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叩天门->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一剑势如长虹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一剑势如长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何人造次?!”

    这突然从南宫月身后出现的男子,近乎毫发无损地挡下秦枭全力的一掌,让他顿时脸色铁青。

    他想看清那人的长相,却发现那人浑身上下都被一股灰蒙蒙的雾气缠绕,怎么都看不破。

    作为一个太上真人境快要圆满的高手,就算不依靠术法,眼睛的视力也十分惊人,但居然连一个距离不过百步远的人影都看不清,这让他诧异莫名。

    “李云生!”

    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因为在仙盟的情报中,李云生就有一门遮掩身形的功法,加之他此刻又出现在这里,秦枭顿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名字。

    “我只当还要去寻你,没想到你为了个女子,居然自投罗网了。”

    随机秦枭哈哈大笑道。

    好似李云生此刻已是他掌中之物一般。

    虽然李云生很想反驳说:我不是,你误会了。

    不过很显然,在对方眼中这并不是重点。

    “嘻嘻……我就知道你会来。”

    就在李云生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后的南宫月忽然一把从背后抱住了他。

    “你也误会了。”

    李云生满头大汗。

    “哪里误会了,你难道不是来救我的?”

    南宫月依旧死死地抱住李云生,好似害怕他跑了一般不愿撒手。

    “只是顺路罢了。”

    李云生无奈。

    “这可绕了很多路哦。”

    南宫月依旧笑嘻嘻地说道。

    “但我不认识你。”

    李云生道。

    “可我认识你啊,我认识你很久很久,找了你很久很久!”

    南宫月有些激动道,可能是爆的太用力,也可能是说的太激动,牵动了她身上的伤口,这话一出口身子顿时一软,抱住李云生的手也松了下来,口中因为疼痛发出一声闷哼。

    就在李云生送了口气,不过他此刻却没时间理会身后的南宫月,因为对面的秦枭已经动手了。

    “放箭!”

    这秦枭虽然看起来像是个老好人,但个性实则果辣狠决非常,判明李云生身份之后,立刻让手下那几十名府卫放箭。

    霎时间,漫天符箭闪耀着道道符文的光芒,朝着李云生的位置极速飞落而下。

    几乎是在同一刻,李云生一甩袖,同等数量的一张张符从袖口飞射而出,好似那炸开的礼花一般,伴随着道道破空声冲向那一阵箭雨。

    马上,令仙盟的府卫门感到诧异的是,自己射出的符箭居然被一张张轻薄的符纸挡了下来,而且十分准确地

    每一张符挡住一枝箭矢碰。

    随着一阵刺耳气爆声,短暂的僵持之后,符跟符箭骤然炸开四散飞落,一股气浪好似飓风般席卷开来,掀起漫天黄沙。

    就在这飓风卷起的黄沙散开之际,秦枭的身影破风而出,掌影刀锋齐落,拍斩向距离他不足十步的李云生。

    这一掌一刀起始之时毫无声息,而当他出现在李云生面前之后,却变得势如闪电风雷,那足以撕裂空气的刀锋和山岳压顶般厚重的掌影霎时齐至,炽烈的罡风几乎要将地面的沙粒融化。

    秦枭的这一掌一刀,时机拿捏非常巧妙,李云生纵使有行云步,也没办法在这短短几息时间逃出这刀锋跟掌影的范畴。

    不过李云生压根就没想过要躲。

    只见他一手拔起南宫月的剑,一手握拳暗运开山劲,然后整个人拔地而起。

    随着南宫月这柄名剑藏影在他手中发出一阵欢快的剑鸣,李云生直接一记凌霄阁纵横方圆剑中的横剑斩出,犹如实质一般的剑气瞬间劈开这片天地,直接将秦枭那引以为傲的一刀摧枯拉朽般劈开。

    与此同时,李云生一心两用,以那秦枭相同的手法,一记暗藏开山劲的打虎拳轰向秦枭的掌影,直接将那山岳般的一掌轰的粉碎。

    刀掌齐受重创的秦枭整个人倒飞而出,并且伴随着两道骨头的碎裂之声。

    只是一个照面李云生直接废了秦枭的一对手臂。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府卫目瞪口呆,一时间居然忘记了秦枭让他们用符箭压制李云生的命令。

    尽管他在这半年时间里,一直在极力避免跟仙盟、阎狱的正面冲突,但却一直在收集仙盟跟阎狱的情报,无论是先前在暮鼓森中从那些府卫跟鬼差身上夺来的记忆,还是踏入三寂之后通过控制飞禽走兽窃听来的情报。

    此时的李云生虽然不说对仙盟了如指掌,但像是府主这种关键人物的情报,他了解的还是十分周全的。

    比如这秦枭,他这一心二用的掌刀,李云生就在一名仙盟府卫的记忆中见过,并且早有了破解之法,因而才会胜得如此干脆。

    不过秦枭刚刚败退,便有一剑势如长虹穿破灰蒙蒙的天际朝李云生刺来。

    相比秦枭刚刚的那一掌一刀,这一剑已然超凡入圣,带着一股恐怖的威压跟森寒剑意。

    见此,李云生也不敢托大,麒麟骨内金色真元犹如火山岩浆般涌入他周身的经脉,手中南宫月的那柄藏影剑上剑芒炽盛,一股丝毫不弱于那一剑的威压从他身上轰然炸开。

    “浮光掠影。”

    他一声轻叱,一道剑影带着犹如奔腾河川般的剑势,好似天光般瞬间闪逝,从这片漫天黄沙之地掠向楼兰城的方向。

    而也就在这天光闪逝之间,那一道剑虹犹如被击碎的五彩琉璃一般碎裂消散,而不远处的楼兰城城墙则直接被李云生这一剑斜切轰然崩塌。

    可饶是如此,几道从那剑虹之上溢出,夹杂着森寒剑意的剑气,依旧刺中了李云生。

    虽只是几道残余剑气,却让李云生本能地心神激荡,真元翻涌,特别是那剑气中的森寒剑意,如果再强一些,李云生感觉自己的神魂都有可能被刺穿。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剑意还能如此使用。

    “秋水剑诀名不虚传,再来!”

    另外一头,一个中年男子浑厚的声音从那城楼的残垣处传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身影出现在了李云生的视线之中。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跟秦枭一块,在暮鼓森外准备伏击李云生的陆云。

    同时也是长洲开元府府主,一手倒戈了开元宗的那个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