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仙侠世界当赘婿-> 第三十九章:打击

第三十九章:打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吕瓶儿先开口了,她委屈着小脸说道:“闺蜜,我看你们像是遇到了麻烦,本是好心想要帮忙,哪知道你这相好的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对我大打出手,我也太冤了。”说着,翘着小嘴一脸的不满。

    那妩媚的样子,对男人来说真是威力无比的大杀器,没看尚阁被勾的眼都不眨,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嘛。

    不过这招对钱雅茹却是没用的,她怒道:“谁和他是相好,我警告你别胡说,我之前只是想捂住你的嘴而已,是你先对我下狠手的!”

    到现在,双方也都知道是误会了,尚阁扶起几张椅子,让几人坐了下来,那做派,好像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一样,环儿看没有危险了,和吕瓶儿眼神示意了一下就退走了。

    尚阁坐在中间,指着钱雅茹说道:“我来跟你们介绍,这位是一线天二小姐,钱雅茹,因为一些事情,所以这段时间跟着我保护我的安全。”

    吕瓶儿一听说钱雅茹的身份,眼中隐晦的闪了闪,不过丝毫没有显露出来,她笑吟吟的冲钱雅茹点了点头。

    轮到她了,尚阁介绍道:“这位是清水镇第一花魁,吕瓶儿姑娘,也是我的好闺蜜,介绍完毕,来,咱们三个喝一杯交杯水,之前的事情就算一笔勾销了,来来。”说着,尚阁捡起茶壶,倒了几杯茶水,向她俩递去。

    钱雅茹‘切’了一声,理都不理他,把脸转向了一边,尚阁端着那杯象征着和平意义的水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很是尴尬,他心中不禁大骂道:“臭丫头,我这不是活跃气氛呢吗,也不知道给个台阶下,真是不懂人情世故。”

    这也不怪钱雅茹不给他面子,尚阁前面那句‘交杯水’说的不伦不类的,她这么在乎清誉的女子,哪里会随便接这个话茬。

    不过她不接,有人接啊,只见吕瓶儿主动接过了那晾在空中的水杯,她笑道:“尚阁,还是你会玩啊,身边一个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还不够,还想把我也给捎带进去,交杯酒就交杯酒呗,还什么交杯水啊,你要喜欢这个调调,改天你单独过来,我陪你喝个够,怎么样?”说着,举起水杯一饮而尽,末了调皮的冲尚阁眨了眨眼。

    尚阁被挑逗到了,他心中顿时一片无名火起,狠道:“小浪蹄子,你等着,下次我过来一定把你灌醉,到时候给你扒光了画几张裸画,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这只是尚阁心里的想法,他嘴上还是不敢这么膨胀的,他咳了两声,笑道:“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呵呵,下次再说。”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原来是彩云楼里听到了刚才两人打斗的动静,上来询问来了,云娘站在门外,身后站了几个膀大腰圆的打手,她紧张的敲了敲门,问道:“瓶儿,你没事吧,刚才发生什么了,你说句话啊。”

    也难怪云娘这么着急,吕瓶儿虽然只漏过几次面,但彩云楼已经随着她水涨船高,现在光是入门费就高了不止三成,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摇钱树啊。

    房间里,吕瓶儿平静的冲门外说道:“我没事,刚才不小心碰倒了架子,不好意思啊云娘,让你担心了。”

    听到吕瓶儿的声音,云娘才算是放下了心,只要人没事就行,她笑道:“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呢,跟我还这么客气,那行,你没事就行,那些倒塌的东西就别管了,我等下叫人去收拾,你想休息的话就再歇一会,记得别耽搁了晚上的出tai啊。”

    吕瓶儿听到又安排自己出tai,顿时不耐烦道:“行了,知道了。”

    云娘也听出了她的不耐,对这个远近闻名的花魁,她的忍耐力是没有极限的,云娘讪笑了两声,就准备下楼去了,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冲着房间里说道:“刚才左流风,左公子就在楼下,他也听到了动静,托我询问你的安慰呢,这话我给他带到了啊,我就不唠叨了,先走了。”

    说完,不等吕瓶儿回话,就赶紧下楼了,以云娘对吕瓶儿的了解,下面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话,像这种捎话的活儿她也是没少干的,每次传话都能拿到不菲的小费,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听到云娘的话,吕瓶儿脸上的不耐烦更重了,只是还没等她开口,一旁的钱雅茹顿时就站起了身,一脸的不可思议道:“她刚才说谁?”

