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以纵横为经纬,方圆为天地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以纵横为经纬,方圆为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结束了。

    看着这一幕的大多数人都在心中这么想到,一些怜才之人甚至在心底惋惜这么一个好苗子就这么陨落了。

    随即,皎訷的剑落下。

    这是一记纵剑,遥看过去那皎訷就像是手持一柄超长的巨剑一般,由天井关前远远地朝李云生劈过来。

    可李云生,依旧只是站在原地,提着手里的开山指着皎訷的方向一动不动。

    轰!

    剑罡激荡起的狂风猛烈地拍打在李云生脸上,将李云生鬓角的头发笔直地吹起。

    一道长长的笔直的沟壑出现在李云生的身前。

    很显然这是被皎訷刚刚那一剑劈出来的,一剑劈出一道百来米的沟壑,当地是骇然。

    不过,很快有人就发现,这道沟壑刚好在距离李云生三步远的距离便没有更近一步。

    而李云生更是好发无伤,唯有剑尖被刚刚那道剑气震颤得发出一声声嗡鸣。

    瞬间场内外一片哗然。

    众人心道,原来这秋水小弟子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并不是找死,而是算准了皎訷这一剑的距离知道对方根本伤不了自己。

    不过有的人依旧觉得这是巧合,但接下来当李云生用他那诡异至极的身法绕道一侧,然后踏着一块符箓再次有恃无恐地看着已经十分恼火的皎訷,又是一剑朝着他劈了过来的时候,并且好发无伤的时候。

    没有人再去怀疑李云生了。

    所有人都相信了,这并不是巧合,这的的确确是那秋水小弟子算计。

    接下来,众人便只看到,无论那皎訷如何出剑,那秋水小弟总会用那诡异的身法与他保持这一个不变的距离,而后那皎訷的每一剑都像是胡乱挥舞砍在了空气中一般,在那秋水小弟子身上捞不到半点的好处。

    看到这一幕的齐蛖也是愣住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不过是找了只小老鼠戏弄戏弄拖延些时间,没想到居然找了一只吃猫鼠。

    不过尽管如此,他却也不担心这只小老鼠真的能吃了皎訷,因为对方的即便是有些小聪明,但修为至多不过灵人境,一个灵人境的修者在他看来就算是皎訷坐在那里任他去杀也不会损伤分毫。

    所以对于眼下的场面,他没有半分阻拦或者帮忙的意思,甚至有些乐见其成,毕竟皎訷赢得越艰难,身后那帮仙盟的人就越没有理由插手,事后更是没法拿着来说他们魔族什么。

    “你们秋水的弟子,难道都是缩头乌龟吗?敢不敢堂堂正正地接我一剑!”

    齐蛖乐见其成,但是皎訷可就有些不耐烦了,放下了手中的剑冷笑道。

    此时如果不是旁边站着齐蛖,他甚至都准备直接动用他的本源之力杀了面前到处乱窜的小子。

    见状李云生也停下了脚步站定,此时他刚好又回答了大先生躺着的位置。

    “纵剑最长八十三丈,横剑最宽七十六丈,这便是你理解的纵横方圆剑?”

    他心中思忖了一下,没有回答皎訷而是反问道。

    “哦?”

    皎訷寒声道:

    “我倒是想听听你对这纵横方圆剑有何见解。”

    他虽然放下了剑,但却是在一边走,一边查看着李云生的破绽,在他看来,李云生虽然算出了他出剑的范围,但关键还是他躲开自己那诡异的身法上,如果能找到那身法的破绽,要杀李云生很简单。

    “我们秋水的纵横方圆剑,你只见一木,却未见森林。”

    李云生将收入鞘中许久的开山拿在手里,一手拿着剑鞘一手握着剑缓缓抽出。

    “你不是让我与你硬拼一剑吗?”

    他神色淡然地看着远处的皎訷道:

    “来吧。”

    “你倒是有些骨气,我便留你个全……”

    见李云生拔剑没有继续躲闪的意思,皎訷心中一喜,刚要提剑运气却忽然心头一沉。

    一股他难以言明的杀意将他完完全全包裹住了,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全身上下都别一柄柄尖锐的锋利的长剑抵住了一般,只要乱动一下那一柄柄长剑就要将他刺穿。

    锵!……

    就在这皎訷停顿的下一秒,李云生手里的开山出鞘。

    一股恍若实质的剑意破鞘而出,搅起阵阵罡风在皎訷的周围画了一道非常规整的半圆,将皎訷完完全全包裹在了其中,这半圆的直径跟高度正是皎訷纵剑跟横剑的距离。

    “这便是我的纵横方圆剑。”

    李云生抬剑指着皎訷道:

    “以纵横为经纬,方圆为天地,这片这地之内都是我的剑域。”

    “我皎訷可不是被吓大的。”

    尽管已经体察到了周身的危机,但这皎訷却一脸不服输地狞笑了一声。

    说着便异常坚定地提剑朝前跨出了一步。

    砰!

    皎訷的脚刚一落地,李云生远远地一剑随之落下,顿时那方圆之内千万道剑罡发出一阵呼啸之上齐齐劈在皎訷身上,提剑欲挡的皎訷直接被劈飞倒狼狈地倒在地上。

    这一幕看得周遭的人群再次哗然一片。

    先前的李云生,给他们更多的吃惊,而此刻这个少年第一次让他们感受到了恐惧。

    齐蛖也是一样,他原以为李云生刚刚的那一番表现已然是极限了,却没想到这少年居然真的有胜过皎訷的手段!

    “剑域?除了大先生这一辈,居然还有弟子能用出剑域?”

    他心中惊异道。

    同样吃惊的还有南宫府那些刚刚并不看好李云生的人。

    “没想到,秋水居然还有这么年轻就能够从纵横方圆剑中领悟剑域的弟子!”

    惊异的不止是南宫炎他们,还有一直都很冷静的南宫烈。

    这场大战他看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露出此刻这种惊喜交加的表情。

    “此子大才!”

    他非常激动地感慨道,只有向他这样经历过秋水最辉煌时代的老人才清楚,秋水那一样样看似无奇的剑法背后隐藏着什么。

    这一幕看到院中的南宫子弟面面相觑。

    ……

    “别以为这就能困住我!”

    败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手上,皎訷只觉得颜面扫地,原本还有些理智的情绪彻底失控了,他再也不想玩这个比拼剑术的小把戏了,不想隐藏自己魔族的实力,他要杀人他要将眼前那少年活剥生吞了,他可是幽冥府堂堂的宫主!

    “我们魔族的身体可不似你们人类那么羸弱!”

    说着,周身包裹着的那一层怨力陡然散开,一股散发着腐臭味的浊气瞬间弥漫在空气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