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一路青云-> 333:老从轻少从严

333:老从轻少从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政治就是不断的妥协,任何时候,政治都需要妥协。如果没有妥协,再强大也会被打倒,历史上不泛其例。

    所以,无论许进步范思成他们有多不甘,最后,许进步还是做出了一些妥协。当然,妥协也不是无条件的退让的,做好妥协准备的那一刻起许进步已想好要什么了。

    “不管怎样从轻,三个局行的位置肯定空出来了,老卢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讨论了一会儿,怎样处理三个局长一个镇长只能顺着上面的意思了,许进步开始准备自己的条件。

    从轻可以,三局一镇得上自己的人,这就是许进步的条件。不过,事情发生得太急了,一时间他真的没准备好自己的人选。

    “三局一镇他们会全给我们吗?”卢令兵觉得陈庭芳不可能为几个已被查处的人放弃三局一镇的,这筹码太大了。

    “最少我得要拿一局一镇或两局,城建是必面拿下的,环卫要不要没所谓。”许进步说。

    “其实城管也远没平西镇重要,旧城区早晚要改造或拆建,只要旧城区拆建,和旧镇区接壤的平西镇马上就会充满活力。”卢令兵提西许进步。

    “嗯,老卢说的没错,但我们现在必须准备好四个人,万一拿下了呢。”许进步笑说,“范思成,你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推荐一下。”

    “我觉得石主任执掌城建肯定很好,可惜,市委办离不开他。”范思成笑说。

    “许书记何不跟王部长讨论一下呢?”卢令兵说道。

    组织部张王辉瓒是许进步一直要拉过来的人,只是这个王部长一直都对许进步发出的信号装聋作哑,不知道他心里是怎样想的。

    其实,卢令兵也有合适的人选推荐的,只是,他不想自己说出来,免得许进步多想。

    在体制里混,很多时候都是非常累的,不仅做什么要三思而行,就是说什么也要三思,很多时候不小心的一句话,就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因为一句话就丢掉前途。

    范思成倒是没这个顾虑,不过,他认识的人有限,根本没有合适的推荐。

    “老卢,你觉得王部长这个人怎样?”许进步没说要不要找王辉瓒要人,却问卢令兵对王辉瓒的看法。

    “我觉得王部长是一个经得起考验的同志,是一个党性很高,为人正气的部长。”卢令兵说这话,像套话,也像真话,许进步在心里骂他奸滑

    许进步没再说话,点了一支烟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默默抽烟。

    “怎样处理,先拿一个方案吧。”许进步将烟头掐在烟灰缸里说。

    “好,我现在就回去做一个方案。”卢令兵离开了许进步办公室。

    范思成却满肚子的不高兴不愿意出去,他对从轻处理很不满意,对许进步妥协也很不满意。

    “思成,谢谢你了。”许进步说谢谢,自然是指范思成故意受伤打开缺口的事。

    他知道范思成很希望他能大刀阔斧的挥军长驱直入,但很多事并不是自己想怎样就怎样的,他也是没办法才妥协,范思成对这事有看法他也知道,但他不打算安抚,成长最大的特点就是思想渐渐成熟,如果这事范思成想不通,就表示这个人很难有什么进步了。

    他要看看范思成会不会让令人失望,他希望范思成会很快想明白他为什么要妥协。

    “老许,好假,要谢就给点实质的东西。”在私下里,范思成喜欢叫许进步老许,他觉得这种氛围说的话才是真心的。

    “你要什么实质的东西?要不,让你去当平西镇镇长?反正你也当过副镇长,轻车熟路的。”许进步笑说。

    “哼,老许又说假话了。”范思成知道许进步是跟他开玩笑的,他现在已很清楚自己被许进步弄到市委办是什么用的,他也适应了这个角色。

    他现在就是一把刀,是一支箭,只要是许进步的目的还没达到,他就不可能换地方,他就得继续做好一把刀。

    “这都让你识穿了,没意思。”许进步丢下手中的文件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说,“这样吧,先记下欠你份礼物怎样?等以后我有什么好东西再给你。”

    “谢了,老许。”范思成顿了一下又说,“四个老贱人从轻,那三个小贱人可不能从轻,这几个王八蛋,干的坏事太多了,馨竹难书啊。”

    “放心吧,他们跑不了,现在有人牵头,组成了一个起诉团,除了公诉,还有十多人在起诉他。”许进步笑了一下又小声说,“他们也真是该死了,王局要抓他们之前,居然还打石主任和检察院宁闵章的儿子,哈哈,更严重的是,受伤的人除了是宁闵章的未来儿媳妇,她可是蔡将军的独生女,这一次,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们的,所以你放心吧。”

    “啊,这些王八蛋居然还整出这么严重的事啊,真是嚣张,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老从轻少从严,其实对于那三个老混蛋来主亏了。”范思成眯眼笑道。

    且不说石灿林和宁闵章的身份,蔡将军的独女被他们打伤,又岂可随便可以轻判得了的?

    两人像老朋友一般聊了一会儿局势,范思成说得最多的当然还是怎样赚钱,对政治他没那么大兴趣,但对赚钱他现在有很大的兴趣,也有一点点心得。

    “我知道你更喜欢做政|府方面的工作,但是我现在需要你,我只身到这里任职,开始我只得你一个可信任的人,所以只能把你抓来了。等局面稳定了,找机会放你到某个局行去吧。”许进步顿了一下又说,“你现在是正科了,如果去局行干便是一把手,你现在这个年纪,是不是太年轻一点,所以,在这里熬一点年龄 ,也熬一点资历吧。你放心,老许不会永远将有能力的人卡在这里的,让每个干部发挥所长,是我这个当班长的职责之一嘛。”

    范思成看了一眼满脸真诚的许进步,知道他说的是心里话,轻轻点点头说:“老许,我就是你的一把刀,你随便用,你指哪我砍哪。”

    “臭小子,但你好像对那几个老混蛋从轻想不开啊。”许进步笑说。

    “我不是想不开,是有点不甘心,其实我心里清楚得很,要管理好一个市,不是靠某一个人的,是要靠所有的领导干部。您作为班长,必须平衡、妥协、容纳,否则很容易出乱子。”范思成的话让许进步笑着不停点头,暗忖这小子原来比自己想像的要聪明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