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盛唐不遗憾->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冬末初春的季节,是很容易引起大火的季节,此时干枯的草木非常多,降水又比较少,空气中是比较干燥的,只要发生火灾,往往能够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这是一个防火的好季节,用火攻对付马贼,是最好不过了。

    帐篷附近是火攻的主战场,那里的大火是最大的,困住了超过一半的马贼,让这些马贼或伤或死,损失极为惨重。

    已经死掉的马贼倒还好些,而受伤的马贼是最恐怖的,他们被疼痛折磨的大声喊叫,而这恐怖的声音必然会引起连锁反应,让整个故白城废墟都充满了恐怖的气氛,没受伤的马贼的胆气也被他们给嚎没了。

    在恐惧心理的作用下,大部分幸存的马贼已经完全不听命令,开始四散而逃,他们或是被绊马索所伤,或是掉入了陷马坑之中,又或者被埋伏起来的官兵射杀,总之,损失是非常巨大的,甚至还有一些马贼在城内乱窜,遇到阻碍就掉头,渐渐的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也不知道该从哪里逃走。

    很快,整个故白城遗址内,到处都是人喊马嘶的声音,还有大火燃烧所发出的呼呼声,这让站在城门楼平台上的李安觉得是壮观。

    不打仗已经好多年了,偶尔过来重温一下打仗的残酷,也挺有意思的,这种感觉非常的微妙,让李安颇为舒心。

    “看,圣洁的火光,驱散世间的阴暗,焚毁所有的邪恶,让邪恶和黑暗无处躲藏,啊!让大火焚烧的更猛烈些吧!让我们看一场更盛大的篝火盛宴吧!”

    李安看向城内的熊熊大火,发出了自己的感叹。

    这有些像诗词,不过,身边的人都听不懂,只有李安知道是什么意思。

    “篝火盛宴?没错,这的确是一场篝火盛宴啊!很美妙很精彩。”

    李寒露看着城内的大火,开口说道。

    若是颜如玉在这里的话,肯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颜如玉心太软,就算这些被烧死的是可恨的马贼,颜如玉也会觉得很残忍,而李寒露就不同了,她是杀过人的,对于敌人从不手软,自然不会在意马贼的生死,看着马贼鬼哭狼嚎只会觉得舒坦,而不会有心有不忍的感觉。

    “没错,这是一场最美妙的篝火盛宴,篝火这么大,只怕十几里外都能看得见,老郭应该也快到了吧!”

    李安笑着说道。

    老郭的八百兵马一路上掉队了有几十人,在距离故白城遗址还剩十里路的时候,队伍还有七百五十人左右。

    “将军,大火,前方大火的位置应该就是故白城了,看来我们还是来玩了一步。”

    老郭自然也看见了,大声道:“将士们,前方已经打起来了,大家加快速度,加速前进。”

    本身就已经是最高速度了,而为了尽快抵达战场,老郭要求麾下兵马继续加速,能有多快就跑多快,因为前方真的是到了关键的时刻,他自然要尽可能早的赶过去。

    与老郭一样,在十几里外坐镇的马贼首领,同样也看到了远处的大火,不过,他是一丁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弟兄,他觉得这场大火肯定是自己的弟兄放的,为的是把官兵的营地化为灰烬,一想到官兵的营地被一把大火烧光,马贼首领的心里就非常的惬意。

    连续三个月的时间,官兵处处与他们作对,让他麾下的马贼损失了不少,他正想出这口恶气,现在终于是大大的出了口气,这心里怎能不高兴。

    不过,若是马贼首领知道大火是官兵放的,而他麾下的弟兄,此刻正在大火里翻滚,估计就不是这样的心情了,心都会滴血的。

    马贼首领得意洋洋的在原地等着好消息,而他们没有出击的情况,也很快被大唐斥候发现,并立即汇报了上去。

    “报,李侍郎,马贼并未全部出动,在十几里外的山沟里,至少还有五六十名马贼。”

    一名斥候迅速抵达了故白城,将十几里外的情况汇报了上来。

    “哦,马贼还留了一手,不过,我们的兵力不足,怕是没有办法分兵去对付这些马贼了,老郭啊!老郭,你跑的也太慢了,再晚一些到,汤都喝不到喽!”

    李安无奈的说道。

    现在城内的马贼,最多被消灭了一半左右,剩下的一半带伤的不少,但还算有战斗力,在这种情况下,李安必须把所有的力量都留下来,用来对付城内的马贼,防止马贼逃跑,而对于十几里外的马贼,真的是力有未逮了。

    另外,既然李安可以派遣斥候到马贼的集结地方侦查,那么,马贼肯定也会在故白城附近侦查,如此,只要马贼探子发现异常,立马就会返回报告,这样一来,剩下的马贼一听说出事了,肯定早就跑掉了,李安就算派兵也是来不及了。

    “居然还有五六十马贼没来,真的要放过这些马贼吗?”

    李寒露开口说道。

    李安笑了笑,开口道:“要不然呢?我们的兵力严重不足,防守三个城门是绰绰有余的,但防守全部的破损城墙,那就很难了,若是分兵去打这些马贼,留下的兵马就完全无法堵住马贼了,况且,马贼或许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他们会逃走的,现在出兵都不一定来得及。”

    “夫君说的是哦,好像是这么个情况,郭将军再不来就要让这些马贼跑了,不过,马贼难道就不会过来增援吗?这些马贼应该知道我们的兵力不足,如此若是他们突然跑来增援,与城内的马贼里应外合,或许能够接应里面的马贼逃掉。”

    李寒露说道。

    “好像会有这种情况,不过,剩下的马贼已经不多了,他们真的有这个胆量吗?来了也不怕,五六十人而已,只要我们依托女墙用箭雨攻击,这些马贼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李安开口说道。

