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仙侠世界当赘婿-> 第六十七章:安慰

第六十七章: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此时这件事已经在清水镇传的沸沸扬扬,所有人都在议论一线天的两朵金花之一,钱雅茹,这是夫子堂的惯用套路,他们总是在行动之前就要造势,到时候挟大势而去必能无往不利。

    尚阁也听说了这件事,虽然没能亲眼目睹,但以他对钱雅茹的了解,这打人的事情恐怕是真的,现在局面对钱雅茹很不利。

    不像是对翠枝那么冷漠,钱雅茹怎么说也是从小玩闹一起长大的,尚阁认真的思索着能不能帮钱雅茹把这件事操作一下,夫子堂给一线天下了帖子,时间也公布了出来,订下的时间是明日。

    这一天,清水镇莫名涌进了很多陌生人,不大的小镇子立马就显的拥挤了起来,镇上的酒楼一早就卖空了,有些财大气粗的直接重金租下了平民的房子,把主人赶到了柴房,自己鸠占鹊巢。

    这些人其实都是各大势力派来打探消息的,那些大人物对这件突发的事件都感到好奇,平白无故因为一件小事闹到这个地步,他们想要看看是不是风向要变,这件小事下暗含着什么深意,没办法,久居高位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打草惊蛇的敏感神经,他们的一个决定往往也能影响数万人的命运。

    尚阁下午的时候闲的没事就去找到了翠枝,对这个报仇心切的女人,他改口答应了下来,说帮她试一试,但不保证结果如何。

    翠枝本来已经放弃了,听到尚阁的话立马又燃起了希望,她知道这些‘大人物’说话不会说死,再有把握的事情也会有留三分余地,对尚阁的话哪又不答应的道理。

    是尚阁心善吗?

    当然不是,尚阁在为明天做着打算,翠枝怎么说也是事件的参与者之一,而且还是友军,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嘛。

    在翠枝的住处,尚阁好奇的问道:“咱们之前只是匆匆一面,你是怎么打听到我的?”

    这事儿尚阁一直不能理解,又不是前世那个到处按着摄像头的世界,他上午才见了这个女人一面,而且她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下午就被这么一个毫无背景的人给找到了,这很让尚阁没有安全感。

    这在翠枝看来只是小事,她老老实实的说了丐帮洪老六的事情,听的尚阁只翻白眼,天下第一大帮都给整出来了可还行,吐槽归吐槽,尚阁心里也对洪老六这个人留了印象,说不定哪天就用的到呢。

    尚阁带着翠枝回到了钱庄,柜台的梁西凤看到后心中感慨道:“昨天刚拒绝了这个可怜的女人,今天就给接了回来,恩公真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啊。”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梁西凤现在对尚阁也不是那么惧怕了,虽然尚阁总是时不时的凶她一句,但却从来都没有亏待过她和丈夫。

    晚上众人在钱庄吃过饭后,尚阁就带着翠枝和飞羽出发了,说来又要抱怨一下一线天的山道,非要修那么长才能体现大宗门的气魄吗?搞得尚阁每次去都累的不行。

    这次上山的过程很顺利,尚阁找到钱慧的时候,后者也是刚从正阳楼里出来,现在宗门上下乱成了一锅粥,全都在为明天夫子堂的事担忧,钱慧和父亲商量之后就出来准备安抚一下门内弟子。

    她看到尚阁很是意外,说道:“尚阁,你怎么来了?”

    尚阁说道:“这不是听说了夫子堂的事嘛,我特意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钱慧笑道:“你也听说了啊。”

    尚阁担忧道:“小慧姐,宗门现在有什么对策吗?”