    尚阁看的奇怪,开口道:“左流风啊,好像还是个夫子堂的执事呢,怎么了,你认识?”对这个两次与自己针锋相对的人,尚阁还是有印象的。

    吕瓶儿也记得这个人,毕竟对方还曾经有段时间是她研究的目标呢,不过后来确定这人起不到什么作用后,就不再搭理了。

    钱雅茹不敢相信道:“不可能,流风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他向来是不屑这种烟花之地的!”说完,立马冲了出去。

    “流风??”尚阁被这个爱称给恶心到了,他对左流风的印象实在是不好,钱雅茹贸然和这种人凑到一起,只让他感觉画风怪异的很。

    房间里,尚阁和吕瓶儿一对眼,两人眼中都是满满的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两人不约而同道:“你.....”

    好嘛,这个同步的频率,还说什么啊,两人顿时向门外追了出去,尚阁是纯八卦,吕瓶儿则把这看作是一线天的秘闻一样,所以她比尚阁还要上心。

    出去后,只见钱雅茹在彩云楼上下奔波,还一间间踹开了关闭的房门查看,结果还是没有找到左流风的人,云娘跑过去理论,结果两人莫名其妙的争吵了起来,尚阁两人走近之后才听清楚两人说的什么。

    云娘气愤道:“哪来的疯丫头,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彩云楼岂是你随便撒野的!”

    钱雅茹也很生气,她怒道:“你这婆娘,嘴里就没一句实话,你不是说左流风在这里吗,为什么不见他的人?”

    云娘这才知道她在找什么,心中的火顿时就熄了,她以为钱雅茹是左流风的夫人,她开青楼这么多年,家中妻子寻来的不计其数,身为女人,她也是很同情这些人的,不过生意还是要做,云娘劝道:“左公子已经走了,你当然寻不到啊,姑娘,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钱雅茹不相信道:“不可能,他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你骗人!”

    云娘看她的样子,就像是看之前那些难以接受真相的女人一般,叹了口气,退下众人不再管她,自己也走了,现在,还是让她自己消化一下吧。

    尚阁远远的看着,摇了摇头道:“左流风那样的人,都有这样的美人喜欢,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吕瓶儿笑了笑,没有答话。

    这时候钱雅茹已经走回来了,整个人显得有些没精神,她始终不愿意相信左流风会到青楼来,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出轨了一样,她向尚阁说道:“我们走吧,我不想在这里了。”

    尚阁本来就没打算久待,他还有一屁股事儿等着处理呢,闻言道:“那好吧,瓶儿,我们就先走了,还有些事情要办,下次再找你来喝交杯酒。”说完,冲吕瓶儿饱含深意的笑了笑。

    吕瓶儿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道:“好啊,那你可要快些来哦。”

    钱雅茹已经先走了,尚阁不再磨叽,赶忙追上了钱雅茹的身影,两人一道出了彩云楼,吕瓶儿看着他俩的背影,眼中有些莫名的意味。

    路上,钱雅茹还是忍不住问道:“尚阁,你在彩云楼里真的看到了左流风?”

    尚阁不禁有些头大,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无数遍了,他一次次的确认,但钱雅茹还是一遍遍的问,他无奈道:“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亲眼看到了左流风,还是两次!”

    钱雅茹立马摇头道:“不可能,流风家境贫寒,就只是夫子堂那点俸钱,根本就不够他来彩云楼花销,你绝对是看错了。”

    尚阁瞬间闭嘴,心里打定主意,不管钱雅茹说什么,他再也不会提这方面的事情了,恋爱中的女人还真是固执的可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