    果然,在附近侦查的马贼探子,很快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劲,他们在刚刚听到城内有惨叫声的时候,心里还非常的得意,还以为是官兵发出的声音,可随着城内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惨叫声之中还夹杂着熟悉的呼叫声,这才让外面的马贼探子明白过来,感情发出惨叫声的不是官兵,而是他们自己人,而多听一阵子之后,马贼探子便已经完全能够判断出,官兵是在城内设下了埋伏,他们的人中埋伏了,再去看看城门洞留守的马贼已经被全部干掉了,这就更加的明显了,如此重要的情况,马贼探子哪里敢有丝毫的耽搁,立马就策马回去汇报了。

    “哈哈!让我猜猜,这肯定是来传捷报的,官兵应该已经被全歼了。”

    马贼首领远远的就看到策马而来的探子了,他高兴的开口猜测道。

    身边的马贼同样也是非常的兴奋。

    一个马贼开口道:“首领,有二首领和三首领亲自带队,官兵肯定是不堪一击的,二首领一个人就能把十几个官兵打倒在地。”

    “二首领武功天下无敌,杀这些狗官兵就跟切菜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啊!”

    有一个马贼说道。

    “首领,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摆庆功宴了,这么值得庆祝的日子,至少也应该让兄弟们吃点好的,喝点烈的啊!”

    一个马贼要求道。

    马贼首领笑了笑,开口道:“吃个屁,你们就知道吃喝,待会还要过去打扫战场,把所有官兵的尸体找地方埋了,故白城也要进行全面的清理,一丝打斗的痕迹都不能留下。”

    麾下马贼都快要损失殆尽了,马贼首领却一直在想着如何打扫战场,可见对此次战斗有多大的自信。

    “首领,情况不妙,我们的人好像中埋伏了,城内火光冲天,惨叫声却都是我们的人发出的,留守各城门的兄弟也全都中箭身亡,官兵是早有准备啊!”

    马贼探子很不情愿的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

    马贼首领彻底的震惊了,他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不论是情报系统,还是探子都是可靠的弟兄,按理说没道理情报错误啊!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你之前是怎么探查的,官兵有多少兵马?”

    马贼首领生气的问道。

    “首领,官兵也看不出有多少人啊!城墙上稀稀疏疏的也就能看到几十人,城门洞也最多十个人,不过,门洞被树干和干草堵住了,看得出来,我们的消息没有错,官兵的确只有一百多人,只是这一百人给我们设下了埋伏。”

    马贼探子开口说道。

    “官兵只有百余人?居然给我们设伏”

    马贼首领蹙眉思索片刻,疑惑道:“我们的消息都是绝密,从得知官兵至此,到出兵至此,也就几个时辰,难道我们的弟兄之中有奸细,是奸细走漏了风声?”

    “有奸细,谁是奸细?”

    众马贼都紧张了起来。

    “对了,首领,这次我们收到的消息只有一份,只有一个鸽子飞了回来,会不会是这里出了问题?”

    一名马贼开口说道。

    “什么,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现在才说。”

    马贼首领生气的吼道。

    “首领,之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或许是鸽子被老鹰吃了,所以,就没当回事。”

    小马贼说道。

    马贼首领生气的说道:“看来另一只鸽子是被官兵射落了,官兵已经知道信件的内容了,提前给我们下了套了。”

    “首领,官兵人数不多,我们增援过去,或许能打官兵以措手不及。”

    一名小马贼开口说道。

    “增援个屁,官兵要是真的得到信件,肯定会去请援兵,援兵要是来了,我们这些人也逃不掉了。”

    马贼首领是怕死的,他可不想把自己也贴进去,至于已经陷入保卫的兄弟,他真的管不了这么多了,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兄弟,不就是用来出卖的么。

    “撤退,快离开这里。”

    马贼首领连忙上马,带领麾下人数不多的五六十马贼,向老巢方向奔去,沿途还不忘留下暗探,以防止官兵寻着踪迹追来。

    被困在故白城废墟之中的众多马贼,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不断的被城内的少量官兵偷袭,时不时的还会掉入陷阱,这让他们没走一步都如履薄冰,内心充满了极度的恐惧和不安,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是正确的了,而事实证明,不论他们走哪一条路都能遇到陷阱和绊马索,他们很难相信,人数不多的官兵,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置如此多的陷阱,这太不可思议了。

    “二首领,我们被困死在这里了,大首领手里没有多少兵马,怕是很难救援我们了。”

    一名贴身的马贼,语气绝望的说道。

    “不要动摇军心,我们一定可以冲出去的。”

    高个刀疤脸,抹了抹脸上的泥土,生气的说道。

    他多次被绊马索绊倒,弄了一身的泥,就连脸部也不例外,显得极为狼狈,说话虽然硬气,但底气已经非常不足了,他并没有冲出去的把握,甚至,到处烟火的废墟内,他连方向都有些分不清了,一直在废墟里打转转,大路有绊马索和埋伏的官兵,小路更有陷阱等候,另外,大火也是无处不在,这一切搞得所有马贼都是心力交瘁,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官兵拿出了最大的杀器,也就是一个锥形的圆筒,准确的说,是一个喊话的工具,造价是很低的。

    “城内的马贼都听好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卸掉铠甲,慢慢的走着出来,朝廷就保你们不死,没犯过人命的,朝廷更是会从轻处置。”

    官兵在李安的授意下,开始了喊话攻势。

    这一招还真是管用,在官兵喊话的作用下,确实有不少马贼动摇了,选择了放下武器,慢慢的走出来投降。

    不过,也有一些马贼不肯投降,不但如此,这些顽固的马贼自己不肯投降,同时,还不允许别的马贼投降,甚至会采取杀戮的办法来阻止别的马贼投降。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