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三十二章 乾坤袋

第三十二章 乾坤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尘埃落定,桑小满的山字符消逝。

    李云生躺在了地上,而那头狌狌表情有些奇怪的站在原地,眼神中满是疑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李云生。

    “小坏蛋?!”

    桑小满一脸急切的跑了过去。只见李云生紧闭着眼睛,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她一探李云生的脉搏,脸色骤变,一瞬间的懊悔之后,神色冰冷得像是变了一个人般。

    “你们偿命吧。”

    她站了起来,地面上一道道奇异的金色符文,以她为圆心,织成一张巨大的由符文组成的金色蜘蛛网,空气中开始弥漫起一股炙热的因子,像是空气被烤焦了一样。

    “桑家的祝融符居然给了你?”凉亭中那一直沉默的女子走了过来,她好像根本不惧桑小满周围炙热的空气,“桑家小姑娘,你冷静些,人还没死。”

    “气息脉搏全无,就差凉透了!”

    桑小满脸色越来越冷:“早知道,我就把你这洞天烧个一干二…”

    “咳咳咳…”

    她话还没说完,身旁突然传来一阵咳嗽。

    只见李云生满头大汗的爬了起来。

    “好热。”

    他一边大口呼吸着,一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小坏蛋,你没死!”

    桑小满如冰块般的脸骤然融化,那一道道金色符文也跟着散去。

    “我的拳头明明没打到你,你怎么昏过去了?”

    一直愣在一边的那狌狌一脸纳闷道。

    对于这一点,李云生有苦不能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冬天中天地灵气太过充裕的缘故,他施展鲸吸之后,这庞大的天地灵气差一点就让他经脉报废,虽然最后还是被他纳入那无底洞一般的丹田,但巨大的冲击让他昏迷了过去。

    “你刚刚又为什么收回了拳头?”

    李云生没有回答,反问那头狌狌道,就在他要昏迷的前一刻,他看见这头狌狌举起的拳头突然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停了下来。

    “因为你的鲸吸。”

    还没等那狌狌开口,白衣女子突然插话道,一边说还一边狠狠的瞪了那头狌狌一眼,瞪得它灰溜溜的缩着脑袋,靠在一堵断墙边。

    “鲸吸?”

    李云生很不解。

    “你所学练气的心法是不是《画龙诀》?”

    那女子没有解释,反而问李云生道。

    “是啊。”

    李云生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就点了点头。

    “等等…”

    桑小满像是听出了一点端倪,然后转头看向李云生道:“就是那个秋水门的疯子小师叔玉虚子的《画龙诀》”

    显然她也很吃惊,因为这门心法,虽然在秋水门家喻户晓,但也同样是家喻户晓的难学!

    “是玉虚子前辈所著的《画龙》诀没错。”

    李云生点点头,不明白这些人在吃惊什么。

    “你知道这洞天,最后一任主人是谁吗?”

    桑小满突然很兴奋的说道:“就是玉虚子啊!”

    桑小满此前就隐约查到一些线索,传言这处洞天最后一任主人就是玉虚子。

    “真的是,玉虚子老前辈?”

    一向对什么都一副漠不关心的李云生,在听到玉虚子前辈曾经在这洞天待过,突然也兴奋了起来,瞬间觉得这破烂不堪的洞天亲切了许多。

    “这洞天最近的一次主人,的确是玉虚子。”

    女子点头,然后看着李云生柔声道:

    “既然小兄弟是恩公的传人,刚刚又胜了我,跟我来吧,恩公曾经留下一些东西在这里。”

    听到有人把自己叫做玉虚子的传人,李云生突然觉得很高兴,还听说玉虚子在这洞天中还留了一些东西,李云生开心得快要跳了起来。

    一旁的桑小满还是第一次看李云生露出这种表情,心中暗自吃味道,你这小坏蛋我这么个大美女放你面前你眼睛都不眨一下,如今居然为了个老疯子开心成这样。

    “你不能去。”

    见李云生起身,桑小满也跟了过去,可是才迈开脚那头体型硕大的狌狌就拦在了他身前。

    “你敢拦本姑娘,信不信我把你做成烤狌狌!”

    见状那女子回过头,想了想然后走向桑小满,凑在她耳边道:“桑家姑娘,很抱歉,这里的东西不是留给你的,你不要以为你是祝融符的传人,我就对付不了你。”

    说完,那女子便面带微笑的转过头。

    而桑小满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一滴冷汗从她额头落下。

    只见一根锋利的冰刺从地面冒出,正对着桑小满的后心,之差分毫就能刺入她的身体。

    …

    “还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

    边走那女子边问道。

    “李云生,不知道姐姐叫什么?”

    “吕解忧,是玉虚子给我的名字。”

    “解忧师姐,你是怎么认识玉虚子前辈的?”

    “好多年前跟他打了个赌,我输了结果在这里帮他看了上百年的家。”

    女子话里带着怨气,但脸上却是在笑。

    “玉虚子前辈是个怎么样的人?”

    李云生好奇道,看了这么大玉虚子的书,李云生对玉虚子这个人崇拜之余,愈发的好奇。

    “一个大坏蛋。”

    女子咬了咬嘴唇,怨声道。

    说着她停下了脚步,走进一间挂满了蜘蛛网的小木屋,小木屋看起来很久没人来过了。

    女子从小木屋里的一个架子上拿下一个小盒子,打开递给李云生道:

    “这里面的乾坤袋和里面的东西就是他留下的东西,我如今如约交给了你,也算是解脱了。”

    “乾坤袋?”

    李云生有些不解的看着盒子里那灰扑扑的小锦囊一样的东西。

    吕解忧也不跟李云生解释,直接把乾坤袋拿出来,然后不由分说的拿起李云生的手,在李云生指尖一捏,一滴鲜血落到乾坤袋上。

    李云生只觉得脑袋轰的一生,然后自己就到了一个四面都是墙的小房间,房间里都是摆满了书的书架。

    “你刚刚看的的就是乾坤袋里面的场景。”

    吕解忧的声音又将李云生拉回现实。

    “乾坤袋难道是一件储物法宝?”

    李云生惊愕道。

    “没错。”

    吕解忧点点头,继续道:“里面的书,都是他的藏书,多数是跟符箓有关的。”

    不用吕解忧说,李云生也已经看到了,他甚至意见在开始翻看。

    “回去再看吧,你的小女友要等急了。”

    吕解忧看他一副就要坐下来看的样子,笑他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