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仙侠世界当赘婿-> 第六十六章:兰花

第六十六章:兰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哦,早这么说嘛。”洪老六这才放下心来,小人物就要懂得趋吉避凶,如果不多张个心眼,哪天踏到了铁板,他的小命就没了。

    当下红老六把尚阁的‘身份’说了一说,翠枝起身拜谢,立刻就往天下钱庄去了。

    尚阁现在就在钱庄里,他回来后找飞羽喝酒,飞羽没搭理他,于是索性就去睡了个懒觉,听到有人来找自己,他还以为是钱雅茹,就出去了,见到翠枝的时候尚阁很意外,这个女人跑这来干嘛。

    翠枝见到尚阁‘扑腾’一下就跪了下去,哀求道:“公子,我现在已别无他发,夫子堂有意包庇那个畜生,将我赶了出来,您是有本事的人,拜托您好人做到底,让左流风那个畜生得到应有的惩罚,小女子这辈子给您当牛做马,也一定报答您的恩情。”

    这情况有点突然,尚阁赶紧把翠枝扶了起来,现在知道了她的来意,尚阁想也没想的就拒绝道:“姑娘,你我二人非亲非故,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另一位朋友,咱们压根就不会认识,这个忙,恕在下无能为力。”

    尚阁又不是什么烂好人,谁都要帮一下,天下这么多的人在遭受苦难,他能帮的过来吗。

    听到尚阁拒绝,翠枝一下子就没了办法,确实,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就这点来说,是谁也强求不来的,她祈求的看着尚阁,希望对方能再考虑一下,不过尚阁依然是决绝的态度,他给了翠枝一些碎银两,让她自行安顿去了。

    翠枝现在如无头苍蝇,尚阁给的银两她也没要,就扶着门框走了出去,消失在了街道上。

    柜台里的梁西凤看的很是不忍,虽然不清楚之间的情况,但翠枝身上的那股希望泯灭的味道,却让她很是熟悉,毕竟不久前,梁西凤也有过这个状态,她冲尚阁说道:“恩公,那个女人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如果能帮不妨就帮一下吧,上天有德,您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

    尚阁不屑道:“上天真的开眼的话,哪还需要我帮忙,你什么都不知道,瞎起什么哄啊,干你的活,小心我扣你薪水。”

    梁西凤被怼了一通,立马不知声了,如果她知道这其中牵扯到了夫子堂,肯定不会说出这些话,那种大势力岂是一个尚阁能左右的。

    时间来到了第二天,一个消息自夫子堂传出,引得清水镇全民轰动。

    一线天掌门次女擅闯夫子堂山门,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故出手打伤了他们最年轻的执教,然后扬长而去,夫子堂老夫子授意,要向一线天讨个公道!

    在有意宣扬下,这个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播甚广,甚至京都也能有所耳闻,一时间各大势力纷纷将目光转向了这边,暗暗猜测,这夫子堂是要搞事情啊!

    大庆国建国不久,各大势力都在收拢手脚养精蓄锐,这件事简直是近十几年来最大的瓜了。

    一线天正阳楼

    钱雅茹在钱慧的房间里睁开了双眼,看姐姐还没醒,她搓手搓脚的爬下了床,昨天她黯然神伤的回到了宗门来找姐姐,钱慧一直开导她到半夜,后来两人都乏了,索性就睡在了一起。

    经过钱慧一夜的开导,钱雅茹再次换发出了青春的活力,正如姐姐所说,为了那么一个人渣折磨自己,不值得。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是洛玲花,她敲了敲钱慧的房门唤道:“慧儿,你起了吗?”

