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仙侠世界当赘婿-> 第六十一章:钱雅茹来了

第六十一章:钱雅茹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看到苍瑾岚现在的处境,尚阁也为这个老实的男人感到高兴,他坐在椅子上说道:“苍师兄,我这次过来不是来监查的,既然把事情交给了你做,我就绝对信任你的能力,此次过来是有另外的事和你商量。”

    苍瑾岚给尚阁沏了一杯茶,道:“什么事?尚阁你但说无妨。”

    尚阁接过茶杯,“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镇上的天下钱庄现在是我的了,我想着让嫂子来帮帮我,放心,都是些轻松活儿,绝对累不到她的。”

    “钱庄现在是你的?”苍瑾岚听的一阵吃惊。

    尚阁肯定的点了点头,苍瑾岚顿时信了,尚阁完全没必要骗他,既然他说出口,那就肯定是真的,这本来是一桩好事,只是...

    想起爱妻对尚阁的抗拒,苍瑾岚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我把西凤叫来,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好了。”

    “嗯。”尚阁表面答应,他此来已经打定了主意,梁西凤去也的去,不去也得去,尚阁都想好怎么吓唬她了。

    出乎意料的是,梁西凤进来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这让各有心思的两个大男人一阵惊讶。

    梁西凤自昨晚就想通了,既然丈夫都可以为这个家牺牲一切,那她也可以,说到底女人都是感性的啊。她正愁没有机会呢,尚阁就把机会送来了,梁西凤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得到了梁西凤的应允,尚阁把之前心里那点恶毒的小心思立马扔了个没影,他笑道:“那好,你们先吃饭吧,等下嫂子直接去钱庄就行,我在那里恭候大驾。”

    说完,不顾两人的挽留,尚阁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到了钱庄,此时柜台前聚满了人,不少等的心烦的客人不停的催促道:“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啊!”

    柜台里,飞羽正笨拙的处理着客人的存款,此时飞羽心里一阵烦躁,要说把这些人杀光,这事他在行,但处理存银这活儿就不是他干的,之前尚阁草草的教了一遍,他压根就没记住,现在连基本的存根就不会开,更别说计算收益了。

    紧张的满头大汗的飞羽努力回忆着尚阁的步奏,被催的烦了,掏出身后的长剑‘啪’的放在桌上,不耐烦道:“催什么催,没看正忙着呢吗!”

    那些百姓们什么时候见过掌柜威胁客人的,顿时被吓的不敢吭声了,看到这,尚阁额头不禁挂满了尴尬的黑线,飞羽也发现了尚阁,此时他看到尚阁就像是看到了救星,立马把尚阁拉了进来,仿佛刚才那拿剑威胁众人的不是他一样,一脸冷酷道:“交给你了,我去练剑。”说完,酷酷的走了。

    尚阁一阵汗颜,赶紧接手工作,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当人群都散了后,尚阁摊在椅子上,已经累的不行了。

    千盼万盼的把梁西凤盼来了,要说还是女人学这种东西快,尚阁只教了一遍,梁西凤就学会了,嘱咐了一声‘有事叫我’,尚阁也赶紧跑去了后院偷闲。

    后院里,飞羽‘嘭嘭嘭’的打着木人桩,尚阁这才有空看了看左流风的资料,看着看着,尚阁脸上的表情就怪了起来。

    一线天,钱慧的闺房里

    钱慧在处理着门派送来的宗卷,钱雅茹无聊的等在一边把玩着头上的秀发,平时这个时候钱雅茹一般都在练功房,可最近她一直心神不宁,练功也经常走神,满脑子都是左流风的事。

    烦躁的二小姐就趁着花灯节出去玩了玩,在街上她遇到了个老道士在摆摊算命,她想到最近的糟心事,就去找那老头开了一卦,结果卦象稀里糊涂的,那老头也只是简单的给她解了一下,再问什么就不管了。

    那副卦是这么说的,‘花非花,雾非雾,良人在身边,只惜看不见。’

