话题的时候,环儿来到了他的身边,她笑着说道:“尚公子,我家小姐有请,请随我来吧。”

    尚阁懵了一下,道:“吕瓶儿?他不是陪着沈万豪呢吗,怎么会想要见我,你家小姐说了是什么事吗?”

    环儿摇了摇头,说道:“小姐自有她的用意,公子跟我来就是。”

    说起来,吕瓶儿还是对他有恩的,不然之前那一千两定钱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拿到手,此时她要见自己,尚阁也不至于驳她的面子,想罢,他叮嘱了飞羽一句,就跟着环儿去二楼了。

    飞羽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大厅里,他退走了陪坐的姑娘,默默的擦拭着手中的长剑。

    二楼,环儿把尚阁带到一个房间里,就退下了,这个一间套间,里外有两间房,中间隔着一扇门,四周布满了琴棋书画,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种高级麝香的味道,处处透着淡雅。

    尚阁有点纳闷,这房间这么奢华,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人居住的,反倒有很大的可能就是花魁的闺房,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沈万豪被领到什么地方去了?

    尚阁担心沈万豪并不是因为两人有多好的交情,而是担心自己的算盘会落空,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顿争吵声,只听一个男的带着哭腔说道:“小容,你我这两个月相处的情投意合,你也曾答应过要嫁给我,现在我已经休了那糟婆娘,为什么你就变卦了呢。”

    尚阁打开窗子看热闹,只见大厅里一个男人不舍的拉着一个女子的手说着情话,四周也都是看热闹的陌生人,被拉着那个女子一脸的冷峻,她说道:“张公子,我那只是逢场作戏罢了,哪曾想你却当了真,快些放开我,不然我就要叫人了。”

    那张姓男子闻言瞪大了双眼,满是难以置信,他只是个做着小生意的普通人,这两个月来他散尽家财在这彩云楼,为的就是这个女子,他还因为这事休了自己的发妻,现在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答复,他一时间情难自禁,大声怒斥道:“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婊子,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得这幅田地。”想到自己原先美满幸福的家庭,他不禁大哭出声。

    那叫小容的女子也不是善茬,她怒道:“似你这穷酸样,也想娶我,你也配!再说了,跟了你几十年的结发妻子你都能毫不犹豫的抛弃,谁敢放心委身于你!”

    听她这么说,那男子哭的更痛心了,他现在是真的后悔了,不过世间哪有后悔药吃啊。

    情绪太过激动之下,那男子一时间只感觉胸膛堵得慌,竟是‘噗’的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直接晕倒在地,那叫小容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不过还是毅然决然的走了。

    像这种场景,彩云楼里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客人们也是见怪不怪,那个地方没过多久就打扫干净了,晕倒的男子也被抬着扔到了路边。

    尚阁看的有些沉默,他经历过前世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在那时候,到处都是冷漠的人,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心层层包裹了起来,哪里还有什么深情。

    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有人为情吐血的场景,这个男子虽然令人不齿,但还是有些真付出的。

    他叹了口气,感慨道:“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啊。”

    “公子好文采。”

    尚阁闻声看去,只见吕瓶儿俏生生的出现在了房里,她笑面如花道:“想不到公子不但惊才绝绝,还生了几分愁肠。”

    尚阁客气的笑道:“吕姑娘莫要笑话在下了,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事情发生在眼前,随口感慨一下而已。”

    吕瓶儿闻言一笑,不再纠缠这个,领着尚阁坐下,说道:“公子如若不嫌弃,就称呼我为瓶儿吧。”经过之前的事情,她现在看尚阁就带着几分亲切。

    尚阁当然不会磨叽,毕竟对于他来说,叫瓶儿,比姑娘姑娘的叫着顺口多了,他说道:“那好,我就不客气了,瓶儿,我那位沈兄弟哪去了?”

    吕瓶儿笑道:“公子放心,这是沈公子自己选的,当时我让他在我和以前的花魁之间做选择,哪知道沈公子根本看不上瓶儿,选了之前的那花魁,所以我这才有时间来见公子啊。”

    “噢~”

    尚阁明白了,选吕瓶儿的话估计也就是说几句话,最后什么也得不到,但是选之前那花魁的话,就是为所欲为了,能当上花魁女子哪个也不一般,所以沈万豪明智的选了后者,这都是吕瓶儿的手段啊。

    尚阁看破不说破,同时也放下了心,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有个美艳的吕瓶儿陪着,尚阁当然不会拒绝,他火力全开,和吕瓶儿调笑了起来。

    吕瓶儿几次都被他的妙语连珠逗的捧腹大笑,只感觉尚阁这个人有趣极了,她不禁惋惜道:“公子不能修行,平日里肯定没少被流言蜚语骚扰,竟还能生成这般有趣的性格,实在是不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