    钱慧摇了摇头,道:“本就是一桩小事,哪知道夫子堂这次竟然动了真格,明天看他们的意思再说,结果无非就是赔偿的问题。”

    尚阁可是亲眼目睹了整个事件,他不忿道:“这群人读书读傻了吗,最简单的是非也不分,这件事明明就是那左流风自己不做人事,现在竟然还有脸来一线天讨公道。”

    钱慧虽然也是气愤,但她有自己的顾虑,闻言认真的对尚阁说道:“尚阁,你能来帮忙我很高兴,但雅茹和左流风之前的事情一定不要对外宣扬,此事就当是雅茹娇蛮任性好了,女子家,名节为大,切勿因小失大,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钱慧的话不难理解,尚阁一下就想通了钱慧在顾忌什么,他点点头道:“好吧,对了,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翠枝。”说着,把翠枝让了出来。

    翠枝来之前用长袍遮掩了样貌,此时掀开兜帽对钱慧拜了一拜。

    钱慧不明白尚阁带个女子来干嘛,也客气的回了一礼,尚阁主动把翠枝的身份和之前的纠葛说了一遍,钱慧对这个可怜的人儿顿时怜心大起,她牵住翠枝冰凉的小手试图传递一丝温暖,此举立马征服了翠枝,她觉得这个天仙般的女子真是人美,心也善。

    钱慧叫来人给尚阁他们收拾出了几间房,她说道:“今天你们就暂且住下,明日的事到时候再说吧。”

    尚阁点头,让飞羽带着翠枝先回去,他对钱慧说道:“雅茹呢,她现在恐怕不好受吧。”

    说到小妹,钱慧立马叹了口气,道:“雅茹在我那里,今天听说了夫子堂的事后,她当时就委屈的哭了出来,雅茹她心高气傲,何曾受过这等委屈,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尚阁想了想,说道:“小慧姐你去忙吧,我去看看雅茹,开导开导她。”

    钱慧对尚阁还是很信任的,她应道:“那好,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就先去吧,我等下过去找你们。”

    尚阁点点头,两人就此分别,他对一线天可是如数家珍,不需要人引路,尚阁一路来到了正阳楼钱慧的房间,房间里,钱雅茹正闷闷不乐的在那拨弄着那盆兰花。

    尚阁敲敲门,一串细碎的脚步声后,钱雅茹打开了房门,她一看是尚阁,脸色立马拉了下来,道:“你来干什么,来看我笑话吗?”

    尚阁嬉笑道:“你这话说的,咱们相识这么多年,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说罢,强行挤进了房间。

    钱雅茹心情正是不好的时候,她气道:“别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你怕是巴不得见到我出丑。”说着,甩出了那句名言,“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尚阁坐在椅子上,翘着个二郎腿,悠闲道:“喂喂,别一杆子打死所有男人啊,是你自己识人不明被左流风给骗了,我帮你鉴定了渣男,怎么现在反倒来怪我呢。”

    听到这个名字,钱雅茹稳定了一天的情绪立马就暴动了起来,她怒道:“对!是我有眼无珠行了吧!尚阁,我就说你没安好心,果然,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说着眼中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钱雅茹不是个动不动就爱哭的女孩儿,关键是这事她太委屈了!

    尚阁看到钱雅茹暴动,他立马转醒,懊悔的一拍脑门,心道:“我是来安慰她的,怎么一见面就把人给弄哭了,哎。”说来也是两人见面就互掐,怼习惯了,这纯粹是尚阁的下意识操作。

    尚阁心里想着怎么去劝钱雅茹,不一会儿,就有了对策,钱雅茹此时的状态就相当于现代的凌晨十二点,这是她的网易云时间,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除非能投其所好,这个在感情里受了伤害的小姑娘才会愿意听进去。

    尚阁思索了一下,开口道:“情之一字,说来简单,但其中却是道不尽的百转千回,古往今来多少载,往往留下的都是凄美的爱情故事居多,雅茹,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果然,钱雅茹一听就来了点兴趣,她正处在这个年纪,心中对甜美的爱情故事很是向往。

    钱雅茹从小娇生惯养,长大了后更是多了个姐姐帮她遮风挡雨,她就是个温室里成长的娇嫩花朵,现在受到了这方面的伤害,尚阁在对症下药之下,能吸引她的注意倒一点也不奇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