    钱雅茹是出来放松心情的,哪知道心情还没点好转,就被这老道士弄的更烦了,她威胁老道士给她解密,那老头确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眼看加钱也诱惑不了老道,气的钱雅茹差点把人家摊子给砸了。

    郁闷的钱雅茹这才来找姐姐说说话,可姐姐忙的不可开交,根本就没空搭理她,这让她很是气昧。

    手里的事情告一段落,钱慧也终于有时间和妹妹闲聊,钱慧来到妹妹身边,抓着她的小手道:“好了,现在可以说了,说吧,是什么事情让我娇蛮的小妹这么头疼呢。”

    钱雅茹说道:“还能有什么,姐姐你不是知道嘛。”

    果然不出钱慧所料,她安慰着妹妹,说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这是谁也不能左右的,你与其在这里烦心,倒不如去找尚阁问问,看他查的怎么样了。”

    听钱慧这么说,钱雅茹不满道:“姐姐你整天把尚阁挂在嘴边,他到底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念念不忘。”

    钱慧一下就红透了脸颊,她嗔怪道:“你这小妮子,正说你的事呢,干嘛扯到我身上来,你再这么不规矩,下次遇到事情我也不管你了。”

    这个威胁很是奏效,钱雅茹立马服软道:“好好,我不提,那我听姐姐的,现在就去问问尚阁,我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钱慧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下去,整个人看上去千娇百艳,她点点头道:“嗯,去吧。”

    把钱雅茹送出门,钱慧就继续埋头处理着手头的宗卷,只是一想到妹妹的话,她总是认不出分神,这下好了,钱慧也被妹妹这个调皮鬼给传染了。

    钱雅茹脚下生风,一炷香的功夫就来到了苍瑾岚的家里,她还以为是尚阁住在这里。

    苍瑾岚一看到二小姐亲临,顿时惊恐的跪了下来,给钱雅茹请安,钱雅茹看着苍瑾岚的眼神有些复杂,姐姐已经和她说过苍瑾岚的事情,她也对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表示同情,不过正如钱慧所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苍瑾岚再可怜也是犯过大错的人,虽然有姐姐说情,但钱雅茹依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钱雅茹‘哼’了一声,呵斥道:“你这个叛徒竟然还没走,尚阁呢?”

    苍瑾岚胆都要吓破了,他赶忙把尚阁的交代说了一遍,听的钱雅茹只翻白眼,这尚阁果然还是这么不靠谱,交给他的任务,他就只享受权利,一点也不愿意付出,懒得搭理这个叛徒,钱雅茹立马往天下钱庄去了。

    尚阁正舒服的睡着午觉,钱雅茹直接闯进了后院,飞羽一看是熟人就没管,柜台的梁西凤更是不顶什么用,她看到钱雅茹没吓瘫就算不错了。

    钱雅茹一脚踹开尚阁的房门,硬生生把睡梦中的尚阁从床上薅了起来,尚阁顿时起床气发作,生气道:“你这个暴力妞,干嘛啊你,我哪惹到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钱雅茹看到尚阁那张脸都来气,之前还没那么明显,就一个月前开始,钱雅茹怎么看尚阁怎么不顺眼,世界上怎么会有怎么讨厌的人呢。

    钱雅茹火大道:“宗门交给你的任务你甩甩手就不管了,还有脸睡觉?”

    尚阁坐在床上,抱着被子打了个哈切,不以为意道:“就这啊,我还以为天塌了呢,你管我怎么处理呢,不出乱子不就行了。”

    如果是钱慧,这事肯定就这么过去了,但钱雅茹心里就是不痛快,她娇喝道:“既然你这么省事,那奉钱你也不用领了,直接给那个叛徒好了。”

    尚阁心里不屑的‘切’了一声,就这?

    他得意的抬起头说道:“随便,对了,忘了给你介绍一下了,在你面前的就是清水镇天下钱庄的主人,我奉劝你,以后和我说话有点对金钱的尊重,别整天呜呜渣渣的。”

    这事钱雅茹已经听苍瑾岚说过了,她不屑道:“看把你得意的,不就一间钱庄嘛,小人得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