    钱慧听到敲门声也醒了过来,昨天一直熬到后半夜,她不如妹妹钱雅茹的体制好,所以没她起的那么早,被吵醒的钱慧脸上还带着一股慵懒,她答道:“娘亲稍等,我这就起来。”

    正在穿衣的钱慧突然感觉到胸前的异样,偏过头去就看到了妹妹那搞怪的模样,钱雅茹摸着钱慧的某处,惊讶道:“姐姐,为什么你的比我大这么多啊。”

    钱慧脸色一红,拍掉她作恶的小手,嗔怪道:“去,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调皮,娘就等在外面呢,快些收拾。”

    “哦。”钱雅茹乖巧的应了一声。

    简单的收拾过后,钱慧打开了房门,外面的洛玲花显的很着急,她看到钱慧房间里的钱雅茹立马松了口气,脸色一摆,训斥道:“你这个死丫头真是让我好找,你自己没房间吗,慧儿劳累一天了,还要被你烦着。”

    钱雅茹委屈的撅起了小嘴,犟道:“我不是想姐姐了嘛。”左流风的事是她心中的污点,她还不想让父母知道。

    钱慧帮忙劝道:“没关系的娘亲,我也许久没和雅茹谈心了,昨天说的太尽兴,索性就在这睡下了。”

    钱慧说完看母亲的脸色仍是不好,她扯开话题,问道:“娘你这么早找来,是有什么事发生吗?”

    说到这个洛玲花脸色更不好看了,她一把掐住钱雅茹的小耳朵,训道:“你这个臭丫头,整天毛手毛脚的,说,你是不是去夫子堂闯祸了?”

    钱雅茹被拿住‘命脉’,顿时连连求饶道:“疼疼,娘,轻点!我耳朵都要被你拽下来了!”

    洛玲花也只是一时气急,看小女儿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也就撒开了手,不过问题还是要解决,她骂道:“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同样是一个妈生的,你怎么就不学学你姐姐的好呢,整天就知道闯祸,哪里还有点女孩儿的样子!”

    钱慧开口了,她皱着眉头问道:“娘,你刚才说夫子堂,怎么,小妹闯什么祸了?”

    洛玲花又想去揪钱雅茹的耳朵了,不过后者一溜烟跑到了钱慧的身后躲了起来,洛玲花气的一甩手,骂道:“这个丫头跑去夫子堂打了人家的执教,现在人家正准备上宗门算账呢,你打听打听,外面都传疯了,说三派之首的一线天仗势欺人,以武压文,全都跟着骂咱们呢!”

    钱雅茹躲在姐姐的身后,听到这话浑身一震,眼中慢慢聚满了泪花,她万万没想到左流风这么无耻,竟然倒打一耙!

    这倒是冤枉左流风了,他哪里有这个胆子,这事还多亏他有个好师傅,愿意为了救他下血本,不然也到不了这一地步。

    房间里,洛玲花越说越气,越过钱慧又揪住了钱雅茹的耳朵,训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让我们省省心!夫子堂哪是你胡作非为的地方!”

    这次钱雅茹意外的没有挣扎,她眼中满是泪水,倔强的抬起头与母亲对视着。

    钱慧知道其中的细情,她拦下母亲,轻轻的把妹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道:“没事的,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软软的话语却带着无穷的力量,这股力量直入钱雅茹委屈的心灵,她抱着姐姐失声痛哭起来。

    洛玲花也看出了不对劲,她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个丫头,别光顾着哭,你倒是说啊!”

    不忍看小女儿伤心的样子,洛玲花关切道:“是夫子堂先招惹的你对吗?”钱雅茹一句话也不吭,就是抱着姐姐不停的哭,发泄着心中的委屈。

    洛玲花向钱慧问道:“慧儿,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钱慧略微想了想,肯定道:“没事,是小妹贪玩,这才闯出了这等祸事,娘亲别急,咱们现在就去找父亲商量一下,看怎么解决这件事。”

    听母亲话里的意思,现在这件事已经在外面掀起了波澜,钱慧之所以没说实情,是因为她宁愿妹妹背上娇蛮的骂名,也不愿意将她心中最不愿提及的事被人广为流传,她知道钱雅茹更加在乎什么,所以帮小妹做出了选择。

    钱雅茹被钱慧嘱咐留在房间里休息,然后和洛玲花去找钱敏商量了,房间里,钱雅茹看着一盆兰花发着呆,正如钱慧所想,别人如何说她娇蛮钱雅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自己的清名,如果清名不在,那她宁可死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